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最新小说推荐

首页 > 目录 > 《三人奇谭》在线阅读 > 正文 二 前情提要

二 前情提要

偏南预章 2021-01-14 05:12:48
说话的。在我读大学时,那些人故意地去舔老师,课上课时下都是,除了女同学在某个教师节那天给班主任回信,认班主任当娘,她有多希望能老师能在上课时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说起那封信啊!只可惜老师也没。这些人用献媚来获与老师的很融洽关系,就连平常说话的是察言观色,投其所我妈细心,昨晚已经帮我把电动车充满电,我戴上了墨镜,这副墨镜陪我也好多年了,初中的时候曾带着它进出学校,但到了高中,因为制度森严,所以三年未戴,对了,在收到成绩第二天返校的时候,我还戴来着。到了那里,我就自己蹲着,因为许多人我不愿意去和他们说话。在我念书时,那些人故意去舔老师,课上课下都是,还有女同学在某个教师节给班主任写信,认班主任当娘,她多么希望老师能在上课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提起那封信啊!可惜老师没有。这些人用谄媚来获得与老师的融洽关系,就连平时说话也是察言观色,投其所好。。...

三人奇谭

推荐指数:10分

《三人奇谭》在线阅读

  二前情提要

  第二天,我一觉醒来,觉得对看戏没什么热情了。“暴富”还乡,当然呼朋唤友,我数出一千元,压到床底下,留着明霭下次来给她买衣服,买最好的裙子。

  我妈细心,昨晚已经帮我把电动车充满电,我戴上了墨镜,这副墨镜陪我也好多年了,初中的时候曾带着它进出学校,但到了高中,因为制度森严,所以三年未戴,对了,在收到成绩第二天返校的时候,我还戴来着。到了那里,我就自己蹲着,因为许多人我不愿意去和他们说话。在我念书时,那些人故意去舔老师,课上课下都是,还有女同学在某个教师节给班主任写信,认班主任当娘,她多么希望老师能在上课时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提起那封信啊!可惜老师没有。这些人用谄媚来获得与老师的融洽关系,就连平时说话也是察言观色,投其所好。

  我当然不会像那些人一样拙劣的去舔老师,我和张三几个人经常跳墙去练跑酷,总有保安抓我们,有一次还被抓住了。班主任时常顶着上面的压力,仿佛我们给她戴了沉重的铁帽子,给她封了个“铁帽子王”,但我觉得她挺欣赏我的。我总是认为我们老师是个很矛盾的人,首先她自己对痛恨教育制度,痛恨**的学校,但命运作弄,她偏偏做了老师,做了学校的帮凶,这就好比让不杀生的尼姑去做刽子手一样是个悲剧。一方面,她给我们诵经念佛,把对社会的批判灌输给我们,教给我们独立思考,这一点我很喜欢,受她影响,我也放纵不羁爱自由。另一方面,她又不能去反对她所深陷的制度泥潭,时时磨着砍头的刀,于是每次我拿着学校开的罚条去找她签字,她就发火把我教训一顿,训完上课又赞颂自由,蔑视学校。她提倡不要早恋,又对我和明霭的大胆搞对象暗暗支持。每次只要她萌发出对我有欣赏的苗头,就必定会有人去她那里告我的状,说我晚自习聊天,影响他人学习,偷吃其他女生的苹果和咖啡,要不就告我早恋。反正当时除了明霭,其他女生都对我有不公正的偏见,我只能对老师说,我聊天是在谈理想,年轻人不能没有理想;偷吃她的东西那是看的起她,至于说影响到她学习那是她智商低,就算我不影响她,她的脑子抠出来还没我耳屎多呢!早恋更不用说了,老师您也理解,我就是《飞跃疯人院》里的麦克.莫菲,她们就是**护士……于是老师最后把状纸束之高阁了。这使得那些白白胖胖的受儒家正统教育的人更憎恨我,鄙视我。

  当我戴着墨镜见到班主任的时候,她正被她的“孩子们”包围着拉家常,老师看见我就笑了,我也和她笑了,但我没有走过去,毕竟我不是她的孩子,我继祖归宗,我有亲妈。

  这时老师向我走过来,过来掐了一下我的胳膊:“你小子今天挺帅啊,快告诉我考了多少?”

  “750!”

  她白了我一眼,“正经点!”

  “570!”

  她用笔记到本子里,也没评论是高是低,她知道我素来不爱谈这些东西,“老三呢,考了多少?”

  张三,高中时和我一个班,而且巧的是,他所在的麦庄和我们青木庄只隔着一条河,每次飞跃疯人院自然少不了他一份,现在班主任让我登记他的成绩,我却难以理解了,因为张三自从高二就不在我的学校念书了,虽然我们两村相邻,但以河为界,划分到两个镇,当初他上高中,学籍走的是他们镇上的高中,但是我们这边的高中却承诺说会给他迁学籍,张三就改了主意来到我们这里,但学校并没有兑现承诺,那边的学校咬着学籍不松口,这样张三就不能参加高考了,于是他就要转学,但这边学校又要他赔偿六七万叫什么“让校长吃屎费”之类的款项,还打算监禁他防止逃跑,于是张三打倒两名门卫,连夜飞跃高中,一去不回。

  现在老师向我打听,我只好告诉他510,这时,我看到明霭来了,在众多脂粉中脱颖而出,我过去想搂她,她却不好意思,掰开我的胳膊,躲出了我的手臂,老师说:“注意影响!”我说,怕什么,哪个保安敢管我揍谁!曾经班里不止我们一对,最后迫于压力基本都协商分手,而我俩坚守到今,我那一刻我不禁有些飘飘然了,我终于挣脱了枷锁,哪个主任再敢拿官腔压我,我直接给他一拳,要是上官飞在的话,一拳可以把他打的内出血。

  上官飞也是我的好兄弟,但他没上高中,他看黑板就好像看心电图,最后念了技校,又接受了一种叫函授的深造。为人其实很平凡,能出名的是他能一拳打塌课桌,但平凡之中又有可爱之处。张三走后,我曾写过一篇征文,把我们三个联系起来,叫《张三传》,我个人认为这篇文章不错,但班主任给我的评价是“条理不清晰,无中心思想”,还拒绝给我上交,妈的我当时就来火了,自己买信封装了,照地址寄过去,至于有没有回音,大家都可以猜到了。从那以后我就对任何形式的征文大赛抱以“给老子滚”的态度。我记得小时候参赛,瞎编一个老太太背我上医院,她脖子上的汗在月光下我称之为发光的珍珠,这样的胡诌作文都得一等奖,现在写点实实在在的东西,反而不受关注。

  返校结束后,我骑电动车把明霭接到我家去,起初她很犹豫,因为那时她还没告诉家里了,那也是她第一次去我家,家里人对她的印象是“真吸人!”,“真算正”,接着我们度过一个太过短暂的,请勿打扰的夜晚,送走她后,报了志愿,我就马不停蹄奔了金城。

  到此,在一个阴云密布,有一种天机将泄的隐隐躁动的日子,我回到了青木庄,也就是故事的开头。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二 前情提要 四 鬼婚 五 本领与兵器 六 云图 十 通灵 十一 余谈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