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短篇美文 > 匠门小福女小说

匠门小福女

标签:

状态:连载

类别:短篇美文

作者:威震八方小咸鱼

时间:2022-07-21

小说简介

再次穿越成了小木匠,宁维则却丝毫不慌:“匠神?拿来吧你!”一间一进的小院,正房的门上拧了一把大锁,窗棂木纹斑驳。屋顶瓦片三三两两如鱼鳞剥落。院门上挂了幅单薄的匾额,匾额右下角有一块磕碰过的痕迹,上书“宁氏木坊”四个大字。字不算好,但胜在中正大方。。……

《匠门小福女》情节预览:

如果没有爱哪来的恨。

“他说,他亲眼瞧见咱爹摔下山崖,摔死了!”说完,宁维钧一下子扑到姐姐怀里,哇地一声哭了起来。

宁维钧想了想,答道:“爹说回来给我买镇上的桂花糕,还说回来给我做一把小木刀!”

不,还遗漏了些更重要的。

嘴里连珠炮一般地说着话,来访的妇人揣着手便进了小院。脸上虽说是带着笑,可眼珠却了不住地四下打量。

一套廉价的文房四宝,墨研得只剩下半块,狼毫也有些龙飞凤舞。

两相叠加之下,端朝民间的气象便也日新月异,民众都是颇有干劲。

“维则、维钧,往后你们的事情呢,族里一定会负责的。维钧,等给你爹办完后事,就住到叔爷家来。等你三堂叔家的理全准备完束脩,便陪他一起去镇上的汪夫子那里读读书,也识识字,往后也算是族里对你爹这一支的交待。”

宁维钧年纪尚小,也没什么心计,只是牵着姐姐的手,懵懵懂懂地跟着,往祠堂行去。

“什么?”

“维则啊,这半年你爹不在家,要照顾维钧,还要打理木工坊,也是难为你了。”族长捋了捋下颌的长须,缓缓说道,话里话外却是透着这并不是宁维则的家事,只是交由她代为打理的意思。话锋一转,却是戏肉来了。

门后的夯土墙很委屈,只能扑簌簌掉泪一般,再次落下了一小撮土灰。

一具十六岁的少女身躯。既不丰满也不清瘦,有着长期体力工作所带来的结实紧致。眉眼并不精致,眼距稍微有点偏宽,沉默的状态下显得有些不够精明。皮肤也不够白皙。指腹和指根都有长时间持握工具而生出的硬茧,温暖、有力,不太像少女的手,握起来倒是很让人觉得安心。

这干劲,一则是来源于吏治相对清明。再加上改朝换代的战乱影响之下,地多,人丁却相对稀少。开国之主讲究爱惜民力发扬民智,要求法无约束民即可为。官府不加以打压,那便是暗中鼓励各行各业发展。虽也有小吏盘剥之事发生,但十数年下来,端朝大体上还是只要多劳,便可多得。

如此也好,倒是可以静观其变。

“阿姐,不好啦!阿姐!”

宁维则打定主意,便拉着维钧安然向前走了几步,来到族长和几位族老的面前,稳稳站定。

对,这是个不存在于华夏历史中的朝代,端。

像是宁维则家这一支人丁单薄,加上连年战乱,到了宁维则她爹宁明德这一辈,长房血脉便只剩下了她爹一人。宁明德在十岁上,便去了府里做学徒,后来据说又跟着师父出门采风游历了一番。十几年之后,才带着妻子回到宁家老宅。夫妻俩没有去求族中的支持,硬是靠着宁明德的手艺,撑起了这家小小的宁氏木坊,养育了宁维则、宁维钧姐弟俩。

宁维则咬了咬牙。这是觉得我爹真的回不来了吗?上门来先把我随便找个婆家打发了,然后好趁着维钧还小,搞事情?

“那你就不要哭啦,没准爹明日就回来了呢。咱们洗洗脸,开开心心地等爹回来一起吃桂花糕,你说好不好?”

更多

章节目录


匠门小福女起点  匠门小福女小说  匠门小福女下载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短篇美文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