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最新小说推荐

首页 > 目录 > 《三人奇谭》在线阅读 > 正文 十 通灵

十 通灵

偏南预章 2021-01-14 05:12:54
我回过头看了看她,还不不经意的看了看她的吊瓶,除了半瓶。  “六啥?”上官飞但是是本村人,却像是没听过这个神家,我像是现在听过我妈说村里有个六半仙。  “六不待,‘不不待见你’的‘不待’。“大娘说的更详尽了,“姓高!你往戏台那面走,戏台后头第四老三一听不解了,顺口说:“这不找你看了吗?”。...

三人奇谭

推荐指数:10分

《三人奇谭》在线阅读

  十通灵

  这时小李大夫过来给老三和我诊治,说我已经不流血了,然后拿什么药水给我冲洗了一下,那水清凉无刺激,我问:“是不是葡萄糖啊?”

  小李大夫嘿嘿一笑:“不是,拿葡萄糖可给你浇不起!”

  然后他拧上瓶子,对老三说:“你这个脚腕……得找人看看。”

  老三一听不解了,顺口说:“这不找你看了吗?”

  “我是说找神家给看看。”小李医生解释说。

  这时那个大娘又插话了:“找那个谁,六不待。”她说话时,我回头看了看她,还不经意的看了看她的吊瓶,还有半瓶。

  “六啥?”上官飞虽然是本村人,却好像没听过这个神家,我好像以前听过我妈说村里有个六半仙。

  “六不待,‘不待见你’的‘不待’。“大娘说的更详细了,“姓高!你往戏台那面走,戏台后头第四道巷,第……”她说到这里卡住了。

  幸好那个牙快掉没的老头瞪大眼睛继续说:“第四,从东数第四家。一个六不待我还不知道吗?”他眼睛冒光,顺便环视四周,看看是不是所有人都开始注意他,同时拽了拽披在肩膀上的中山装外套。

  果然屋里还有几个人看了他几眼,他眼中自然绽放出骄傲的花朵,我猜他心里一定在想:“哼哼,爷爷我走的桥比你们走的路都多。”

  我们走出诊所,我的脚也不大疼了。骑上车,我忽然觉得我们像三个堂吉诃德骑士。这时已经过了中午了,但却是最热的时候,我说咱们看完神家到我家吃饭!

  去六不待家正好路过戏台底,我也想看看新戏台什么样。

  快到戏台了,我的心里还有点紧张,它会不会很豪华很壮观?按上官飞的说法是挺不错的,颜色还是土豪金!

  土豪金?听起来霸气!我忍不住拧了车把,冲到最前面,距戏台下的小广场还有一百多米时,就听到“哒哒哒”细鼓声和“哇呀呀”唱戏声,越近越响,我心里又是一阵电流。

  三人中只有我和老三还没见过新戏台,就算让我们去看八峡大坝竣工,也没有看庄里的新戏台激动。

  冲出了民居的遮挡,首先撞进视野的是一座大红平顶的方形建筑,墙体呈土豪金,哇真的是土豪金!建筑的眉头处有“人民剧场”四个大字,墙型方方正正,绝对的中国风,抹角处也没有一丝圆滑,显得庄严雄伟。虽不是太别致,但庸俗中也透出一些华丽,台上正热闹的唱着,台下有十来个老人搬了凳子坐着看。

  新戏台坐北朝南,一副主人翁模样,它右手边却是一座灰暗的建筑,显得有些碍眼,但如果搬走它,格局上又有些不适,这便是我们的旧戏台了,它是坐西面东。说来也是奇怪,好像以前人们已经料到要盖新戏台,所以把旧的盖在西边,把北边留出来,新戏台喧宾夺主,倒让我想起《三国演义》中的一出,司马炎对吴后主说:“朕在北方,常设此座待卿。”吴后主答说:“臣在江东,亦设此座待陛下。”

  虽然旧戏台破败,但似乎气场仍在,风韵犹存,新旧之比并没显得颓靡,只是台上黑洞洞的,仿佛冷眼看着那些喜新厌旧的人们。

  新戏台左手边有一条马路,马路对面是领官和守官们办公的地方。

  我想起了村中因为这戏台正不安定,不免觉得压抑,而且所见人家都挂着红布,老三也已经从我们口中知道了红布条的事,暗暗称奇。他和我一样,都是有神论者。

  越是怪异的事,越会有怪异的说法,而且人们越愿意相信。一旦信了,比如上官飞和我说鬼门关一游是他瞎编的,我反而会不高兴。鬼神就是这样得以存在,首先得有人信,我已经信了。信仰一旦被利用,就成了邪教,一旦被供奉,就成了宗教。

  本来我们打算到戏台底买几根冰棍,但奇怪的是,今年唱戏小广场没有卖糖葫芦,棉花糖,玩具,冰棍的商贩了。

  只有几个残烛一般的老人摆在台下,连小孩青年都没影,有一种萧瑟的意象,我猜这现象和那件事有关,而请戏班本身的目的也不是娱乐大众,纯粹是为了冲喜辟邪。

  我们没有片刻停留,我也没心思去细看新戏台,耳朵里充斥着哇啦哇啦的呜咽戏语,听起来和风坡的哭声一样,匆匆离开了这不宜久留之地。按那老人所说,去找六不待,六不待,怎么起的名?

  “等等!”上官飞双脚磨地,停了下来,像在思考什么,说,“人家白给你看呢?小李给你浇点水都收钱了!”

  对呀,我和老三一下哑口无言,光顾着兴冲冲了,还是上官飞走南闯北想得多。给钱也不划算,谁知道给多少,给少了人家不高兴,给过了咱们心疼,我想给我妈打电话问一问,可是河里的事我们打算隐瞒。买两盒烟吧,一盒十块的,差不多了,于是我去买烟,让他俩先进去,我还留意了一眼刀具仍然在车篮里乖乖躺着。

  约摸个五六分钟,我买了两盒西洪市特产烟,钻石烟,进了六不待的街门。

  他家院子和普通人家没什么区别,比较干净的水泥地上有细小的裂纹,太阳晒得发烫,墙角摆放些木材杂物,没一点神家的样子,起码我觉得神家应该……对啊,神家应该是什么样的?

  透过玻璃门我看到张三和上官飞已经在里面和一个盘腿而坐的男人谈着,我一推家门,恭敬的露出笑容:“大爷好!”

  那男人也就六十往下的岁数,穿着有些皱的一件发黄的白衬短袖,黑裤子,农民模样,盘腿打坐,两手拈指轻放膝头,睁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床下摆着一双布鞋,大概他家刚吃了饭,屋子里有一股拌小菜味和他的脚臭味,这正是六不待。

  看来上官飞他们已经谈了许多,上官飞正讲到老三昏迷,脚腕上有抓痕。我赶紧坐下,同时假装不经意地把烟从右手倒到左手。我刚坐下,六不待说:“刚进来的后生先眨三下眼。”

  我?眨就眨吧,眨了三下,我还以为我会突然身在一个别的空间,可还是在那间屋,什么变化也没有,估计是他故弄玄虚。

  六不待继续说:“这两天河里也死了不少人,不过也不干我啥事,我没必要去降啥妖伏啥魔,不过你们这个伙伴差点出事,我就请仙姑上身来给你们指点迷津。”说罢闭了眼睛,又补充了句:“把烟放到桌子上去。”

  我看了他一眼,他说最后一句话时竟然没脸红,我暗暗称奇,他还能说出“降妖伏魔”这个词,这种事好像和他不沾边,照他说的,他法力通天啊。屋里角落有一个桌子,上面没有神像,只有一盘果子,一盘香瓜,是待客用的还是供奉的呢?我边想边把烟放上去。

  就在烟盒刚挨住桌面之际,我身后传来一声“啊!”,吓得我差点站不稳,感觉有只猴子几乎从我天灵盖跳出去,急忙回头一看,原来那边请神已经开始了,叫声是六不待发出的,老三和上官飞有点惊愕又认真的盯着他看,显然刚才的叫声也是他俩始料未及的。

  “啊呀啦咪,上大……天地红……”神家嘴里开始念咒语。我心里一阵紧张,这可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请神上身啊。

  神鬼入体我也听过不少,但以前从未见过。我知道最详细的一件事发生在我初中时,我们那条巷尾住着一个光头老头子,最爱下象棋,从我有记忆起他就在街里下,赢遍左邻右里,后来跑到戏台底下象棋,最出名的一次是一个人站在四张棋盘中央,同时赢了四个人。在他达到巅峰时,却一命呜呼。但不是意外,他死也是因为棋,因为我们村出了一个外地来的神童,这个神童的父母因为死了一个孩子,为了避免超生惩罚,就戴着这个神童来我们这里生孩子。神童经常跑到戏台底和老人下棋,七岁便能赢七十岁的棋手,最后从中午下到晚上,把我们巷的老头也给赢了,老头不久郁闷而终,后来那神童的妈妈给他生了个妹妹,全家都搬走了。那年夏天,我在家里看电视,隐约听见外面有嘈杂声,农村一般多事,日子绝不会风平浪静,我也没有出去看,这就造成了我的遗憾。

  一会儿,我妈回来告诉我。那个死了的爱下棋老头上了儿媳妇的身骂儿子,说少的钱太少,都不够路费,连副棋都不给老子烧….我刚一听,差点听成了“老头上了儿媳妇”,但我还是懊悔万分,没能见到鬼上身啥模样。

  现在机会来了,而且我们都不是远远地围观,而是可以直接与神对话!我按捺不住,心跳加速,他俩也是一副痴迷的样子。

  终于,六不待完成了他的仪式,安静下来,还是闭着眼睛,说:“仙姑在此,你们有什么事?”他的声音一点没变,包括语气也和刚才一样,仙姑伴着爷们儿的声音,十分好笑,但我更觉得失望,这就是请神?是不是哄我们了?

  老三显然也是走神了,上官飞捅了捅他:“嗨,快问。”

  老三木讷的咽了口唾沫,睁着圆溜溜的眼问:“我下水游泳让鬼给抓了,昏迷了一会儿,没事吧,大爷?”

  仙姑变得严厉不悦:“叫甚大爷,叫甚大爷!叫奶奶,楞的。来把手给我看看。”

  然后老三就把手给她,仙姑用拇指搓着他的掌心,眼睛还是没有睁开。仿佛一睁眼六不待就要要回身体。“挺肉的,没事!那个鬼还留在水里,哎呀,水里有两个鬼,一大一小,抓你的那个是小的,你才能跑得了。”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到漂着的肚皮朝天的那个侉子(现在应该已经来起来了),他大概是被大鬼给害了。

  仙姑接着发话:“今天晚上九点九分,你点根烟在头顶转三圈,这就没事了,烟抽了也行,扔了也行。”

  我怕仙姑马上要离开,想多和她交流一下,现在我已经很信她了,问:“奶奶,我这个兄弟说是下鬼门关看见可多人推着小车,上头放着好像棺材,里头是空的,那个是干嘛的?”

  仙姑还没听我说完,脸色突然一变,但仍然没睁眼,伸手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掐的我疼的龇牙咧嘴,又不敢叫。她警觉的感应了一下四周,没察觉到危险,才放松下来,松开抓我的手,我感到胳膊火烧一样疼。仙姑问:“谁见的?”上官飞答应了一声是他。仙姑又问:“你咋到那儿去的?快说!”上官飞只得把死亡游戏简单说了说,毕竟游戏的来历我不清楚。

  仙姑摆摆手,说:“剩下两个先出去,我和他一个人说。”

  我一听,说:“奶奶,你还没告我刚问的了,让我们也听听吧,保证不乱说。”

  仙姑闭着眼凝思片刻,说:“我等等时间就到了,就告诉你们吧。不用出去了,你们先磕三个头,保证不乱说,要不然我会去找你的!”

  这么严重啊,该不该听了?我靠,我一向嘴不严,一个不小心说出去了咋办,但好奇心又占了上风,当下我决定悄悄少磕一个头,这发誓就不算数了。于是我们三个说:“恩恩,保证不乱说!”

  老三也挺激动,上官飞更不用说了,那神情仿佛是要听到自己的身世之谜一样。于是他俩都磕了三个头,我悄悄漏了一个,反正仙姑闭着眼不知道。然后仙姑就告诉了我们一些惊艳四座的说法。

  原来死亡游戏更确切的说是“借体还魂”,被推的人用自己的一口气顶住人额头的第三只眼,俗称天眼,让肉体可以敌我不分,然后此时魂魄离身,片刻内周游天地间意念所至之处。但此时如果有其他灵魂进入你的身体,便可以和你的灵魂共用肉身,争抢肉身。她讲到“第三只眼”时,我就想,这不正是上官飞所拥有的本领吗?但为了她说的连贯,我就没插嘴打断。灵魂争抢肉身时,一个人就会一会儿这样,一会儿又和变了个人似的(这是不是西医说的人格分裂?)。按说上官飞勤以练习,本能够魂体联系益紧,而死亡游戏的目的就是为了遮蔽天眼,遮天眼当然还有其他方法,而仙姑自然不会告诉我们,讲的时候,她的语速越来越快,我猜想她时间不多了,但我立刻想到六不待刚才说的咒语也是遮天眼的一种方法,不然仙姑怎么上他身?我看了上官飞一眼,他正饥饿般的听着,估计他对天眼那部分很感兴趣,因为他在业余时间已经开了天眼,所以就算是做了死亡游戏,应该也不会有魂魄能占有他吧。

  故事没有结束,仙姑还透漏说古代奴隶主会拿奴隶作还魂对象,奴隶主一死,奴隶也会被推晕扔到墓里,为了成功几率大,必须有更多的奴隶来作为容器,所以成百上千的奴隶会被推晕,供主任选择肉身,现在我们说的陪葬只是表面现象,此法丧尽天良,也不知有没有奴隶主成功过。如果盗墓贼盗了空墓,那八成就是墓主人还阳了。

  这听起来和天方夜谭一样,简直不可思议,我们一下慌了,不知道该不该信,所以人家不让往出说,以免是非。我还是觉得当做童话来听心里负担小一些,相比之下,小车推棺材的缘由就无聊了许多。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二 前情提要 四 鬼婚 五 本领与兵器 六 云图 十 通灵 十一 余谈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