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最新小说推荐

首页 > 目录 > 《名门盛婚·完美终结》在线阅读 > 正文 《名门盛婚·完美终结》第1章 野外生存,惊险刺激情深深(1)

《名门盛婚·完美终结》第1章 野外生存,惊险刺激情深深(1)

阅读王 2021-01-14
金子冷枭小说名字叫作《名门盛婚·完美战胜》,提供更多金子冷枭小说,金子冷枭小说名字。名门盛婚·完美战胜小说金子冷枭摘选:金子垂手站在上野寻面前,搭拉下的脑袋基本上要掉到胸口了。“主上——”挑眉轻瞄着他,寻少邪气的样子,看…...

金子冷枭小说名字叫做《名门盛婚·完美终结》,这里提供金子冷枭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名门盛婚·完美终结小说精选:“住院了。”冷枭淡淡三个字,宝柒瞌睡虫不见了。宝妈得知游念汐的事情,接受不了突然打击,就那么昏厥了过去。现在她刚刚醒过来,想要见一下宝柒。宝柒半分钟都不想再停留,直接往解放军医院赶。宝女士是上午九点多被送过来的,他们仨进病房的时候,宝妈已经检查完了。医生的意思她没有什么大毛病,目前主要是高压有点偏高。医生建议她要保持心情舒畅,不管遇到什么事儿都不要太过激动,否则容易诱发多种老年性疾病。宝女士的目光落在了冷枭的冷脸上…

“住院了。”冷枭淡淡三个字,宝柒瞌睡虫不见了。

宝妈得知游念汐的事情,接受不了突然打击,就那么昏厥了过去。现在她刚刚醒过来,想要见一下宝柒。

宝柒半分钟都不想再停留,直接往解放军医院赶。宝女士是上午九点多被送过来的,他们仨进病房的时候,宝妈已经检查完了。

医生的意思她没有什么大毛病,目前主要是高压有点偏高。医生建议她要保持心情舒畅,不管遇到什么事儿都不要太过激动,否则容易诱发多种老年性疾病。

宝女士的目光落在了冷枭的冷脸上,不好意思地说:“老二,念汐的事儿是我不好,对不住了。唉,念汐她爸是我的远房亲戚,当初请他来冷家帮奎哥做事儿也是我举荐的,觉得他人老实,家庭条件又不好。谁知道他们夫妻俩双双出了车祸。念汐这孩子,这些年我也没有怎么管过她。我想不通,明明就是乖乖巧巧的一个女孩子,怎么突然就变成了那样儿的人了?又敢杀人,又敢放火的。你说说看,我这都是造的什么孽啊。”

冷枭沉默好久才说:“大嫂,与你无关。”

“不知道她究竟是怎么想的。她已经跟你都……都那样儿了,老头子也同意她嫁入冷家来了,大家对她都挺好的。你说说,她这么做图的究竟是啥啊?糊涂啊!太糊涂了!”

因为游念汐的真实身份并没有对外界公开,宝镶玉和大多数人一样,认为她所犯下的罪孽,不过就是杀人和放火这两项罢了,并不知道她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自然,她也不知道“假冷枭”事件。

余光扫一下冷枭,宝柒心里暗笑,撇了撇嘴,没有接话。

枭爷的眉头拧得更紧了,感应到宝柒促狭的目光,面色不愠地沉声说:

“大嫂,那个男人不是我。”

“不是你?不是你他怎么会在咱们家里?不会吧,念汐也不能认错人啊!”宝镶玉的吃惊半点儿都不奇怪,换了谁都不会相信的。她看了看冷枭,又看了看宝柒,心下的猜测不断,一张脸写满了疑惑。

“妈。”知道老妈的性子,不到黄河心不死,宝柒笑着打断了她的话,将话茬接了过来,随口说:“那天下午的男人,真的不是二叔。”

宝女士此时反应特别快,倏地转过脸来就看她。

“不是二叔,你又怎么会知道?”

心里咯噔一下,宝柒能说,因为真的二叔在和她压床板儿?

当然不能。

清了清嗓子,她瞄了冷枭一眼,笑容十分自然,“因为那天下午,二叔他正在……”拖了一下“在”字的尾音,她俏脸儿上的笑意更加浓了,“他在部队检查女兵宿舍的卫生。”

为了配合自己的言词,她还故意委屈地吸了吸鼻子,让声音听起来更有感染力。

入夜。

京都郊区某私人别墅。

大总管金子垂手站在上野寻面前,耷拉下的脑袋几乎要掉到胸口了。

“主上——”

挑眉轻瞄着他,寻少邪气的样子,看着比他轻松了许多,“金子,黑玫瑰还没有消息吗?”

金子手指攥在了一起,回答有些不着边儿,“主上,暗桩子死了。”

“死有余辜。”

四个字,上野寻说得云淡风轻,死个人和死只蚂蚱差不多。

暗桩子,正是宝柒在D区刑侦大队见过的那个挑事的暗疮男。他是游念汐的联络人,在游念汐手底下做事的。大火发生之后,正是他骑着电动三轮车接游念汐离开现场。不过,当时的天网监控里只瞅到了车屁股,没有人见到他的样子。

低着头,金子不敢接话。

神色沉沉凝视着窗外好一会儿,上野寻讥诮邪魅的唇角慢慢落下了,不轻不重地问:“什么时候的事儿?”

“暗桩子的尸体刚刚被人发现的,当时就报了警,警方应该很快就会有动静儿了。主上,根据我们的消息,那个杀他的人手法非常高明,简直可以说是滴水不漏。现场没有指纹,没有监控,没有留下任何可以追查的线索,作案工具是一把手术刀,也留在现场。他是被人切开颈部大动脉死亡的,下手极快极狠,非常专业。我怀疑就是黑玫瑰干的。”

微微一勾唇,上野寻轻笑,“金子,你真聪明。”

“我……主上,我不敢。”身上抖了三抖,看到主上笑得那么灿烂,金子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暗桩子是黑玫瑰杀的。依主上的智慧,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别瞧他面上带着笑容,其实金子知道,主上这会儿正在火头上呢。

铃木背叛,黑玫瑰背叛,足够他恼火了。

这次他们设计对付冷枭,本来计划得天衣无缝。之前他就已经查到冷枭在利用黑玫瑰准备搞曼陀罗,而他要利用黑玫瑰和铃木反过去搞冷枭,那边儿本来是不知情的,唯一的知情人只有铃木本人。

这次他们从R国调过来的人手,除了十来个用来混淆视听的小角儿,其他人压根儿就不在马场,而是埋伏在离私人马场约有十公里的地方待命。本来准备等铃木手上的次声波武器发生了作用,他们再去清场完事,一举多得。

没有想到,冷枭不仅缴获了次声波武器,击毙了铃木,连半根毛儿都没有掉。

再次败在冷枭手下,赔了夫人又折兵。这让曼陀罗组织,面子里子都没有了,主上能舒坦吗?

主上不舒坦,金子自然也不舒坦,想了想,他又不得不小声儿询问:

“主上,我们还要继续追杀黑玫瑰吗?”

上野寻抬起头来,看着他,目光里的阴戾若隐若现,嘴角却似乎是噙着笑的,三个字说得淡到了极点,“你说呢?”

“继续追杀!一定要找到这个该死的叛徒,逮回来家法处置。”

“蠢货!”刚才还坐在那儿不动声色的上野寻,突然抓起桌面上的大水杯甩了过去,微笑的神色没有了,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诡异的森冷。

金子倒退了一步,手心捏紧,“主上,我说错话了吗?”

寻少眼底刹那间失神。

如果铃木没有背叛他,该多好?

说来,铃木还没有算完全背叛他。虽然他放过了黑玫瑰,但没有把次声波武器带回来杀自己,或者带着冷枭来剿灭组织,而是选择了同归于尽。

几秒之后,他回过了神来,脸上再次浮现出一抹诡异的嗤笑。

“追杀不必。只查,不杀。”

“啊,为什么?”金子倒抽了一口冷气,有些不明所以,“难道主上想要放过她?”

傻乎乎的金子,幸好还忠心。

身体缓缓靠向沙发,寻少幽深的眸子彻底笑开了,一双细长的眼眸里满是阴戾和等待抓捕猎物的狡黠,“她活着,我们就轻松。咱们干着见不得人的买卖,就不要去操警察的心了。”

“哦。”挠了挠脑袋,金子将他的话在脑子里思考了好久。

终于,他还是想明白了。

化被动为主动,有了黑玫瑰作为目标,曼陀罗的目标自然就小了许多。

“主上英明!”由衷地赞叹着,金子说完又汇报道,“对了,主上。铃木的尸体现在还在警方手里,没有人去认领安葬……我们……”没有继续问下去,因为他看到上野寻蹙了眉。

没有看他,没有回答。

上野寻手指按压在太阳穴上,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宝柒,正在期待被拯救中。

自从上了冷枭的车,她就被他带着一路出了京都城,不知道究竟要去哪儿。道路越走越偏远,汽车上了高速,速度越来越快。

极目远眺,巍然屹立的大山近在眼前。一片郁郁葱葱的大森林,宁静而悠远,仿佛一个历经久远,岁月沧桑的老人。

二叔说带她去一个好地方。

她承认,这儿确实是一个值得惊喜的好地方。

汽车已经不能再前行了,便被停在山脚下。冷枭带着她沿着长满青苔的小道往大山深处走去。一路上各种植物不时伸出枝丫来挡道儿。他们行走在山沟里时,有许多不知名的鸟儿暗夜惊魂,扑扑腾腾地扇动着翅膀从树林里飞出。

景色好是好,别致是别致。

可是,置身于这种能听见山中水滴的幽静处,难道不觉得忒可怕吗?

宝柒的脚已经酸胀得走不动了,她背靠一棵合抱大树,累得直喘粗气儿,不管说什么都不走了,“二叔,我走不动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抬腕看了看军用手表,冷枭皱眉。

他还是心软了,任由她休息,专心鼓弄起从车里拿下来的背囊。

“二叔,你在搞什么?”瞧他一副专注的样子,简直像在做战前准备。

冷枭不回答,侧脸的轮廓在深山暗夜里显得冰冷而阴鸷。

盯着他,死死地盯着他,天生细胞敏感的宝柒同志,越发觉得不对劲儿了。

“二叔……喂?”

“嗯。”终于回答了。

“你在干吗呀?”

抬起头来瞄了她一眼,男人还是不说话。

神秘兮兮地凑近了他,宝柒这才看到他在组装一支M200狙击步枪。眼睛锃亮,她现在再也无心欣赏大山的夜景了,说话声音兴奋了不只一点点,“喂,二叔,你是不是准备带我去做什么偷鸡摸狗的坏事儿?执行特殊的神秘任务?到底是杀人,还是绑架啊?”

听着她压抑不住的兴奋和好奇声,枭爷的俊脸铁青一片。

他还真没有想到这小流氓胆儿真不小。大半夜被拐带到这种地方来,不仅没有半点害怕或者惊悚,反倒像打了鸡血似的兴奋。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就她现在这股子劲儿,估计让她去杀个人她也会毫不犹豫地下手的。

当然,他带她来的目的很简单——提前体验野外生存。

因为还有一天时间,她就要参加集训大队的小考了。

首次考核的科目,还是他自己定下来的。

他知道宝柒没有过这样的经验,虽然相信她有过人的执着和坚韧性格,但是,他却不能由着她什么都不懂和其他人一起接受那种严酷的野外生存考验。因此,他必须提前教会她一些必备的野外生存技巧。

枪上膛,他向远处瞄了瞄,动作帅气,声音冰寒。

“宝柒,如果你身上什么都没有,能走出这座绵延几十公里的大山吗?”

一听这话,宝柒刚才期待的兴奋心情没有了。

难道真是为了来折腾她的?挑了挑眉眼,她扭曲着脸蛋儿,恨声说:“刚才不是我自己走进来的,难道是你背我进来的呀?”

“不仅能走,还要在山里生存。”

“我又没疯,我为啥要在这儿生存?”

阴恻恻地斜睨着她,冷枭瞅着她满脸不爽的小痞子劲儿,大手挥起来,抚上了她的后脑勺,叹了一口气,神色沉沉地说:“因为,你要接受考验。”

接受考验?

宝柒看着他严肃的冷脸,她有点儿明白了。

虽然没有吃过猪肉,到底她也看过猪走路。野外生存训练这档子事儿她没有干过,却听过不少。对于特种部队来说,这都是常规性训练的小儿科。

想一想,心肝儿都得抖三抖。

眨巴眨巴眼,她又憧憬开了,“首长是准备亲自给小兵传授绝活儿?喂,这算不算是给我开小灶?”

从来没有对战士搞过特殊化的冷枭同志,沉吟了几秒,稍微有些别扭地勾起了唇。

“算……吧?”

“嘿嘿!”腾地一下站起身来,宝柒怪叫几声,开心地拍了拍他的肩膀,“什么叫算吧?当然算开小灶。行,首长英明,小兵赞成。赶紧的,咱们现在就开始教。”

现在的宝妞儿正处于蜕变和成长阶段,凡是觉得对自己考核过关有用的东西,她都能够虚心求教和接受。冷枭在军内的名声她知道,本事她也亲眼见过。他既然肯屈尊教导,指定有他的绝活儿,比如那种江湖上传女不传男,传儿不传女的东东什么的。

嘿嘿嘿,越想越爽,她私心里终于满意了。

有了冷大首长的私人教导,岂不是事半功倍?就像那些大片儿里演的那样。一夜之间,她获得了十成的功力,明天清早,等她再次走出大山时,就可以横刀立马,威震整个特种部队了。

热血澎湃,恨不得一脚踏平整个山峦。

啊,牛掰的特种兵女战士就要诞生了。

为了不扰民或者引起其他的什么恐慌,冷枭在枪支上装了消音器后将枪递给她,看着她得瑟的小样儿有些好笑。伸出手来捋了捋她的头发,斜靠在一棵合抱的香椿树上,声音冷沉地说。

“宝柒,提高自己的能力,不是为了个人英雄主义,而是为了你自己和战友的生命安全,懂吗?”

拖后腿,跑不动,打不来,上了战场不仅自己去送死,还得连累战友们。

“我懂了,首长,为了战友的安全,赶紧教我绝活儿吧。”

冷枭自然不知道她心里那些搞笑的小九九,盯着她期待的脸色,他继续说着不着边际的话题,“真正带兵的人,都得对兵狠。宠不得,护不得,训练中受伤流血,是为了确保他们都能活着。”冷首长平常就是一个不苟言笑的男人,此时说来,冷峻的脸上更是充满了骇人的严厉。

在红刺,宝柒听说过一些执行特殊任务的惊心动魄,想到过战友们的生离死别,突然发现,其实冷枭是爱兵。

因为爱兵,所以才严兵。

虽然没有亲身经历过,但宝柒却能够体会到那种感觉。

害怕自己一会儿被感动得泪水横流的形象,她邪气地掀起唇来,微笑着说:“首长,思想政治总动员,咱能不能先别讲了,把你那些绝招儿都使出来教我?告诉我,怎么才能在短时间内练就一身的特种兵功夫。能上天,能入地。”

冷枭却说:“不要想得那么天真,没有任何事情是不吃苦就能得来的。”

一股想做王牌女特种兵的精气神儿,瞬间退散了开去,宝柒脑子里兴奋细胞们,也都通通被冷大首长一句话全体击毙阵亡了。哎,看多了小说和电视剧果然不太好,大脑思维太容易跳脱现实了。

想到这里,她又有些佩服游念汐了。

一念至此,她心里一阵突突,既然没有绝招儿,既然反正都是要吃苦,不如……

不如,明天再苦吧。

拽着男人的袖口,她哼哼道:“二叔,你是天资聪慧,我是本性愚钝,恐怕要有负你的栽培了。大晚上的,咱找个地方洗洗睡吧。嗯?”

瞧着她说得言之凿凿,其实想当逃兵,冷枭眸色一暗。

迎着凉风,他站得身姿笔挺。

“宝柒,想成为真正的特种军人吗?”

这句话,太热血了!

心里狠狠闪了闪,宝柒坚定地冲他喊:

“想!”

大山深处,除了树木什么也没有,在这样静寂的环境里,她响亮的一个“想”字,显得铿锵有力,直刺她自己的神经。

她想!而且,她一定能!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名门盛婚·完美终结》第10章 月下缠绵,冷面男的醋酸味(5) 《名门盛婚·完美终结》第9章 月下缠绵,冷面男的醋酸味(4) 《名门盛婚·完美终结》第8章 月下缠绵,冷面男的醋酸味(3) 《名门盛婚·完美终结》第3章 野外生存,惊险刺激情深深(3) 《名门盛婚·完美终结》第7章 月下缠绵,冷面男的醋酸味(2) 《名门盛婚·完美终结》第1章 野外生存,惊险刺激情深深(1)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