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竞技游戏 > 魔兽之残影小说

魔兽之残影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竞技游戏

作者:温柔滴蝎子

时间:2020-10-17

小说简介

远古之神的徒弟??麦森佐的预言??当二者合二为一之时又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危机四伏的艾泽拉斯,清纯可人的血精灵法师,抚媚的艾萨拉女皇,和。。。幽暗之中那双掩藏着的双眼。。。下回分解主角残像如何在这世上杀开一片天地!!!“但它也同样意味着机会,牺牲深渊的秘密至今无人能完全看透,没有人能知道自己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从里面走出来的既有阴影,也有虚无行者,当然……也有人再也没能走出来……不过我已决定一试,与其做一辈子侍僧,我宁愿以毁灭为代价来变强,哪怕只有一次机会。”我转过身,有一些犹豫,但这么多年所受的冷眼,嘲笑,奚落,欺凌。。。这一切无不在告诉我,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拳头硬才能让别人信服你!!说完,我紧闭双目,纵身跳了下去。深渊中的水似乎更粘稠一些,全身浸泡在水中,我感到一种强烈的灼烧感,仿佛要将我烧成灰烬。“啊!!!”我痛苦的哀号起来。慢慢的。。。哀号声变得越来越弱,最终。。。停止了。水面上还是以往的平静,似乎这一切都如同没有发生过一般米尔颤抖着向下看去,却只见深渊内毫无动静,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兄弟……一路走好!!”半晌,米尔独自打开了一壶酒,对着深渊内大喊着。“喂,兄弟,现在就开始祭奠我似乎早了些吧?我还不想死这么早。”突然,一道声音在米尔身后响起,伴随着夜晚的阴风,显得格外恐怖。“嘭!”米尔手中的酒壶掉在地上摔得粉碎。“是你吗?残影兄弟?你没死?”米尔向四周看去,却没有发现任何人。“你觉得呢?”毫无任何预兆,我的身影一下子就出现在了米尔面前。“你。。。。。刚刚是在隐身?这么说你成了阴影?不对!你还有身体,那兄弟现在你到底是。。。。。”米尔一边说一边想要拍我的肩,但本应落在我肩上的手却直接穿过我。“这样子你是无法碰到我的,现在在你面前的我其实是我的影子,而真正的我在这里。”说完这些,米尔突然感觉到后面有人抱住了他。“谢谢你!好兄弟!!!”皎洁的月光,映衬着米尔难以置信的表情。清咳一声,米尔努力地使自己平静下来。“兄弟,先喝了这壶酒!”米尔又拿出来一壶酒。“嗯,兄弟干杯!”。。。。。。酒过三巡,米尔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问我:“兄弟,现在的你到底属于什么?侍僧?阴影?还是其他的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的我可以在实体和影子之间来回变换,说白了,就是我的技能是操控影子。就像刚才你想要拍我的肩却穿过去一样,其实那是我将身体与影子互换了,你拍的是我的影子,而我的身体却变成了脚下的影子。”米尔呆住了一会,然后颤抖着说:“这么说来,你岂不是无敌了?”“不,也不能这样说,一旦遇见没有影子的地方我便无处可逃,还有我本身的攻击力实在是太差,就算偷袭成功也不会有多大的伤害,不过在越黑的地方,我的优势就越明显,在四周都是影子的情况下,基本没人能伤到我。”听闻此话,米尔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抬起头说:“兄弟,看来你赌赢了,这种神奇的能力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好的用法。。。。。你。。。。。还记得我前些天和你说的那个有人族女巫洗澡的湖吗?”“滚!”。……

《魔兽之残影》情节预览:

在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好运气

  不死族基地,牺牲深渊。绿色的池水如同恶魔的眼眸一般注视着周围的一切,水中的那令人窒息的绿色光晕紧紧地洒向四周,绿光之中,两个身影一闪而过。“兄弟,你真的准备好了吗?再向前一步,迎接你的将是永久的毁灭,同样作为侍僧,这一点你再清楚不过了。”深渊旁,一位身着长袍的侍僧对我说着。他叫米尔,是我的同行,也是我唯一的朋友。和米尔一样,我,也是一个侍僧。不过相对于其他人而言,我却显得有些与众不同。没有青色的皮肤,无神的眼睛以及虚弱的身体,与其说是亡灵,我的样子倒更像是一名人类。至于这是为什么,我不知道,也没有人告诉我。只是听基地里的人说,我一出生就被抛弃在这里,据说在我被抛弃在这基地之时所有人依稀曾听见一声无比刺耳的乌鸦叫声。。。基地里的死亡骑士曾误以为我是一名人类,可当他的死亡缠绕砸在我的身体之上的时候,我的生命却不减反增!!没有人能弄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最后,那位死亡骑士只能勉强认定——我是半人半亡灵。虽说是这样,可在基地长大的这么多年我丝毫没能表现出任何有异于常人的地方,甚至,我的作战能力也是异常的差,一名食尸鬼轻而易举的就能把我打趴,无奈之下,我只能选择了成为不死族最低等的职业——侍僧。作为一名侍僧,在基地里的活是最累的而且危险度是最大的。为什么这么说?作为侍僧,每天的任务就是不断地制造建筑,修理武器,终日不得休息。而且那该死的工作环境也直接影响了我们的生命!作为我们主要工作的地方,闹鬼金矿对我们没有任何保护可言!!不像其他的种族的人在,我们侍僧在敌人到来之时只能洗干净脖子等死。。。就算侥幸逃过了一劫,也说不定有一天会被老大扔进牺牲深渊变成了一个阴影。。。当然,侍僧也有逆袭的机会,只不过少之又少。据说许多年前,一名被扔进牺牲深渊中的侍僧竟变异为一名巨大的虚无长老!!!从此,整个不死族对与牺牲深渊的看法完全变了样!!对于侍僧来说,那里不再是坟墓,而是逆袭的机会!!!只不过,这种机会无限趋近于零。。。正因为如此,米尔才会如此的担心我。。。作为从小的朋友,和我一起长大的他又怎会不知这是在那生命做赌注!!赌那个几乎不存在的变数!!!

  “但它也同样意味着机会,牺牲深渊的秘密至今无人能完全看透,没有人能知道自己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从里面走出来的既有阴影,也有虚无行者,当然……也有人再也没能走出来……不过我已决定一试,与其做一辈子侍僧,我宁愿以毁灭为代价来变强,哪怕只有一次机会。”我转过身,有一些犹豫,但这么多年所受的冷眼,嘲笑,奚落,欺凌。。。这一切无不在告诉我,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拳头硬才能让别人信服你!!说完,我紧闭双目,纵身跳了下去。深渊中的水似乎更粘稠一些,全身浸泡在水中,我感到一种强烈的灼烧感,仿佛要将我烧成灰烬。“啊!!!”我痛苦的哀号起来。慢慢的。。。哀号声变得越来越弱,最终。。。停止了。水面上还是以往的平静,似乎这一切都如同没有发生过一般米尔颤抖着向下看去,却只见深渊内毫无动静,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兄弟……一路走好!!”半晌,米尔独自打开了一壶酒,对着深渊内大喊着。“喂,兄弟,现在就开始祭奠我似乎早了些吧?我还不想死这么早。”突然,一道声音在米尔身后响起,伴随着夜晚的阴风,显得格外恐怖。“嘭!”米尔手中的酒壶掉在地上摔得粉碎。“是你吗?残影兄弟?你没死?”米尔向四周看去,却没有发现任何人。“你觉得呢?”毫无任何预兆,我的身影一下子就出现在了米尔面前。“你。。。。。刚刚是在隐身?这么说你成了阴影?不对!你还有身体,那兄弟现在你到底是。。。。。”米尔一边说一边想要拍我的肩,但本应落在我肩上的手却直接穿过我。“这样子你是无法碰到我的,现在在你面前的我其实是我的影子,而真正的我在这里。”说完这些,米尔突然感觉到后面有人抱住了他。“谢谢你!好兄弟!!!”皎洁的月光,映衬着米尔难以置信的表情。清咳一声,米尔努力地使自己平静下来。“兄弟,先喝了这壶酒!”米尔又拿出来一壶酒。“嗯,兄弟干杯!”。。。。。。酒过三巡,米尔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开口问我:“兄弟,现在的你到底属于什么?侍僧?阴影?还是其他的什么?”“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现在的我可以在实体和影子之间来回变换,说白了,就是我的技能是操控影子。就像刚才你想要拍我的肩却穿过去一样,其实那是我将身体与影子互换了,你拍的是我的影子,而我的身体却变成了脚下的影子。”米尔呆住了一会,然后颤抖着说:“这么说来,你岂不是无敌了?”“不,也不能这样说,一旦遇见没有影子的地方我便无处可逃,还有我本身的攻击力实在是太差,就算偷袭成功也不会有多大的伤害,不过在越黑的地方,我的优势就越明显,在四周都是影子的情况下,基本没人能伤到我。”听闻此话,米尔沉默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抬起头说:“兄弟,看来你赌赢了,这种神奇的能力我倒是想到了一个好的用法。。。。。你。。。。。还记得我前些天和你说的那个有人族女巫洗澡的湖吗?”“滚!”

  “先不说这个了,兄弟既然你赌赢了,我米尔也不能认输,看着吧!我在此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会让全世界为我颤抖!”米尔突然兴奋的吼了一声,我还没来得及拉住他,他便纵身跳了进去。“喂!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嗯?”我的话刚刚喊出口,便发现了异常。此时的牺牲深渊里绿光大盛,接着,一股强大的力量将米尔从里面顶了出来。“兄弟!兄弟!!”我大叫着跑过去扶起倒在地上的米尔。此时的米尔脸色惨白,呼吸急促,眼看着是要去见巫妖王了!当机立断的,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瓶治疗药剂给米尔喝了下去。“妹的,米尔你给我醒过来!!别吓唬兄弟!兄弟答应你!只要你醒过来,我就带你去看女巫洗澡!!”刚说到这里,米尔突然睁开了眼睛,然后用极其微弱的声音说了一句“说话算数……”紧接着就又晕了过去。“靠!”我一边骂,一边背起米尔朝着大墓地跑去,“拿十胜石雕像来!我的兄弟要不行了!!!”。。。。。。。。。。。。。。。。。在我离去后不久,牺牲深渊里,一个巨大的生物在深渊底部自言自语着:“终于找到一个特殊体质的人了,在这个世界上能得到我上古之神的礼物的人可不多,好好用你的那个技能吧,可别让我失望啊……”

  不死族,大墓地的医疗机构里,米尔正像个木乃伊一样全身被纱布包裹着,此时的他还没有脱离危险,旁边,一台十胜石雕像正闪着亮光。我站在病床旁,向还在沉睡中的米尔说着话,虽然知道他听不见,不过我还是想在临行前向他道别。“兄弟,这次你受这么重的伤是我不对,兄弟欠你的。等你醒了,兄弟就是抬也要给你抬到那个湖去。刚刚那个护士女妖说你至少还要十天才能醒过来,正巧兄弟我有事要出去,等你醒来了,估计我就回来了。这段时间我没法照顾你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刚刚我和那个护士女妖说了,等我回来时你如果瘦了半分的话,我就把她每天溜出去买黄瓜的事说出去。好了,兄弟要走了,等我回来时我们再好好聊一聊。”说完这些,我便走出了大墓地,直奔地精飞艇而去,而我的目的地是:灰树山谷——当年剑圣地狱咆哮战死的地方。在那里,供奉着传说中的神器----屠农宝刀,许久以来一直有数以万计的冒险家进入那里,试图找到那个神器,不过尽管他们来自不同种族,但他们的结局都是一样的:他们都没能活着出来。。。在很久前,那里就一直是我向往的地方,不过因为实力原因,那对我来说也只能是个向往,不过在经历这场异变之后,我决定一试!“屠农宝刀,等着我哦,你的新主人来接你了。”我自言自语道。##############################################################################乘坐这地精飞艇,慢慢的驶向灰树山谷,一路无话。不知过了多久,飞艇缓缓的停在了距离灰树山谷不远的村子里。四处打听了一下,从村民的口中得知,自从当年地狱咆哮一刀劈死了玛诺洛斯之后,这个山谷便废弃了。原因有很多种,有的原因是因为当年的玛诺洛斯死亡时的大爆炸使这个地方寸草不生,还有的是因为对剑圣的尊敬。不过还有另一个重要的原因——剑圣和玛诺洛斯的鬼魂!距当地人说,他们不止一次的听见山谷中传来杀喊声,在他们看来这是剑圣与玛诺洛斯的鬼魂在争斗。由于这个原因,没有人敢去山谷。“妹的!他们上辈子一定是基友!”暗骂了一句,我便转过头向着山谷中走去。“在危险也得去啊。。。谁让我天生就是这劳碌的命呢!”一边说着,我一边走进了山谷,留下了一群目瞪口呆的村民,此时他们正在用看sb的眼神看着我山谷的路比想象中的还要阴森,到处弥漫着令人不安的气息,这对于普通人来说自然是非常不利的,不过对于从小在不死族长大的我来说,这些倒算不上什么威胁。“不错不错,这里光线很暗,很适合我技能的施展。”看着阴暗的山谷,我心里一阵兴奋,越是在这种阴暗的地方,我的暗影之力越能发挥到最大程度。对于此时的我来说,确保安全尤为重要。正在这时,耳边传来了“嘭!”的一声,好像有两把武器重重的撞在了一起,听到这声巨响,我果断的进入影子里,躲在一旁观察。映入眼帘的是一大一小两个人。体型庞大的是一个绿色的恶魔,头上燃烧着火焰,手中那些一杆双刃长矛。而体型较小的则是一名绿皮肤的兽人,相比前者而言他更加敏捷,而他手中的武器正是那把闻名天下的屠农宝刀。“玛诺洛斯。。。。地狱咆哮。。。。他们的灵魂竟然一直在这里战斗!”我不由得颤抖的说着。冷静下来观察现场上的局势,不难发现,这两个人势均力敌,而我要找的武器又恰巧在剑圣手中,不过在战斗结束之前,剑圣是不会放下它的。“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来打破这场战斗的平衡吧!”我隐藏在影子里,默默地寻找机会。终于,剑圣高高跃起,全力向下劈去,而玛诺洛斯也将长矛横在胸前打算抵挡。“机会!”我心里暗道。当机立断,我将暗影之力聚集在手中,形成了一杆长枪,然后奋力的向前冲了过去,直刺玛诺洛斯的——菊花!(因为他太高了我够不到其他地方,而且这里伤害比较大……)“长枪依在,菊花拿来!!”我大吼着将长枪刺了进去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竞技游戏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