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最新小说推荐

首页 > 目录 > 《玄门小国师又在卜卦了》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慕诗嫣算盘初落空

第六章 慕诗嫣算盘初落空

长夜惊梦 2023-07-26 19:39:21
慕诗嫣被她训斥得一愣,在她的印象中,这位大堂姐向来是病歪歪的,平日里多走两步都会喘不过气的存在,还从未有过这般严厉的时刻。但这等呵斥也仅让她怔了一瞬,慕诗嫣很快反应过来,想起她提前数日安布好的种种,面上的讥嘲之意愈甚:“大姐姐,小妹我不过是但这等呵斥也仅让她怔了一瞬,慕诗嫣很快反应过来,想起她提前数日安布好的种种,面上的讥嘲之意愈甚:“大姐姐,小妹我不过是说了两句实话,您何必这样着急!京中人都知道京郊那片林子里平素多有山匪,朝廷狠着心,废了多大的功夫治理,不也没能抓得干净?”。...

慕诗嫣被她训斥得一愣,在她的印象中,这位大堂姐向来是病歪歪的,平日里多走两步都会喘不过气的存在,还从未有过这般严厉的时刻。

但这等呵斥也仅让她怔了一瞬,慕诗嫣很快反应过来,想起她提前数日安布好的种种,面上的讥嘲之意愈甚:“大姐姐,小妹我不过是说了两句实话,您何必这样着急!京中人都知道京郊那片林子里平素多有山匪,朝廷狠着心,废了多大的功夫治理,不也没能抓得干净?”

一个将将十岁的小娃娃,再加上几名称得上是老弱病残的管事家丁,她不信那慕惜辞能活着回来。

“嫣堂妹慎言,你说这话,岂不是在质疑朝廷行事不力?”慕惜音冷声,一句话便将慕诗嫣的冷嘲热讽提至了“妄议朝廷”的高度。

后者闻此登时哑了嗓子,错愕着神情怔了半晌,方才假笑着扑了扑手中绣扇:“大姐姐,适才不过是小妹一句玩笑话罢了,您何必这般多心多虑?”

“再者说,小妹所言也是发自肺腑,若三妹妹一路平安顺遂,这会子早就到国公府的了,哪里会现在都不见踪迹?我看她恐怕是……”慕诗嫣以扇掩面,挽唇低笑,正欲接上先前那半句时,她目光不经意扫过街头,这一扫便再哼不出声。

一阵清脆而不显分毫紊乱的马蹄声彻响街角,一队列阵整齐的皇家侍卫伴着那马蹄缓缓现身于道路中央,她看见马车前挂着两串素雅的淡色灯笼,灯笼上绘着描金的图章。

是……七皇子府的车马。

这时间,七皇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慕诗嫣的眼底滑过一缕不甚明显的慌乱,某种不好的预感紧跟着浮现心头,她知道这位温润和善的七皇子素日与她的堂兄交好……

难道慕修宁当真为了慕惜辞那小贱|人去求七皇子了?

不,这不可能,慕修宁没那个请人帮忙的习惯,更何况七皇子殿下是何等尊贵的人物,又怎会为了一个不受宠的国公府小姐跑这一趟!

对,他一定只是碰巧路过。

慕诗嫣捏紧了扇柄,勉强绷着温婉有礼的笑容后退半步,略略垂了头,不管这路是宽是窄,皇子出行,他们这些臣子家眷都得退让三分的。

她只希望这七皇子府的车队能赶快穿行过去,她还等着继续讥笑慕惜音呢。

少女想着微抿了朱唇,不料那马蹄声却在离她们最近之时骤然息音,慕诗嫣惊诧抬眸,便见车夫极为恭敬地拢起车帘,继而一名十六七岁的丫鬟自车板上跃下,向着车门处伸了手:“小姐,咱们到国公府了,您慢着点。”

皇子府的规矩比国公府来得森严,即便灵琴是慕惜辞的贴身侍女也入不得车中,好在那车板宽阔,多坐下她一个瘦丫头绰绰有余,至于林中遭遇山匪……

这自小在国公府长大的姑娘惊吓了那么一阵,心中就只剩下“刺激”二字了。

“嗯。”慕惜辞应声,扶着灵琴的手臂缓步下了车,慕惜音几乎是在看见她面庞的瞬间便红了眼眶,慕惜辞的余光瞥见了那裹着斗篷立于瑟瑟寒风中的少女,心尖跟着一皱。

阿姐,她前生被墨书远那畜|生活生生折磨致死的阿姐。

慕惜辞垂了垂眼,她恨不能三两步飞扑进阿姐怀中,但眼下还不是时候。

眼下她还有一出大戏要唱。

站定后的慕惜辞轻轻呼气,随即抬臂作揖,冲着车内恭谨行礼,声音不大,但胜在吐字清晰,能教在场众人听个清清楚楚:“今日回京,路遇山匪,多谢七皇子殿下及贵府侍卫出手相救,惜辞感念在心,他日必将亲自登门致谢。”

“慕小姐不必多礼,举手之劳,何足挂齿。”少年干净而清冽的嗓音自车中响起,慕诗嫣趁众人不备奋力抻长了脖子望向车内,奈何入目的仅有道近乎将马车一分为二的软质纱帘,墨君漓隐在马车深处,从她这角度,仅能看见一团模糊的影子。

所以,即便那小贱|人没到男女大防之时,七殿下也在车中设了屏障?

娇俏少女暗暗咬牙,她原想借着慕惜辞私自与外男共乘一辆马车之事发作一通,却不想皇子府马车内的东西如此齐全,让她的盘算又落了空!

——路遇山匪本就算得上事态紧急,车内又设了软帘,加之慕惜辞年龄尚幼不到大防的时候,明眼人都瞧得出二人清清白白,她若强行往慕惜辞头上扣一顶帽子,指不定要被说成是“有损皇族清誉”!

该死,这臭丫头哪来那么好的运气,这都能碰上贵人出手相救?

慕诗嫣捏着扇柄,心中恨恨,待墨君漓离去后,连招呼都不曾打上一声便转头入了府,慕惜辞见状微微松气——有那倒霉二堂姐在场,她绷着表情也是很累的。

“阿辞……”慕惜音开口轻唤,嗓子内控制不住地带上了颤音,慕惜辞闻此到底是没能忍住,几步小跑上去,牢牢抱住了她。

扑鼻而来的是股挥之不去的药味,浅浅的带着点苦涩,慕惜辞酸着鼻头蹭了蹭自家姐姐,跟着哽咽了起来:“阿姐……惜辞好想你。”

前生想了数年,今世又想了好几天,对亲人的思念一旦决了堤,便再控制不住。

长姐如母,她生来没了母亲,由是她对慕惜音的依赖甚至比师父都更强些。

“姐姐也想阿辞。”慕惜音压抑着哭腔抬手摸了摸小姑娘的发顶,入手的发丝细细软软,毛茸茸的。

她忽的想起慕惜辞下车是致谢的那句,于是神情突然间变得万分紧张:“对了阿辞,你说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山匪——你没事吧,可曾受了伤?”

“没,七殿下府上的侍卫很厉害,惜辞没事。”慕惜辞摇头,回眸看了眼身后牵着马的管事小厮,叹了口气,“只是马车废了,有些可惜。”

“这有什么可惜的?国公府不差那一辆马车,只要你人没事就好。”慕惜音拍了拍她的后背,说话间她只觉心有余悸,“人没事就好……走吧阿辞,我们回家。”

慕惜辞抽抽鼻子:“好。”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鸟尽弓藏 第一章 鸟尽弓藏 第二章 她绝不会重蹈覆辙 第二章 她绝不会重蹈覆辙 第三章 初次交锋 第三章 初次交锋 第四章 埋伏 第四章 埋伏 第五章 呸,老狐狸 第五章 呸,老狐狸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