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最新小说推荐

首页 > 目录 > 《在乙女游戏中极限求生》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个游戏攻略病弱王爷(1)

第二个游戏攻略病弱王爷(1)

小透明隐夏 2021-10-28
入目是无边幽暗,偶尔会有几串绿色的数据流淌。“反馈信息BUG?很有想法。”男人伸出手移动了几串数据流,随即嘴角钩起一个转瞬间即逝的笑。“半途竟被夺去了身体掌控权....有趣的。”声音朗朗嗓音响了,在太过宁静的空间中看起来分外更突出。卫季早已养成了周遭孤寂的场景“中途竟被夺走了身体掌控权....有趣。”清朗嗓音响起,在过于安静的空间中显得格外突出。卫季早就习惯了周遭寂寥的场景,他踱着步,仿佛身处自家后花园。。...

入目是无边黑暗,偶尔有几串绿色的数据流过。“反馈BUG?很有想法。”男人伸手移动了几串数据流,随后嘴角勾起一个转瞬即逝的笑。

“中途竟被夺走了身体掌控权....有趣。”清朗嗓音响起,在过于安静的空间中显得格外突出。卫季早就习惯了周遭寂寥的场景,他踱着步,仿佛身处自家后花园。

“看来,也只有这个法子了。”脚步声忽而停歇,漫不经心地轻笑从他口中溢出。

刺目的白光划破黑暗,而后光芒又慢慢变弱。卫季紧闭着眼,用尽全身的力气与光芒带来的刺痛抗争。

一小时,三个小时,抑或是一天?黑暗会让人失去对时间的感知,也不知过了多久,那个光团才尽数消散,只留下一个虚弱倒地的人。

“成了。”卫季撑地起身,他完全不介意挂在嘴角的血迹,只是抬手随意一抹,“去或是留,我说了算。”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婉转的小调钻进向宁宁的耳朵,歌者的声音清亮动听,即便是唱起这般缠绵的曲子,也不带半分脂粉气。

“我进入新的游戏了啊......这次又是哪里?”香炉中的烟袅袅升起,若有若无的香气顺着鼻腔钻进大脑。

向宁宁想要睁开眼,但挣扎半天却无济于事。眼皮越来越沉,像是悬着好几个秤砣。

“不行,得立刻起来!”身体上的异常让向宁宁陡然生出些警惕心,她猛地起身,但动作过大,惯性带着她径直撞上软榻上的红木桌子。

“嘶,好痛。”尖锐的疼痛彻底赶跑了睡意,她倒在一旁,专心抵抗起额头上的痛感。

“宁宁醒了?咳咳咳!”一连串的咳嗽声从床侧传来,向宁宁揉着被撞痛额角抬起头朝声源望去,“撞得怕是有些痛了,来,我帮你揉揉。”

男人躺在纱帐内,虽说面容看不真切,但光是身形就看得出,属实是位纤弱的美男子。

“好家伙,这怕不是性转版的林黛玉。”帐中人不甚娇弱,她偷偷打量着帐中人,脑子控制不住地蹦出林黛玉的形象。

“你先下去吧。”男子温声开口,不知怎的,这个声线听起来熟悉异常。屋内的歌姬训练有素,“是,王爷。”她微微欠身,带着随身的琵琶小步走出大门。

“王爷?”向宁宁一怔,“那我的身份是?”她低头打量着身上的衣裙,腰间悬着一块成色极好的玉佩,裙摆上的绣花也栩栩如生。

“难不成是王妃?”这身不菲的衣裙,再加上帐中人过于亲昵的语气,她心中隐隐有了猜想。

“宁宁今日怎么这般冷漠?”清朗的男声响起。熟悉称谓再加上耳熟的声线,记忆瞬间回笼,向宁宁被惊出一身鸡皮疙瘩。

“卫,卫季?”她不可置信地开口,但还未等帐中人回答,门口就传来有些尖利的男声,“叨扰了,皇上让咱家传个圣旨。”向宁宁愣住,平生第一次经历封建社会制度,她竟忘了反应。

“宁宁跪下,小心掉了脑袋。”见她这副模样,帐子中传来无奈的叹气声。像是生怕再拖延一段时间就来不及似的,帐子中的男子撑着床榻费力起身,拉着向宁宁一同跪在冰凉的石板上。

“靖安王快请起,皇上特别嘱咐过咱家,万万不能让王爷行此大礼。”李公公连忙上前,意欲扶起跪伏在地上的人。

“不必,既然王妃跪着,我也陪她一起吧。”一旁的人语气温和,眉眼间没有什么特别的情绪,但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味道。

见地上的人主意正得很,李公公叹了口气。不得已,他只好加快语速,“因挂念靖安王身体,特赏老参一担,冰山雪莲一株。另附御医驻府,为靖安王调节身体。”他飞快念完了手中的圣旨,见地上的人终于起身,才暗自松了口气。

“谢皇上。”向宁宁有样学样,用余光偷瞄着身边人的动作。不知是不是幻听,隐约间,身侧传来一声轻笑。她疑惑回头,瞥见男人嘴角那抹一晃而过的弧度。

“宁宁,扶我回去。”但这抹弧度消失的太快,还没等她确认,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方才宁宁叫我什么?”冰冷的手压在向宁宁的手腕上,没有温度的触感,像极了一条蛇。

“你是,卫季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她大着胆子重复了一遍,顺便仔细观察起眼前人的表情。

“怎么睡一觉,连规矩都不记得了?”话说的凶狠,但帐子中的人却并未动怒,他轻轻抚摸着向宁宁的发顶,语气轻柔道,“不可以直呼大名。”

男人的手指纤长又灵活,有一下没一下地将女孩的发梢缠绕在指间。“要叫,郎君。”

一个出其不意的吻落在向宁宁的发梢,她错愕抬头,望见一双极致温柔的眼。

“王爷,我......”她深知“郎君”这个词在古代的含义,莫名的羞意让毫无心理准备的她,根本开不了口。

“叫郎君。”榻中人异常执着,他望着向宁宁的眉眼开口道,“宁宁若是再叫我卫季或是王爷的话,可就要惩罚你了。”

“是,郎,郎君。”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总算是磕磕绊绊地说出了口。卫季也没有再多纠结,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窗前的人,“有些乏了,我休息一下。”说罢,就再度躺会到床榻上。

“他的确叫卫季......只是,这个卫季与拿刀子捅人的卫季,会是同一个人吗?”向宁宁轻手轻脚地推开房门,心中的问号纠结成一团乱麻,怎么也找不到解决问题的源头。

正值夏末,门口偶尔有几缕清风抚平燥热。“游戏场景倒是精致的很。”

眼前的庭院让向宁宁暂时忘记了自己脑中纷杂的烦恼,她轻抚着石桌,粗粝的触感带着太阳晒过的温热。

周围的场景过于真实,若不是脑中时刻提醒着,她怕是已经将这里当作是现实。

“反正暂时也想不通,倒不如四处看看,了解一下环境。”这样想着,她抬腿就走出庭院。

不得不说,靖安王府的面积属实超乎了向宁宁的想想。也不晓得过了多久,她颇为迷茫地靠在凉亭内的柱子上喘着气,“失算了,没想到竟然会在靖安王府里迷路。”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个游戏攻略偏执总裁(1) 第一个游戏攻略偏执总裁(2) 第一个游戏攻略偏执总裁(3) 第一个游戏攻略偏执总裁(4) 第一个游戏攻略偏执总裁(完) 第二个游戏攻略病弱王爷(1)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