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军事历史 > 公义合小说

公义合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军事历史

作者:黄近秋

时间:2020-09-15

小说简介

……

《公义合》情节预览:

悲伤的事情总会一次又一次的上演...

  在王宅中,他结识了老杨管家的儿子,杨文举,杨文举机智过人,三岁背得《论语》,《三字经》,围人四面八达,但从不贪图小利,敢作敢当,深受老爷的喜爱,自小便和小公子王耀天,张正梁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越是想说越是喘不上气儿来,急的兰依直跺脚:“不是...不是夫人...是...是老,老,老太爷......”

  杨管家和老张头对视了一眼,两人立刻跑出了茶馆,这事儿来的太突然,容不得他们多想。兰依又喘了两口气,急忙从腰包里掏出一块大洋,丢在桌子上,滚到了地下,随后跟着跑了出去,雪地上空留下几条脚印。林掌柜走到桌子前,拾起那块大洋,向他们跑出去的方向看去,雪越下越大。

  我的父辈们都在忙于工作,支撑家庭,三个孩子,四个家,正是上有老,下有小,他们虽然惦念着每个人,平分不了的却是时间,被忽视最多的,一直是奶奶。作为小辈,似乎理所应当拼搏青春,自作疯狂,表面上好像是为了不枉少年,实则净做些有的没的,不争气。

  不过说句实在话,这RB人到底是怎么想的,帮溥仪恢复了帝制,建立了个什么满洲国,满天下的宣传什么大东亚共荣,放屁,是个中国人心里就应该火的慌,更何况那个老蒋的国民政府只是提出口头上的抗议,不承认就加个‘伪’字,管什么用,就算有那么一点儿实质性的武力反抗也是无力回天,这东三省真成了他RB人的天下了,倒霉的终究还是老百姓;再有,就是老张头前两天刚刚得知,他那个三年不着家在国外留学儿子张小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回来给RB人当了个翻译官。杨管家边说边给老张头斟满了茶。

  老张头端起茶杯皱着眉头,两撇八字儿胡在茶杯上徘徊,轻轻吹散表面的茶叶,深吸了一口气,又眯缝着眼,慢慢的饮了一口清茶,这是前一年五月运来的西湖龙井,今年就没订新货,味道有些沉了。一般的主顾也就喝些高沫儿,也就是他们还喝得起这好茶。老张头缓缓放下茶杯,左手食指轻敲着桌面:“唉,这世道......掌柜的,许老板说的这是哪段儿书啊,怎么不说家里兄弟掐架啊,又新鲜,又热闹,嗯?哈哈。”

  “这不是,许老板的儿子在南京城里谋了个长官当,说是要带老爷子去享福,”林掌柜压低声音,他可不觉得这是什么露脸的事儿,“享福?还不是去避避风头,唉,就是可惜了许老板这一身的本事了。”说着林掌柜拿抹布擦干了桌上溅出的水花。

  只见人来人往,志短?非也,心散型乱,不成材。

  天无绝人之路,幸得教他的先生,非常欣赏他的才华,也可怜他的身世,便把他介绍给了当地的大户,王员外家,王员外家世代经商,善用贤能,第一次见到张正梁,王老爷就被他的言行举止所打动,又因和小公子王耀天志趣相投,于是留在府中给小公子当了书童。

  王耀天从小和父亲耳融目染,深知商场如战场,亦深知这祖辈的家业不能就这么毁在他的手上,所以他从不敢懈怠一分,并且在杨文举和张正梁的帮助下,家族事业蒸蒸日上,在抚顺成立了一所百货公司,名曰“公义合”,轰动一时,三人的情谊也因此更加深刻,张正梁也成为了公义合的账房先生,和府中的丫鬟翠英结了婚,生养了一个儿子。

  台旁有两跟柱子,上面挂着一幅对联儿,上联儿是“四海来财生意旺”,下联儿是“三江进宝财源广”。台前是十来张方木桌,摆了四排,每张桌子旁摆放着四把木椅,也不分什么前后排,人要是多了站的地方都没有。不过这会儿只坐了三四桌,楼上就更空了。天色愈发的灰蒙蒙,看样子,这雪还是没下干净;早上刚扫好的地,看样子,是白扫喽。

  故事讲的是一家人,一个普通商人的家,而现在的我,仅仅作为一个转述者,将这段故事讲述给各位,还记得那座百货商市的字号叫“公义合”......

  每年的立春,除夕,都挨得太紧凑。热闹,仿佛就是在昨天,而今天一般就格外安静了。闲来无事,在家中踱步,偶然发现家中随随便便种养的芦荟,再次结出花蕾,一串嫩绿,看上去要比去年结的更高些,还记得去年它开的很美,还记得是乳黄色的。可惜时间就是这样流失着,流逝了......

  春苗久不养,血日遮宇环,归根归根,焚随山河气虚燃。

  直到现在,那些礼数,我才是懂了些了,可三十儿晚上,奶奶却早早休息了。唯独留下的习惯,十二点的饺子终究还是少不了的,而且一定是酸菜馅,这酸菜前些年还是奶奶自己淹,这几年就是买现成儿的了。

  这不是前几日,王耀天去北平和美国人谈一单生意,谁能想得就这么几日的功夫,东北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

  因为都是TJ人的缘故,他们有一个共同的爱好,那就是喝茶看玩意儿,恰好抚顺有一家百年老店,喜德茶馆儿,于是这儿变成了他们有事没事都爱去的地方,茶馆儿的掌柜姓林,叫林富源,北平人,祖辈三代在抚顺开茶楼,为人和善,不爱与他人相争,与王,张,杨三人关系都不错,毕竟都是老主顾。

  “那许老板这是答应了?”杨管家看着台上的许老板,端杯喝了一口茶,林掌柜苦笑“许老板当然不乐意,这做了半辈子的艺,哪是说放就能放下的,前个晚上还在我这店上和我喝了两盅儿......可是您说不答应能怎么办,难不成......唉,不说了,咱们管不着人家爷儿俩的事儿。”

  六十四号的老茶馆,要说在这丁字路口,数它最显眼,生存的年限最长暂且不说,这不前两天又刚刚重上了彩漆,是周正的大红色,与周围的灰瓦灰石墙区分开来,老掌柜想的是撞撞鸿运,生意人最在乎形式,排场儿。门前,两条大黄狗正在清早扫好的雪堆上打架,撞翻了墙角的废旧独轮儿车,引得在外嬉戏小孩子们一顿欢心,小男孩儿站在前面又蹦又跳,小姑娘则躲在男孩子的身后,只敢露出那水汪汪的大眼睛,胆小是她们的本分,好奇是他们的天性。满大街,不,是整座城,似乎只有孩子们可以活在另一个世界,他们本就应该是天真烂漫的,只是,现在有些不合时宜。

  抚顺,而今可能算是满洲国的领土。路边的店家依旧开张,卸了窗板,整理物件儿,盘账,上货。别看店外人来人往,店内却少人问经,各家的伙计们倒还有模有样的干着自己的本分,不过是为了自家的一口碴子粥,别的,他们不想管,也管不着。街市上,表面鼎沸兴旺,实则萧条,这一天天的还能有多少生意,越来越少。世态不明朗,每一口喘息中都夹杂着寒意。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军事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