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最新小说推荐

首页 > 目录 > 《钢铁重金》在线阅读 > 正文 第2章 [RY] 森林大火

第2章 [RY] 森林大火

热牙 2020-09-16
狠踹他两脚。  烟越滚越大,基本上吞没了他们,两人面对面没办法看见了一个模糊不清的轮廓了,再次往前走,他们耳边隐隐响了“噼啪噼啪”的声音,一直到首登一个小坡,看见了远处冒出几缕红色的火光,这才想出来怕,杨破月和肖舒看见了火后后转身就跑,此时风向了变了,烟越滚越大,几乎淹没了他们,两人面对面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了,继续往前走,他们耳边隐隐响起“噼啪噼啪”的声音,直到登上一个小坡,看见远处冒出几缕红色的火光,这才想起来害怕,杨破月和肖舒看到火后转身就跑,此时风向已经变了,火势原本一直朝东边蔓延,浓烟从左边和上面灌进这口山谷内,这一带山面朝东的一边一般树高草密,一旦起火极易形成连片的火场,此刻夹着火舌的劲风,从前面吹来,西面和北面的山头瞬间站满火焰大军,呈包围式向两人涌来,火蛇窜了那些高大的乔木类树和干枯的杨树树上,点起冲天火焰,噼啪作响,空气中也弥漫着动物烤焦的气味,第一股风势还没尽,小谷周围就已经是一片火光火海。。...

钢铁重金

推荐指数:10分

《钢铁重金》在线阅读

  浓烟遮天蔽日,两人只好停在一座废弃的牛栏前吐气休息,这么大的烟,绝对是山上起山火了,山里的人都知道山火一起,都是一边倒的势头,若是加上山风鼓吹,那就会逢林烧林,遇屋烧屋,村里人拿它根本没半点法子,肖舒担心家里的情况,不停的往浓烟飞来之处张望,“扬扬怎么办”

  “我不知道,凉拌呗”他拿出前几天刚从村里面读初中的姐姐处听来的新词,若是肖舒知道此时杨破月心里想的是他家如果他家着火会是什么样子一定会狠狠踹他两脚。

  烟越滚越大,几乎淹没了他们,两人面对面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轮廓了,继续往前走,他们耳边隐隐响起“噼啪噼啪”的声音,直到登上一个小坡,看见远处冒出几缕红色的火光,这才想起来害怕,杨破月和肖舒看到火后转身就跑,此时风向已经变了,火势原本一直朝东边蔓延,浓烟从左边和上面灌进这口山谷内,这一带山面朝东的一边一般树高草密,一旦起火极易形成连片的火场,此刻夹着火舌的劲风,从前面吹来,西面和北面的山头瞬间站满火焰大军,呈包围式向两人涌来,火蛇窜了那些高大的乔木类树和干枯的杨树树上,点起冲天火焰,噼啪作响,空气中也弥漫着动物烤焦的气味,第一股风势还没尽,小谷周围就已经是一片火光火海。

  杨破月和肖舒哪见过这么大的场面,张着嘴巴呆站了好久才迈的动腿,他们尖叫着往山下狂奔,就连一直迷迷糊糊的杨破月脸上也写满精彩的表情,可两人人小腿短,怎么能跑的过顺风大火呢,下山的好几条路都被火势抢先封死,这些平日里看起来人畜无害,弱不禁风的小花小草现下也变成了要人命的火魔,用草木皆兵来形容最恰当不过,两人前后的奔跑在泥土飞沙的小路上,杨破月裸露在短袖外的皮肤被吹过来的热风烘的一阵一阵生疼,龇牙咧嘴。

  肖舒突然想起前面不远的地方有一条运送马车的石子小路,它通向山下,逃到那里往下走就基本可以脱离火海了,杨破月和肖舒离石子小路还隔着一排的野橘子林,原先是肖舒家的,他父母外出后就很久都没有人管,里面杂草丛生,枯叶遍地。

  “快跟着我往这边走”肖舒焦急的朝后面的杨破月喊道。

  低矮的橘子摇头晃脑,树叶互相摩擦着发出“沙沙”的声音,似乎在欢迎已经攀上几棵树的火焰一样,肖舒领先杨破月几步先到了橘子林,橘子林四下种有防盗的荆棘丛,堵住了一部分大火引起的浓烟,虽然比较黑暗,却借着树冠上洒下来的光斑,仍然比外面看得清楚一些,

  两人先后跳过荆棘丛的缺口时,火刚好烧到他们身旁几棵紧挨着的橘子树顶上,就像黑屋子里突然开了灯一般亮堂,杨破月奔跑着不时向上面的烧的红彤彤的有了几个窟窿的树顶看去,正好看到一个又大又黄的橘子,他顽心一起,想也没想就跳起来作势一抓,却没抓住,反而下落时脚一软,狠狠的往前摔了跟头,这期间肖舒早已经跳下橘子树林的那片高地,跑了老远回头一看才发先杨破月不知哪去了,他想回头去找杨破月却被紧追而来的火焰推的不得不往下跑,心想杨破月这下可完了。

  杨破月摔倒后摔倒后,脚被扭了一下,就是这一迟疑,火已经树上蔓延到地上的枯叶杂草,本来这时候火也不够大只有零星几处火点,跑到林子边上还来得及,只是他一害怕,爬起来后瞧不见肖舒哪去了,更为紧张,硬是撤回了往前跑的念头,没了熟知山路的肖舒带领,杨破月如没头苍蝇样四处乱窜,哪儿没火就往哪钻,双脚一高一低,突的后面传来一声爆响,吓的他全身汗毛竖起,原来是刚才那个害人的橘子被火烤爆了,果肉四溅,他向前狂奔,也顾不上哪里是坡哪里是路,从橘子林出来后七拐八拐的往后雁山移去,又向北方跑了好几里,可那连天大火总是在后面紧追不舍,他全身上下都被汗水打湿透了,腿上和手臂上的关节处又酸又痛,脚上扭伤的地方肿起老高,在身死关头就连一棵草也会为了活下去而把根深深的扎进土里,何况是一个人,杨破月虽然年幼顽皮,但现在满眼刚强坚定的神色。

  洪河乡这一片是丘陵地带,村子大多安在平原与山相间的地方,家家有良田,户户分大山,指的就是每家每户都山有田的意思,村民们分到的山一部分用来种菜,一部分种上能结果的果树,一部分则种上能做成上好家具的红木树和产松脂的松脂树,这些都属于村民们除开粮食后每年最高的经济来源。

  杨破月逃进了一座种满松脂树的山里,这松脂树全身都是宝树身极重,树干里面含有大量的松脂,一点就燃,是人们平常首选的起火材料,而且松脂树树叶落下地后形成的红土不但是非常好的肥料,也是上等的陶瓷铸砖用料,火刚沾上这片森林,就烧破了天,在树顶上窜起三四米来高的火苗,乳白色的烟随之升起,但这种烟比空气重得多,飘了一段又往下落,而且还会再次燃烧,杨破月回过身去望了一眼肆虐的火墙,他两边都是几乎垂直的山体,只好斜着上这段山坡,他那时候才六岁哪来的主见,一切都出于本能,杨破月手脚并用,又在潮湿的苔藓枯木上摔了一跤,上了这段坡视野就开阔多了,不再是连绵不尽的山峰凸顶,种着褐色树皮的松脂林呈三十五度斜角延展开来,薄雾下望不见尽头,杨破月小小的脸上挂着沉重的微笑,他是多么的想躺下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但本能告诉他这时候躺下那就像当初爷爷一样永远起不来了。

  杨破月大口呼吸,一瘸一拐的半奔着向林子中间,有时候实在受不了左脚传来的疼痛他就独脚鹤立,僵尸般一跳一跳的前行,到了林子深处时发现有一座新竖起的土砖堆,旁边还挖了一个大坑,红黄相交的土堆成了一座小山,“哞”的一声蓦地打破了短暂的沉寂,原来还有一头水牛逃到了这里,它后面跟着两头浑身长黑毛的牛犊子,不停的在大母牛的身上挨挨碰碰十分亲昵,肉房子一样大的母牛转头看着一脸惊讶的杨破月,眼里水波流转,露出可怜的神情,杨破月从惊奇中回过神来,呆在原地匆忙打量了一下它,原来母牛被绳子拴在一块松脂树上,它鼻子口里鲜血直流,还在不停的摇晃着硕大的头想挣脱绳索,嘴里发出呜呜的低鸣酷似人声,两头幼小的牛犊子不愿离它而去,不安的挨蹭着母牛,不知道它们的牛妈妈为什么不走,母牛用后脚驱赶小牛犊,小牛犊走出几步又掉过头来睁着无辜的大眼看着母牛,母牛的鼻子都快拉掉了可牵牛的绳索还是纹丝不动,杨破月幼小的心里梗塞了一下,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堵住了胸口,他快步走到拴母牛的树下,两手齐用,可绳头被拧成了死结,怎么也扳不开,被甩在身后的大火这时也快速爬上山坡,周围的松脂树燃也渐渐燃了起来,所幸的是风是向侧面吹的,缓缓的向这边挺近。

  杨破月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每多一棵树着火他心里就像给人锤了一记,虽然救的不是人,他只知道牛是当时每家每户最值钱的家当,非救不可,火势虽没风助,但也经不起这么挨时间,转眼火头又已攻上了他们头顶上的树冠,

  <ahref=http://www.>起点中文网www.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RY] 打来的朋友! 第2章 [RY] 森林大火 第3章 [RY] 迷失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