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最新小说推荐

首页 > 目录 > 《山河英雄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仇雠

第五章 仇雠

更俗 2021-05-04 10:09:27
有还来,但依旧商贾精英荟萃,市肆繁茂,歌楼舞榭,琴声酒器,彻夜不眠不绝。   东篱茶楼邻街傍水,居在繁华热闹锦簇之地,却很难得的宁谧清幽,临窗由此可见摄山双峰,摩天耸立,窗下又望得见津水之上,舟楫精英荟萃,帆樯遮日。数尺见方的倚水*大面积种植多种名菊,本港已是数九天江津东望东海,西达荆楚,南接皖越。前朝经略津水贯通长河,从古到今都是通达之地。雄居天下四都之列,可见其繁盛。津水主水道绕而过,另有引水沟渠穿城而去,也名津水。前朝津水漕运鼎盛时期,两岸商埠相映,食店林立。时至今日,略有不及,但依旧商贾云集,市肆繁盛,歌楼舞榭,琴声酒器,彻夜不绝。。...

山河英雄志

推荐指数:10分

《山河英雄志》在线阅读

  江津城,南临大江,津水绕城而过,所以取名江津。江津城雄踞摄山而建,摄山的两座主峰比肩等高,东峰如龙称龙山,西峰三茅宫又称凤翔峰,双峰如门,峙守津水,所以江津在建城之前又称津门。

  江津东望东海,西达荆楚,南接皖越。前朝经略津水贯通长河,从古到今都是通达之地。雄居天下四都之列,可见其繁盛。津水主水道绕而过,另有引水沟渠穿城而去,也名津水。前朝津水漕运鼎盛时期,两岸商埠相映,食店林立。时至今日,略有不及,但依旧商贾云集,市肆繁盛,歌楼舞榭,琴声酒器,彻夜不绝。

  东篱茶楼临街傍水,居在繁华锦簇之地,却是难得的静谧幽雅,临窗可见摄山双峰,摩天矗立,窗下又望得见津水之上,舟楫云集,帆樯蔽日。数尺见方的倚水*种植多种名菊,现时已是数九严寒,花圃之中依旧有数株异种盛开不谢,铮铮风骨多于争奇斗艳。前街正对永宁郡都督府。前任都督宰父徙喜静,每日令两名衙役执杖,遇到无事喧哗者,杖之。张东崛起永宁郡,自牧江津,将前任颁布的政令尽数改动,惟独这条不曾改动。所以,东篱茶楼虽然居繁锦之所,却无车马喧哗。

  徐汝愚心想,父亲常言譬使天下相得,再无纷争,市井民俗皆如陈年古酒,使人陶醉。现在却有几分相似。摄山在外,云霞栖集,窗下异菊争研,这茶楼名称东篱,显然取自古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之意境。父亲若是在此,定然会寻茶肆主人品酒论文。想到这里,徐汝愚黯然神伤,悲恸欲绝。

  吴储见惯这种情形,未加理会,心中盘算,从昨日起,江津城中停止严密的收搜,恢复往时的正常城务防事。显然是张东见他一直没有显身,继续收搜下去,扰民过久,伤及政体,只得恢复城中生活次序。若是自已当他放松警惕,冒然前去行刺,必然中计,落入他的网罗之中。此时张东应内紧外松,看他每日出行的仪仗依旧森严就可以知一二。

  正思忖间,余光里看见四个髯须汉子进入茶楼,大不咧的寻了靠窗的位置坐下,粗声招呼茶倌上茶伺侯。

  四人体态均匀,步履间举重若轻,显然都是个中好手。

  其中一人行为粗鲁,右腿支在桌子横档上,咄声骂道:“吴储那狗贼害人匪浅…”

  待要再言,左侧白面长须汉子厉色制止,说道:“小声。你想连累我们一同遭主公训斥。”

  粗鲁汉子讪讪沉下声来,与另三人细声交谈。

  吴储见那四人说到自己,立即功聚双耳。

  “钟留那边已传来消息,吴储欲附鄂家,已被随侯鄂璞所拒,向东南离去。为何主公还令我们扮作食客在酒肆里厮混?”粗鲁汉子忿忿说道。

  “不领差事,薪奉不减,每日还能游山玩水,二哥又有什么不自在的?”对面一个疤脸汉子淡淡言道。

  “话虽如此,但是此时正是建功立业的时候,谁有心思在这里游山玩水?再说我们只是在这茶楼食店里逗留,不似江津三恶他们…”话未出口,便觉自己失言,忙闭口不言,希望三人没能发觉。

  然而,右侧猥琐青年却不放过他,讥讽的接过他的话头:“不似三恶他们留连红馆青楼是吧?哈哈,原来二哥不是为不能建成功立业忿忿不平,而是想念他的怡情啦。”

  粗鲁汉子情知自己失言,一时反驳不了,只涨红老脸,怒目盯着猥琐青年。猥琐青年却不惧他,挤眉弄眼甚是得意。

  白面长须汉子不觉莞尔,道:“小柯,不要再戏弄你二哥了。”接着一顿,肃声道:“主公如此安排自有深意。钟离现在的那个吴储,保不定是他的那个部下扮的,目的乃是吸引我们的注意力。吴储与其四十九名部众,都青铜面具覆面,若非相熟之人无从分辨。好了,不要再言吴储,倘若他一直不出现,就当主公让我等休假吧。”

  接下来,这四人都说旁事。那粗鲁汉子与猥琐青年更是大谈青楼淫秽之事,不是发出猥亵嬉笑。听得吴储眉头直皱, 掉头见徐汝愚也是双眉紧蹙。与之相聚月余,知道他五识异于常人,此时见他能听到那四人谈话也不以为怪。

  徐汝愚望着眼前这人,心想:他虽然残暴无常,但也深得部众拥戴。此时,他大势已失,却依旧有人死力襄助。父亲常言,能获人心,必有所得之处。看来,在他残暴无常的表面底下,藏有别物。

  徐汝愚得吴储相救保住性命,两人相伴一个多月月,一直相安无事,已不像当初那样拒之千里。

  吴储言道:“张东为人谨小慎微,怎会轻易就中这声东击西之计?”

  徐汝愚见他虽是自言自语,却心知他是说与自己听的,遂接道:“正是张东为人谨慎,才会中这声东击西之计。”

  “哦,为何这么说?”吴储行功约束声线,将两人之间的声场与外界隔绝,自是不惧旁人听见。

  徐汝愚知他这是考校自己,不以为意,接着说道:“张东虽然识破钟留那人不会是吴储,但以他事无详明未敢省心的性格,定会派遣族中好手,前去一探究竟。如此一来,江津城中的实力定会有所分散。”

  吴储面露嘉许,道:“你不会言尽于此,继续说。”

  “若能再寻世家大族投附,几番遭拒看似山穷水尽,然后北上直逼江津。张东即使未必全信,也会尽起好手,在大江的南岸阻截。那时你就可以便宜用事。”

  “果然不愧是六俊之后。蒙亦应是如此。”

  徐汝愚犹豫片刻,终于问道:“只是不知你与张东有什么深仇大恨,欲杀之而后快?”

  吴储眼中精光一闪即没,面色阴郁下来,似沉浸往事之中不可自拔。徐汝愚见他面色变得极为难看,目光时而凶狠,时而悲恸,时而阴沉,时而轻柔,转瞬数变。不禁后悔问出这样的问题,禁不住害怕起来,不知做什么好。 幸好只过片刻,吴储神色恢复正常,目光阴狠的瞟了远处四人一眼,说道: “你真想知道?”

  徐汝愚迎上他的目光,犹豫了一下,肯定的点点头。

  “那好,我们另寻地方,免得让那四只狗察觉出什么。”

  两人结帐离开茶楼,另在津水河畔寻了一处食店进去,见无乔装之人,便安心坐下。

  “沿津水而上,距江津城三百五十余里,有一个小邑名唤博陵,隶属于永宁郡清河府,我吴家是博陵的大族,历任博陵都府都是出自我们吴家。博陵虽然居户不只有万余,但控扼津水、淮水,乃是兵家形胜之地。张东刚刚在永宁郡崛起,只有仪兴、白石两府八邑,东临东海郡,见拒于陈昂,东北是伊家青州。那时宰父徒据有江津、清河、南阳三府,但其施政暴虐,如狼牧羊,世家平民都不堪其扰,于是密谋引张东进入江津将宰父徒驱逐出永宁郡。当时家父率我吴族千余精兵追随张东。张东借道博陵侵江津,我吴家为他阻截清河府的援兵,后来又助他谋取清河府。 张东回师江津经过博陵的时候,大军陈于津水之畔,约我父兄四人到博陵城外饮酒庆功。我父忌之,让我卧病城中,领兵以防有变。果然,宴罢伏兵乃出,张东缚着我的父兄来到城下,让我弃城献降,交出清河冲阵术。我父兄不堪其辱,嚼舌自尽。城困半个月而破,我族只有我等十七人突围得以脱身,其余诸人或死或俘。群雄争霸,无所不用其极。我族踞博陵形胜之地,又有家传的清河冲阵奇术,虽然在乱世不争霸夺土,但是强豪深深忌惮我吴家。在乱世之中,不思进取,遭受淘汰,也没什么是非可讲。可恨张东狗贼,俘我爱妻,欲强之,见我妻抵死不从,就刀架在我不足月的孩儿颈项上逼之。我妻受辱身死,张东烹我儿与那一战出力者共食之,我族被俘一百二十三人尽遭屠戮。”

  最后数言,吴储虎躯剧颤,言语哽咽,双目之中蓄满仇恨之泪。徐汝愚心头如加巨力,呼吸困难,终于也控制不住涌出热泪。

  两人各自沉思,再无言语,直坐到日薄摄山,晚霞积空。 津水之上粼粼波光,尤如藏金,一道道在垂柳长曳的枝条下荡漾开来。此时有数十艘画舫系于岸边,有歌声渺渺传来,细听去,却是“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悲壮歌曲,歌者反复吟唱,愈加顿挫苍凉,此时日沉山后,水烟兴起,暮色渐深,只是歌声绕梁不绝,愈加嘹亮。

  琴声铮铮忽起,悲昂转折,徐汝愚听出那是古乐《国殇》,是祭祀守土战死将士的祭乐。歌者稍顿,复用那悲凉的歌喉和唱:

  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

  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

  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骖殪兮右刃伤;

  霾两轮兮絷四马,援玉 兮击鸣鼓;

  天时怼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遥远;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子魂魄兮为鬼雄。

  徐汝愚忆起父亲说过的一句话:群雄并起,逐鹿天下,互为仇雠。天下蚁民,或受役使,或遭屠戮,生者无使有归,亲人残存,群雄使之然也,天下视之为仇雠。吴储为仇恨蒙蔽,投附青州伊族,十年练成数千鬼骑侵扰仪兴、白石等地,两府六邑,十户难留其一,那适逢其难的人一定会非常仇恨他了。想到这里,对吴储的同情之心便淡了许多,收住悲切,却更加沉浸于歌声那无边无垠的悲凉中去。父亲常言,人最易受到蒙蔽,执着自己的信念,却让旁人受到伤害。如此看来,仇恨便也是使人受蒙蔽的信念了。父亲临死也不忘嘱咐我忘却报仇,想是不希望我受到仇恨的蒙蔽。只是听吴储说自己经脉受损,怕是活不长久,报仇之事更是无从提起。

  一时想呆了,直到吴储拍醒他,方觉察已是月至中天,星汉昭昭。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宛陵冬 第二章 青州鬼骑 第四章 江津渡 第五章 仇雠 第六章 天下势 第七章 传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