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0075章 答谢晚宴小说

0075章 答谢晚宴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2-11-25 08:35:05
外科教父状态:连载作者:海与夏全文阅读

一个外科小医生,被系统砸中,重新开启了奇特的人生之路。输液架又挂上几袋血,旁边置物台上一堆空袋子,依稀可以看见残留的血。。

外科教父 精彩章节

大家跟着病人去了ICU。

在ICU,田主任亲自检查病人的喉头水肿情况,发现已经消退了。

于是亲自拔了气管插管,看到病人生命体征平稳,再亲自检查床旁备的气管插管和气管切开的包。

病人清醒过来,闹着肚子饿,要吃东西。家属被苗主任带着,隔着玻璃探访,看到精神状态不错的病人,家属也放心了。

三博的手术太多,怕韩主任忙不过来,本来想带着杨平宋子墨连夜赶回去。但苗主任坚决不让,说帮忙做了这么大手术,一餐饭都没吃好,空着肚子回去,以后苗某人还怎么面对韩主任,怎么好意思请教授做手术。

这一餐饭已经上升到人品高度了,不吃还不行,田园左右为难,韩主任打电话指示:在石坡吃晚饭,明早再回,明天的手术他全部代劳。

既然韩主任发话,就留下来,让这两小子也尝尝山区的特色风味。

宋子墨说:“老韩明天只能带小五张林开骨盆了。”

杨平笑道:“张林又可以发几张朋友圈了。”

时间也下午六点了,苗主任开车带大家到一家宾馆,石坡宾馆,宾馆老旧破烂,不金碧,也不辉煌,但是冠以石坡二字,就知道在全县的地位了。

里面绿树成荫,大家沿着弯曲小道,来到一个独立包间,里面摆着一个大圆桌,起码可以坐二十人。

那个病人的哥哥,穿闪光的黑衬衣,已经坐那等候,立刻起身,躬身握手:“感谢,感谢,舟车劳顿,不辞辛劳,替小弟操刀,不胜感激,略备薄酒,请坐,请坐。”

这话说的文绉绉的,像打了草稿念出来的,这操刀两个字,杨平感觉有点不对劲呀,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面对大门的位置,首座,苗主任引田园入座:“这位就是病人的哥哥,杜先生,这可是我们石坡的能人。”

“见过,久仰!”田园跟他再次握手。

“哪里哪里,只是时代好,政策好,一只风口的猪而已,不足为提。”杜先生摆手。

田园让苗主任坐:“苗主任,你不落座,我们怎敢入座?”

苗主任脸一拉:“田教授,见外了,客随主便,请!”

几经推拉,田园落座,苗主任右边作陪,再右边是杨平、宋子墨,田园左边的位置空着,隔空之后,依次是石坡人民医院的业务副院长、医务科科长,还有一个是杜先生的妹夫。

桌子上摆上一坛酒,瓦罐装的,古色古香,标签是毛笔写的字,贴上去的。

“这酒是杜先生家里自酿,精选高粱,传统配方,古法酿酒,我们县每逢投资客商贵宾来访,都是用杜先生家的这种珍品招待。”苗主任介绍。

这个杜先生家族,在石坡,就是靠祖传的酿酒手艺起家,然后多元化发展,产业遍布石坡周围县市,涉及旅游、房地产、酒店等。

这时有人进来,苗主任等人起身:“董院,董院来了!”

董院夹着公文包,走路身体有点俯身,往前冲的感觉,进来立刻跟田园握手:“田教授呀,辛苦辛苦,坐坐。”然后在田主任左边坐下。

韩主任和三博医院的骨科是他们石坡人民医院的坚实后盾,董院长为了表示重视,特意抽空过来。

人都到齐了,上菜,倒酒。九个人坐这么大一个桌子,吃菜都不方便,杨平想。

“小宋和小杨开车,不方便喝酒!”田园帮他们解释,自己先接了酒。

一轮酒倒齐,菜上了好几个,董院长举杯说:“借花献佛,感谢田教授、杨教授、宋教授不辞辛劳,下乡指导手术,感谢韩主任,感谢三博医院,来!”

董院长把第一道菜转到田园面前,用公筷夹一块鸡肉放田园碗里:“穷乡僻壤,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这是石坡南寨走地鸡,在省里也是少有名气,这些鸡都是在山野放养,不用一颗饲料,全是谷物喂养,纯菜籽油生炒,味道鲜美,尝一块。”

田园夹起鸡肉,小咬一口:“果然名不虚传,难怪大家说石坡到处是宝,大家都吃!”

“来来,这两位年轻教授,太低调了。”董院长一人夹一块鸡肉放他们碗里。

“这是石坡河鱼,野生河鱼,渔船打上来的,一个小时前专门叫渔夫去打的,打上来立刻送厨房清蒸,不敢耽误半点时间。”杜先生开始介绍第二道菜。

“我们石坡虽然是山村小镇,但是有大城市没有的优点,用你们的话说,绿色纯天然,这里是山林野生蘑菇,新鲜的。”杜先生一道一道的介绍。

蘑菇转到杨平和宋子墨面前,杨平看宋子墨,宋子墨看杨平,两人都不敢动筷子,这野生蘑菇,谁敢吃呀,轮科急诊的时候,没少抢救吃野生蘑菇中毒的。

苗主任看出了端倪,哈哈大笑:“两位教授,误会了,这不是一般的野生蘑菇,只是把蘑菇放在山上树林里散种,品种是纯正的食用蘑菇,无毒,你看。”然后夹了一个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原来是这样呀,不把话说清楚,谁敢动筷子呀,宋子墨夹了一块,杨平也跟着夹一块,味道确实不错。

“这酒,等下要带上几坛,给韩主任送去,你不要推辞。”苗主任跟田园碰杯。

田园比杨平宋子墨明显成熟稳重,身上既无江湖之气,又无书生酸气,各种场合游刃有余。他是行走江湖的妙手书生,跟着韩主任这么多年,那是什么场面都能撑住。

别看他斯斯文文,在三博,喝酒,也是杀手级的人物,和急诊科熊四海一个级别的。他喝酒不紧不慢,能掌控节奏。

“来,我敬董院一杯,董院百忙抽空,非常感激。”

“再敬苗主任一杯,太热情了,以后你们到省城,一定让我也热情一回。”

“杜先生,谢谢精心准备的这些珍稀佳肴,每一样都是难觅的极品。”

“野菜,野菜!”又上一盘,杜先生赶快介绍。

“现在时代不一样了,反过来了,以前野菜乡下人吃,现在城里人把野菜当宝,我那农场里,每年这野菜的销量惊人。”杜先生加点料地介绍。

“你看今天来,明早就要走,你们忙,我也不好强留。要是有空,大家到乡下来度假,跟苗主任说一声,我来安排,钓鱼、抓蟹、漂流、温泉,整天忙于工作,下乡来放松放松。”杜先生将野菜转到田园和董院面前。

“杜先生手底下有一个旅游区,那是石坡县有名的,里面的漂流和温泉,那是双绝!”苗主任说。

“老苗,别杜先生杜先生,叫杜老弟,再叫,就罚一杯。我跟老苗是多年的朋友的了,不瞒你说,田教授,我的腰椎间盘突出,那时痛得走不了路,就是老苗帮开的刀,到现在都没犯,十年有了吧。我家老爷子直肠癌,也是老苗帮从省城请的教授操刀;现在家里老二,又是麻烦老苗,老苗快成了我家私人医生了。”杜先生生意人,这场合掌控自如。

“工资,要给工资的。”董院长取笑。

“工资不用了,喝三杯酒!”苗主任说。

“今天手术挺顺利吧?”董院长问。

苗主任说:“非常顺利,这么难的手术,省城能够拿下的,应该是个位数,可田教授跟做阑尾一样,术中出现过敏性休克,那真是惊险,田教授临危不惧,三下五除二就化解了,手术一点也不耽误,病人现在麻醉清醒了,喊肚子饿,要吃东西了。”

“年轻有为呀,田教授,再敬你一杯。”董院长说。

杨平和宋子墨两个抓紧时间吃,什么野菜、什么淡水螃蟹,什么走地鸡,管它呢,把肚子填饱再说。

杨平不喜欢这种场合,但是对吃还是有兴趣的,做人不能亏待自己,尤其不能亏待胃,练出了双手互搏术的杨平,那筷子夹菜一个准。

这晚宴吃了几个小时,菜式花样百出,真是独特的乡野风味,这姓杜的土豪还真有一手,看来能赚钱不是没有道理。

忽然,有人敲门进来,低头和杜先生耳语几句。

杜先生起身,面带愧色,低声和董院长耳语几句,便说:“诸位,失礼,我去去就回,吴县长正陪投资商在那边吃饭,我过去打个招呼。”

“去吧!”董院长摆摆手。

苗主任借着酒劲,搂着田园说:“韩主任跟我的交情,那真是好兄弟。你问董院,他最清楚。当年我们董院上任,一腔热血,大刀阔斧,发展医院,想以骨科为龙头,以点带面。董院带我们到省城找医院合作,合作?笑话吧?我们这些乡镇医院,几条破枪,合作?化缘还差不多。根本没人搭理我们,人家连话都不愿意多说几句。只有韩主任,认真听我们说完情况,还请我们吃饭,董院还记得不,那天?”

董院长说:“怎么不记得,一辈子都记得,我们就那天没吃盒饭了,吃了省城的大餐,差点吃出胰腺炎了。”

“对,吃完饭,韩主任当场答应和我们合作,那是什么合作,是扶贫,是支边,我们心知肚明,合作那是互惠互利,我们啥也给不出,当时请韩主任做手术,有些器械还是他自己准备,带过来消毒,做完清洗好再带回去,手把手带我做手术不说,还找关系安排我们去帝都魔都进修,我们骨科就是这么发展起来,这一出韩主任没和你们说吧。”苗主任言语真切。

田园说:“提过,提过!”

“那时候医院一屁股债,医生都想出去,挖空心思想走人,人才流失严重,谁知道我们也有今天呀,现在,在这三省十几个县,全被我们踩在脚下。”苗主任一杯酒倒进嘴里。

“田教授,不瞒你,董院长今晚是有重要饭局的,全推了,他听说韩主任的人过来了,那怎么都要陪吃饭。”

说着说着,苗主任竟然眼睛红了。

董院长说:“说什么呢,尽说这些陈年旧事,扫兴!喝酒,喝酒,那两位年轻教授,不要客气,你们不喝酒,随便吃,就像吃自己医院食堂。”

手机微信强提醒,杨平偷偷打开手机,苏宜璇发来的,手术室要杨平的照片,杨平新来的,一直没有交照片,所以手术室的介绍墙上没有他的照片,护士长在问。

杨平回了一条微信:今晚在石坡县,明早回去,过几天去照相。

宋子墨夹菜,余光瞄了一眼。

外科教父状态:连载作者:海与夏全文阅读

一个外科小医生,被系统砸中,重新开启了奇特的人生之路。输液架又挂上几袋血,旁边置物台上一堆空袋子,依稀可以看见残留的血。。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