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科幻幻想 > 我每天都在攻略太子小说

我每天都在攻略太子

标签:

状态:连载

类别:科幻幻想

作者:漫在飘零

时间:2022-11-23

小说简介

陈南风穿越了 ,为了活下来,绑定了系统 ,接受了任务 。可任务居然是……攻略太子 ?太子嫌弃原主那不是一日两日的事了,陈南风戴上面具,立刻开整!原主嚣张跋扈,她偏温柔贤惠。太子对她疑心,她道太子圣明。太子对她谋算,她对太子百依百顺。太子缺钱 ?她双手奉上。太子被窝冷 ?她道:殿下,我很会…………众人:嚣张跋扈的太子妃,肯定会被太子厌恶休弃。可是谁知道……小夫妻小日子过的蜜里调油 !众人:我眼瞎了。太子:不,是心瞎!翠芝喜色外露。。……

《我每天都在攻略太子》情节预览:

文章文笔优秀,精彩非常,引人阅读

“娘娘,太子殿下今儿会来看您!内监已经来传过话了。”

翠芝喜色外露。

她熟练地从装匣中取了一块水粉,均匀的涂抹在陈南风黝黑的肌肤上,满意道,“娘娘您瞧,气色极好。”

陈南风透过模糊的铜镜依稀瞧见僵尸一样惨白的脸,瞬间无力,“你确定?”

“娘娘,您是觉得不够白?自从您中毒后,气色就不太好,要不奴婢再给您加点儿粉?”翠芝试探问道。

陈南风还是觉得自己见识短浅。

凭这副模样还想让太子迷上她?

从而放弃杀她,简直是痴人说梦!

陈南风从镜中仔细瞧了瞧原主这张脸,虽然黑也不至于丑,只是配上这样的妆容就……很惊悚。

她是因为开车追踪证人,导致车祸昏迷后穿越到大晋王朝的。

醒来后绑定了穿越剧本系统。

原剧本是太子妃陈楠在太子登基前被太子所杀,导致陈氏一族心生怨恨,从而另立新主叛变,经过数年征战,大晋也随之覆灭。

陈南风今生的任务就是保持活着,改变太子心意,让太子顺利登基,改变大晋覆灭的结局。

陈南风作为穿越者,是大晋存亡的转折点。

原主因为中毒而导致身体虚弱。

一开始,陈南风连起床的都困难,头重脚轻,食难下咽。

经过半个月调理,陈南风才慢慢好了起来,如今能下床自由活动。

原主又黑又瘦,而且没有发育,活脱脱的洗衣板。

陈南风开局很不顺,没有美貌当通行证,更没有健康的身体当本钱。

陈南风只得坚持每日适量运动,以便长长身体,强化体能。

“你去打盆水来。”

陈南风撸起了袖子,使出了从前的工作技能,撸了个心机满满的素颜妆。

太子好在年轻,她实际比太子长几岁,光凭这点陈南风觉得自己攻略太子的胜算很大。

虽然化个妆不至于迷倒太子,至少也能让他看着顺眼……

陈南风左等右等,一直到夜深人静,太子才姗姗来迟。

果然是主角,登场必须是最后。

剧本正式开始——

“太子殿下到!”

内监的声音尖细而冗长,在这静谧的深夜中尤其清晰。

陈南风理了理鬓角的发丝,才不慌不忙的行了礼。

“起来吧。”

传来的声音虽不大,却如清泉般十分悦耳。

陈南风抬起了头,就见对方着了一身玄青暗纹衣袍,不过是用素色玉冠简单束了发,就衬得面如冠玉,目若星辰。

她也不是没有见过电视上那些明星美男,不过真实的古人多了些风骨雅俊之姿。

尤其对方的那双眼睛冷冷的,很惊艳。

陈南风喉咙一滚,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

这样的人配原主,就是一朵鲜花那啥!

陈南风忽然对太子产生同情。

她绝不是颜狗,“暴殄天物”这四个字反复在她脑海中来回横跳。

“你今日倒没有出来吓人。”

楚霁站得远。

带着不真实感。

原主因长得丑不受太子待见那是人尽皆知的事,太子主动看望,陈南风自然受宠若惊。

“多谢殿下。”

陈南风一秒入戏。

“既然太子妃无事,本宫就走了。”典型的例行公事,点到即止。

原主在楚霁心里无足轻重,对原主没什么感情,更多的是厌恶,想必今日来就是走个过场。

这些都在陈南风意料之中。

“殿下慢走。”

来日方长,陈南风倒不急于一时。

要让一个人接受你,第一步就是不能加深厌恶。

进退有度。

原主越死缠烂打,对方只会越嫌弃,如同草芥。

楚霁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心中冷笑。

平白无故的中毒,巧合在谋害皇嗣之后,必是苦肉计!

目的自然是为了平息众人的非议,把谋害皇嗣的事一笔勾销。

这个女人,若不是母后极力向父皇举荐,欲拉拢陈家以及背后的士族来稳固储君的地位,他怎么肯答应!

偏偏她不仅嚣张跋扈,还心狠手辣,趁着他出公差,竟然对府中的张良娣下手折磨,致孩子流产。

还不等他禀明宫中处置她,她竟然先中毒了,这样一来,下毒的嫌疑都到了良娣身上。

阴险!

他今儿过来看望,也是母后逼迫,陈家已经听说太子妃中毒之事,很是不满,大有追究的意思……

陈南风见他负手而立,眼神飘忽不定……

显然是在发呆。

发呆这件事,做得好,就叫深沉。

太子是储君,是未来的帝王。

帝王总是深沉的,尤其要让旁人觉得深不可测,才不敢轻易冒犯。

陈南风轻咳两声,“殿下……”

虽然美男发呆很具有观赏性,可是她的洗澡水快冷了,她不得不打断他的沉思。

楚霁敛眉凝了几分冷意,“本宫这就走。”

过了几日,皇后的赏赐下来了。

说是祝贺太子妃和良娣身体康健,一人赏了一支玉如意。

陈南风明白,皇后在这件事中充当了和事佬。

也是暗戳戳的敲打她与张良娣,从前的事就当没发生。

玉如意很大,通体晶莹剔透。

陈南风笑眯眯的摸了又摸,触手升温……这东西肯定很值钱。

试问谁不爱钱?

有钱就能生存。

“娘娘,奴婢还是把玉如意放到您的小金库中吧。万一碰坏了……”

小金库!

陈南风眼睛攸然一亮,“快,把小金库的东西都拿出来,本宫好好清点一下。”

这一清点,陈南风才发现原主是妥妥的小富婆,放着那些金银首饰不提,竟还有白花花的银子,银票,房契和地契。

这么有钱,原主还想不开去作死。

惹恼了太子,最后被毒杀。

陈南风很不好意思。

她不仅白白得了原主的身体,还被迫继承了财产。

“娘娘,您放心。平日里您最宝贝这些嫁妆,奴婢定会给您保管的好好的。”

原主的罪状又多了一条:吝啬!

可是这些钱落在她手里,当然是凭自己高兴,爱怎么花就怎么花!

一夜暴富,她已经实现了大多数人的梦想!

此时外面的内监来传话,说是晋康县主来了,特意来看望太子妃。

晋康县主?

“娘娘还是收拾一番,快去吧。晋康县主可是皇太后的亲外孙女,从小在宫中长大,很得皇太后的宠爱,又是苏国公的嫡女,身份十分尊贵。”

简而言之,就是不要得罪她,得罪她,就是得罪皇太后。

陈南风人还没到前殿,就听见少女清脆的笑声从门缝中零碎传出,毫无遮掩。

“表哥,几个月不见,我很是惦记你呢!表哥近来可好?”

最初听到太子成婚,苏月伤心欲绝,生生把她气病了,足足躺在床上一个月。

本早就想来探望表哥。

谁知张良娣小产,母亲嫌晦气,勒令她不许出门。

可把她憋坏了。

后来听说太子妃中毒昏迷,她高兴了好几日,太子妃之位也该轮到她了吧!

凭她的出身,她的容貌,哪一样比不过那丑八怪,凭什么偏偏就她当上了太子妃。

想到这里,她就如鲠在喉,祖母和母亲也是糊涂的,她若是未来当了皇后,她们也不是有了靠山了吗?

只是听说丑八怪突然间好了,愿望落空的滋味可不好受,她不来给那丑八怪添堵,满肚子的怨气往哪处发?

三个多月没见楚霁,如今见到他俊美的面容,思念之情早就按捺不住了。

“你病好些了?” 

苏月虽说性子矜娇一些,楚霁看着她长大,对她并不反感。

“表哥,人家只是得了一场小小的风寒,早就好了。”苏月的脸爬上两朵可疑的红晕,眸光温柔的能掐出水来。

“臣妾拜见殿下。”

来的真不是时候!

没见她与表哥正眉目传情吗?

扫兴。

顺着声瞥向不识趣的陈南风。

咦?

丑八怪并非传闻中那般黑,怕是不知涂了几层粉黛遮掩。

虚伪。

只是那双眼睛……太过明亮,这样瞧去竟觉得有几分姿色。

不过与自己的天姿难掩一比,那便是萤火与明珠相较。

凭她那副模样也配得上表哥?

“见过表嫂。”

苏月微微屈了膝,算是给了表哥面子。

“妹妹有礼。” 

面对陈南风,苏月很有优越感,下巴微抬,“表嫂果然如传言一般才貌双全啊。”

才貌双全?

陈南风嘴角一勾,“妹妹慧眼识珠,多谢妹妹夸奖。”

苏月从未见过这等厚脸皮,她长什么样心里没数吗?

一来就碰了软钉子,苏月也不甘心,开始划重点。

“外面传言表嫂嚣张跋扈,仗着身世竟不顾国法,残害皇嗣……”

偷偷瞧了一眼楚霁,见他的脸色还算沉稳,心中暗自着急,提高了声调。

“表嫂这样做,不是往表哥脸上抹黑吗?原以为表嫂出身名门,没想到这样表里不一……”

苏月见陈南风脸色微变,像是踩住了她的尾巴,心中别提多得意了。

“好了。”楚霁目光冷却下来。

“表哥,我性子直爽,您是知道的,表嫂想来也不会生气吧?”

陈南风此时双目微红,薄唇动了动,终究没有说话。

说不出话来了吧?

苏月心中冷笑,她就是当着表哥的面羞辱她!

让表哥看看谁才配当太子妃!

“来人,送客。”

苏月的洋洋得意自然落入楚霁眼中,在他没有彻底与陈氏一族翻脸前,太子妃的体面还是要有的。

“表哥?”犹如晴天霹雳,苏月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不相信他居然会为了这个女人撵她走!

连身形也站不稳了,却只瞧见表哥眼中的冷漠。

委屈一股脑的上涌,她鼻子一酸,对着身旁的侍女道,“我们走!”

“等等。”

一道微弱的声传来,苏月暂时止了脚步。

“好歹县主妹妹第一次来见本宫,让你空着手回去也不好,可是本宫也没有备什么见面礼,思来想去,还是送点银子表表心意。县主喜欢什么就自个儿去买。”

陈南风扭头对翠芝道,“去取一千两的银票来。”

苏月越听越不对劲,她从小锦衣玉食,又何曾缺过银子使!

“妹妹也知表嫂俸禄不多,区区一千两,还请县主妹妹不要嫌弃。”

这就是有钱人的快乐呀。

换作从前,陈南风一定舍不得!

“你,你……竟以为我是来找你要钱的?”

苏月的脸色涨得紫红。

急火攻心。

从小到大,她何时受过这等羞辱!

“妹妹,表嫂可没有这样说。”陈南风实诚道。

只是没有说而已,却明明做了!

还做的人尽皆知。

完全就是打发穷亲戚的做派。

“你们,你们……”

苏月抬头见楚霁依旧高高在上,恍若未闻。

眼中积聚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喷涌而出,羞愤难忍,捂着脸跑了出去。

“妹妹,你可别走啊。表嫂性子和你一样直,你想来也不会生气吧?”

陈南风扶着门苦苦挽留。

直到那鹅黄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才故作懊恼,“妹妹怎么就误会了呢!臣妾也是一番心意啊。” 

楚霁没有说话。

甚至懒得瞧她。

陈南风一脸委屈,“她这样哭着跑出去,旁人还真以为太子府欺负她呢!”

“你的嫁妆?”

楚霁突然提起。

及时捕捉了到她眼中一闪而逝的狡黠之意,哪里有半分委屈,却也不见从前的杂念。

“正是。”

陈南风面上为难道,“殿下也是知道的,臣妾的嫁妆有限,俸禄也不多。平时里光是开销都是不够的。像今日的情况也只能从嫁妆中取些来用。”

听她这个意思,这一千两还要找他报销。

装的倒是挺穷!

“呵。”楚霁冷笑。

贪财!

心中默默地又加上了一条!

【请宿主完成第一次任务,获取太子的第一次信任。】

陈南风酝酿情绪,迎上楚霁无可懈击的脸,眼中的晶莹来回滚,“殿下是不信任臣妾?”

楚霁的目光轻飘飘的落在她的身上,“本宫的信任重要吗?”

“重要。夫妻之间信任为首要,夫君信任,妻子自然开心。”陈南风目光灼灼,泪珠一滚,便再也收不回来。

太子本来就厌恶原主,加上作死谋害了皇嗣,能得到信任才怪。

不过得到他口头上的信任就容易得多!

“本宫信你。退下吧!”

系统没有感情的声音响起,【任务失败,请宿主下次努力!】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科幻幻想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