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最新小说推荐

首页 > 目录 > 《天烬万里》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卷 云雁回峰 第一章 猎兽

第一卷 云雁回峰 第一章 猎兽

九万里云霄 2021-04-08 14:20:02
几声弓弦铮铮翁鸣与鸟儿的鸣叫声拍翅膀的声音,正树下嘻戏的几只狐狸受了惊,正四下四散奔逃间,却是连续传来几声飞羽急速尖啸的声音,有四只狐狸的尾巴被钉在地上,不能动弹严禁,几只狐狸没办法惊惧地乱的吱吱喊叫。  “哈哈,雁儿,你果真是我们雁回峰脚下第一等现在是清晨,地平线上刚升起的太阳正发散着和煦却依旧扎眼的阳光,一丝光线透过林间,从树梢蒲叶尖上的水珠折射在地上。。...

天烬万里

推荐指数:10分

《天烬万里》在线阅读

  远方郁郁葱葱的一大片山林里,藤蔓交错,十人合围也抱不过来的大树比比皆是,每片树叶都有巴掌那么大。

  现在是清晨,地平线上刚升起的太阳正发散着和煦却依旧扎眼的阳光,一丝光线透过林间,从树梢蒲叶尖上的水珠折射在地上。

  树下是几只野狐狸在嬉戏玩闹,对,现在还是春天,这大好春光可不能放过,万物的繁衍都要进行,每一代都要接过上一代用生命传递的火把,再传向下一代,这都是伟大的行为。

  突然,树上接连传来几声弓弦铮铮翁鸣与鸟儿的鸣叫拍翅膀的声音,正在树下嬉戏的几只狐狸受了惊,正四下奔逃间,却是接连传来几声飞羽急速破空的声音,有四只狐狸的尾巴被钉在地上,动弹不得,几只狐狸只能惊恐胡乱的吱吱叫喊。

  “哈哈,雁儿,你果然是我们雁回峰脚下第一等的猎人啊,射了尾巴钉在地上,这狐狸还是个活物啊,哈哈,好雁儿。”一个长这一双铜铃大眼,满脸络腮胡子,斜穿着兽皮短打,右肩斜露出一截刀柄,左腰挎了一壶弩剪,右腰上别了一把短弩的中年大汉,大笑着从旁边的树后大步走出。

  “五叔,你又取笑雁儿了,听十七爷说他当年可是在这雁回峰脚下一支箭射了十七只大雁啊,那才是本事呢。”一个少年人,戴着布裹帽,也是斜穿一件兽皮短打,背上背了一把桦木弓,腰间却斜挎了三个箭壶,一边将羽箭拔出装回箭壶,一边弯腰将狐狸的尾巴绑在一起回话。

  “五叔,四只红皮狐做诱饵,够吗?”少年抬头略带疑惑的询问那大汉,真是无法想到箭技如此娴熟的少年尽然如此的年轻,绝不超过二十的年纪,与他娴熟如老猎户的箭技绝不可能相符。

  “够了,这斑斓兽最是嫉恨红皮狐狸,四只摆一起,足够他们像见了杀父仇人一样的失去理智了,等它们冲进去杀红皮狐,我们就直接收网子带回村里,你小雀姐可是马上就要和石头娃成亲了啊,哈哈。”说到这,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大汉不禁又大笑起来,直惊得树上的鸟儿又是一阵乱飞。

  “五叔,这以后雀姐嫁出去了,您就轻巧了,五婶在天有灵那也会笑的,您放心,雀姐不在,还有我照顾您。”细看少年并不是很强壮,骨头架子却是很大。少年说话时脸上竟还会带起微微的羞涩表情。

  这两叔侄是雁颈山回雁峰下的猎户,五叔全名叫赵全饱,因本家里排行第五,在村子里又颇有威信,且名气隐隐盖过上面四个兄长,村里人多唤他五爷,只因雁儿与他亲近才唤他做五叔。五婶死得早,五爷一个人把雀儿带大,今年雀儿刚过十六,回雁峰正南方雁翅山下的石头爹就带了厚礼来提亲,五爷起先不愿雀姐嫁到外村,但石头爹不停的往回雁峰跑,又明明暗暗的说了一些提示之类的,五爷再一看雀儿的眼神,还真是这么一回事,石头又答应每个月都带雀儿回回雁峰看看五叔,这一来二去就应下了这门亲事。

  这雁儿呢,是回雁峰下年轻人里最出色的猎户,全名叫赵雁翔,六岁的时候爹进山猎豹被苍狼给咬了个半死,被背回村子没躺过半个月就闭了气,雁儿妈就一直一个人带着雁儿,没爹的孩子吃得苦,家里又穷,雁儿在他爹死了半年多近一年后,刚拉得开弓的他就常跟着村里的猎手一起进山猎兽,村里人明白孩子的家境,也没多拒绝,就答应了,但在山里谁能一直顾得上这么一个孩子?只有五爷一直守在雁儿附近,而且经常教雁儿猎兽,平常又多有照顾,虽是叔侄,情分却又如父子一般。也正是如此,才使这才十五岁的少年,就已经能和老猎户比肩了。

  这两叔侄此番进山是为了猎捕至少一头斑斓兽,斑斓兽浑身皮毛也不知是为何能够不停的变幻颜色,尤其听到大声音的时间,皮毛会在很短的时间里极快速的变幻颜色,所以这么一头斑斓兽在雀儿的喜宴很能添些喜庆。但斑斓兽的皮毛的颜色在遇到危险情况时会变得与身边的环境一样,好像突然消失一样,猎捕很是困难。但五爷说曾听老一辈的猎手说,斑斓兽每每看见红色的活物浑身都会发出耀眼的蓝光,然后变得非常狂暴的冲上前将红色活物撕得粉碎。

  所以才有了开头一幕,现在叔侄俩正趴在一棵大树上,一滴滴汗水正顺着两人的下巴滴在树干上,现在已过了晌午时辰,但空气里依旧带着灼人的热气,却没有一丝风气,直热得二人浑身上下湿透一片,但二人却没有丝毫的动静,除了偶尔的眨眼以外,丝毫没有半点生机外泄,仿佛已经和环境融为一体了一样。

  树下是四只红皮狐在不安的扭动,远远的树林里突然发出了耀眼的蓝光!

  只见那道蓝光急速朝树下奔来,跑到跟前了才发现竟然有三头斑斓兽一同奔了过来!

  此时斑斓兽已经进入了猎网内。

  “起!”

  五爷大吼一声,便闪电跳向另一棵大树,同时一手拽下了一根粗大的树藤。与此同时,雁儿也以迅雷不急掩耳之势飞速越向旁边的一棵大树,也同时一手拽下了一根粗大树藤。

  地上瞬间便被拉起了一层大网,斑斓兽全部被捕。

  还不及他们叔侄二人落地,只见那头高大些的斑斓兽仰天大叫,原本已经变红的双眼便全部透着血一般的红色,它们的指甲迅速长长变得更加锋利,几下抓破猎网,便一齐向五爷奔去,直要取了五爷的性命,五爷惊讶间却并不慌乱,折身错过了斑斓兽的利爪便又像树上爬去,他很明白,现在树上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方甫趴在树上正要上爬,右脚小腿处便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刚刚多了前面两头狼的利爪,却没防住那头小一些的斑斓兽的尖爪,五爷痛呼一声便被那头小的斑斓兽一爪带下了树干,刚倒在地上眼前便迅速跳来两头巨大的蓝色身影!

  又是三声弓弦嗡嗡铮鸣,两只箭的箭尖从大斑斓兽的胸前射出,将这只斑斓兽猛钉在五叔头顶不足三寸处,还一只箭却是射在另一只斑斓兽的头上,直带的那斑斓兽向前一翻。

  三箭解围,已经准备坦然受死的五爷猛一醒悟,就地打一个滚再躲过小斑斓兽一爪,正要爬起,却发现右脚完全使不上力气,复又跌倒在地。

  小斑斓兽又是一爪抓向五叔右脚伤口出,鲜红的血液深深的刺激了小斑斓兽的视觉!

  五爷疼得直要晕了过去,而不远处的两头斑斓兽竟然没死!也是迅速爬起,而五叔鲜红的血液也是极大的刺激了他们!

  三头斑斓兽再一次猛的扑向五爷,五爷咬牙双手从肩后握住刀柄猛然抽出那柄只露出刀柄的大刀,就势向下一斜砍向三头斑斓兽,转瞬间又突然想起雀儿的喜宴,便将大刀反向,用刀背将斑斓兽拍出一丈来远!

  又是弓弦嗡嗡,三声铮鸣再次将一头高大的斑斓兽钉在地上,这次斑斓兽流出深蓝色的血液,终于挣扎两下再没爬起。

  而另外两头斑斓兽却是摔在地上马上爬起,再次凶猛的扑向五叔!

  五爷旋即坐起,依旧是准备用蛮力将斑斓兽拍开,但这次斑斓兽狡猾的急停了一下再又跃起扑向五叔,五爷一刀劈空,顿知不妙,便再又躺下,两头斑斓兽一个猛扑再次扑空,猛然急停后又回头扑了过去,五爷再次侧身翻滚堪堪避过了这凶猛的一击,而此时已到了十人合围也抱不过来的巨树下,再没有翻滚的余地,但两头斑斓兽已经再一次高高跃起,凶猛的朝五爷猛扑而来!

  又是一声铮鸣,赵雁翔将长弓拉了个满月,将长箭射出,这次却只射出了一只长箭,而此时两头斑斓兽距离五爷面门已是不足五寸!

  五爷急速坐起,双手紧握刀柄再次将斑斓兽拍飞,同时羽箭破空声嗡然传来,斑斓兽飞到半空被长箭凶猛的钉在地上!这两叔侄的默契配合当真是令人刮目,而此时,已经只剩下一头较为幼小的斑斓兽还在地上翻滚!

  赵雁翔再次将长弓拉成满月,正要射出此箭,直听五爷大喊道:

  “雁儿,你是不是找到它们命门了!切莫射死了它,这是最后一支活着的了,你雀姐喜宴上还要用它添喜庆啊,五叔没事!莫要射死了它啊!”

  赵雁翔微微皱眉,却是悄悄将箭尖向下移了一分,羽箭脱手飞出,将正在摇头不止的斑斓兽一箭钉在地上!

  这头斑斓兽趴在地上剧烈的喘息,想要再度爬起,却是再没有半分力气了,眼中红芒渐渐消褪,好像快要脱离了狂暴的状态。

  赵雁翔翻身下树,快步跑到五爷面前,眉宇间满是焦急,额上也不知是被惹出的汗水还是被惊出的汗水。

  “五叔,脚怎么了?雁儿给你看看。”赵雁翔低头翻看五爷的脚询问道。

  “你快去把斑斓兽给绑了,雀儿喜宴上要用呢,五叔这脚你看了也没用,伤着骨头了,好险没把五叔我脚筋给抓断了。哈哈。”五爷到底还是汉子,右脚小腿一阵血肉模糊,尽然还想着雀儿的婚宴,一想到斑斓兽在雀儿的婚宴上大放异彩,心里就是一阵直乐。

  “五叔,来裹上药吧,您放心,那几头斑斓兽跑不了了。”赵雁翔从背后掏出一块布包,打开了立马发出一股浓烈的药味,抓出一把药泥抹在五爷的腿上说道,又从身上撕下一截布条给几圈捆上。这才起身去抓斑斓兽,此时斑斓兽俱都脱离狂暴状态,那头大的斑斓兽是真死了,蓝色的血留了一地,另外两头却都还活着,走近了还听到微微的喘息声。

  赵雁翔大喜叫道“五叔,两头活的,一头死了!”

  “好,雀儿的喜宴肯定是这歇雁山山脉里最光彩的事!哈哈哈!”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卷 云雁回峰 第一章 猎兽 第一卷 云雁回峰 第二章 归乡 第一卷 云雁回峰 第三章 玉儿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