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最新小说推荐

首页 > 目录 > 《蛊毒医女》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此人果真中了蛊毒

第二章 此人果真中了蛊毒

ns南笙 2023-05-08
-马车上-将军还未来及卸甲“爹爹为何还得再带太医毒医?阿颜本就通晓这些的啊,么爹爹不我相信我,怕我真会害了她不成?”柳沐颜心里受了委屈。“阿颜啊,爹信你,可他们不信你啊,这么多年,爹明白你受受了委屈了,可就事论事,你会我相信一个你指出是坏人的人吗?“阿颜啊,爹信你,可他们不信你啊,这么多年,爹知道你受委屈了,可就事论事,你会相信一个你认为是坏人的人吗?”柳将军解释到,他心疼的看着柳沐颜,好多想说的话,都止于唇边。。...

蛊毒医女

推荐指数:10分

《蛊毒医女》在线阅读

-马车上-

将军还未来得及卸甲

“爹爹为何还要带上太医毒医?阿颜本就精通这些的啊,难道爹爹不相信我,怕我真会害了她不成?”柳沐颜心里委屈。

“阿颜啊,爹信你,可他们不信你啊,这么多年,爹知道你受委屈了,可就事论事,你会相信一个你认为是坏人的人吗?”柳将军解释到,他心疼的看着柳沐颜,好多想说的话,都止于唇边。

“不信…”沐颜低下头,声音微弱。

沉默了一会,沐颜抬起头,看着柳将军说:“爹,对不起,今天本是我们一家团聚的好日子,都怪我,我不该出门的,本来娘亲自为你和哥哥做的饭菜,可是您连我们家大门都未迈进一步,爹,我…”

没等她说完,柳将军打断了她的话“傻孩子,我们以后一家人在一起,饭菜何时吃都可以!”说完,摸了摸她的头,像小时候一样宠溺的看着她。

沐颜还想说些什么,还没等开口,马车突然停止。

南风掀开轿帘:“将军,到了。”

一行人刚要跟着两个青年进屋。

“等等,她不能进去!”一个青年指着柳沐颜说道。

“我为什么不能进!”柳沐颜说着看向了柳将军。

“阿颜,你且在这等着,等着爹带你回家。”说完,就与其他人一起走了进去。

沐颜就在门外徘徊,一席白衣轻装,发随风飘,头上没有过多的首饰,明眸皓齿,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脸上却挂着愁容,她虽然没做过什么,可心还是悬了起来,过了大概一刻钟,柳将军走了出来。

“爹,情况如何?”沐颜急忙上前询问。可还没等她爹说话,屋子里的一个青年便拿着斩骨刀冲了出来。

“别在这惺惺作态了,就是你干的,枉你长了一张倾国倾城的脸,实则就是个蛇蝎美人!”说完冲上来就要砍她。

刀还未落下,就被柳将军一掌打在那人的手腕上,那刀就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你如何认定此事定是我女儿所为,是你看见了?还是她告诉你了?大理寺办案且需人证物证,你又有什么证据?”柳将军声音清冷,听不出感情。

“这还用问吗?这京都,乃至整个风明国,能做到对人下蛊却不被发现的,能有几人?她柳沐颜就算一个!”那青年大吼的指了指沐颜。

“爹,那阿婆当真是中了蛊毒?”柳沐颜还是不敢相信,想在确认一番。

柳将军看着女儿道:“确是被人下了蛊,只脉象微弱,并无它状,太医毒医查不出病因,蛊医用饲蛊的毒虫放于皮肤之上,方见表皮之下蛊虫涌动。”

“虫蛊,爹,那蛊医可有说是何虫之蛊?”

“蛊医看不出来!阿颜,你可有解蛊之法?”柳将军问。

“不能让她解蛊!她就是个灾星,医害!让她给我娘解蛊,岂不是直接把命送到她手里!”那青年激动的喊着。

“你既说出这般话,这解蛊之事,便是你求我,我都不会帮你!”沐颜说完转身要走,却被柳将军一口叫住:“站住,你说的什么鬼话!这忙你不帮,又与害人性命有何差别!”

“爹不是带来了蛊医吗,让他来解便是,又于我何干!”沐颜的口气,分明是受了委屈又特别生气。

柳将军语气缓和下来:“阿颜,蛊医只是能断出此人是否中蛊,能活多久,风明国很少有会解蛊的蛊医,他们也只是能给中蛊之人短时间的延续性命,让他们将死之时不会那么痛苦!”

柳沐颜还是不甘,背过身来说:“我凭什么救她,她伤害我时,可曾有半分心慈手软?她的两个儿子污蔑我的时候,可曾对我有半分仁慈?”

柳将军无奈:“阿颜,爹知道你这些年受尽污蔑诋毁,可我也知道即使这样,也没能改变你善良的心性,而爹也不能放着百姓的生命不管!”

“善良有什么好,被人踩被人骂吗?”她语气里似乎全是失望。

“阿颜,爹今日还带来了太医和毒医,为何啊?因为爹信你啊,爹觉得你没做什么,爹在想她也许不是中蛊,许是中毒,或是害病,可都不是,她确确实实是中了蛊毒之术啊,你也知道,在京都,这蛊术只有你通晓啊,你若不救她,那整个京都都会认为就是你想害死她。”柳将军很是着急。

“爹这般话说的不对,我若救她,就能让这整个京都的人不当我是灾星,是医害,是毒女了吗?不会的爹,他们的恶毒愚蠢是刻在骨子里的,我今日便是救了,也只会让人觉得我是心虚,是害怕,我还会是那个千古罪人,什么都改变不了!”柳沐颜的话倒是事实。

“你说的,爹都想到了,也许改变不了众多人,但哪怕是一个也好啊,事情出在将军府门口,爹既然带你来了,即是知道此事无关与你,也应该对此人这条命,有个交代,性命关天啊!”柳将军做不到见死不救。

“爹,我知道你深明大义,见死不救之事你断然不会做的,我救,我救还不行吗?”忍了许久的眼泪,不听话的掉了下来,砸在了地上,砸在了心里。

二人刚要朝屋内走,那青年挡住门口,还是不敢信她:“你当真能救活我娘?”

柳沐颜看了看他,坚定的说:“救不活,我陪葬!”

“壮士可还能找到第二个可解蛊之人?”柳将军反问。

青年听此,让了开来,毕竟,他也确实在短时间内找不到第二个可解蛊之人,那样的话,他娘还是免不了一死。

简陋的屋子里,其他医者让开了一处空间,柳沐颜床前落座,查看床上阿婆的中蛊情况,过了一会,她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柳将军忙问:“是否可救?”

“可救!”她斩钉截铁

“我怎么还是感觉这蛊是你下的,世人谈蛊色变,你就断定有救!”一个青年说完,另一个附和道:“就是!”

柳将军这下可不答应了:“老夫极力说服小女,才让小女答应为其救母,如果壮士还执意认定此事乃小女所为,那这般见死不救之事,老夫做了也无妨!”

两人听了这话,便不再出声。

“爹,我需要解蛊的一些药和蛊虫。”柳沐颜对着父亲说。

“南风!”柳将军叫

“末将在!”南风回

“还需你带着小姐跑一趟了!”柳将军拍了拍南风。

“放心吧将军!”南风对自家小姐说:“走吧小姐!”两人便走出去了。

柳将军又对太医和毒医说:“你们也先回吧,我和蛊医守在这便可。”

“将军日后有何吩咐尽管找我二人。”说完太医毒医也拿着药箱走了。

-院内-

“南风,你骑马带我吧,马车太慢了,那阿婆不能在耽搁了!”柳沐颜有些着急。

“小姐,这怕是不妥吧!”南风有些为难,毕竟,他家小姐金枝玉叶。

“有何不妥,难不成你和哥哥上了七年的战场未回家,就和我生分了!”说完,就朝南风的战马走去,可南风的战马认主,性子极烈,看见沐颜走过去,突然跃起。

“小姐小心!”他闪上前一把抱住了她的腰枝,躲到了一旁。

“这马性子极烈!我带小姐上去吧!”说完抱着他家小姐飞身上马。

刚准备松手,柳沐颜打趣:“走了七年回来都懒得扶着我了!你不怕我掉下去啊!”

“让别人看见了怕是又要嚼小姐的舌根!”南风解释道。

“你回来我就不怕了!”南风嘴角上扬,这句话在他心里不断缭绕,是的,他喜欢他家小姐。

“驾!”沐颜大喝一声,可这马就像没听见一样。

“你这马怕是听不懂人话?”南风听了一下笑了出来。

“那小姐可要坐稳了!”说完大喝一声:“驾!”战马瞬间提速,她一下靠在了南风的怀里,南风的手,也不自觉的抱住她的腰,保护着她不掉下去,两人的脸上,都不觉的露出了青涩的笑,那笑,真好。

大街上的人都指手画脚的看着,不一会,便到了府中。

“阿颜,你爹呢?”柳夫人见两人行色匆匆的回来,急忙上前询问。

“娘,那阿婆属实中了蛊毒,我是回来拿些解蛊的草药和蛊虫,耽误不得!”沐颜急急的朝自己的药房走去。

“南风,这怎么回事?”

“夫人放心,小姐说了此蛊可解,待小姐替那阿婆解了蛊毒,我们便回府。”

“南风哥哥,我们走吧!”

“好。”

谁也没多说什么,两人一起驰马而去。

柳夫人快步走向门口,看着他们背影:“这两个孩子!”

“娘,放心吧,不会有事的!”柳家少将军,柳沐颜的哥哥柳云萧宽慰道。柳云萧比南风年长两岁,穿着卸甲后的一席黑衣,风度翩翩,青丝如墨,眉如黛,如若不说,倒看不出他是个将军。

“我还是去重做一桌饭菜吧!”柳夫人说着便要往灶房走。

“娘,爹有安排了,本来今日想着一家人吃晌食,晚上再去军营犒赏将士们,晌食吃不成了,晚上一起去军营就是了!”柳云萧扶着母亲的肩膀说。

“是啊,这么多年,苦了这些忠肝义胆的将士们了!”柳夫人感叹不已。

————

“爹!”沐颜一脚刚踏入门口嘴里便喊道。

可眼前,是几个人正在合力按着床上的阿婆,那阿婆剧烈的反抗,撕心裂肺的哭喊!

“让我来,蛊毒发作了,劳烦蛊医去熬制草药,所有草药放在一起,加上两钱砒霜!”她一边说着,一边拿出喂了毒的银针和蛊虫。

“砒霜?那不是害人命那?”阿婆的儿子叫到。

“柳小姐可是要以毒攻毒?”蛊医问道。

“正是,烦请先生快点,不然就来不及了!”

蛊医听了不敢耽搁,连忙拿着她带来的草药和砒霜到外面煎药去了。

那阿婆越来越痛苦,皮肤之下的蛊虫越来越多,肉眼可见的在移动。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就是你下蛊害人! 第二章 此人果真中了蛊毒 第三章 解蛊 第四章 失踪者皆身中蛊毒而亡 第五章 三人被困山洞,尸体成堆,尸蛊成群。 第六章 失踪人口众多,京州知府杨大人中蛊而亡。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