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0052章 下来买包烟小说

0052章 下来买包烟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2-11-25 08:34:37
外科教父状态:连载作者:海与夏全文阅读

一个外科小医生,被系统砸中,重新开启了奇特的人生之路。输液架又挂上几袋血,旁边置物台上一堆空袋子,依稀可以看见残留的血。。

外科教父 精彩章节

从手术室出来,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

手术室大门一开,张教授的老伴立刻迎上来,握着张教授的手:“手术这么快呢,不痛吧?”

“怕挨我的骂,不做快点行嘛。”张教授调笑。

老伴一直将他的手抓在手里,跟着平车走。

“儿子都打电话来问,等下到病房回个电话,没听到你声音,都不放心。”

老夫人曾经是国内超声的泰斗级人物,八十岁的人,将自己收拾得干净整洁,还花了一点淡妆。

“不打,两个不听话的兔崽子。”张教授骂道。

张教授两个儿子,都不愿意当医生。大儿子人大毕业,学金融的,毕业在银行工作,后来从政了。小儿子搞药学的,到英国留学,留在英国工作,阿斯利康的研究中心。

按张教授吩咐,直接推到放射科拍X片及三维CT重建。

做完再回病房,夏院长一众领导还没有下班,正在病房的电梯门口等。

电梯门一开,看到推着张教授的平车出来,夏院长立刻上去帮忙推车,其他几个副院长也搭手帮忙。

“张老师呀,手术很顺利,安心养病,今晚好好休息,明天我召集全院会诊,中医科、康复科都叫来,给您好好调养、好好康复。”

办公室主任和孙院长抬着一个大水果篮,跟着平车往张教授的单间病房走。

“你们忙,别围着我转,怎么说都不听呢。”张教授有点生气。

“您平时围着医院转,现在您老骨折了,我们几个能不围着您转吗?”夏院长说话八面玲珑。他一直帮推着车到病房,还帮着一起过床。

护士长姚玲请的男护工已经等在病房了。

“什么时候可以吃东西?”姚玲将被子拉起,帮张教授盖好,问麻醉师梁胖子。

梁胖子说:“去枕平卧六小时,吃东西嘛,现在就可以侧头,吸管流质饮食。”

不是全麻,不用禁食那么久的。

虽然有补液护胃的药,但还是饿得难受。

助行器、双拐、手杖都准备好了,在病房放着,高低已经依据张教授的身高调节好。

“张老师,我们就不打扰你休息了,这就撤退,李老师,您老也别太累,早点回去休息,这里有护工呢。”

安慰工作做好,夏院长一众告辞,夏院长也确实太忙,整天乱七八糟的事。医保控费约谈、药品零加成等等。

太晚了,刚做完手术,张教授要休息了。

大家也都散去,保姆陪着老夫人也回去了。

临走时,老夫人再三感激杨平,让杨平都觉得不好意思。

杨平到医生值班室,检查张教授的医嘱,护胃补液预防深静脉血栓,没有纰漏。

宋子墨在电子屏上看术后的X片和CT重建。

护士长过来说:“张教授委托我帮你们叫了宵夜,我早叫了,海边人家的,马上送到,吃完夜宵再回去。”

海边人家是附近一家高档知名海鲜酒家呢。

话刚落音,那边护士说,送宵夜的人已经在休息室摆盘子了,叫赶快过去。

大家立刻冲过去,小五张林在门口挤得卡住了,拉拉扯扯。

哇塞,大闸蟹,这么大一个。

“抢什么,刚放出来的呀,人人有份,这么多,你们师兄呢。”护士长打一下张林的手。

休息室平时给大家吃饭用的,都是四张椅子配一把小方桌。

几张桌子上摆满了,几十只超大的大闸蟹、几大钵子虾仁蟹黄粥、还有一些其它小吃。

开吃,大家手套都顾不上戴,抓起大闸蟹就掰腿。

“张老头看不出呀,大手笔呀,平时衬衣领子磨烂了还穿。”

“那叫境界,我们学不来的。”

“恩,价值观不一样。”

大家手嘴并用,张林才吃一个,小五已经吃了三个。

张林看着他:“你他妈手速太快了吧。”

小五嘴里没停:“要不是老爸老妈威逼利诱,你哥现在是电子竞技领军人物,当年魔兽CS那是横扫一方,独孤求败。”

吃饱喝足,小五张林不回去了,在科室睡,宋子墨说也不回去了。只有杨平一个人回去。

——

第二天一早,杨平赶去上班,路过外科大楼的一楼的小卖部。

一个熟悉的身影吸引杨平的目光,杨平悄悄走过去。

这不是张教授吗?

张教授拄着手杖,正接过小卖部大妈的递过来的牡丹牌香烟。

护工在一旁也没扶,只是很警惕的样子,随时准备去扶。

张教授扭头看见杨平,一点也没有惊讶:“顶不住了,下来买包烟。”

好像昨天没有骨折也没有手术这回事。

“走,一起上去。”

张教授不用扶,拄着手杖,一步一步,走出小卖部,朝电梯口走去,走得很稳,也很顺。

杨平和护工左右护驾。

小卖部大妈那是消息灵通人士,知道昨天下午张教授髋部骨折了。医院办公室的水果篮都是她配的呢。

是不是搞错了,这自己拄着手杖下来买烟了。

这情景有点诡异呀,要是晚上,还有点吓人。

大妈刚才一直是糊涂的,为了弄个究竟,跟着出来,一直盯着张教授的腿,看西洋镜一样,看了一会。再看看其他人,问道:“这是张宗顺教授呀?”

店里的牡丹,也就他买得最多,这真弄糊涂了。

正好赶上班的骨科一个规培生,看到此情景,吓一跳,张口掩嘴。

他昨晚亲眼看了手术,转子间粉碎性骨折加转子下骨折。

卧槽,自己走下来了,不是眼花了吧,他揉揉眼睛。

突然灵光一现,立刻掏出手机,视频,发群。

“张教授,张教授!”张教授刚走到电梯口,有人追在后面喊。

谁呀?张教授侧目。

“张教授呀,我是你的病人,山西的呀,胫骨骨髓炎。”

那个爱马仕,胫骨慢性骨髓炎的,正住院等手术,住在VIP病房的。

早上被他的摩登老婆推出来兜风,正好碰到张教授。

“张教授,您老不是这里骨折了吗?我听说后,本来想过来看您,但是怕打扰您,不敢来。你这不好好的吗?这谁造谣呀!”爱马仕摸摸髋部。

张教授说:“是骨折了,昨晚做的手术呢,早上烟瘾患了,下来买包烟抽。”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又要坐电梯回病房。

爱马仕坐在轮椅上,摸摸头:“不会吧,这医院技术牛到这地步。”

这种骨折他知道的,他老爸前年骨折,做完手术,一个多月不能踩地,前前后后几个月还走不稳。

这刚刚做完手术自己下来买烟。

现在科技发展到这地步了?看来见识不行呀。

再看看自己的腿,晚了,来晚了,早来这里,现在都到处跑了。

规培生很有自媒体潜质,视频一发,不用附加一个字,群里立刻炸出了蘑菇云。

“谁发的,长这么像。”

“张老头的兄弟,探病的吧。”

“张老头呀,是张老头呀,你看眼镜上的胶布。”

“那胶布,就是张老头呀。”

“卧槽!”

“昨天手术的,今天下地走,助行器都不要,完全负重。”

“我刚刚一楼也看到,下来买烟了。”

一个另一个角度的视频丢出来。

不是独家呀,不独家,老子也是第一个发的,跟屁虫。规培生心里骂道。

这个群里全部是规培生,大家平时在里面没事倒倒苦水,控诉医院如何剥削如何压榨。

“昨天手术没看懂呀,谁科普一下?”

“问错群了。”

“谁可以出来说几句,我帮他写一个月病历。”

在圈内,这种奖赏,那可是非常重量级的。

外科教父状态:连载作者:海与夏全文阅读

一个外科小医生,被系统砸中,重新开启了奇特的人生之路。输液架又挂上几袋血,旁边置物台上一堆空袋子,依稀可以看见残留的血。。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