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最新小说推荐

首页 > 目录 > 《龙城回忆录之龙山劫》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倒古”

第一章 “倒古”

六雅斋主 2021-06-10 05:12:22
古,实际上是倒卖古董,倒卖古董的有很多类,有走街串巷的,有在古玩城摆地摊的,有四处游走于各富商豪贵的。  外行可能会我以为我们都是一回事,实际上,倒卖古董的人也分一四七等。并且,古董怎么收,怎么卖,怎么走,怎么分级标准,都是有规矩的,绝不能够坏了规矩。现在我已经很少在圈里走动了,主要就是摆个卦摊,给人看风水,望门第,给人看看八字,改改运什么的,可在那件事情之前,我是“倒古”的。。...

  我想给你讲的是真正的圈里事,不是小说里那些上天入地,诡异迷离的故事。

  现在我已经很少在圈里走动了,主要就是摆个卦摊,给人看风水,望门第,给人看看八字,改改运什么的,可在那件事情之前,我是“倒古”的。

  能讲,只不过这些事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尽管如此,这个行业里的许多事,依然是不能够轻易说的,所以,在讲述过程中,如有些地方很含糊,请你多担待,这点我必须先告诉你。

  我们这行,俗称叫倒古,所谓倒古,其实就是贩卖古董,贩卖古董的有很多类,有走街串巷的,有在古玩城练摊的,有游走于各富商豪贵的。

  外行可能以为我们都是一回事,其实,贩卖古董的人也分三六九等。而且,古董怎么收,怎么卖,怎么走,怎么分级,都是有规矩的,绝不能坏了规矩。

  一般,行里人是这么给古分类的,也就是古董分类:

  一等不出门,二等不出手,三等四等遍地走。

  就是说,最好的古,可以买卖,但绝不能流出国门,坏规矩的,要砍手,这叫一等不出门;次一点的东西,要先交给行里的老骨看看,这不是尊不尊敬的礼貌问题,是因为只有他们才有能力护住这些古,要是一般人,不是伤了人就是伤了古,这都是行里传下来的规矩,没人敢破,你也没那能力破!

  你以为那几个老骨都是什么人,他们的背景说出来,都能惊动国家高层,所以,这类古,他们自己就留下了,给你个行价,之后你就不能再碰,这之后的古流得由老骨说了算,这行水太深,这叫二等不出手。

  三等四等遍地走,就是说可以自由的买卖,真品赝品鱼龙混杂,一般在面儿上流传的都是这类三四等物件。

  我们倒古的人也分四级,一级倒斗,二级走,三级坐地,四级流。

  意思就是,这行里的人大体分为四类,这第一类是技术含量最高的,他们要挖坑下墓,碎尸摸金,身手一般都了得,但最重要的是胆儿要肥!你想,干这事的要没胆子,那肯定迟早就被斗给摸去了。

  记得十几年前,有个刚进行的小鬼,非要逞一下自己胆儿大,我给他指了墓的生位之后,连土都是他师父给破的,在墓头上打了个洞,然后这个瘦精的小孩就头朝下钻进去了,他进去的时候,他师父拉着他的脚脖子,告诉他闭一口气,气不足了就扑腾一下,然后就把他提起来。

  结果这孩子半天没动,突然他师父叫了一声坏了,把那小孩提出来一看,口吐白沫,双眼上翻,给斗摸了。不过还算救的及时,好了以后痴痴呆呆的,才十六七岁吧那孩子。这种事,在这行时有发生。

  之前要给他卜一挂就好了,也没想到就那么浅的一个墓,就把这孩子给废了。不过这还算不错的,干我们这行,折在里面的人太多了。

  这就是倒斗的,一般人可真干不了,这可不像小说里那些橡皮人,怎么都不会出事,千锤百炼也大难不死,俗话说,淹死的都是会水的,很多多年的老师傅都折进去了,所以现在干这一行的,少了。

  我们这行有南邦北派,我是北派,具体说,就是走的。这个走可不是你以为的走山摸水那么简单,你得会奇门遁甲,周易梅花,占星望气,画符除咒,这都是基本功。

  记得一次有个倒斗的不服,一起走山之后在一户人家休息,正吃着饭呢,有人敲门,先敲了一下,又敲了五下,说要借东西。我说别开门,先卜一卦看看,我以声音起卦,一声属乾,五声属巽,下午六点多是酉时,是第十个时辰,第四爻动,整个大成之卦为天风姤。

  卦象里三个乾卦,属金,两个巽卦,属木,所以他要借的肯定是金木之器,而且金短木长,正在酉时,我断定他借的是斧头。

  开门一问,果然是借斧头的。

  那个倒斗的服了。

  我这行没有倒斗的那么风险,相对还是安全的多,主要是给倒斗的做个铺垫,他们得靠着我们才能动,要是没我们的指导,他们就两眼一抹黑。

  这就是“走”。

  我们的下家就是坐地,坐也是独一门,不管你什么古,只要他们瞟上一眼,立马就能给古定价,什么年代的,给谁陪葬的,在哪挖出来的,这个古该怎么流动,都得他们说了算,他们说留,那就是绝品,不能出国门了;他要送,那就得拿给老骨;他要说仿,那就是可以拿面儿上卖去了,不过在卖之前先得仿上一批。

  这就叫坐,就是坐那儿生财,玩儿的就是眼力和人脉。

  第四级就差许多了,主要是文物弄出来之后,跑跑腿,四处散散风声。

  还有一级叫捡漏。这类人负责给官方通信,你想,每次倒斗完了,总得有人收拾尾巴,毕竟都是祖宗的东西,打开了,总得保护起来,而且还不能太晚。所以,捡漏的人就负责给通信,告诉文物局,在某某地发现了什么墓,而且还得告诉文物局,已经取走了什么,还有些什么。这样,文物局,电视台的就都去了,开始进一步的挖掘和整理。

  所以你看到电视上那些出土的文物,基本都是些破碎的东西,也就是些不太值钱的古了,而且文物局的去了都是吃现成的,连墓口都不用找,就在那儿敞开着。

  捡漏的人,往往还有面儿上的身份,甚至有的还是知名考古学家,其实在行里就是捡漏的,有点像无间道,半黑半百。

  这事发生的那年,是1998年的初夏,他们在山西某城开了一个大墓,光是往外取古,就取了两天。紧跟着电视台就播出新闻,在某某地发现古墓了。这样的新闻对公众来说,也就是一个新闻,可对我们行里人来说,还有别的意味。

  在我们行里是这样的,每次新挖的墓,三四级真品,先在一个展厅里拍卖,拍卖的日子就在新闻播报之后的第二天开始。

  当然,我们圈里人消息灵通,这主要是告诉一些海外人士,或者非圈内的收藏者。所以电视新闻对我们来讲,就是一次拍卖宣传通知。

  那个展厅就在一个晋南村子的下面,入口千奇百怪,一次一个地方,像地道战一样。

  那次的入口是在一座神堂,入门的时候我还望了一下,发现这个神堂不得位,正是“贪狼遇乾,吉星受克”很不吉利。

  可巧,我一进院,有六只麻雀在北房上,这也是很奇怪的象。

  我就随意一占,发现六为坎,北也是坎位,上坎下坎卦,《易》说,“重险也。水流而不盈,行险而不失其信。”意思就是要遭遇重重的险阻,就像水落入无数坑洼,却不失去奔向大海的信心。

  我心头一沉,吉星受克,还遇到坎卦,这是凶兆了。坎是水,但这地道里肯定是没水的。进还是不进,我在门外犹豫了半天。

  以我在圈里的名气,和我的背景,这样的一次拍卖会按理不该出什么乱子。我就硬着头皮进去了。就是这个冲动,让我的命运由此转变。

  现在想来,当初要是听从这个卦象的指示就不会有后面的生死之劫。

  庙里下午没人,展厅的入口在神龛下面,先插三炷香,然后说出这次的暗号,

  “尺头一白水,尺尾一紫火,水火济之成,分作八纲财。”

  蒲团下面的砖地就裂开一个口子,沿台阶下去有人接应。

  我是常客了,但每次从不同的入口进去,也不敢掉以轻心,可要没进去过的人,第一次下去保准能惊呆了。那整个就是一个地下街道,上下四层,曲曲折折,四通八达。传说有人想偷古,想趁着人不在的时候拿上几件,所以就躲入了第四层,结果,他东躲西藏的迷了路,在底下转悠了半天出不来,最后愣是给憋死了,地底下氧气稀薄,更别说地下四层,空气也不流通。

  之前我也没下过四层。

  这个展厅的主人是几个老骨,人家几世几代弄下的这个地方。从来就不对外公开,从外表看,就是一个普通的村子,可地下的规模绝对比地上的村子大好几倍。而且就像地道战一样,非常狭窄,两个人都不能并排走,机关重重,所以非常安全,除非从地面上往下炸,要不根本毁不了。可要真炸了,里面价值连城的收藏品也就全毁了。

  这是晋南比较有规模的一个展厅,有一些特大人物也来过。所以,在这个地方,你必须按规矩来,不让走的路别走,不让碰的地方别碰,弄不好,就把命葬这儿了,死了还白死。

  搜身是必需的,完了就沿着亮灯的通道走。这并不像地上的博物馆那样人来人往。整个通道里就没人,黑黢黢的通道里,你只能看见那墙壁上微弱的灯光,那灯泡也不知道挂了多少年,忽明忽暗,亮一盏坏一盏的,整个地道就像个大墓的甬道,而且非常低矮,高个儿都直不起腰来,狭窄之处,胖人得横着过。

  整个通道压抑死寂,唯一的活气儿就是你自己的呼吸。

  刚转过第二个弯,我就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拽进了旁边的通道,眼前一片漆黑,冰凉的刀片已经横在我喉咙上了。

  “哪位兄弟?在下龙城派老三。是不是弄错了?”我很冷静,这场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说话什么意思?”

  我见对方没有吭气,倒是刀刃压紧了,心头一急,这要再使劲,可就见血了。

  “朋友,想你也不是故意害命的,我今天也命不当绝,先把话说清楚再动手。”嘴上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心头闪过了那副上坎下坎卦,心里也真凉了一下,难道就这么栽这儿了?

  “功夫还是没长进!这胳膊肘我都给你放半天了,你也不动动。”

  我一听这尖嗓儿的声音,立马回了一肘,不过并没磕着,人早跳出去了。

  “刀把儿,我说你什么时候能正经点儿?”我眼前这人就是刀把儿,个子不高,精瘦精瘦的,从来不变的深蓝色牛仔装,一看就知道有好身手。

  他是倒斗的,也算行里的重量级人物,一个人倒过很多大墓。和我认识,是在1991年,他找我帮他寻墓。一个蒙古国王的墓。

  我见过许多匪夷所思的墓穴,比如有把墓健在原始森林的,你在那密不透光的老林子里转悠几天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有把河道移开,把墓建在河底,建成后再把河道改回来的,你要进去,必须得再改河道才能露出来,而且你还不知道生门在哪段。

  这个蒙古国王的墓更奇。他把自己的墓盖在了沙漠下面!他把沙漠整个清理出一个大深坑,然后在里面给自己建了一座大墓,入口就在墓顶。

  这国王死了入墓之后,他儿子直接就用沙子把墓遮盖了。沙漠化是一个与日俱进的过程,这上千年的风沙过后,你说墓在哪儿?

  这时候,刀把儿就来找我了,要我给他找这个蒙古国王的墓。

  这样的事,你就是用现代科技也没招儿,因为你无法用仪器区分厚厚的沙层下面的一座砖城,也许那砖墓也已经沙漠化了。

  这就必须得靠我们“走”,也许只有我们能找出来。

  当然,靠的是寻墓诀。

  寻墓诀有很多种,有山墓诀,水墓诀,林墓决,金墓诀,沙墓诀,土墓诀等等。

  但那次用的并不是沙墓诀,而是寻龙诀。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全部目录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倒古” 第二章 地下第四层 第三章 石头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