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最新小说推荐

首页 > 目录 > 《山河英雄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江津渡

第四章 江津渡

更俗 2021-05-04 10:09:26
  过白石府经过翠屏山时,众人停下,稍作整顿。   翠屏山上遍野松柏,新细似幼儿手臂,粗壮需数人合抱,皆通体笔直,如刺云天,在严寒季候,依旧青翠欲滴。此时正是清晨,朝阳潮红似血,涧...

山河英雄志

推荐指数:10分

《山河英雄志》在线阅读

  过白石府经过翠屏山时,众人停下,稍作整顿。

  翠屏山上遍野松柏,新细似幼儿手臂,粗壮需数人合抱,皆通体笔直,如刺云天,在严寒季候,依旧青翠欲滴。此时正是清晨,朝阳潮红似血,涧泉奔行如故,水声在严寒中犹为清冽。吴储一时神思远驰,却守心如一,一条奔腾跌宕的山溪明晰显现眼前,分外动人。

  忽然心神一动,一名亲卫来到身后。与以往不同,脑海竟清晰呈现他恭敬垂立的影像。吴储心坚死志,被这山间充满生机的景致催发,终于达到止水如鉴的境界。若能寻地潜修时日,将这领悟完全转化为战力,天下间又将出现一名宗师人物。

  心知自己多年来为仇恨蒙蔽,多造杀戮, 三府八邑间出于已手的孤魂野鬼数不胜数, 达到这种心境的机会实是渺茫。心神一岔,顿失止水如鉴的境界。心中转思,老天能让我有生之年一窥最高武学的堂奥,已是待我不薄。于是将心结放下。

  吴储攸然转身,对身后亲卫说道:“ 蒙亦,我等就在此处分别吧。你们把大宛一同带去荆越吧。”

  大宛乃是吴储的坐骑,此时他竟似在嘱托后事。

  “主公,让我等陪你一同去吧。”

  “伊周武一定会将你我逃脱的事情知会张东,你我同行,定然会被张东提前发现行迹。再说,你们跟随我十余年,功名未成,却留下青州鬼骑的恶名。我已误你们太多,你们除去面具,在荆越或隐或仕,应当另有一番天地。”

  “主公待我们恩重如山,若非主公收留蒙亦并传授武艺,蒙亦早就是这山河间的一缕游魂。”

  说罢,与众亲卫环跪四周,齐声道:“主公待我等恩重如山,请让我等相随为主母报仇。”

  “你们起来,我意已决。此番若能身免,我自会前去与你们相会。一同造就一番事业。”

  说罢,转身望向茫茫山外,一股悲凉油然直浸心间。

  吴储将徐汝愚缚在身后,只身下了翠屏山。 此时他已经除去面具铠甲,露出他的真容实貌。其脸颊瘦长俊朗,轮廓分明,只因长期覆在面具之下,稍嫌苍白。目光凛冽,如电闪闪。双鬓渐染霜迹,神色苍凉。辨定方向,他迈着不疾不徐的步履向江津城行去。一路上不停用丹息刺激徐汝愚丹府间的生机,促使他早日醒来。

  第三日,徐汝愚终于悠悠醒转。发现自己伏在身着青色葛衣人的背上,其他五儿不知道所踪。暗忖,眼前这人救了我?不知有没有救下其他五人。

  想起父亲以及惨遭屠戮的逃难众人,心中悲痛难已,泪光涟涟。吴储早已发觉徐汝愚醒来,若有所思望着不远处的江津渡口。心想,过了这个渡口,就是有天下四都之称的江津城了。

  吴储将身后徐汝愚解下,放到斜坡的草地上。野蔓早已枯黄,匍伏在地,却是柔软如茵。徐汝愚大病在身,数日未进粒米,只是靠吴储以内力逼入溶有丹药的清水维持生机,劫后余生却生不出一丝气力。只得平躺草地,仰望湛蓝天空,但觉风过云流,竟比往日更为清晰动人,周遭事物虽无法眼见,但朦胧之间有种了然在心的奇异感觉。

  吴储刚将目光移至,徐汝愚便有所觉般将头微侧,吴储心中一懔,道:“你知道我在看你。”

  “恍恍所觉凛然,是你救我?”

  吴储愕然不语,忖道,虽无刻意收敛,但此时心境平和,渐遁于道,看来长年杀戮已让自己不属常人。只是他能有所警觉,也是天生异禀,正合修炼止水心经。只是他体远弱常人,周身经脉细弱,即使练成止水心经,在武学上也难有大的成就,只能勉强挤入寻常好手的行列。心中一时犹豫不定是否要将止水诀传于眼前这人。

  渡口近旁有一茶寮。数支粗竹插入土中,上顶一张宽大油布,遮阳避雨。有几山民村夫停脚歇息。战火没有烧到这里,看上去有着山外桃源般恬然闲适。

  吴储将徐汝愚平抱入茶寮,借来一只粗瓷碗,买了几只干饼,将一只干饼用水捣碎成糊状,用勺子送至徐汝愚口中。

  茶倌是一个枯面小老儿,他又放了一只碗在桌上,添上水,道:“令郎看似身染重病,这江津摄山之上,西山枫林中住着一位神医,客官可以去求求他老人家。”

  吴储心有所触,不由忆起早逝的孩儿,幼平在世,也是这般大了。难怪在这废物身上如此著心,想来是不觉心寄于此。

  徐汝愚却立即反驳茶倌,道:“他救了我的性命,却无其他关系。”

  声音细弱,语气却坚定得很。

  吴储听他这么说,不禁生怒,厉声道:“做我孩儿难道辱没了你?”

  片刻又悟道:“你知道我是谁?你果真天资聪颖,我自诩已与战时不同,不想竟被你这小儿识破。”

  说最后一句时,目光已转凌厉,自然而然的生出一股庞大的霸道强横气息。

  众人心头如堕巨石,骇然转目望向这白面修身的汉子,皆生出刚刚看他文弱似书生现在却好生让人害怕的念头。

  吴储气势一敛,众人如溺水遇救,忙不迭纷纷离开茶寮。茶倌无奈,一脸苦相的缩于一角,瑟瑟发抖。

  吴储继续问道:“你是如何猜到的?”

  徐汝愚心生怖相,一时呼吸艰难,待吴储收敛气势,方慢慢平复,虽心有后怕,却努力显出夷然无惧的神色, 答道:“你面色较颈部白许多,应是长期配戴面具造成的。加上当时机缘巧合,能救下我的人,除了你之外我也想不到其他人了。”

  吴储丝毫不掩欣赏之意,道:“难得你年纪小小,心思却这么缜密。”

  徐汝愚听他这么说,心中得意便呈现在脸上。知道他是此次两府六邑之祸的元凶,若是父亲在此,定会不假颜色。心中这么想,待到吴储再喂他饼浆,不免犹豫不决。

  吴储些许时间就明白他的想法,将碗重重顿放在桌上,目光锋利的盯着他,说道: “你是耻我喂你?”

  徐汝愚心中忐忑不安,努力使自己目光不移向别处。没有应声,面上神色却是肯定。

  “你想吃时,自会张口唤我。”

  吴储说罢,转身离座,却哑然失笑,心想:没事与这孩童较劲。径直走到津水,看那水涛簇涌,在岸石上溅为白沫,复归水,念及自己现时处境,不觉英雄气短。河风沁面,岸堤多植垂柳,婆娑生姿,鸟雀群集,复又群飞,有如乱箭四射,以吴储之能也不能尽摄其踪。

  吴储虽然观望津水,然而心神还留一分在茶寮之中,观察徐汝愚的反应。

  徐汝愚现在饿极,努力伸手,腹腔扯痛难忍,只得颓然放弃。然而,心中更不愿意落下脸来去求吴储。见那茶倌呆然望着吴储的背影,一副大受惊恐的样子,不禁气结。

  聚力长叹一声,振声道:“不是每个人都能知趣识相的,非要等人因不耐烦做小事而迁怒他的时候才觉悟,不是稍稍迟了一些。”

  茶倌听得一惊,忙不迭过来喂他饼浆,然而双手因为惧怕止不住的微微颤抖,不时将浆水泼在他的衣襟上。徐汝愚毫不介意,还不时出声安慰茶倌。

  吴储也不言破,等他吃完才转身返回,说道:“你虽然限于体质无法修习上乘丹息术,然而,他日凭你的聪明才智必不会居于人下……”

  徐汝愚并没有因吴储这番夸奖而面有喜色,反之,心一沉到底。 暗忖:义父如此说,眼前这人也这么说,本以为寒气消除会有所转变,唉,只是一厢情愿。原来,他经历灞阳暴行,对武功更加期待。想到这里露出失望乃至绝望的神色,对吴储后面所说的“…阴维阴跷二脉多有损伤,即保不死也是多病之躯…”等等话语也毫不在意。

  从此,徐汝愚极少开口说话,任由吴储抱入江津城中。等到勉强能挣扎行走,就不愿让吴储扶助,衣食也都自理。只是跟在他身后也不离开,他知道吴储此时需要借助他掩饰身份。

  伊翰文没有将当日情形如实上报,只说吴储只身突围而去。 抱着与吴储不杀他同样的动机,他自然也不希望伊周武的麻烦轻易消失。他甚至希望吴储将张东刺杀后,将伊周武也一同杀了。

  张东留在白石府军处理军务,一月后方领亲卫返回江津。他素来小心谨慎,得知吴储未死,更是轻易不出行,出行也前呼后拥,将亲卫中七大高手都带在身边。同时,加强江津城防警卫,严格盘查来往商贩行人。只是,他料定吴储定只身潜入城中,即使有部众相随,也会分散行事,故而将主要精力放在只身孤影的人身上。万万想不到吴储与一个身染重病的少年每日都会在东篱茶楼饮茶,而东篱茶楼正对着他的都督府衙的大门。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宛陵冬 第二章 青州鬼骑 第四章 江津渡 第五章 仇雠 第六章 天下势 第七章 传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