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最新小说推荐

首页 > 目录 > 《终究是黄粱一梦》在线阅读 > 正文 合租风波——一切以合同为准

合租风波——一切以合同为准

暴力草原兔 2021-10-30 18:36:48
“······”很久后那便已不再回,金镛和赵柒望着缄默的手机屏幕不作声。合同确实从道德上来说确实不太道,虽然,这也是惟一能规则约束刘航的条件咯,当然他前期出租给什么人她们也不明白,对方做什么工作的,生活……的作息时间她们也不很清楚,的话出租失败的话合同确实从道德上来说确实不太地道,但是,这也是唯一能约束刘航的条件咯,毕竟他后期转租给什么人她们也不知道,对方做什么工作的,生活的作息时间她们也不清楚,如果转租成功的话,这边这套房子刘航就没有任何能约束他的地方了,押金转租出去了,租金转租出去了,但是当时合同上签名是他啊,万一房子到期房主退房租只认合同的名字不认她们呢,虽然她们三个当时一起看房子的时候是和房东讲过的,但是合同签名确实摆在那里,没有她们的名字,或者是下一个季度交房租的时候,另外那名室友坚持说是付三押一不给呢,她们找谁说理啊。。...

“······”

很久之后那便不再回,金镛和赵柒看着沉默的手机屏幕不做声。

合同确实从道德上来说确实不太地道,但是,这也是唯一能约束刘航的条件咯,毕竟他后期转租给什么人她们也不知道,对方做什么工作的,生活的作息时间她们也不清楚,如果转租成功的话,这边这套房子刘航就没有任何能约束他的地方了,押金转租出去了,租金转租出去了,但是当时合同上签名是他啊,万一房子到期房主退房租只认合同的名字不认她们呢,虽然她们三个当时一起看房子的时候是和房东讲过的,但是合同签名确实摆在那里,没有她们的名字,或者是下一个季度交房租的时候,另外那名室友坚持说是付三押一不给呢,她们找谁说理啊。

害,也是当时没有事先敲定好,如果出事,俩女生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俩人嘀嘀咕咕半天,金庸突然说,对了,我去看看他房子转租情况,有没有人联系他,他老是和我抱怨曝光不够啊,流量不行啊。

重新下载了某吧同城,登录上搜索附近房源一看,好家伙,14号才签下的租房合同,16号的时候这人就发转租消息了,而刘航告知她们的时间是21号左右,阿这就······

金镛当机就截图询问刘航,“天呐,刘小哥哥你能解释一下吗?”

刘某:“……”

“不是你们一直说嫌弃远吗,我就挂了啊。”

“???纳尼?”

转租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和我们商量的就把我们房间挂上去了??

这还好,没有租出去,那万一租出去了,你这边收了双份的钱,你让我们住哪??

奇奇怪怪哎,从头到尾一共就说了两次,后面再也没提过,您就自作主张转租了?您看租房合同了嘛歪?

追根究底还是吃了文盲的亏,对于法律意识还是浅薄,一切还是要以合同为主,千万不能口头邀约拟定协议,都是空头支票。

俩小姑娘嘀嘀咕咕半天也没商量出来个好歹,金镛寻思着保留好证据,等下次他回来收拾东西的时候直接报警。寻求警察蜀黍解决嘛对不对,有困难找警察!

但是合租合同还是必须要签的,只是最开始的时候大家都没想那么多,只是把可以和不可以的东西拎出来说了,还好有个小“坛”子的好盆友是学习法律的,帮金镛看了一下合同,指出重要的一点,如果这个合同,没有奖惩,触犯了也无所谓嘛对不对,所以就有了4倍赔付押金一说,没想到这一下还真炸出来了,刘航还真有这个打算,对这个合同缄口不提签约,各种打岔,后面直接失联…

两小姑娘嘀嘀咕咕一阵就准备洗漱去了,金镛最近沉迷于网络毒品不可自拔,一直狂刷小视频,蹲马桶能蹲三个小时不动地方,秉承着只要手机还有电,厕所就是我卧室!

然后手机没电后就开始各种马后炮的反省,啊呀,又浪费时间了,啊呀又不能学习了,啊呀一天又这么浪费了。然后第二天依旧,我反省,我不改。我拉不出屎,只是马桶没吸引而已。

合住了一段时间,刘航也摸准俩小姑娘的作息了,姑娘们周日休息,周六正常上班,恰巧自己双休,周六休息,瞅准自己休息趁小姑娘们还加班的空档,回合租房打包了东西,并准备“跑路。”

急急忙忙得知消息后赶回来的金镛和赵柒扑了个空,却也无可奈何。

又过了两三天,刘航突然在合租群里发消息冒泡,说是有两个房客要看房子,问俩人啥时候有空,秉承着礼尚往来,做人要文明的道德礼仪,俩人非常有默契的——失踪,毕竟,万一接通后被对方那个四两拨千斤的态度气倒,无人替啊,无人替。

诶,我看不到,我听不见,你不是也看不见听不见吗,我也是啊,忙啊,工作时间忙着挣钱,下班忙着休闲娱乐,忙得很。

直到晚上七八点,刘航开始着急,改成私发消息+打电话轰炸。

金镛平复了一下语气心平气和的接了电话,

“恩······恩······哦······那你让他们现在来吧,我们等下出门吃饭不在家。”

没等电话那边回应就立即挂了电话,反正,也没说不让转租,只不过想让刘航多掏两天的房钱罢了,毕竟还是学区房,不可能愁没人租,就是单纯你不让我开心我也想放你两口血而已。

两名新室友匆匆赶来,先来的是一名体态有些许富态的小伙子,自我介绍说是在附近工作的,来这边出差大概八个月左右,两小姑娘一合计好像不太行,还有十一个月呢,你住八个月好不容易熟悉了结果换人了。

但是这个小伙是东北的,很能聊,三个人也很聊得来,这个小伙子因为是负责安全这一块的,所以对合同很重视,法律意识很强,表示如果合租的话,直接和房东签合同可以租一年,中途不转租,一直到房子到期。

正聊到尽头呢,另外一个房客也到了,十分客气的先发了消息,结果几人聊得太过于投入,忘记看手机,然后2房客就打了个电话。

第二位是一个个子中等,但是一看就很干净的那种,不过可能是看这边还有其他人还是什么的,看了一眼就准备走了,剩下懵逼的金镛和赵柒面面相觑。

二号房客走了之后,后边和胖小伙的唠嗑基本是赵柒在聊,然后金镛开始在手机打探消息,问刘航哪个比较有意向,刘航说两个都有意向,说正好也有室友了,等转租后那份合同和新室友你们签吧。

恩?wtf?和人家新搬来的室友有什么关系?

房东合同都写不了允许转租,你转租给人家的合同都是无效的,没有法律效应的,还让那个没有法律效应的无辜室友帮你顶锅?

赵柒和小胖胖很合得来,表示可以接受东北的那个大哥,说比较活跃,不像那个扭一趟就走的,感觉不好相处还有点脾气不好。(咱也不知道怎么凭借一面之缘就判断出来的,毕竟人家啥也没说。)

然后金镛又问刘航准备转租给谁,刘航截了一个聊天截图,说那个2号房客的意向很高,已经准备付定金了,金镛趁机说了合租规则,让刘先生转告2先生,能不能接受这些条件,比如不要带朋友回来过夜,带朋友回来要提前打招呼以及公共区域及卫生还有室友安全问题等。

也不知中间是除了传达错误还是理解错误,金镛最后接到刘航给的通知是:我可以不带朋友回来,但是房间属于我的私人空间你们不能限制我带朋友。

??啊??

发生了啥,金镛和赵柒表示很疑惑,没说不让带啊,只是要提前告知啊,在合租房生活你要尊重彼此啊,又不是一个人住是不是,这玩意也不是只约束你,是约束大家的啊,对彼此都有效啊,就,迷惑。

磨了半夜,最终了在金镛和赵柒的不懈努力和与东北大哥的通风报信下,东北大哥以超高的优势夺得头筹,并且还帮两个小姑娘解决了合同问题,事情终于告一段落,金墉表示很想念许久不联系的小坛子躲进屋里造作,而赵柒也开始了她愉快的异地生活。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好朋友来陪自己加上搬家以及合同的问题,各种杂事塞满了生活,太久没找小坛子,小坛子也开始了两句回一句一天回一句或者直接消失之类。

金镛开始不开心,很怕失去这个朋友,每天郁郁寡欢,每天都是激活生活失败的状态,浑浑噩噩。

大概是搬家之后飘了,小金的体重有点失控,其实,小金的体重还可以啦,165的身高,48的体重,只是太在意别人的看法,还有人故意爱说小金胖啊,身宽啊之类的,听多了就会往心里去,开始自我怀疑。

小金想着准备趁着坏心情减减肥,每天都控制着自己不要去想小坛子,也不去想他不回消息的事情,控制自己不去主动找他,但是每次都是控制失败,每天临睡前还是会忍不住给小坛子发一句,好梦。

这种行为目前社会普遍称之为舔狗,金镛以前总觉得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不顾自己的尊严形象,那么卑微的去追着一个人,如今身处其中,到时有点理解。

其实小金和小坛子只是网友,最开始俩人刚认识小金就觉得这个人很对自己的胃口,脾气,谈吐,沟通,都很舒服。小金最初只是觉得如果错过这么一个这么合得来的好朋友,自己会很遗憾,于是第二天主动联系了小坛子,然后俩人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好友。并且一直保持联系。

其实俩人彼此从没有聊过长相,只是偶尔聊一聊打扮,比如,最开始的小坛子是有长头发的哥哥,小金表示有点心动,后来小坛子成天起早贪黑,然后小金又获得一个线索,腹肌giegie!!擦擦嘴角的眼泪,馋。

然后一点一滴的积攒情报,也不知道小坛子是小号还是咋,反正一直没法过朋友圈,小金表示很难过,没办法瞻仰一下偶像的生活,是的没错,偶像。

小金把小坛子奉为自己的偶像,小金目前是工作过一段时间,然后因为个人能力突出,再加上小坛子是大城市的人,也不愁房贷车贷,还是在广州大城市上班,工资也很是可观,攒了几年的钱辞职在家专心考研。

最开始小金一直以为小坛子是农村的,天天嘻嘻哈哈的粘着,聊了半年才发现,自己低估了人家。

小坛子不仅自己学习,还发动小金也一起,小金能够重拾课本,完全是被小坛子带的,所以,有一个热情且奔跑的朋友,那他一定不会落下你,小金觉得这种人很适合当偶像,正派,并且有着朝气,让人感到阳光的人,能够带动周围的人一起优秀。

赵柒对金镛劝说道,是不是人家真的在忙呢,没有空回复消息呢,万一是有急事呢?

小金觉得以小坛子的脾气,他不是那种无缘无故就消失的人,所以鼓足勇气打出了电话。

电话能够接通,信号没有问题,那就是......

小金有点开始胡思乱想,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心理变态。

其实小金只是很没有安全感,成长坏境导致自己所以一直一个人生活,不社交,不结交,上学的时候除了上学就是回家宅着,其实小金很爱看书,除了教学的课本,小金什么书都愿意看,哪怕是枯燥的文言文小说,小金都能看得下去还愿意去了解背后的故事并且做出译文,但是课本上的文言文小金就是不想看,不爱看,不愿意看。上班之后的小金也是,除了上班就是回家宅着,看书,刷视频,如果不是还有赵柒,金镛可能都要与社会脱轨。

如今终于有一个很合得来并且愿意陪自己聊天倾听自己讲话的朋友,小金很珍惜。小金开始反思,是不是自己太烦了,开始不招人待见了,还是哪里做的不好。

在电话接通的短短十几秒,小金想了很多,反思了很多,终究抵不过那根压死对方的稻草。

“歪。哪位?”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一片秋天跌进了我的怀里 人与人的悲欢并不相通 合租风波——一切以合同为准 如果生活开了0.5x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