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最新小说推荐

首页 > 目录 > 《刺鸾传》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回 杠精少年名永恂

第二回 杠精少年名永恂

CC月读 2022-11-25
那日,春光正好。惠民药局内院里,两个小药童得了吩咐,在灶台旁熬药。两人说到闲话,议论纷纷起吃食来。那个叫小石头的药转脬问:“说到吃的,你记得我外头那个姓永的人?他倒好心,把自己那份吃食老分给人。那日从道观回去,他得了些酥糖,全给我了。”另一个药童小石头笑道:“还哑巴呢!那日夜里,他缠着我,问那许医女的事,姓什么、家住哪里、家里还有何人,可曾定下人家没有,前来接她那个胖大汉子又是谁。啰啰嗦嗦问了一大车子话,哪里会是什么哑巴!”泥猴儿也笑了起来,道:“他连医女大哥白山也不识,果然是个外乡来的!”。...

刺鸾传

推荐指数:10分

《刺鸾传》在线阅读

那日,春光正好。惠民药局内院里,两个小药童得了吩咐,在灶台旁熬药。两人说起闲话,议论起吃食来。那个叫小石头的药童便问:“说起吃的,你记得外头那个姓永的人?他倒好心,把自己那份吃食老让给人。那日从道观回来,他得了些酥糖,全给我了。”另一个药童泥猴儿摇头咂舌道:“那人眉压眼的,看起来实在不好相与。他来了这么些天,我只当他是个哑巴,哪敢近前去!”

小石头笑道:“还哑巴呢!那日夜里,他缠着我,问那许医女的事,姓什么、家住哪里、家里还有何人,可曾定下人家没有,前来接她那个胖大汉子又是谁。啰啰嗦嗦问了一大车子话,哪里会是什么哑巴!”泥猴儿也笑了起来,道:“他连医女大哥白山也不识,果然是个外乡来的!”

小石头又道:“他一个人倒好,吃喝到底有限,哪像那些北边拖家带口来的叫花子,赖着不走,吃都吃穷了咱们湖州!”两人正聊着,外头听见其他药童叫唤人来帮忙,于是便打住话头,一个看药,一个前去相帮。

许望此时正在廊下,为几名小儿换药包扎。一名药童和数名妇人在旁看护。有小儿哭闹起来,其母屡哄不止,只得板起脸唬道:“还哭?还哭哦!再哭,倭寇可来了!”小孩儿吓得不敢则声,许望见状,忙道:“他身上不自在才禁不住哭的,休要说他了。”

那永恂也来了,坐在内院门槛上,靠在门边晒日头。有女病人问道:“许医女,这药材迟迟发不下来,真有此事?”许望道:“药库里剩下还有些,正科官医已经去领官银。等官银一到,自然置办,不用担心。”众人喏喏连声,不好再问,各自休养。

话音刚落,院门边便传来一声冷笑。只见永恂屈起右膝,手抱膝盖,眼望这边,笑道:“那官银早长了翅膀,飞到天边去了!如今州府为了拍钦差马屁,恨不得把路边的石头都变成银子,哪来多余的银钱替这些穷人们买药治病。”

许望听了,心中不悦,她忘了避忌,便道:“药局的官银是定例,再动也动不到它头上去的。”不料她才一开口,那永恂更是哈哈大笑,他又道:“不动才有鬼!有道是钦差来、州府惊天动地;钦差走,州府昏天黑地。别说是人,你们太湖的王八都要被扒层皮!要是等到那官银发下来置办药材,这满院子的人,自己竖着走进药局、被人横着抬去义冢!”

许望狠狠白了他一眼。只见那永恂将头发在顶上挽着个鬏儿,休说网巾圈,连块破头巾也无。一件旧白布交领衫披在肩上,敞开胸膛,露出胳膊。下边白布裤子,系着行缠绞脚,脚上一双多耳麻鞋。观之约二十出头,下颏没甚髭须,个子不高,紫棠色面皮,浑身筋骨,好似铜铸铁打一般。目如虎豹,睛若鹰隼。眉浓鼻挺,英武过人。

许望在惠民药局诊治救人已有段时日,对此中内情甚详,心知永恂所言非虚。只是她恼他不该口没遮拦,当着病人的面如此议论。她叮嘱药童看视众病人,自己则步下台阶,走到门边,对永恂道:“药贴没了,你过来换药。”

永恂站起来,嘴里嘀咕,脸扭向一边,不情不愿跟在许望身后。两人到了耳房中,许望待永恂坐下,伸手将他肩上布带解开,一把将那药贴猛地扯下,随后又将托盘中的膏药拍在伤处,下手甚重。永恂唬了一跳,忙抬头看她。只见许望脸罩严霜,双唇紧抿,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永恒亦不言语,等许望又再伸手时,他忽然反手一抓,攥住许望手腕。

永恂盯着许望,怄笑道:“你发什么火?”许望便道:“外头大家伙儿除了这里,还能去哪儿?有些事你自己知道,放在肚子里就好,少多嘴!”说完,她便想抽出手来。

不料永恂膂力极大,他虽不曾发力,手指好比铁箍一样,牢牢圈住许望手腕。许望见状,抬脚便踢他小腿。永恂听着许望说话时,一动不动,那双眼睛,定定看着她的脸,直到此时被踢个正着,他纹丝不动,也不闪不避,只朝下边瞥了瞥。趁着他这一走神,许望抽开手,回头便走。

永恂兀自发着呆,眼睛好似黏住似的,直直跟着许望后背。他手指头不住搓来搓去,倒像是还想抓住什么一般,又摸摸自己被踢到的腿上。过了片刻,他眨眨眼,想起许望说的一番话,不由得讪讪低头。

他缠好绷带,穿上衣服,见许望要走远了,连忙追出来,问道:“那钦差什么时候来?”许望头也不回,只道:“你没瞧见榜文上写的?四月初八在真武观打醮,想来那之前必定到了。”

永恂笑道:“我问的是那钦差一行人,又不是问打醮的日子。只怕那罗天大醮虽办着,可那伙人却不出面,反倒在外头胡混也是有的!”许望见他胡搅蛮缠,又恼起来,说道:“他们来不来,与你有什么干系?只怕他们来了,你身上倒先少一层皮!”一句话,将永恂噎得张口结舌,要回嘴一时又不知说出话来,眼睁睁看着许望走开。

许望撇开永恂,才走到院中,只听得门边一阵脚步声响,小石头气喘吁吁跑进来。许望叫住他:“往哪儿去?外头又收病人了?”小石头站住脚,说道:“不是病人,是正科官医回来了,在外头跟官医们说话呢。”

许望忙问道:“可是官银支领了来?”小石头甩头又摇手,连声道:“什么官银,那些官银和药材,现在都沉在太湖底啰!许医女,正科让我来跟里头说一声,外边最近少去,只怕不大太平。”许望察觉不对,忙问端的。那小石头说出一桩事来,教人胆战心惊。究竟是什么事故?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回 春光好 第二回 杠精少年名永恂 第三回 不爱博戏许镇山 第四回 许家兄妹 第五回 闹事的开端 第六回 来头不小的千户们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