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说推荐-好看的小说推荐-最新小说推荐

首页 > 目录 > 《复仇娇妻:阎君请留步》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四章 亲密接触

第四章 亲密接触

一月 2021-06-11 05:20:28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左晓棠回过神来。“你还啊不很听话啊,么黑无常也没说你么?”“他……”“那就说了你为什么还得出?”阎君更本也没给左晓棠说话的的余地。“我……没办法推托嘛。”阎君也没再说话的,而已盯着左晓棠。“何况,你也不是除了魂魄在玉坠里吗,“你还真是不听话啊,难道白无常没有告诉你么?”。...

“你在胡说什么?”左晓棠回过神来。

“你还真是不听话啊,难道白无常没有告诉你么?”

“他……”

“既然说了你为什么还要出来?”阎君根本没有给左晓棠说话的余地。

“我……没法推脱嘛。”

阎君没有再说话,只是盯着左晓棠。

“况且,你不是还有魂魄在玉坠里吗,我觉得很安全啊。”左晓堂用手指指胸口的玉坠。

“魂魄?”

“你自己的啊,还跟我说话来着。”

阎君没有说话,只是走到左晓棠面前直接拿出她胸前的玉坠,吓得她急忙捂住领口,“那不是我。”一个白眼略过,似乎对左晓棠的动作感到可笑。

“不是你?”

“应该是西梦。”白衣男子终于开口说话。

“主上,西梦的话,我应该可以感受的到。”白夏的声音有些颤抖。

“他可以千变万化,以你的资质自然感觉不到他。”白衣男子的语气冰冷,用手拂了拂长袖。

“谁啊?”左晓棠试探性的看向白衣男子,觉得比起眼前这个,白衣男子更顺眼。

“以后再解释给你听。”白衣男子的声音低沉而温柔,左晓棠感觉自己的心都要开始化了,脸上露出白痴的笑。

“你叫什么啊。”不过脑子的来了这一句,又立刻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不管是人,是鬼,说这样的话,总是有些不礼貌的的。

“我叫白芷冥,白夏是我的随从。”白芷冥很愿意和左晓棠说话,就连语气里都透着和冰冷的外表不一样的温暖。

看来又是一个鬼,左晓棠中暗想。

“我也是神。”白芷冥似乎看透了左晓棠的想法,又加了一句,嘴角还扬起淡淡的笑容。

此时站在一旁阎君的脸色已经黑到了极致,拿起她的右手,在食指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左晓棠“啊”的一声叫了出来,还没来及收回手,便看到自己食指的血滴到了玉坠上,血被玉坠慢慢的吸收,渐渐发出光亮,阎君的脸色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虽然伤口只有一点点,但纯阳之血对于阴体的破坏却是足以致命,阎君微微低了低头,一阵眩晕感开始出现。

“明天天一亮就离开,不管晚上发生什么都不要离开帐篷。”阎君黑着脸说完这句话,走到白芷冥面前,附在他耳边说“她已经不是原来的她了,你再坚持也是没有用的。”

“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结局,况且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么做为了什么。”白芷冥拦住阎君的去路。

“你那些都是以前的事了,她不会记得的。”阎君冷淡的说,回头看了眼左晓棠,身形渐渐消失了。

左晓棠看着消失的阎君的地方,摸摸脖子上的玉坠,对上白芷冥幽深的眸子,“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以后你会知道。时间不早了,你该回去了。”

左晓棠转身朝帐篷里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转过头去,嘴上咧出大大的笑容,“我叫左晓棠,我觉得你也是神。”

白芷冥愣了,看着眼前的女孩,也慢慢的消失了。

白夏弯着腰终于直了起来,轻蔑的看着左晓棠,“以后不许这么和主上讲话,他一个手指头就能捻死你这个凡人。”

左晓棠看着白夏,“你不进来睡么?”左晓棠看出白夏对于白芷冥的私心,也没有多说什么。

“我睡了,你死了,我也没什么好果子吃。”

左晓棠看着她的态度,本来想跟她客气一下,感谢她的,也就没有再说什么,自己钻进了帐篷。只是在奇怪白夏竟然不是人。

山上的温度越来越低,挂在帐篷外的灯也越来越暗,睡得迷迷糊糊的左晓棠被冻醒了,身边毫无一人,当时就不应该听胡莉莉的话,还出来露营,本以为是去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可倒好,来了个满是鬼的山头。

胡莉莉?左晓棠才想起来胡莉莉去了张明的帐篷,到现在还没回来,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尤其是张明的诡异,不得不让左晓棠乱想。

左晓棠早就忘了所有人都不让她出来的警告,帐篷外面挂的灯开始微微摇晃起来,一明一暗,左晓棠钻出帐篷,却没有感到一丝风吹来,只是从脚底而来的冷气让她冻得直打颤。

张明的帐篷其实就在距离她不到五米处,左晓棠却无论如何也走不过去,眼前模模糊糊,走路开始摇摇晃晃起来,一阵阴风吹来,耳边开始传来唱戏的声音,眼前慢慢的出现一个戏台,台上只有一名极美的戏子,身穿红袍,像是要出嫁的女子。

左晓棠直直的看着台上的戏子,看着她慢慢的抬起头,看向自己,向自己伸出手,左晓棠慢慢的抬起手,戏子慢慢的向左晓棠移动,左晓棠也开始朝她走去。

“我的话你真是听不进去啊,左晓棠。”

被鬼蛊惑的左晓棠一下被惊醒,眼前那还有什么戏台,而是一片荒芜的山地。而旁边站着的是一脸怒气的阎君。

“这是哪?”一脸蒙圈的左晓棠还直勾勾的看着阎君。

“这是哪?你还问我这是哪?我说过的话你都不听么?嗯?”

左晓棠没有说话,看着远处荒地上开始出现无数的鬼影,下意识的去抓阎君的衣角,下一瞬便被阎君一把拉进了怀里。天地旋转之间,等到左晓棠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阎君带回了自己的出租屋里,阎君趴在左晓棠的身上,巨大的帽子依旧遮着他的脸,但是他的呼吸却如数打在左晓棠的脸上。

“难道非要行使一下我作为丈夫的权利,你才肯听话是么?”

左晓棠吓得不敢说话,她当然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鬼使神差的将手伸向他巨大的帽子。

“这么好奇?”

左晓棠点点头。

“那你先亲我一口。”

“啥?”

“亲我一口,我就给你看。”

左晓棠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阎君,此时姿势暧昧,左晓棠忽然回魂,“你个变态啊!起来!亲你个大头鬼!”

“你想亲大头鬼?我让白无常带来一个你感受一下?”

左晓棠恼羞成怒,一脚踹向阎君的重要部位,下一瞬,阎君已经起身坐在了左晓棠的身后。

“还想谋杀亲夫?”

“什么亲夫不亲夫,我才没有和你结婚!”

“这件事以后在和你说,你以后也不要去那个地方工作了。”

“为什么?不去我就饿死了。”

“你明天回家去。”

“回家?”

“不回家的话,你家里的人保不齐会出什么事。。”

“什么意思?”

“回去问问你的祖宗们就知道了,天道轮回,因果报应。”阎君本不想说,一切都应该让他们自己去经历,可在左晓棠的面前,他还是选择了迁就。

“他们怎么了……”

“怎么,还没上位,就想管起我的公务来了?”

“你!你这个人!对了……他们还在山上。”左晓棠突然想起同行的几人还在山上,那种恐怖诡异的感觉还依旧萦绕在她的心头。

“该死的一个也没活着,不用你担心。”阎君一句带过,没有过多的解释。

“死了?”左晓棠彻底慌了,怎么可能呢,那白夏,看样子不是什么凡人,不会也死了吧。

“怎么……死的。”左晓棠见阎君没有回答自己,还是忍不住想寻出答案。

阎君没有说话,摘下巨大的帽子,直接搂住了左晓棠,摘下了帽子的阎君,眼睛上还带着金色的眼罩,他勾着邪魅的嘴角,慢慢的朝左晓棠吻了过去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一章 他说他是神 第二章 露营 第三章 初见白芷冥 第四章 亲密接触 第五章 回左家村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