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最新小说推荐

首页 > 目录 > 《山河英雄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七章 传习

第七章 传习

更俗 2021-05-04
关爱至微,每天晨午必运先天丹息为他药物治疗严重受损的经脉,朋友相处甚洽,起始对他的畏惧现在的了无存无存。是遇上很合的地方,不能够辩白,便不多言,虽然脸上尽显轻蔑神情,目光游离状态移到他处,佯听之。  吴储面含笑容,也不介怀,心知自己借眼前幼子,与闲步抗辩徐汝愚与吴储两人每日依旧出现在东篱茶楼,依着后窗而坐。用过早点,泡上一壶上好的云雾,随意挑个话题谈论。。...

山河英雄志

推荐指数:10分

《山河英雄志》在线阅读

  以后的两月,蒙亦领着长戈四十九骑所剩余的二十四人装成吴储的模样不断在荆郡、越郡两地显身。张东不断派遣族中高手前去各地截杀。

  徐汝愚与吴储两人每日依旧出现在东篱茶楼,依着后窗而坐。用过早点,泡上一壶上好的云雾,随意挑个话题谈论。

  徐汝愚自幼跟随父亲游历天下,心智较同龄人成熟得多,与吴储讨论时,有不解之处,凭着他甚佳的记忆,就以徐行平日跟他所说的话跟吴储抗辩。虽知吴储凶名,然而数月来,吴储对其关怀至微,每日晨午必运先天丹息为他治疗受损的经脉,相处甚洽,初始对他的惧怕现在已经荡然无存。就是遇到不合的地方,不能辩解,便不多言,但是脸上尽显不屑神情,目光游离移至他处,佯听之。

  吴储面含微笑,也不介怀,心知自己借眼前幼子,与徐行抗辩,不合之处,眼前幼子自然信他父亲为多。吴储也不理会一幅不屑之极的神情,径直述说自己的见解。

  吴储未逢灭族巨变之前,精习剑术,对各家儒学也多有研习,但是经历博陵邑灭族巨变之后,心性大改,尽弃儒学,心中被仇恨填满,在永宁郡大造杀戮,武艺大成于碧落戈术,心中恨壑难填,对世俗所有见解已是偏激之极。

  徐行虽逢乱世,难得其心一直不失为赤子,自是与吴储观念迥异。徐汝愚起初能跟吴储辩论一二,然而终归年幼识浅,说多了语言之间难免自相攻讦,其说难圆,吴储却也不讥讽。渐渐,徐汝愚谈到不合的地方,便闭口不言,静听吴储一人叙说。

  吴储每言及兵法、军务、地志、丰物之时,徐汝愚便神色专注,目光炯炯,显出他兴致盎然于此。遇及自己明晓的事情,欣然插言,满面兴奋之意不掩。吴储如果遇到他熟悉的话题,就不多言,另选一个话题谈论。两个多月来,吴储多挑这些经世致用之术,说于他听。此时,徐汝愚已极少能插得上话。此时形式虽然还是交谈,实则是吴储将自身所悟所学的经世致用之术传习给他。

  徐汝愚每遇不解,并不张口询问,多能细细思虑。吴储见他眉头深锁认真的神态,虽不掩嘉许,但也不禁莞尔。也不多加解说,任其思索,自己或品茗,或观窗外景致。待他久思不得其解,吴储方详加解说。数月间,吴储不觉已然将自己经历战事十余年的经验,悉数传授于他。徐汝愚现在虽不能尽数吸收,待他经事干练之后,声名鹊起之日可待。然而,对于传授止水心经一事,吴储甚为犹豫。

  时近年关,江津城内已下过二场大雪。楼前大街,积雪业已铲除。窗外,摄山之上,白雪皑皑,晶莹可赏。午后的阳光,穿过氤氲上绕的水汽,温熙落在吴储瘦削俊面之上。吴储此时眼帘下垂,眸中神光内敛,神色寂然若有所思。

  徐汝愚见他不言,以为他在思虑复仇之事,便不烦他,将双脚置在铜钵盖上,铜钵内置火炭,南方人冬天不烧火炕,便以之取暖。徐汝愚默中按照陈昂所授的惊神诀引导体内真气缓缓流动。行气之时,内心明净,腹下传来的痛楚更为清晰,然而气行完毕,受损经脉便治愈一分。于是,稍有空隙,就勤练不缀。

  吴储见他行气完毕,一股汗水流经脸颊,心中不忍,说道:“陈氏惊神枪最是霸道强横,行气之速天下罕见,并且真气出窍之际,寒暑分至,急骤间受之如遭雷殛。习者极需资质,若无坚韧脉络,伤敌亦自伤也。陈氏除陈昂不世出的武学奇才,习惊神枪得以大成外,族中再无他人可称高手。所以,陈昂之能,因族中别无他助,也只能安于东海宛陵。你修习惊神诀,因为灞阳城下巨变,得解大危。寒暑两股真气出鹤顶穴成中正至和之气,已入先之境,道家称之为丹息,并有滋养润生之能,对你的受损经脉自是大有裨益。”说到这里,吴储神色一肃,告诫道:“但是,你需牢牢记住,不可运息出窍与人相争。你经脉细弱难耐巨力,一旦行息出窍,既速且巨,丹息所经之处,悉遭破损,那时你便会性命垂危,朝不保夕。”

  徐汝愚听到这里,顿时心如死灰,怔怔望在一处,目中却空无一物。

  吴储心中无可奈何,但不忍他自伤如此,于是轻言慰藉道:“事虽至此,犹有可为。若能另寻别家内功心法,只要有一路丹息过鹤顶穴,你便能修习。”然而将“成就有限”按于内心不表。心想:天下内功心法良莠不齐,数以百计,行经路线皆殊异不同,陈氏惊神诀更是标表立异,另寻一种气经鹤顶穴的丹息术谈何容易。若是自己悉心钻研,不出数年自然能创出一套他适合的丹息术来。并且,有控制的破袭其脉络、贯通窍穴,以其先天真气滋养润生之能,破而后立重生经脉亦非难事。可是自己能有这么长的时间吗?罢了,还是将止水心经传给他吧。

  一切想定,吴储危坐正色,说道:“更俗,五年前,我前往兴化见你父亲,请他出山。他言我凶名已显拒之。我与他以天下势争言,数日不果。现在,他已亡逝,我与他的争辩,或许日后在你身上会有分晓。我现在传授你止水心经,这是修心术,脱胎于佛门止观大法,然更甚之。常习之,五识强于常人,有所成就,于纷乱杂幻中,慧心通彻明净,似镜台而不受尘埃。修习内家心法,佐之,少有走火入魔。更为妙处,是在争斗时,其中妙处还待你他日自行领悟。最为重要的,你要记住,惟有修习止水心经的人方能真正使出清河冲阵。”

  从此,吴储将报仇之事忘却,闭口不提。向有司纳五十金,于摄山凤陵峰下的缓坡上结庐临水而居。每日晨午悉心传授徐汝愚止水心经,督促勤加修习。午后,传习兵法、军务要领。取河沙,揉以树胶,在木盘上制出各郡地形,于沙盘之上为他讲解用兵征伐。其中,又以青州、东海、永宁最为详细。可知他虽不能尽破永宁兵,却心怀天下。其不能,乃是时不予之也。夜间,行气于其周身,探究经脉,以先天丹气为他扩容脉络。

  待至来年谷雨,徐汝愚经脉之间流动的丹气,虽细若线缕,但绵绵不绝,未出穴窍,其亦大异寻常丹息。吴储细心探究多日,方发现那是一股旋拧丹气,运行时,螺旋飞转,不同于寻常真气束缕成丝的运行方式。

  吴储是丹气大家,虽不明所以,但也知道丹息以这种方式运行,效率倍显,速度亦疾。数月之间,徐汝愚的经脉大有改观,行气之际,已无塞郁,且经脉有所扩张。此中,虽有吴储每日行气洗脉之故,然而,旋拧丹气也居功其伟。由此可知,徐汝愚于灞阳城下,所遇甚异,因祸得福。天下内家心法数以百计,上乘丹息术也数以十计,惊神诀便是其其之一。先人依天性、循至道而创之,历代均有增益,也不能完备。徐汝愚于灞阳城下,生死关头,体息自行,偏偏体脉若无,不利于其运行,方自生出旋拧丹息来贯通少海穴。

  吴储当知这种旋拧丹气对当今丹气术而言,乃是一个极大的突破。只是自已无暇研究,于是在最后的日子里,将自己所知丹息术的相关知识毫无保留传授给徐汝愚。且厉色告诫,道:“丹息术一日无大成,一日不可泄露旋拧丹息的秘密,就是最亲的人也不可泄露。”

  稍顿,暗吁一声,坦言道:“若非我心中仇恨掩盖一切,我也难消觊觎之心。”说罢,心间似有重负释下,转身将桌上雪白峨冠戴上头顶,轻捋飘带,甩至身后,轻言;“我祖上以清河冲阵北拒呼兰凶族,不饰铠甲,峨冠博带,葛布青袍,黑墨巨戈,指天画地。其后三十年凶族不敢南窥。待我先祖被离间获罪身死,族人徙居博陵,呼兰人才得以霸呼兰草原,使之不归中土。然而因为先祖威名,凶族依然不敢深袭中原。”

  吴储言语间,字句斟酌,铿锵有力,凛凛然气势逼人,似领千军回旋于沙场之上。然而,随之语声低回。“想我十余年来,为仇恨蒙蔽,以清河冲阵屠戮淮上两府民众,先祖清名尽毁我手,然已不能罢手。”

  此时,吴储亦不复有刚刚凛然逼人的气势,眼中泪迹隐现,双肩微颤,背脊微曲,颓颓然似有无尽悔恨难以自抑。过了好一阵,稍有平复,目中满含期待的望着徐汝愚,语重心长的说道:“天下已经进入乱世,新朝内廷力弱,淮水以南的郡府都不受内廷拘束,相互争土,无一日或止。盗贼不绝,力大者侵城,势小者掠夺道野。民不聊生,起而抗之,然而力有未逮,世家出兵剿之,能够生存下来的也多沦为流寇。朝帝年衰,崩殂在即,少主方幼,外戚得力,肃川谷家,虎狼之辈,几乎可以断言,淮水以北世家也不会久安于土。旧朝遗族在南平郡休养生息四十余年,复辟之心日益暴露,呼兰凶族窥中原已久,伺机而动,这种大祸已经不是个人能够消弭的。冲阵之术,你能用之则用;不能用,就代我传授于能士,助他安定天下。”

  徐汝愚心知他十数年来活在仇恨之中无以自拔,大半年来对自己平生所为渐生悔意,种种加诸身,死志已坚,无论此行能不能杀得张东,吴储都不会活着回来。只是心中难舍,双目噙酸,待他说至最后,点头应允,却止不住潸然泪下,抓住他的青衣一角,不愿放下。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楔子 宛陵冬 第二章 青州鬼骑 第四章 江津渡 第五章 仇雠 第六章 天下势 第七章 传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