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9章 啾~小说

第9章 啾~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07-22 15:51:48
朕的皇妃不一般状态:连载中作者: 花飞絮舞全文阅读

皇妃兰岚不懂得虎啸鹿吟鸟语虫鸣,会得武功,琴棋书画样样不简单,再后来获知自己是女惟国流落异乡在外的储君,幼时被人迫害,被抛弃至荒野,被一只母虎救下并哺育。继而与母虎一同被朗洞房花烛之夜,尽管有內侍频繁来催,勋爵兴政还是执意一直待在勤政殿批阅奏章。。

朕的皇妃不一般 精彩章节

“住手!”

士兵循声望去,竟然是唆利。

唆利一瘸一拐地被搀扶到火堆旁。

“哥哥!你醒啦!太好了!”嗒利激动地拥抱着唆利。

“是的,我没事了!”唆利拍着嗒利的后背,安抚他道:“塔利国也会没事的!父亲走了,还有我们俩兄弟,还有塔利国忠诚勇敢的人民!放了岚儿吧,一切与她无关。”

“不行!”嗒利触电般地推开唆利,斩钉截铁地摇着头说:“她是女惟国的魔女!放了她?哥哥?你被她迷傻了吗?”

“行刑!”嗒利用骨头拐杖指着兰岚发出了最终的号令。

“谁敢?!”唆利张开双臂阻拦道。

“我是大祭司,听我的!”嗒利大声吼道。

“嗒利~我的好兄弟~我要这个女人,我的灵魂和我的心已经和她在一起了!”

唆利如此一说,人群发出了惊讶的唏嘘声,要知道,在塔利国,一个人将自己的灵魂和心都付出去,那是表示生死相随的意思。

嗒利紧紧握着骨头拐杖,愤恨地插在地上。

“哥哥,你果真选择好了吗?”

“是的!嗒利,塔利国将来就靠你了!”唆利双手环胸对嗒利敬了个礼。

嗒利背过身,对着天空举起了狼牙项链和骨头拐杖默念着,眼角闪烁着晶莹的泪珠。

“放了那女人!”嗒利吩咐道。

“是!

兰岚被解救下来,脸色惨白。

“哥哥,塔利国的规矩……”嗒利不忍继续往下说。

“我们现在就走!”唆利蹲下来将兰岚抱了起来。

“哥哥……她活不了了,你何必为了她而放弃我们……不如……”嗒利期望唆利能回心转意。

“不,我没有放弃你,也没有放弃亲爱的塔利国人民……只是她更需要我!”唆利抱着兰岚艰难地走出了人群。

嗒利不敢想象前方等着唆利的即将是什么,狼群?烈日狂风?万丈深渊?或许他还没走出草原就以身殉天了——塔利国的天。

唆利抱着兰岚走了半天,累得躺倒在地。

唆利已经简单处理了兰岚的伤口,可是她伤得太重,伤口太深一直有血渗出来。

“啾~”

天空盘旋着一只鹰。

“不好!难道——”

唆利慌了起来,在塔利国,鹰是天神的使者。

“岚儿,我不会让你去见天神的!”唆利使出了所有的力气抱着兰岚朝茂盛的草丛走去。

鹰一直跟着他们,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突然,它一个俯冲,快得像一道闪电……

唆利紧紧地将兰岚护在身下。

“啾~”

兰岚突然醒了,虚弱地喊了声。

“岚儿~你终于醒了!”

唆利激动得热泪盈眶。

“嗯~死不了~”兰岚感激地看着眼前这个铮铮铁汉,是他用生命在袒护自己。

“啾~”

唆利吓了一跳,他这才发现鹰就站在他们身边。

“吃我吧,我肉多!”唆利立马护在兰岚面前。

“呵~”兰岚竟然笑了起来。

“岚儿别怕,我不会再让你……”

“谢谢你,唆利!”兰岚拥抱着唆利,这个憨厚的草原汉子。

“它不会吃我们,它是来救我们的!”

兰岚告诉唆利,这只鹰名叫“啾啾”,很小的时候翅膀受过伤,被她救了下来。

“啾~啾~”兰岚对着啾啾喊了几声,啾啾立马拍着翅膀飞走了。

“它,它飞走了……”唆利愣愣地说道。

“它去给我们找果子和草药了,说不定还能给我们找点帮手。”兰岚闭着眼睛说道,她太虚弱了。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来了几只兔子,它们蹦蹦跳跳地送来了草药。

对此,唆利已经见怪不怪了,他将草药揉烂,敷在了兰岚的伤口处。

又过了一会儿,来了几匹骏马,背上驮着结满果子的树枝。

“这会不怕了!哈哈……”唆利摘下果子,一边狼吞虎咽地吃,一边爽朗地笑着。

“哦?”兰岚打趣地问道:“那刚刚你在怕什么?”

“哈哈……不说也罢!”唆利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

“说嘛,说来听听!”兰岚拽着唆利的衣角摇了摇。

“刚刚我在怕死后做了个饿死鬼!”

“哈哈哈……”俩人释然地笑了起来。

与此同时,啾啾飞到了朗达国皇宫的上空,它不停地盘旋着,“啾啾”地大叫着。

“主子!重峦宫有动静了!”一个內侍禀告道:“先是飞出了一群鸟,然后那头猪也出来了,直奔勤政殿~”

“很好!派人跟着那只鹰!一旦发现她……”瑾妃扬起嘴角,做了个“杀无赦”的手势。

“那头猪——”內侍请示如何处理。

“送喜嬷嬷吧!”瑾妃站在城楼上傲视着整个后宫……

不多时,重峦宫妖邪作祟,妖猪伤人,妖气沉重的传闻闹得沸沸扬扬——猪妖伤的不是别人,恰是太后几十年的贴身嬷嬷喜嬷嬷。

太后亲自下了懿旨:请国安寺大师做法除妖,即刻封闭重峦宫。

朕的皇妃不一般状态:连载中作者: 花飞絮舞全文阅读

皇妃兰岚不懂得虎啸鹿吟鸟语虫鸣,会得武功,琴棋书画样样不简单,再后来获知自己是女惟国流落异乡在外的储君,幼时被人迫害,被抛弃至荒野,被一只母虎救下并哺育。继而与母虎一同被朗洞房花烛之夜,尽管有內侍频繁来催,勋爵兴政还是执意一直待在勤政殿批阅奏章。。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