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最新小说推荐

首页 > 目录 > 《失异行》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逃离

第一章 逃离

金泠 2022-09-23 12:40:43
无言的幽暗,弥漫之人无以为分辨方向。“咔嗒”一声齿轮旋转。中央照明引领未来着三处藏灯顺序炸亮,压过性的光芒直接占有整个空间,盛开的阴森色调更是把白色墙面打得铁青。就在房间的正中央处,统一安置着一座瓷白色的手术台,躺在手术台上的女人估么着也就三十几岁。“咔嗒”。...

失异行

推荐指数:10分

《失异行》在线阅读

无声的黑暗,笼罩之人无以辨别方向。

“咔嗒”

一声齿轮转动。

中央照明引领着三处藏灯顺序炸亮,压倒性的光芒直接占据整个空间,绽放的阴冷色调更是把白色墙面打得铁青。

就在房间的正中央处,安置着一座瓷白色的手术台,躺在手术台上的女人估摸着也就二十几岁。

女人的身材很是消瘦,瘦得仅剩一副骨架,没有脂肪的掩盖,脸颊的骨头明显凸出,眼窝一带内陷。

从神态上来讲很是平和安详,眼皮垂合自然,唇瓣浮色乌青,黑色长发梳理整齐的铺在背后,双臂平整的放在两旁,一身宽松的白色睡裙,柔软的丝绸材质和肌肤紧密贴合,胸腔随着呼吸的节奏缓缓起伏。

整个房间的所有都融为一体,归属于一片安宁。

“咔嗒”

再一声齿轮转动。

女人的躯体开始复原,血脉流通全身,双唇微显润色,眉头微微搐动,看样子她很快就将醒来。

猛然之间,她拉开了双眼,直挺挺的搁着不眨一下。大脑并未跟上这个行为,所以也没有接下去的反应。

慢慢的,意识衔接上眼眶的神经,平躺在手术台上的她,转动起眼珠,探索起周遭的环境。

首先闯入眼帘的是冷白色的炽灯,环顾左右皆是密闭的墙面,绕着手术台走一圈的宽度是这间房间的范围,空间幽闭狭小得令人窒息。

头痛,失忆,感觉丧失,判断混乱,情感迟缓,血液高速循环冲击着颅内的神经疯狂跳动,在短暂的耳鸣之后,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在逐步复苏,痛觉也姗姗赶到,强烈的不适从她的手腕部传来。

僵硬的手指不听从大脑的指挥,为了清楚痛觉的源头,她不得不颤颤巍巍的仰头去望,手腕处是一道深邃的割痕。

对于这道陌生的伤痕,她惊恐的瞪大了眼睛,以所能做到的最快速度坐起身来,端扶这只右手送到眼前。

说是割痕,被剜掉了一块肉会是更贴切的形容,伤口被十分粗暴的对待,用胶纸,钉书针,织线等紧急粘合,或许还涂上了胶水。

内部割裂的组织已经重新生长,可只要动一动,胶纸与订书针相互牵引,扎入血肉中的铁针便会转动起来,一下一下的钻出血来。

鲜血顺着她毫无血色的身躯,一滴一滴的洇染了白裙,她的眼神空洞麻木,脸色煞白,还有....

“嘶~~”。

这合齿痛声,是她在摘取异物的惩罚。

女人很排斥置入身躯中的异物,为此已经撕毁了两个伤口上的胶带,在忍住剧痛,试图掰掉其中的一个钉书针时,疼到泪水溢出,冷汗浇湿两鬓的头发,好处是意识和大脑在剧痛的刺激下,都在加速恢复。

她抱着手臂,谨小慎微的躲去了墙角,大概半个小时后,眩晕才算完全褪去,她又重新有所行动,这次不再执着于伤口上的纠缠,而是对整个环境的探索,她用左手拍打着每一块能触摸到的墙面,干涩的呼喊着。

“喂”。

“喂”。

“有人吗?喂?”

呆滞和迷茫的消失,接踵袭来的是对未知的恐慌。

她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又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时而狂吼,时而疯叫。

就这般无所回应的折腾了三天,一切都没有任何的改变,没有新的外物交汇,没有人给予回音,她的精神状态接近崩溃,体力却意外的没有下降和匮乏,直到倚着墙壁时,听到隔壁传来的微弱的男人哭声。

“喂,听得到吗?喂”。

女人拼尽全力的敲打着墙面,希望能够得到对方的回应。

“喂,你能听到吗?救命”。

她左手拧出拳头,一下一下的砸向墙面,受损的右手也有气无力的帮着敲打几下,她在内心拼命的祈祷着:拜托,一定要听到,一定要听到,求求你。

对方的声音靠近了:“我能听见,我能听见,你在外面吗?你在叫我吗?我能听见”男人急切的回应着。

“是的,我在这边,我在墙的这边”。

犹如孤岛收到讯号一般,女人激动至极。

男人焦急的问道:“我要怎么过去?告诉我,我要怎么过去”。

“我不知道,我找不到路,我走不出这里。”女人回应着。

面对隔在中间的墙壁,两个人都丝毫没有办法,女人又看了一遍环境,站起身来,试着去推动手术台,她使了八分的力气,沉重的手术台才有所动弹,更别说她还有那只损伤的手腕了。

即便这样女人也不愿意坐以待毙,她趴近墙面,对着那边喊道:“你站远一点。”

“什么?”

“你站开一些,我要把墙面撞开。”

“好...好”。

不管方法有多么天方夜谭,事到如今也都得试试看,她先将手术台移挪开,然后两手发力猛推手术台,狠狠地与墙面撞击,落了个一声闷响。

一次

两次

三次...

数次之后,墙壁上有了一点点细微的裂痕,女子又换了一种方式,搬动手术床倾斜着卡在左右两面墙壁之间,形成独角站立便于晃动,再小有助跑的踹在手术床上,手术床再与墙壁撞击,犹如推动重锤砸向墙面。

墙壁的破损逐渐扩大,墙面卷着白烟倾倒而下,她刚想钻过去,男人却抢先挤了过来,一脸兴奋的看着周围的环境,接着他发了愣。不愿意相信的目光落在女人疑惑的神色上。

“嗯?”

她虽有不解,但也顾不得那么多,直往男人过来的那面钻过去。

身后传来男人含着啜泣的自言自语,:“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借着碎墙的透光,面前的场景大不相同,是更宽大的场地,或许该说是监狱,监禁犯人的铁栅栏,一根一根死死的定成整排,囚禁的范围划分的十分清楚。空气阴冷潮湿,头顶四周都是不平的岩石,岩石上铺盖着青苔杂草,栖息着各种细小虫类,分不清究竟是身处地下还是山内。

“嘎吱”是一种老旧拧把开关的声音。

栅栏外提灯的明亮把那人的影子泼在岩石上。

女人也注意到了,可等她仔细看去却吓得坐在了地上瑟瑟发抖。

那人,不,那怪物两米多高的柳条身形上,长着一张白色的戏妆脸,与身躯等长的双臂上布满抓痕,妖长的指甲弯出了弧度,腰部开着的大洞含着一颗眼球,双腿长满了菱形的尖头刺,却披着一件戏剧中的官服,怪异得令人作呕。

那怪物提着油灯对着女人微笑,尖锐的声腔夹着亲昵的语气,说道:“亲爱的,欢迎回来。”

接连着一片齿轮的滑动声。

再次黑暗。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逃离 第二章 许恩霞 第三章 错误 第四章 医院 第五章 霍海达 第六章 住院部B栋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