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幻想 > 地核两万米小说

地核两万米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科幻幻想

作者:大椿树下有朵花

时间:2021-04-04

小说简介

山村小伙街头偶遇坠楼事故,机缘凑巧参与其中地幔探险。  在地幔两万里深处,他找寻至亲之人,耐心的等待他的有阴谋,有爱情,也有财富。  经历过无数种种磨难,取舍之间就在一刹。 地幔两万米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达子,别干了,歇会!”搅拌机旁的一名头戴安全帽、浑身是灰的汉子冲他喊道。。……

《地核两万米》情节预览:

  开始时,包工头老王看达子年纪小,身体单薄,不愿意多给他工钱,所以他对达子说:“老牛耕十亩地吃20斤口粮,小牛耕三亩地也吃20斤口粮?给你一半工钱,愿意干就干不干滚蛋,省得给老子添麻烦。”

  老王小眼一翻,点点头:“行,每天搬50袋水泥,完不成算白干,你也别找我要工钱。”

  达子抓住这个空当猛的往前窜去,双腿勾住铁杠,右手紧紧抓住二牛裤腿。就在人们以为二牛得救了时,固定铁杆的螺丝却承受不了猛烈震动脱落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达子顺势将二牛向大楼甩去,二牛得救了,达子却直直的跌了下去,工人们一片惊呼,急忙去拽皮带,然而其中一根却有裂痕,经这大力一拽,竟然断了。拉皮带的工人手中拿着半截皮带兀自发呆,周围的工人都冲到房边扒着头看惨状。

  二牛:“呜呜……你替俺说吧,俺这回是真去不了了。”

  老田头看着达子瘦弱的背影说道:“没什么,乡下人词穷,说不出大道理。”说完狠狠的嘬了口烟,向着东边望去,那里天空澄净,静卧着一道道山峦,在老田吐出的烟云薄雾之中若隐若现。

  达子缓缓抬起头,定了定神,语气坚定说道:“田叔,这是第32袋,还有18袋,我能行”。说完又起身去扛水泥。

  老田名叫田洪来,今年43岁,他的家就在东边那片山峦之中,村庄虽地处偏僻,但位于河东、河西两省交界处,省道打此通过,交通还算便利,村中年轻人大部分都外出打工。老田和达子是同村人,达子的父亲和老田算是村中第一批外出打工的,达子的父亲名叫陈建国,在村中为人公道、大方,说话、办事很有魄力,村民无不佩服。在外务工时陈建国是工友们的主心骨,但凡谁有困难都会找陈建国帮忙,陈建国从不推脱,号召工友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共度难关。由于他的精明能干、领导力强,得到了一名老板赏识,被委派带领一批工友到非洲承建一基建项目,刚开始还能隔三差五和家人通个电话,后来竟失去联系了,如今音讯全无。

  达子回头一笑:“那就带我下馆子。”

  人们惊呆了,尔后又炸成一锅粥,老田箭似的飞奔过去,将达子揽在怀里,达子闭着双眼,嘴巴微张,眼角、嘴角、耳孔、鼻子泊泊往外渗出血来,老田用颤抖的手指去探达子的鼻息,大喊一声:“120!!”

  俄罗斯库叶岛的冬天积雪皑皑,一片雪国景象,人迹罕至的帕钦加地区更是显得荒凉萧瑟,大风吹过,荡起一片雪花。托尔基弗司基和他的科研小团队正在这里进行地质科考项目,托尔基弗斯基是俄罗斯国内顶级地质专家,在国际地质学界也具有权威学术影响力。这次科考行动是受俄罗斯矿产巨头林德兄弟赞助的,表面上是科考活动,实际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次科考行动包括他自己在内共有四人,分别是大胖子马科夫、伊林珂娃和索兰托。“伊林珂娃,这儿可真让人无奈啊,使我想起了在高加索地区的探险经历,一样的索然无味。”年轻帅气的索兰托红着大鼻子说道。“亲爱的索兰托,难道在高加索地区也有像我一样的女人嘛?”伊林珂娃笑嘻嘻的答道。“NoNoNo,我是指自然环境,要不是托尔基弗斯基教授的大力邀请,我才不会在这冰天雪地里闲逛,有您在,才使得这次旅行熠熠生辉。索兰托恭维的答道。“旅行?难道你是来度假的吗,伙计,那你可错过了最好的时节,企鹅的交配期是在夏季,哈哈。”一旁的大胖子马科夫叼着雪茄微笑道。“请自重些,胖子,伊林珂娃女士可不是过来听你说这些下流话的。”索兰托轻蔑的耸了耸肩,冲伊林珂娃挤了挤眼睛。伊林珂娃微微笑了一下,冬日阳光下她的金色长发熠熠生辉,白皙的脸蛋上一双蓝色的大眼睛忽闪着,她微微发红的鼻子不大不小,比例和谐的五官看上去十分让人怜爱。她蹙着眉头说道:“托尔基弗司基教授,我们这次科考真正目的是什么,这里地质结构不是已经很清楚了?”托尔基弗司基正在仔细端详着手中拿着一块石头。这块石头呈墨黑色,质地坚硬,在阳光照射下透出几粒金色的光耀。托尔基弗司基把这块石头放进收纳袋,说道:“这次科考出发前,大家已经阅读了科考任务书,上面写的很清楚,地质勘探。”说完他继续向前走去,脚踩在积雪上发出吱吱声。马科夫笑了笑:“走吧,头儿不愿意说,我们也不要多问了,一句中国古语:既来之则安之吧。”于是三个人也跟了上去。在这漫天冰荒雪地中,四个人呈一条线默默走着,托尔基弗司基发现越往前走,那种黑色的石块越多,他知道这种黑色石块绝不寻常,虽然尚未进行鉴定,但是凭多年经验来看,这种石块富含贵金属矿物质,在这附近一定蕴含着一座大型金属矿藏。马科夫走在队伍最前面,他身形魁梧,是此次科考工作的保镖、司机兼厨师、每次外出科考,马科夫总是身随托尔基弗司基左右,是托尔基弗司基的得力助手,两人相知相识多年。马科夫一边叼着雪茄开着玩笑,一边用雪铲探测前面的路况。在这种荒芜之地,若是不留神脚下,掉入雪坑中可不是闹着玩的,这里有很多地陷裂谷,跌进去就连尸骨都找不到。马科夫一下又一下的用铲子插到积雪中,突然,他发现铲子插到的东西感觉不对,不是插到地面的那种坚硬感,而是像插到动物身上的感觉,他停下脚步用铲子将积雪铲开,一具冻尸赫然出现在四人眼前。尸体塌陷的面孔在雪中显得狰狞险恶,白森森的牙齿仿佛脱离了牙床,干涸的血迹在死尸身下凝结,黑乎乎的令人作呕。马科夫俯下身子查看尸体状况,他蹲在尸体旁边一番检查后,站起身来说道:“是个黄种人,死亡原因很可能是冻死的,但身体曾受到创击,也可能是被人杀死抛尸在此,死亡时间至少在一周之前,身上没有任何能证明身份的东西。”伊林珂娃这名刚刚在托尔基弗司基手下实习的美女吓得花容失色,她知道外出科考总是会面临稀奇古怪的事情,但是这也无法阻挡她对托尔基弗司基教授的崇拜,能够在他手下工作无疑是每名莫斯科大学地质学毕业生的最高梦想,她能如梦以偿到托尔基弗司基手下工作,除了美貌之外更有过人的智慧和胆识。但是突然出现的尸体还是给了她巨大的冲击。她颤动着问道:“我们可以报告当地警察吗?”马科夫:“我们可以用卫星电话报案,但是我们所处谭米亚高原腹地,况且这附近没有村镇,属于无人区,发现死尸是很正常的事情,警察们也并不一定及时赶来,我看我们最好继续赶路,等到图林镇再报告也不迟。”一旁的索兰托发现死尸手中紧紧攥着,像是握着什么东西,他说道:“马科夫,你看,他手中像是攥着什么东西。”马科夫笑道:“啊哈,伙计,你眼睛终于看到正确地方了。”一边说着一边用铁钳般的大手用力掰开死者拳头,发现里面是一张字条。马科夫看着纸条说到:“像是一个中国字,背面也有,托尔基弗司基先生请您看看吧。”托尔基弗斯基的父亲是上世纪援助中国的专家,托尔基弗斯基自幼受父亲影响,也十分向往东方文化,所以精通中文。托尔基弗司基接过马科夫递来的字条,说道:“是的,是一个汉字‘逃’,看来这名可怜的中国人身上一定发生很可怕的悲剧。”他翻过字条背面,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蝇头小字,书写的很是潦草,而且已经被攥的模糊不清了。托尔基弗司基拿着纸条,仔细获取其中信息,半晌不语。索兰托年轻气盛,看到托尔基弗司基教授像是发呆的样子,心中不免焦急的问道:“上面写的什么,是不是警告我们快点离开这里?”托尔基弗司基说道:“不,这张纸条正面与背面的字体不同,不是同一人书写。背面只是记录了一些日常杂事而已,没有提醒的意思。”伊林珂娃凑到托尔基弗司基身边,想去看那张纸条。但是托尔基弗司基却将纸条折了起来,塞进了口袋,说到:“这张纸条很可能是死者慌乱中从日记本上撕下的纸条。我们不必理会,继续前进吧,等到有人家的地方我们再报警好了。”伊林珂娃疑惑的看着托尔基弗司基,她感觉到教授隐藏了纸条上某些信息没有告诉大家,但是她却碍于助手的身份不能当面说出心中的疑惑。正当她考虑何时何地怎样开口询问教授时。马科夫走了过来,用手重重抓了一下伊林珂娃胳膊,小声说道:“不要开口去问,教授有他自己的主意,那张纸的正面还写着一串经纬度,教授没有说什么,我想其中肯定有含义,赶紧走吧不要多想。”索兰托也感觉到托尔基弗司基似乎隐瞒了什么,但是在没有掌握充足证据前,他是不会去揭穿的,作为一名俄罗斯地质学科后起之秀,他养成了严谨细致的科研态度,这种态度也影响了他生活行为准则,所以在他人看来特别是女孩子看来,索兰托不仅外表俊朗,而且为人风趣,虽有些雅痞,但却有着严谨的生活方式和态度,非常容易受到女孩子的青睐。他知道这次的科考行动绝非书面上写的那样简单,在科考出发之前,他仔细查阅了当地的地质勘查报告,而且调阅了前苏联时期在当地开展的深井计划有关材料。其中离谱的记载到,在实验时深井深处有地狱的声音,甚至有长翅膀的怪物飞出。在索兰托看来这纯属扯淡,只是前苏联无力承担该项目的一个不上台面的低劣借口,但是这个项目却深深的吸引他,使他希望能够借这次科考行动去一探究竟。但在科考行动中托尔基弗司基一系列举动更是印证了索兰托心中的猜测。索兰托此刻望着托尔基弗司基、伊林珂娃和马科夫的身影,准备追上队伍继续前进。突然,一声枪响,在空旷的原野中发出震耳发聩的声音。

  老田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老王头也不回的走了。

  由于老田和陈建国是发小,情同手足,现在不知陈是死是活,老田心中也很难过,他知道陈建国一家全靠打工钱过日子,所以自从建国失去联系后,每次老田回家都会到陈家中探望一下。今年10月,老田往建国家中送了2000元钱,在他准备离开时,陈建国的老婆拉住老田:“洪来兄弟,建国不在家全靠你帮扶,真是太谢谢你了,现在老大也大了,今年都十六了,能出力气干活了,你带他出去,不指望他能挣到钱,家里也能少张嘴吃饭啊。”老田迟疑了一下,随口答应:“好,好。”就这样老田带着达子来到晋河市晋京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建筑工地打工。

  老田亲眼目睹了达子坠下的经过,只见达子像一袋水泥一样重重的砸在沙土堆上,将沙土堆生生砸出了一个大大“方”字,脸朝下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工人们七手八脚往达子脚踝绑了十几条皮带,达子拽了拽皮带就蹑手蹑脚的往铁杆上爬去。铁杠是中空的,酒盅粗细,达子不敢有大动作,怕铁杠稍有震颤就会让二牛失足坠落。

  老王插嘴道:“老田,我这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答应留他干活,再说我也是顶着雷的,你说万一他出了事怎么办?我能招架住、你能招架住?还有工地上的活儿不清闲,他受得了受不了这份罪,都还得两说,他干不了这份活,我凭啥白养一个人?”

  老田急忙道:“行行行,达子赶紧谢谢你王叔。”

  达子却一字一顿的说:“完不成任务,算我白出工,完成了就得给我整份工钱。”

  老田急忙央求道:“还是孩子呢,没出过大力气,我多干点……”

  此刻,达子正扛着今天任务数中最后一袋水泥,他已经筋疲力尽了,累的双眼发黑,他一步一挪的往前迈着步子,全靠意志力支撑才没有倒下。

更多

章节目录


陆地到地核有多少米  地壳到地核有多少米  地核离地面有多少米  地球到地核有多少米  地表到地核有多少米  地核位于几千米以下  地核深度多少米  地核在地下多少米  地核多少米  


精品科幻幻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