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0048章 张老头骨折了小说

0048章 张老头骨折了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2-11-25 08:34:31
外科教父状态:连载作者:海与夏全文阅读

一个外科小医生,被系统砸中,重新开启了奇特的人生之路。输液架又挂上几袋血,旁边置物台上一堆空袋子,依稀可以看见残留的血。。

外科教父 精彩章节

羊肉吃多了上火,口干舌燥。

杨平喝了很多杯水,还是压制不住心中的燥火。

但是奇怪,张林吃了羊肉,脸上的痘痘反而少一些。不是学中医的,解释不了。

宋子墨不喝酒,灌了一晚上天地壹号,他早上居然说喝多了。

小五不用说了,那点酒不是事,跟漱口差不多。

交班查房手术,日常生活三部曲。

韩主任带着几个人查房,肱骨下端粉碎性骨折的,康复锻炼很卖力,比昨天下午已经进步不少。他的住院费就剩几百元了,按照计划,过两天出院。

控制费用三千以内,还是苏宜璇帮忙跟手术室的收费护士打招呼,才勉强达到目标。

断指再植的在院的有十几个,很多拆完线,就转康复科复健。

右侧胫骨慢性骨髓炎的,血压血糖控制的差不多了,手术该排期了。

现场截肢的病人,因为主要是肝脾破裂,从ICU出去,转普外科了,现在戴上假肢可以在走廊来回走。

其它的病人大多是各种骨折的。

韩主任最近有点忙,他最近在申请建立一个院内的骨科研究所,接着,还要申报省重点科室,总之,雄心勃勃,精力充沛。

有空他就会带杨平几个查房,虽然忙,但是每个病人的病情他了如指掌。

走廊里碰到欧阳主任一组,金博士很高兴地说:“准备明天给取那两颗螺钉,到时观察术后关节疼痛肿胀会不会减轻。”

小五张林下手术室。韩主任把杨平宋子墨都叫到办公室。

老韩老习惯,先要喝口茶,再说话:“小杨,小宋,我要给你们加一个新人,还是女生。”

新人?女生?莫非唐菲要加入我们四人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老韩真是深谙管理的精髓呀。

“我们科目前发展很快,会不断补充新鲜血液,我们这位同事教育背景非常优秀,帝都医大八年制毕业,你们提前有个心理准备。”韩主任说。

说了半天,不是唐菲,是新人,人还没来,只是打个预防针。

简单说几句,再叮嘱一些有关病人的重要事情,韩主任去行政楼了。

杨平宋子墨去ICU看昨晚手术的艾滋病人。

ICU门口守着两个警察,这些事见多了,杨平也不去关心。

病人呆在ICU的负压隔离病房,这家伙命硬,当晚就拔了气管插管,现在问能不能转普通病房,没钱。

ICU动不动一天两万的花钱速度,他实在耗不起。

生命体征平稳,就是失血休克,纠正了就问题不大。

再说病人能够这么清晰的交流,还有什么理由不转普通病房。

“当然转!”杨平确认自己手上没有伤口,伸手去跟他握手。

他犹豫一下:“我有艾滋病。”

杨平微笑着说:“我知道,我们可以握手,你昨天很坚强,从鬼门关走了一遭。”

他小心翼翼的伸手和杨平握手。

握手不会传染,除非正好手上有伤口。

“我口袋里放了纸条,但是昏迷的,没拿出来,你们没事吧,我很担心。”他说。

杨平说:“没事,我们做好防护的。”

“谢谢你救了我的命,费用的事情,你们不用担心,我一定会补交的。”他说。

欠费的,尤其打架斗殴的,杨平见多了,没见过这么主动提到费用的。不管真假,这话听了舒服。

以前有个打架的,做完急诊手术,没交一分钱,清早溜走了,还顺手牵羊,顺走了病房的遥控器,害得杨平吃了两个月方便面。

杨平看完病人,出了ICU,在门口警察还守着。一个姑娘,坐在长椅上,低头掩面,嘤嘤地哭。

旁边的ICU蒙医生正在跟她谈病情:“行了,人救过来了,骨科医生说了,等下转普通病房。”

“真的吗?”姑娘破涕为笑。

“正好,杨医生,这是昨晚股动脉断裂的病人家属。”蒙医生看到推拉门打开,杨平宋子墨出来。

女孩子立刻起来鞠躬,用纸巾渍干眼泪说:“医生,谢谢你,王峰真的没事了?”

杨平点头:“脱离危险了,到创伤骨科病房去等吧,很快就可以见到他。”

“费用我等下就去交,你们用最好的药,一定帮他治好。”女孩眼睛红红的。

应该是蒙医生跟她谈了费用的事情。

杨平想起艾滋病的事,但是立刻装作不知道。因为这种事情只要报给院感科,院感科会走流程,CDC疾控中心会介入。医生要做的,替患者保密,还有保护好自己。

从ICU回来,到普外科看截肢的工人。

他已经装上假肢,开始在病房走廊来回走,训练假肢的适应性。断肢残端的伤口愈合很好,就是晚上有点幻肢痛。杨平跟普外科兄弟交代一些用药。

两人匆匆赶往手术室,好几台手术等着呢,一台急诊断指再植,宋子墨带张林做。

还有几台骨折的,肱骨干,尺桡骨,股骨干,胫腓骨,杨平带小五做。

目前除了骨盆骨折的,四肢骨折韩主任完全放手给杨平了。

韩主任心里有数,上次肱骨下端粉碎性骨折的,钢丝克氏针都能轻松搞定,四肢长骨骨折就完全可以放心了。

做完一天手术,下午四点多出来。四个人查完下班房,在科室里坐一会。

老韩形色匆匆地说:“张老爷子摔了一跤,髋部骨折,情况还不清楚,去急诊看看。”

老韩带着大家,风风火火地赶往急诊科抢救室。

老爷子躺在平车上,围着一大帮人,熊四海挺拔的身姿格外注目。

看韩主任过来,熊四海有点着急:“老爷子倔强得很,碰都不让碰,说等你来,估计髋部骨折了。”

“你们仔细点,高龄患者,跌倒后左髋部疼痛伴左下肢活动障碍半个小时,查体大转子部位明显压痛叩击痛,左下肢短缩外旋畸形。依据病史和查体基本确定左侧髋部骨折,再看左下肢外旋程度,达90度,这就不是股骨颈骨折了,一定是转子间骨折了。查体你们平时不练,什么都靠片子,没片子看不了病了?”

老爷子还在给围着人上课,看韩主任来了,老爷子说:“韩老二呀,上次不该说的,一语成谶,这次真落你手里了。”

“怎么回事,老爷子,说骨折就骨折了呢?”韩不让握着他的手。

张老头摆摆手:“下午没事,到医院公园里走一圈,碰到打太极的,两人一时兴起,练练推手,把对方摔倒了,我自己也倒了,他腰椎骨折,我髋部骨折,他收脊柱外科了呢,你说,人怎么老得这么快呀。”

都八十了,玩什么不好,玩太极推手。

“先拍个片看看,估计大转子骨折了,小事情,当休假了。”韩主任安慰。

“落你手里,要杀要剐,你做主了。”老爷子豁达。

大家推着他去放射科拍片。牵引的牵引,过床的过床,七手八脚把老爷子弄上去。

技师拿来围脖保护好老爷子的甲状腺,推拉铅门一关。

果然,左侧转子间骨折,移位还挺明显的。

技师打出片子,打开门,恭恭敬敬的送到他手里,

眼镜,眼镜在哪,摸出老花镜戴上:“骨折粉碎,这块尖端插肌肉了,麻烦。”

“我今晚的飞机,明天骨科研究所申报的现场会。先牵引几天,等我回来帮你老做手术,你老就安心,其它话不讲了,再讲就是班门弄斧。《骨科手术学》上,你老的名字还留在第一页呢。”

“研究所的事不能耽误,韩老二呀,你忙你的,牵引就不必要。再等就增加深静脉血栓的风险,我还想干几年呢,急诊,帮我做急诊,明天我就要下地,一卧床,问题就大了。”老爷子性子急。

“做急诊呀,来不及了呀。”韩主任为难。

“没事,你找个人给我做就行。”老爷子倒很坦然。

有点意外,居然同意随便安排一个人给他做手术,不符合这老头的脾气呀。

“这样吧,我跟夏院长去说说,把研究所的事推一推。”韩主任说。

老爷子怒目一瞪:“跟他说干什么,我这点破事,还没到这地步,事大事小,你心里不要犯糊涂,研究所的事是能推的,一推说不定明年了。就这么定了,找个人,就上次那个小子。”

然后抬头看周围,找到杨平:“就你,你来做。”

“我?”

“怎么啦,不愿意,我告诉你,明天下不了地,给你个零蛋,你不要告诉我,你大牌到只做上肢骨折,不做下肢骨折?”

只要不是骨盆,杨平心里都底气十足,在系统里,这种骨折,不说多,几百台还是有的。

但是这老头太奇葩了吧,要求明天就负重走,碎成这样,怎么下地。

“就这么定了,韩老二你就放心办事,我的事交给他,是骡子是马,跑两圈看看。”老爷子说。

然后不容置疑,再次重申:“明天要下地。”

外科教父状态:连载作者:海与夏全文阅读

一个外科小医生,被系统砸中,重新开启了奇特的人生之路。输液架又挂上几袋血,旁边置物台上一堆空袋子,依稀可以看见残留的血。。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