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最新小说推荐

首页 > 目录 > 《三人奇谭》在线阅读 > 正文 十一 余谈

十一 余谈

偏南预章 2021-01-14
什么都是空的?亲人烧给他们的东西去哪儿了?仙姑说头七天为了收买土地山神翱游,都肆意挥霍掉了。我才明白了,死了旅游也得舍得花钱啊,太他妈坑了,这个世界啊个钱的世界,也没钱,死后死后都不能够痛痛快快。唉,但生不带给,死不都带走,不肆意挥霍还能怎样?的确人的本性就但上官飞见到的棺材为什么都是空的?亲人烧给他们的东西去哪儿了?仙姑说头七天为了买通土地山神遨游,都挥霍掉了。我才明白,死了旅游也得花钱啊,太他妈坑了,这个世界真是个钱的世界,没有钱,生前死后都不能痛快。唉,但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不挥霍还能怎样?看来人的本性就是挥霍,之所以节俭,还是因为拥有的不够挥霍。。...

三人奇谭

推荐指数:10分

《三人奇谭》在线阅读

  十一余谈

  仙姑的说法是,人死后会在天地之间遨游七天,然后推着自己的棺材转生,但进鬼门关的时候,必须有木头护身,于是人们发明了棺材,可以躺在里面,过了关口就可以返老还童。但是没有棺材的人,比如无依无靠,或惨死野外的人,就无法还原童颜,如果转生成人,就会长得很苍老。我们平时见到的少年白发,或者长得和年龄不符的,都是上辈子无棺之人,那些娃娃脸,上辈子死后一定用的最好的寿材。

  但上官飞见到的棺材为什么都是空的?亲人烧给他们的东西去哪儿了?仙姑说头七天为了买通土地山神遨游,都挥霍掉了。我才明白,死了旅游也得花钱啊,太他妈坑了,这个世界真是个钱的世界,没有钱,生前死后都不能痛快。唉,但生不带来,死不带走,不挥霍还能怎样?看来人的本性就是挥霍,之所以节俭,还是因为拥有的不够挥霍。

  仙姑最后开始皱眉,说话越来越快,也越来越困难:“记住做人要实在,要不然……还有死了别烧纸,一张几亿的能有甚用,应该……呜呜……”仙姑突然一睁眼,恶狠狠的看了我一眼,眼睛慢慢合上了。

  终于,六不待长吐一口气,再次睁开眼,而我也吓得不轻。

  他俩也看到我脸色不好看,但不知是因为什么,因为最后她什么也没说清楚。但我和自己说,我少磕一个头。不往出说不就行啦?于是也释然了,两盒烟换了这么多秘密,也是值得了。

  六不待问我们:“没甚事吧?”

  我一下子凝眉了,这个家伙露出破绽了,原来他一直把“什么”说成是“啥?”变成仙姑后就说成“甚?”因为这在土话里是两个习惯,但是他醒过来后又说“甚”,分明露馅了!这家伙演的一惊一乍的,可把我瞪得厉害了,都是假的!但那种感觉是那么让人不由得不信,只能佩服他演技太高。我一下从九分信退回到三分信,她说的要来找我我也不以为意了。

  不知道他俩注意到马脚没,但见上官飞和老三意犹未尽,我也懒得去质疑了,爱真爱假吧,只要我们不乱说,什么事都没有,而且还听了很过瘾的故事,这些故事和我知道的常识并不矛盾,反而相辅相成呢。

  接着没啥事,我们起身出门,我回头看到六不待好像很累,扶着床,吃力的伸脚找鞋。

  把电动车推出来后,老三也怀疑的说:“我咋听着这么假?好像讲历史了。”

  上官飞嘿嘿一笑,说:“妈的尽瞎编,叫个六编待算了噗嘶。”

  虽然他们嘴上那么说,但一定有什么东西已经在我们三人心里埋下了种子,希望不是坏东西。我发现的破绽也显得站不住脚,于是没说。

  “嗨,你说不用那个蹲下站起来也能鬼上身吧?”老三看着路,发动了电车说。

  上官飞一听,急忙说:“那必须的,条条大路通罗马,女人非得睡了才破了?踢足球也能破!”

  我听了笑的合不拢嘴,老三鄙夷的说:“嗫,说什了!”

  此时已是下午一两点了,正是日头最毒的时候,我们只能骑车穿行在房屋的阴影中,但还是感到热的难受,本来和盆地里夏天干燥常有凉风,但最近几年不是有个“大棚效应”吗,加上相邻脑城的雾霾影响,使得西洪市效应更明显。

  “嗨你们稀罕冬天还是夏天?”我突然心血来潮的问。

  上官飞一听,觉得这个问题仿佛没多大意义,但他还是思索了几秒说:“还行吧,都不赖!老三了?”

  老三睁着圆溜溜的眼,但眼角处露出一丝倦意,显然经历了死里逃生,又过了几个小时,大家都有些困倦,他说:“没什么感觉吧,好像春天更好点。”我说:“是不是因为春天能发春?哥们就喜欢夏天,”说到这里,怕他俩想歪了,连忙说,“也不是……也不仅仅是因为女女们穿的少,关键哥们能有的记忆都在夏天,就感觉没过过冬天,尤其是初中的夏天,上官你记得咱们去水房打水?冬天就冻的球都直不了!”

  上官飞显得有些小激动,合不拢嘴,笑道:“唉,哈哈,可不!”我和老三初中时还不认识,所以为了避免耦合上官飞热聊,他显得无话可说,我得把他也扯进话圈子里来。“高中就不行啦,妈的那学校快吃人呀,你问老三是不是?球也记不住了。”

  老三皱着眉,但嘴角却咧开笑了,这个是他的专属表情,我曾经模仿过很多次都不行,皱眉本来就要把脸皮往上拽,咧嘴又要往下拉,我的不像他那大脸猫,只能望脸兴叹。他也不知是愁是乐,说:“咳,不说啦!”

  我就知道他会这么说,他也知道他的话应该由表达能力更强的我来说,于是很有默契的,我接力道:“有啥不讲的?老三别谦虚,你看啊,你考住了两个高中,来回瞎念,这说明什么?人家上了大学才有那个双学历了,你在高中就有了,你是咱们全国唯一一个能够在高中就取得双学历的人呐!”

  说的老三脸都红了,上官飞也乐了,我继续说:“不过高中真没什么说的,勾心斗角的,唉,和那城里的有钱人咱们真的处不来,你和他笑,他就给你白眼,人家嫌你土气,没品位,穷酸,没见识!这不,高考完我和老三同学聚会都没去,就是不想见那些人!当时我问老三,去不去?老三说,我才不想见那群势利眼!我说,你不去,我也不去!你说咱们初中那会有人给水房的水龙头撒尿,损不损?那也没侉子们损,咱们农村人要是损,是明损,他们是暗损!”

  上官飞听到这些话早就变了脸,说:“去他妈的,哥儿们一拳打死他!你看哥儿们早早工作了!念书越高你遇到的畜生就越多,那回哥们坐公交路过你们高中,打算跳进去看看美不美,五月份春天啊,在外面看,里头连只鸟都没有,里头走的学生,跟僵尸没两样,我说快算了吧,不进去了,一个学校,你栽再多的树都留不住鸟,那就更不是人待的地方!死气沉沉的。”

  说着说着我们好像又变成了愤青,我记得好多次都是这样,本来想提起高中来找点高兴的回忆,可最后都殊途同归,变成对教育的怒发冲冠,大概就是这个原因,人们都很少谈这个,自然更没人去好好搞教育了。

  我本来替张三说话,弄得我也不想说下去,于是停下来在一个熟肉店里买猪头肉。

  再远远地路过戏台时,发现戏已经散了,台上剩下布景,台下也没一个人,一个大广场,在太阳下暴晒,显得很寥落。广场地面一片金黄,暖洋洋的,而旧戏台上黑洞洞的,阴森的很。

  大概赶集了会人多吧,到时候必然是熙熙攘攘的,卖凉菜的,卖豆皮的,卖苍蝇拍老鼠药指甲刀的,小商贩们占地摆摊……可是,以前就算不摆摊也不像这样人少啊。只有一个旧戏台的时候,每天晚上,三四十岁的妇女们就出来占领广场,跳这个舞那个舞,地上摆个录音机,和狗一般大,放了学的初中生们都丢掉作业出来聚聚,三五成群,有的人抽着烟装逼,女女们则穿的紧身一些,那时超短裤那种淫秽的东西还没传进西洪市。我的高中老师说过,超短裤本是西方国家街上的**用来招客穿的,但到了我们这边成了寻常衣服。以前广场旁还有卖冰糕糖葫芦棉花糖的,想搞对象的男的就得给嘴馋的女的买点吃。卖菜的和开黑车的霸着十字路口,如果那时唱戏的话,戏台底早就白天晚上都人山人海了。

  可如今怎么了,先说卖菜的贪图享受都租了门脸房等顾客上门,免了风吹日晒;卖豆腐的开始给小卖铺特供了,街上买卖没了,人就少了一半;教育制度更**了,学生们也不上街了,也有的是因为家里有了电脑了就不出来了;老人家腿脚不方便的,在家里平日就可以看唱戏的光盘,也不用出来了。

  人民广场一直属于人民,如今的萧索也并非一下就偷天换日了,而是慢慢的,就像女人的脸蛋,不知不觉,就皱了。直到如今出了闹鬼风波,匆匆低头行走的人们,仿佛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肩膀,抬头一看,“哇,不得了了,闹鬼了!闹的戏台底都没人了!”

  我们赶到我家,我妈不在,于是我们去小卖铺提了一件啤酒,买了半斤花生米,几个小菜火腿,吃吃喝喝,也为我们“勇闯”鬼门关救老三庆贺,这要是拍成电影,我来当导演,一定可以挽回中国电影的名声。因为找不到听众,我们三个就抽着烟吧这件事又改编了一番,说到鬼门关,上官飞又显得不那么激动了,或许鬼门关真的是他编的吧。尤其是讲到他那部分,他就更不自然了,再说了,咱们也活了二十年了,也就偶尔捕风捉影,以讹传讹见过几个鬼影,哪还能有机会真到鬼门关走一遭啊,不过我更愿意把它当真的来听,生活太平淡了,少年又爱给自己的历史中填塞些传奇,用幻想来填补精神上的某些空白。

  大约四五点钟,阳光明媚的屋子里已经被我们搞得乌烟瘴气,全是烟雾,我平常不抽烟,只是好友聊天抽几支,上不了瘾,也算不上是烘托什么气氛,总之就是……他抽我也抽呗。我妈回来后,见我们都在,告诉我们一件事:河里淹死个城里人!你们千万不能去游泳啊!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二 前情提要 四 鬼婚 五 本领与兵器 六 云图 十 通灵 十一 余谈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