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最新小说推荐

首页 > 目录 > 《名门盛婚·完美终结》在线阅读 > 正文 《名门盛婚·完美终结》第8章 月下缠绵,冷面男的醋酸味(3)

《名门盛婚·完美终结》第8章 月下缠绵,冷面男的醋酸味(3)

阅读王 2021-01-14 09:43:36
姚望桑心若小说名字叫作《名门盛婚·完美战胜》,提供更多名门盛婚·完美战胜姚望桑心若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名门盛婚·完美战胜姚望桑心若比较完整版。名门盛婚·完美战胜小说姚望桑心若节选:姚望的胳膊,严肃认真地说:“班长,赶快开拔吧,动作要…...

姚望桑心若小说名字叫做《名门盛婚·完美终结》,这里提供姚望桑心若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名门盛婚·完美终结小说精选:直接将手里的资料放到桌上,他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老鸟,难受了吧?”他微微眯着狼眼,歪了歪头,望着冷枭时的笑容,意味无比深长。“老鸟啊,咱血狼小组配发的定位监听器,是不是效果太好了一点儿,嗯?”冷眉垂着,枭爷保持缄默。心里却恨恨,定位监听器的效果,真他娘的太好了,就连那个女人的心跳声和呼吸声都可以清楚地传过来。关键的问题是,如果就她一个人的呼吸也就罢了,偏偏还能听到男人的呼吸。外面,雨声,哗啦啦响。监听器里的呼吸声,慢慢匀称…

直接将手里的资料放到桌上,他的眉头皱得更厉害了。

“老鸟,难受了吧?”

他微微眯着狼眼,歪了歪头,望着冷枭时的笑容,意味无比深长。

“老鸟啊,咱血狼小组配发的定位监听器,是不是效果太好了一点儿,嗯?”

冷眉垂着,枭爷保持缄默。

心里却恨恨,定位监听器的效果,真他娘的太好了,就连那个女人的心跳声和呼吸声都可以清楚地传过来。关键的问题是,如果就她一个人的呼吸也就罢了,偏偏还能听到男人的呼吸。

外面,雨声,哗啦啦响。

监听器里的呼吸声,慢慢匀称下来,她好像真的睡着了。

这个女人,在哪里都能睡,和谁在一块儿都睡得香。

凌晨时分,完全没有睡熟的冷枭,突然被监听器里面划破空气的吼声给彻底惊醒了。

“同志们,快醒醒,不好啦!”发出尖锐声音的人,正是宝柒。

随着监听器里陆陆续续的声音传过来,冷枭眸色又暗了几分,呼吸稍急,突然向外低吼一声。

“通讯员!”

“到!”值班的晏不二赶紧推门进来,小心翼翼地偷窥着首长的表情,耳朵竖起来倾听,“首长?”

冷枭眉头蹙紧,浑身凌厉气息越来越浓。好一会儿,他像是下定了决心般,冷声吩咐:“准备直升机。”

“首长,您这是准备救援?”

眉目里阴鸷不堪,面色更加发冷,对晏不二的询问,冷枭的脸色黑拉了下来,眸底划过一抹阴戾的神色,“去准备!”用不着最好,万一用得着。

“是!可是,可是首长。考核任务不是要求不启动后勤保障吗?”晏不二忍不住提醒。英明神武的首长大人啊,一再破例真可怕。

转过身来,冷枭盯住他,面无表情,样子骇人。

“执行命令!”

“是——”

热带雨林里,宝柒阴沉沉地看着格桑心若,不再和她争执谁对谁错的问题了,对战友们说:“快点儿准备拔营吧,万一惹了蚁群过来可就麻烦了。”

蚁群?

抬起军靴,没几下格桑心若就将地上的一群蚂蚁给踩死完了。

她鄙夷地盯着宝柒,“168,你慌什么慌?大惊小怪吵醒别人。果然是娇小姐,不过是几只蚂蚁罢了,看把你吓成这副模样儿,胆小,你还当什么兵?”

“格桑心若!”一个字一个字出口,宝柒咬牙切齿瞪着她,样子冷得堪比冷枭,“我告诉你,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它们不是普通的蚂蚁,小心惹大祸啊你!”

刚才她睡得正香,被放哨的170给叫醒了。转身一看,发现旁边的格桑心若和曼小舞不见了。

一询问,170说她俩出去小解,都好一会儿了还没有回来,所以才唤醒她过去看看。

虽然两位战友不待见她,看到170脸上的为难,她不得不压抑着自己的瞌睡虫出来寻找。结果,几个人在不足一百米的丛林里找到了两位姑娘。

一看之下,她吓了一跳。

格桑心若真个胆大,竟然带了曼小舞去雨林里摸了一只野兔回来,正在那儿剥皮,浓郁的血腥味儿招来了好多蚂蚁在地上爬。

这种蚂蚁,她没有见过,可是看那样子,特别像血狼告诉告诉过她的那种——食肉蚂蚁。因为它的个头比平常见到的要大几十倍,看着心尖都麻了,瘆得慌。

热带雨林的食肉蚁群到底有多厉害?

按血狼的说法,凡是蚊军所过之处,能把所有的生命尽数杀光,就连大象都惧它三分,要是不小心招惹了蚁群,成千上万排着队过来的食肉蚂蚁能在两三小时之内把一个人连皮肉带内脏吞噬得干干净净。

她的话不但没有引起重视,反倒招来格桑心若和曼小舞好一顿嘲笑。

看到还有蚂蚁过来,宝柒心揪紧了,一把抓住姚望的胳膊,严肃地说:“班长,赶紧拔营吧,动作要快点!这些蚂蚁是先头部队,看这样子,说不定遇上了蚁军迁徙。”

扑哧一乐,曼小舞尖利地嘲笑道:“蚁军迁徙。行了,娇小姐,谁怕谁走!我就不信了,堂堂红刺特种兵,还怕你的蚁军。笑死我了!”说完,她又看向格桑心若,冷冷一哼,“165,看出来了没有?你呀,白为人家操心了。哼!”

没有时间和她计较和争辩,宝柒抓紧了姚望的手,“相信我,姚望,走吧,这里不安全!”

相信她!

有了昨天的例子,姚望尽管心里有疑问,看了她一眼,还是什么都没有问,转过头吩咐:“大家准备拔营吧!蚂蚁多了确实不好。”

黑夜里的脸都看不分明,不过格桑心若明显觉得委屈了,腾地一下站起身来。

“要走你们走,我不走!我的野兔还没有拔干净呢。你们都相信一个愚蠢的女人?我问你们,你们身上还有多少食物?还能支撑几天?我好心好意出去逮兔子为了谁?你们以为我和小舞是为了自己吗?还不是为了这个拖后腿的。我们能挨饿,她能吗?不等七天她就得饿死——我们大半夜不睡觉,为她解决口粮,难道错了吗?你们几个爷们儿怎么没去抓几只兔子山鸡回来给大家果腹?哼!”

“格桑心若,我再说一次,愚蠢的人是你!”宝柒猛地沉下了嗓子,声音冷下来的样子,还真有几分气势,“我告诉你,不走就等着捡白骨头吧!”

其实,她心里也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蚁群会来。

不过对于生死的问题,她向来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气氛,一时间降到了冰点。

看着这位平时笑盈盈的姑娘突然发飙,大家一时没了反应。

格桑心若更是毫不让步:“好心当成了驴肝肺!168,你狗咬吕洞宾!”

干干地冷笑了一声,宝柒换着眉,目光邪邪地望着她,用枪不屑地挑着她手里血淋淋的野兔,“165,你以为野外生存,部队会给大家准备这么物产丰富的地方吗?烧烤野兔,烟熏野鸡那就是神仙日子了,长点脑袋行不行?”

“好好好,且不说我们国家的热带雨林没有食人蚁,就算有,咱们可以生火,它们总怕火吧?”

“火,火,165,你生的火呢?你生一个给我看看?”

话被噎了一下,格桑心若迟疑了。

的确,下了整晚雨的丛林里到处都是湿漉漉的,而他们身上都没有配发引火的工具,完全生不出火来。迟疑几秒,她并不服输,“热带雨林的天,四季如夏,明天天一亮就晴了。”

“明天?行,不和你扯,你们爱信不信,随便!反正我不陪死了!”说完,宝柒收敛起脸上的情绪,返回了帐篷,打包好自己东西,她扛在背上抬步就走。

几个战友急切地跟过来阻止。

有的时候,说什么都没有用,不如直接用行动激他们。

她知道,他们关心她,自然会跟她走。

果然,一把扣紧她的肩膀,姚望急得眼圈都红了,攥紧拳头挥手指挥。

“速度,速度,快,咱们收拾东西拔营!”

几个男兵互相看了看,虽然都听说过热带雨林有蚁群这种东西,但毕竟没有亲眼见过厉害,心里没有太过相信,那种传说中的食人蚁国内没有。眼看宝柒死活要走,班长又下了命令,他们还是赶紧收拾起东西,大约两分钟就整装待发了。

正要拆班用帐篷时,格桑心若和曼小舞眼睛里全是不愤,“这顶是班用帐篷,你们拆走了,我和164怎么办?我们是女兵,你们还有没有点儿人情味?既然要走,你们自己走,帐篷留下!”

攥了攥拳头,姚望略略思忖了一下,阻止了拆帐篷的战士,“帐篷留给她们。”

咬牙,格桑心若气愤地丢下手里的野兔,说:“一个女人,搅混了一锅汤!”

宝柒眉头一直冷冷蹙着,小脸被伪装油彩遮住了面色,看不出来她的情绪和心思,她低头检查完枪械,扣上了头盔,不再和格桑多说废话,转身就真的走了。

来时一行十人,剩下了八个人。

大家心里都有些沉重,自然也不会走出太远。毕竟那是两个女同志。就在离格桑心若二人千米远的另一个山坡上,他们停了下来,准备找个地方休息。

正在这时,通讯器里突然传来嘀嘀嘀的警报声,接着,就是格桑心若和曼小舞惊吓之后的尖叫声。

“蚂蚁,蚂蚁,好多蚂蚁过来了。”

“164,快跑,你快跑,不要管我。”

“165,呜,跑不掉了,围过来了,啊……啊……”

尖利又恐怖的声音,在耳边荡起,大家心下大骇,看到宝柒时都流露出不太相信的神色。她说有蚁群,蚁群果然来了。而宝柒则是望着黑沉沉的天空,只见上面仿佛呈现着一抹诡异的色彩。

血狼师父,又救了她一次啊!她又想起了血狼对她说过的一个“二战”传说。

“二战”时候,德军为了抄近路,一支1800人的部队进入了热带雨林,结果遭遇到食人蚁大迁徙。结果,等1800人找到的时候,只剩下1700多堆白骨,其余人不知所踪。

几乎没有迟疑,姚望迅速放下背囊和行装,大声吩咐战友,“你们继续往前去,我去救她们!”

“班长——”几个男兵也不甘示弱,纷纷解开背囊和装备,准备过去营救。

男人吗,都是血性的,何况还是战友,他们怎么能真的由着两个女人在那儿被蚂蚁啃?

“不要过来!你们先保护168离开,我先过去看看情况再通知你们,不要全部过去被围住!”姚望话音未落,人已经如同离弦之箭,消失在沉沉的夜色之中。

“姚望,你个死猪头!”想到格桑心若的尖酸刻薄,想到她不听话,宝柒心里直咬牙。

“168,你见过食人蚁吗?真有那么厉害?”看到她的神色,一个战士问。

“一只,几只,十几只,几百只当然都不可怕。你想想,如果是成千上万只,几百万,几千万只呢?能够绵延十几里的食人大蚊群呢?什么境况?”

说到这个,她身上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快要掉下来了。

几个战友,默默不作声。

叹了一口气,她又说:“走吧,我们也回去看看!”

血狼说,在野外对付蚁群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火了。可惜了,大雨把整个雨林都淋得潮湿了,这鬼天气,想要来个钻木取火不太可能。

该怎么办?师父啊,为何不多教两招儿?

心里沉甸甸的,对于突如其来的蚁群威胁,她手足有些发僵,一种特别恐怖的阴影笼罩在心头。

突然,通讯器里,传来姚望急促的声音。

“你们几个不要过来,蚂蚁太多了,太多了,不要过来送死!”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169,对不起。”这是格桑心若的声音。

这个时候,他们七个人已经走到了离之前的宿营地不足500米的地方了。站在宿营地对面的大山坡上,宝柒就着夜视镜望向对面。

极目眺望的情况,实在让人惊悚。姚望赶过去也没有能够将她们救出来,现在三个人已经完全被食肉蚁围在中间。食肉蚁四面八方涌了过来,越来越多,正呈上升趋势。在她的夜视镜里,只能见到黑压压的一片,完全看不到尽头。

而食肉蚁大军们,它们整齐地排着队迅速往前推进。可以说,比任何一支军队的组织都要严密。在生存面前,这些看起来毫不起眼的蚂蚁,比人的战斗能力似乎更强,步调一致得能让任何一支军队汗颜。

因为它们没有一只怕死的,摆在它们的面前是口粮,是它们正准备共享的食物。

浑身像爬上了无数的蚂蚁,宝柒毛骨悚然。如果可能,她真想迅速撒丫子就跑。

可是,她不能,深呼吸一口气,她没有再允许自己慌张和害怕,压着通讯器大声呼喊。

“169,169,赶紧挖个坑把野兔埋掉——”

来不及回复她,从来没有见过这种阵仗的姚望心惊之余,迅速拔出军刀在地上刨坑。而旁边的格桑和小舞也像是刚刚反应过来,帮忙刨了起来。转瞬,野兔连同无数食肉蚁的尸体悉数被埋下去了。

可是,已经嗅到了食物香味儿的食肉蚁大军们,并没有停下脚步。一个接着一个,延绵的路线越来越长,更多地席卷而来。

在成千上万的食人蚁堆里,比它们大无数倍的人类,竟然会变得无比渺小。

数量如此多的食肉蚁。难道,不仅仅是食肉蚁觅食,他们不巧正是遭遇了食肉蚁大迁徙?

蚁群肆虐,蚁浪翻腾。

场面太惊悚了,宝柒来不及思考太多。既然生不了火,她现在要救姚望只能依靠自个儿的超人能力了。首先,找一只带有血腥味儿的活物。

活物,活物,可是在这种情况下,她上哪儿去找一只活物?

目光垂了垂,她看到了自己。

事实上,宝柒从来没有那么伟大的牺牲精神,如果那个人不是姚望。

因为,她绝对不能眼睁睁看着姚望葬身蚁群。

说时迟,那时快,其实事情不过转瞬之间。

她的脑子以极快的速度飞转着——脚?不行,脚不能受伤,脚还得用来跑步。脸?脸更不能动它,脸还得图个漂亮呢?身上器官更不能受伤。一咬牙,她不再犹豫,抽出随身携带的军刀,狠狠一闭眼睛就往自己的左臂上插了进去。

嘶呀!她惊呼一声儿!

鲜血,顿时从左臂上涔涔而下。

“168,你干吗?”几个战友急眼儿了,有男人在,啥时候轮到女人?

“你们,赶紧给我绕开跑!放心,我有办法跑出去的!”她急切地喊了一嗓子,命令着战友,样子看上去比老兵的资格还老,不容他们反驳。

吩咐完,她接着压着通讯器往另一边跑,然后喊:“169,169,我现在把蚁群大部队引开。你们三个迅速消灭掉周围的食人蚁,与我往相反的方向跑。分散蚁群,各个击破。完毕!”

“宝柒——”通讯器里,姚望大喊,没有叫编号,直接叫了名字。

格桑心若咬牙切齿,一直觉得是个废物的姑娘,竟然敢插自己一刀,为了救战友。

黑沉沉的天幕下,宝柒看不见格桑心若的表情,可是她却能在她持续不断地怒骂里,感受她出自真心的关切和维护。她心里知道,格桑心若其实并不希望谁因为她受到伤害。

宝柒飞快用军刀划开胳膊上的衣襟。然后垂下手,让胳膊上的鲜血一点点滴落在地面上吸引蚁群过来。

接着,她放开身上的背囊,将身上所有的负重全部抛下,准备轻装上阵,等蚁群成功被吸引过来之后,来一场宝柒式的两万五千里长征大奔袭。

很快,蚁群就嗅到血腥的味道。来自人的味道,比野兔更加让它们敏感。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名门盛婚·完美终结》第10章 月下缠绵,冷面男的醋酸味(5) 《名门盛婚·完美终结》第9章 月下缠绵,冷面男的醋酸味(4) 《名门盛婚·完美终结》第8章 月下缠绵,冷面男的醋酸味(3) 《名门盛婚·完美终结》第3章 野外生存,惊险刺激情深深(3) 《名门盛婚·完美终结》第7章 月下缠绵,冷面男的醋酸味(2) 《名门盛婚·完美终结》第1章 野外生存,惊险刺激情深深(1)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