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最新小说推荐

首页 > 目录 > 《断鸿归处飞云乱》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撕扯

第六章 撕扯

芸渔歌 2021-02-24 05:13:11
秋分之后天黑了的时间愈发晚了,晚上下班时间路上行人是川流不息,胡同里归乡的骑自行选择车人将自行选择车一辆紧挨一辆贴着两边胡同的墙壁,人们朋友见面互相的旗号打招呼。孟岩家院子门口围在一堆人,互相拥挤不堪着朝院子里四处张望,有的半大孩子像是练杂耍像,站着院门对面墙边停着的...
春分过后天黑的时间越发晚了,下班时间路上行人也是川流不息,胡同里归家的骑车人将自行车一辆挨着一辆贴着两边胡同的墙壁,人们见面互相的打着招呼。孟岩家院子门口围着一堆人,相互拥挤着朝院子里张望,有的半大孩子像是练杂耍一样,站着院门对面墙边停着的自行车车座和后架上踩着高往里面瞧。拎着菜篮子的大妈伸着脖子由于挤不进去在人堆后面干跺脚,她索性拽着堵着院门的胖大嫂:“院里怎么了?”胖大嫂不动身子偏过头,双下巴和脖子上的赘肉拧出一道道横褶,她半挡着嘴用小声的语气以及周围都能听得到声音说道:“听听,多热闹,院里老周家和老孟家打起来了。”“怎么打起来了?他两家不还是同事嘛!”“同事怎么了,我跟你说这老周总不在家,老周媳妇总往老孟家跑被老周抓住现行了”旁边一个中年汉子用胳膊肘怼了一下胖大嫂:“别瞎说,人家老周不是那样人。”“切”胖大嫂撇了撇嘴一副幸灾乐祸:“人心隔肚皮,你知道他什么人,你听听老孟院里骂多大声,这能有把脏水往自己盆里倒的?再说你看老周媳妇都不出来解释,门一关任凭老周骂这不是心虚是什么?”“说什么说,人家那叫涵养,你以为跟你似的跳脚骂街的大胖娘们”“你说谁呢?”胖大嫂抡起手里刚买的芹菜拍在中年汉子头上:“你看人家娘们好,你去拔刅(chuang四声)去啊,我说一句你顶我两句,就你能耐大。”中年汉子扒拉下来头上芹菜叶子,拉着胖大嫂闪出来:“行了行了,回去做饭。”“做什么饭,就知道吃,看他家盖那楼显摆的,出来进去眼睛都朝上,活该。”胖大嫂说着还是让中年汉子推搡着离开了。他两个一走,一下子闪出两个人的空间,大妈刚想往里进身,一回头看见正在锁自行车的孟福生,转身两步走他面前:“孟啊,快回家看看吧,那个酒鬼正在院子里闹呢。”“陈婶,他们两口子又打架了?”说着话从自行车车把上拿下绕在上面装着工具的包。“哪啊,跟你家闹呢?!快看看去!”孟福生心里一惊,顾不上锁车急忙拎着包,嘴里说着借过让让,分开堵在门口的人朝院子中快步走去。院子里中央自来水池旁边,周伯涛背对着院门坐在马扎上,旁边一个小矮桌上摆着半瓶酒一个酒杯,桌上还放着花生米,以及几个没啃过的鸡爪子和一小撮啃过的碎骨。只见他吧嗒一口酒几口酒菜,朝着老孟家的门口举着鸡爪骨大声骂道:“别以为你们家有几个钱,想干什么干什么,明天我就举报去,你这叫违章,违章建筑!欺负人行,欺负到我家就不行!”孟福生走到他身后,运了一会气,接着把工具包放在水槽水泥台上,拍了拍周伯涛的肩膀:“孟啊,跟哥说说,谁欺负你家了。”周伯涛回头满嘴酒气:“谁,谁?你,你们一家子。”孟福生挠挠额头,转身从墙边放着的两个小板凳那拿过来一个,放着周伯涛对面坐下:“说说,我们一家怎么欺负你了,咱有则改之无则加勉。”话虽然这么说脸上却没有平时的笑容,他端坐着直视着周伯涛,心里知道他在无理取闹。“少拿话甜和我,你看看你二楼都盖哪了,你家那围墙明明都骑到我家房顶了。我媳妇晾衣服是不是得从你家过?翻来翻去摔着怎么办,你赔的起吗?”身后的门开了,刘阳从屋里走出,手里端着凉的温度刚好的茶缸子:“别跟他说,回家吧!”“你进屋吧别管了,帮我把包拿屋去。”看着刘阳进了屋,老孟接过茶缸子,把里面的茶水泼进水槽从周伯涛的酒瓶里倒了一些,然后举起杯:“既然兄弟开口了,那我明天就叫人把围墙挪进来些,我家的衣服以后不晾你家房完喝了一口。“心虚了吧,你是不是心虚了,这不叫完,顶子得给重铺,有一点漏水我跟你家门完。还有,你家这违建得拆,挡了我家阳光了。”孟福生看了看周伯涛家的门窗笑了笑。“孟啊,咱可是老同事,单位那点事你也知道。我家呢条件差,两个孩子居住面积小,有一个也过了十八岁,咱别说远了,你就敢保证过两年小云子再大点你家不这么弄?不这么弄也不行啊,到时候用工用料哥哥帮你。”几句话说的周伯涛有点哑言,别看背后骂的欢,当着老孟那些难听话他还真有点说不出来。“行了行了,打不了,走吧走吧。”李奶奶捅开炉子,用铁筷子远远比划着驱着院门口的闲散看热闹的。周伯涛吧嗒喝了一口酒,酒精的作用眼睛红红的:“你要这么说,还真堵我嘴,围墙你也用拆,但是我家要是有一点漏水你得赔。”“这不用兄弟说,你家屋漏,有一点阴湿我都给重刷浆。这都小事,你刚说我们一家子欺负你们,咱哥两都好说,刘阳好面子,小岩和云子又是发小,这么说可是你不对了吧。”周涛举起的酒杯又放下:“我不对,你回去问问,云子两天没上课你家小岩还帮他编瞎话,老师都找上门了,回来你家小岩没半点错全是云子。我就问你家刘阳,万一我小云子外面出了什么事,你们家担得起责任吗?你猜你们家刘阳怎么说,说云子有人生没人管,你们当老师都这么骂人啊,是说我们家没家教吗?”孟福生一皱眉,脸色沉下来看的出有火气又压了压,然后给周伯涛把酒倒上:“确实小岩不对,回头他回来我好好教育他!”“对!必须的,我告诉你老孟,这孩子就得打,不打就给你闯祸,你说我说的对不对?”老孟喝口酒没说话,倒是张洁从外面急匆匆的回来,进来就捶着周伯涛:“就知道喝,小云子前天晚上根本没去奶奶姥姥家,上梁不正下梁歪你天天外面野,孩子都学会了。”“滚,他妈的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还跟我闹!”周伯涛摔了酒杯站起来就给了张洁一耳光,然后一脚将张洁踹到。张洁站起来两人撕扯在一起,院门口又重新聚拢起来张望的看热闹的人。李奶奶和院子里的邻居也都关上了屋门,除了孟福生谁也不爱夺管他家的事,生怕和老孟一样惹一身骚。周伯涛揪着张洁的头发,张洁拿头顶着拼命的撞周福生一副拼了命鱼死网破的样子,孟福生也拉车不开两个人,正招呼喊人帮忙两个少年一前一后拨开人群跑进了院子。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二章 一个闷葫芦 第三章 离家一夜 第四章 旷课 第五章 倒打一耙 第六章 撕扯 第七章 真打假打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