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最新小说推荐

首页 > 目录 > 《日月非明》在线阅读 > 正文 风回小院庭芜绿

风回小院庭芜绿

一世的寒 2020-11-21 06:48:54
现在家里有人客在,看见快活容易从卧室写习题出的我,便照旧将我的学习成绩奉承一番。妈妈说:“哪里哪里,现在笨得能自己把自己摔得鼻青脸肿的。”我非常不不服气,她却将我不记得我的孩提时的事说得天花乱坠。例如我曾边走路边背诗,能撞上电线杆,又例如若是妈妈今天知道我因着鞋带没绑紧,一只脚踩到鞋带,另一只脚还往前走,货真价实地将自己摔出去,不知该作何感想。现下我趴在地上,手掌因撑在人行道护栏下的螺丝钉上,满手的鲜血。我呆坐着,看着两手的血,一时发愣,还在想着蝈蝈问我的话。...

日月非明

推荐指数:10分

《日月非明》在线阅读

从前家里有人客在,见到好不容易从卧室写习题出来的我,便照例将我的学习成绩恭维一番。妈妈说:“哪里哪里,以前笨得能自己把自己摔得鼻青脸肿的。”我十分不服气,她却将我不记得的孩提时的事说得天花乱坠。譬如我曾经边走路边背诗,能撞上电线杆,又比如我下楼梯,以为下面是平地,却一脚踩空,摔得哇哇乱叫。她一边说,一边笑,仿佛从来就没心疼过我这个儿子。那时人客便得出结论,可见小时候调皮遭些罪的孩子,长大往往极聪明。

若是妈妈今天知道我因着鞋带没绑紧,一只脚踩到鞋带,另一只脚还往前走,货真价实地将自己摔出去,不知该作何感想。现下我趴在地上,手掌因撑在人行道护栏下的螺丝钉上,满手的鲜血。我呆坐着,看着两手的血,一时发愣,还在想着蝈蝈问我的话

“你这样都能发呆!”楚晋忽地出现,慌里慌张将我扶起,要送我上医院。

“不去。”我边疼得皱眉,边说。

楚晋非要拽我起来,亦不强求,扶着我走一会,便让我休息,自己一路朝的路口奔过去,那里应有一个小诊所。他过街实在是没有什么交通规则可言,人行道护栏,单手撑着一跃而过,遇摩托车,三轮车,他向后抬手示意停的动作,然后一边狂奔,左右避让行人。他的外套迎风朝后舞动,在不远处的人流中,就像弄潮儿向涛头立,手里把着的那面红旗,教人一边担心,一边放心。

左右不想再欠他人情,我想了想,便强撑着一步一步往回挪。我没有走太远,楚晋已经将我截下,有些气恼地看着我。他将我摁在街旁台阶上坐着,仔细用酒精帮我擦拭伤口,我疼得双手剧烈颤抖,强忍面部表情不变,脸上的肌ròu却不由自主地痉挛抖动。

我曾无意中听见我妈妈对她丈夫说:“我就喜欢看见你办公的样子,专心致志,好像把什么都忘记了。”此间,楚晋这样专注的神情,像是身边的空气全部凝滞,冻结,浑然不见路人来往,世界喧嚣。

楚晋的眉头微微耸动,每每棉签拂过我的伤口,便耸得更厉害。他面色紧张,再没有从前那般痞子般的笑容,他这神情,我似曾见过,就是那天秋雨的街道,送我回家之时。

“好了,红药水擦好,后面用酒精消毒一次,再换一次药就可以了。”楚晋似是完成什么重大任务,一脸轻松,末了又沉下脸来,将我的kù腿卷起。

“好白!一根毛都没有!”楚晋低头啧啧感叹,我正要反抗,他却扬起手阻止我说:“我不看你,你别脸红,你一脸红我感觉什么事都没法想了。”他甫一说完,我忽觉面颊滚烫。

楚晋细细检查我的膝盖,轻轻揉了揉:“不妨事,膝盖的伤休息两天就好了。”于是深挽kù脚,露出膝盖的一片伤疤,说:“以前跑一百米,我也自己踩了鞋带,那叫一个飞字!膝盖跪在跑道的煤渣路面,诺,你看,里头黑乎乎的,还有煤渣等着被消化呢。”我看得又惊又怕,问:“你怎么知道我这样摔的。”

楚晋一壁帮我把鞋带系好,一壁说:“谁没有年轻过?”

我打量着楚晋,英ting的眉毛,十分俊朗的面庞,ting括的下巴,还有zui上和他年纪有些不太相符的墨青色胡茬,看样子不像是十六七岁的少年,反似二十出头的青年。

“是,你现在老了。”我淡淡地说。

“所以,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再怎么着急,也要注意看脚下。”楚晋端出一副老气横秋的长辈样子,口气十足像在教训小朋友。

“你怎么没往学校方向去追。”我好奇他那么快赶上我。

“呵——你摔成这样,还好意思去学校么?在学校的花园居然能迷路,迷个路就会不好意思去上课!”楚晋忍不住哈哈大笑。

开学第一天的糗事忽地被撞破,我不禁又羞又急,说不出话来。

“我去捡球,顺便想看看脾气这么大的人到长啥样,就看到你左拐右拐,右转左转,好像迷路了。明明有人路过,还不好意思问,慌慌张张地。。。哈哈,到了教室门口,竟然坐在凳子上发呆!”楚晋将我那天的事说得绘声绘色,简直是重放电影。

“你。。。!”我实在无语至极。

“诺,现在肯定是迟到了。”楚晋一边看他的电子表,时间已经是六点十五,足足已经迟到了十分钟。“要不要把你送回家,干脆请个假。”他促狭一笑。

“怕什么!”我深吸一口气,顿觉胆子壮了,横了他一眼。他连连笑着摇摇头,去帮我买好早饭。两个ròu包,一杯豆浆,这是我日常的早餐。

早饭吃完,我心满意足地笑着shen了shen懒腰,此番就算迟到,好像也没什么,莫名地心中盈满。

“我以为你一直只会面无表情,说话也只会嗯啊哦,没想到。。。”楚晋笑吟吟地注视着我,我面色一红,已经到了校门口。

“恩,我先走吧。”楚晋说。

寒风骤起,眼前一片灰尘扬起,我见他默默前行的背影,行走在校园门口稀疏的花圃边,显得异常落寞,可灰尘迷了眼,我忽地十分想看清楚他风衣的那片红色,便挣扎地向前走着,转角他的身影很快消失了。

我端端正正地站在教室门口喊报道,老师十分关切地问候,又让我回座位坐下。我抬头,看见楚晋拿着英文书,站在最后一排。早自习迟到,在我们班级,除非是有重要的事情提前说明,否则是一定要站在最后一排直到下早自习的。我拿起书本,硬着头皮,径自走到最后一排,方觉得心下舒畅。

“你们俩都回座位去吧。”英语老师说。

楚晋和我同时摇摇头。

“你做什么,回去休息吧。”楚晋小声说。

“班干部,要带头遵守纪律。。。”我违心地说。楚晋违心地对我翘起大拇指。

我认为,像我记性这么差的人,按理学习成绩不会有这般出色。我站在卖糖葫芦的老人家面前,手足无措。下晚自习,我见到路边卖糖葫芦的,那是我初中唯一喜爱的零食。爸爸从不让我手中多出一毛钱的零花钱,所以我往往省下早饭钱,买初中校门口的一串糖葫芦,或者去买一些辣条零zui,也因此小小年纪落下胃病。今晚见到从前卖糖葫芦的老人家,我立时迈不动脚步,便要了一根。

糖葫芦已经入zui,我才一边往身上摸钱,方觉大是窘迫,这几天的零花钱,我给投到存钱罐去了。那些钱,是我攒着想哪一天砸了罐子,买一个最便宜的电子琴的。现下我身无分文。

“没关系,我认得你,你下次给就好,你是初中那个小朋友,一点都没变。”老人家笑呵呵地说。

我只是不肯走,想着今晚便陪着她把这些糖葫芦卖了。

“没关系,就当送你的,你这孩子看着让人心疼。”老人家满脸关怀,反倒劝起我来。我蓦地想起已故的爷爷,心头微酸,更不肯就此离去。

“忘了带钱?”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风回小院庭芜绿 痴人一梦妄成空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