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0072章 突然休克小说

0072章 突然休克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2-11-25 08:35:02
外科教父状态:连载作者:海与夏全文阅读

一个外科小医生,被系统砸中,重新开启了奇特的人生之路。输液架又挂上几袋血,旁边置物台上一堆空袋子,依稀可以看见残留的血。。

外科教父 精彩章节

病人已经麻醉好,气管插管全麻。陶医生准备摆体位,等田主任进来指示。

这种手术体位非常重要,错误的体位会导致手术无法进行。

片子挂在手术室的阅片灯上,田主任再次读片。虽然陶医生做了手术部位标记,但田主任还是亲自确定手术部位的左右。

“田教授,需要上几个人?”苗主任问道。

田主任说:“我和主任您两个,还上一个就行,杨医生上,宋医生休息。”

宋子墨负责开车,如果晚上赶回去,不能太疲劳,需要休息,所以宋子墨留做预备队。

苗主任必须上台,他是主任,病人又是他的熟人,他上台哪怕什么都不做,也是必须的。所以这样安排最合理。

“先输血输液!”

田主任给麻醉师和巡回护士下医嘱,然后带大家一起摆体位,俯卧位。

先后路,再前路,这种复杂骨折单纯前或后入路都无法解决,必须联合前后入路。

田主任早就胸有成竹,手术难度确实大,这种散架式的骨盆和髋臼粉碎骨折,能拿下的医院不多,代表创伤骨科的巅峰水平。

对县医院的医生,出去进修是学习的机会,平时请上级医院教授来做手术,也是学习的机会。

骨科的医生,只要有空的,都上手术室来观摩了。

大家在病房时已经被田主任的专业素养折服,现在都想看看教授高超的手术技艺。

台上已经三个人了,陶医生不知道自己是否上台,骨盆骨折上四个也很正常,他在纠结中。

“小陶,你在台下推C臂机。”苗主任帮他做了决定。

体位已经摆好,苗主任带田主任杨平去洗手。

但凡能干事的,都精力充沛,苗主任五十了,还是精力充沛,腰圆膀粗,走路虎虎生风。

“备了多少血?”田主任问。

“悬浮红细胞12个单位,还有1200毫升血浆!”陶医生说。

足够了,洗手穿衣。

这种手术对陶医生来说是遥不可及的,平时只做做简单的手术,复杂的骨折都是苗主任上。

目前这个病人的手术,苗主任也拿不下来,不是因为病人身份特殊,而是技术上确实有困难。

手术不是儿戏,这种手术,拿不下,硬着头皮上,要出人命的。

医生平时可以吹吹牛,吹牛归吹牛,没人傻到去做自己没底的手术,那纯粹作死。一台手术就毁了自己一辈子。

当一个科主任,除了技术上能撑起科室,还要有一定后援。像苗主任,手术难度太大,搞不定了,一个电话,韩主任派遣天团下乡,强力支援,换作另一人,恐怕就办不到。

消毒铺单,常规流程,大小医院一样。杨平一助,苗主任二助。

先后路,把髋臼后柱后壁骨折复位固定。

田主任极为娴熟,标准切口,逐层切开,稳步推进。

田主任做手术举重若轻,看起来动作不紧不慢,没有给人风风火火的感觉,但没有多余无效动作,前后衔接紧密,所以手术时间很快。

平时苗主任做骨盆手术,那大纱布是一块接一块,洁白的纱布进去,出来时已经被血浸透。

现在只递过去一块大纱布,上面只看到一朵淡淡的红花,都怀疑是不是在做骨盆手术,或者手术还没有开始。

几个医生在旁边转来转去,都在找最佳观摩视野,但怎么找,也看不到什么,又不敢靠近。

不像三博医院,还有高清摄像头,可以看视频,石坡人民医院手术室没有这些设备。

“钢板,准备电钻!”

这才多久,十几分钟,髋臼的后柱后壁就复位好了,要上钢板了。

看他不紧不慢的,怎么这么快?

几个医生私下议论的时候,钢板已经预弯好,开始上螺钉了。

苗主任就是厉害,到省城请到这么厉害的教授。

陶医生有点失落,同样的年龄,人家这么大手术如此轻松拿下,自己还在二级手术打转转。

也就半个小时,髋臼后柱后壁骨折已经复位好,冲洗,放引流,缝合。

透视!

屏幕上髋臼后柱后壁已经完全复位好,钢板螺钉的位置良好。

“翻身,做前路!”淡淡的一句话,已经引来无数敬仰的目光。

技术的鸿沟此时在观摩的医生眼中,此生难以逾越。

重新消毒铺单,洗手穿衣。

前路开始。

“前路出血会很多!所以必须提前输血输液,补充血液,并且把血液稀释。”田主任解释。

因为CT血管造影提示盆腔很多血管损伤,受伤当时靠输血补液稳住血压,现在要直达骨折部位,原来已经停止的出血,势必又被唤醒。

“死亡动脉已经断裂回缩,等下手速要快,十分钟内要找到血管。”田主任提醒杨平,关键步骤,两个人要配合好。

死亡动脉,是闭孔动脉与髂外动脉的吻合支,也称死亡冠,一旦断裂出血,就会回缩,就像蛇钻进了草丛地洞,很难找到,无法止血,病人就陷于死亡的危险,所以取了一个恐怖的名字,这是骨盆手术必须重视的拦路虎。

田主任经验丰富,提前输血补液,既补充了血液,又稀释了血液,这样减少病人本身的血液丢失。这个病人本身就贫血,经不起太多的再丢失,否则血压容易直线下降。

手术都是真刀实枪做出来的,经验多了,才能预判风险。就像船长在大海中航行,靠丰富的经验避开暗礁和风浪。

前路既要做髋臼和髂骨翼,还要做骶髂关节和骶骨,难度非常高,就算整个省城,能够拿下这个手术的,也就学术会上经常露面的那几个大佬。

为了兼顾几处骨折,田主任采用自己设计的切口。

苗主任呆在一旁,感觉像坐在赛车手旁边,一把汗捏在手里。

这里血管神经多,小心!但是田主任完美避开;那里一旦不小心切断血管就会止不住血,慢点!又被田主任完美避开。

刚好田主任想往上暴露,拉钩已经变化位置,帮助显露;血还刚刚冒出一点点,助手已经用血管钳夹住,田主任电刀一触,完美止血。

正想提醒注意血管神经,助手的血管钳已经轻柔挑起,帮助自己分离血管神经。

本来田主任就技术高超,杨平又配合这么好,手术简直就是一场完美的表演。

刚刚后路手术没太注意,现在看来,这个助手实在太完美了,难怪韩主任让自己带着他,田主任抬头看了一眼杨平。

苗主任已经眼花缭乱,完全跟不上节奏,只好在一旁无所事事。

手术进入关键的步骤,马上遇到死亡动脉!来石坡之前,韩主任再三提醒田主任,要注意这里!

“控制性降压!”田主任命令麻醉师。

术中控制性降压,也叫低压麻醉,可以将血压控制在较低但又安全的范围,血压低,自然出血就少,就像水管子压力低,喷水就弱很多。

“死亡动脉出血,已经回缩,不知道是否已经自行栓塞?”田主任提醒杨平。

虽然谈之色变,但是必须面它,解决它,否则手术无法显露,更谈不上骨折复位固定。

左右手配合灵巧,剪刀熟练地锐性分离。

粘连打开,血立刻喷出来,看不到血管在哪。

果然死亡动脉回缩了,而且冲破了脆弱的自凝血块,但田主任十分镇定,换作别人,此时已经完全崩溃,或者没有勇气继续。

但是他是田主任,输血,只需要靠输血帮他争取十分钟的时间,他就能找到死亡动脉,并成功止血。

靠输血的速度争取十分钟,不是问题,这是他术前早就考虑过。

杨平手里的吸引器迅速吸引,保持术区清洁,为田主任创造最佳的手术视野。

“血压降下来了,休克了!”麻醉师喊,声音有点慌乱。

休克?

纱布,快,纱布!

田主任立刻停下手术,暂时纱布填塞,手上动作极快,用纱布填塞刚才的出血,杨平已经接手,紧紧的压住。让田主任腾出手来,去做其它的事情。

监护仪器显示屏上血压掉到70/30,真休克了,还在下降。

刚才出血不多呀,就算死亡动脉出血,才刚刚出血,那边早就开始输血补液了,怎么突然直接休克?

难道刚刚后路复位牵扯到大动脉或静脉,比如腹主静动脉,或髂内外动脉?造成撕裂?

不,刚刚整个过程清清楚楚,没有一个动作是盲操作,而且术前自己仔细研究过片子,骨块没有与大血管毗邻。

一些可能的假设快速在脑海闪过。

外科教父状态:连载作者:海与夏全文阅读

一个外科小医生,被系统砸中,重新开启了奇特的人生之路。输液架又挂上几袋血,旁边置物台上一堆空袋子,依稀可以看见残留的血。。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