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0079章 手术秀小说

0079章 手术秀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2-11-25 08:35:09
外科教父状态:连载作者:海与夏全文阅读

一个外科小医生,被系统砸中,重新开启了奇特的人生之路。输液架又挂上几袋血,旁边置物台上一堆空袋子,依稀可以看见残留的血。。

外科教父 精彩章节

谭教授空降创伤骨科,就像石头扔进平静的湖里,势必引起波澜。

反应最大的自然是欧阳、白、丁三位主任,表面上风平浪静,心里肯定各种不满,不服。辛苦十多年,把创伤骨科做大做强,现今拱手让给外来的和尚,怎么受得了。

好在韩主任的威严够大,坐在大主任的位置,谁也不敢挑事,谁也不敢弄出什么波澜。

平静的周六周日过去。

周一早上,夏院长、孙院长和医务处赵主任,驾临创伤骨科。

交完班后,夏院长跟韩主任低头耳语几句,然后正色宣布:创伤骨科改名为显微创伤骨科,谭主任和钟医生加入创伤骨科。暂时没有宣布就任主任,但是大家都知道了。

本来这事由赵主任宣布的,但现在由夏院长宣布,以示强力站台。宣布完后,大家鼓掌,夏院长讲话,再夏院长和谭主任握手。

大家都知道新来的主任要秀手术,不约而同全部把手术排到下午,上午放空,好好观摩一下这场秀。

传说谭博云在一场学术会议就秀了一次急诊骨盆髋臼的手术,相当成功,名气大增。

新主任!谁都想看看技术如何,毕竟传言他多厉害,只是传言,徒有虚名大有人在。

有个别主任从未临床过,在国外养十年兔子,回来坐上主任宝座,外科比较少见,内科这种事多一些。

查完房,韩主任带着谭主任和钟医生到手术室,边走边介绍手术室的情况。

到了术间,谭主任检查手术床,C形臂X光机,然后说:“给两个助手上台。”

田园说:“我上!”

谭主任拒绝:“不用不用,我们在台下看看,这手术,让年轻人做就行,让钟医生去做,你再随便安排两个人给他搭手,这手术他已经很熟练。”

不知道韩主任怎么想,反正田园心里很不满,你这是什么意思,让一个手下的主治上台,意思你的主治可以秒杀我们这些人。

韩主任让田园安排两个人上去。

田园想了一下,说:“那就让宋子墨带小五上,宋子墨一助,小五二助。”

“杨平呢?”韩主任问。

田园笑道:“杨平预备队。”

这样安排合理,韩主任没有异议。

“谭主任你看,我让宋医生上去做一助,卢医生二助,怎么样?”田园轻声的问谭博云。

谭博云轻松地说:“没事,随便两个人,搭把手就行。”

大家都到隔壁去,视频打开。

韩主任和田主任陪谭博云坐前排,左右陪着,田主任看到杨平招招手:“你就坐我后面,别乱走。”

杨平明白田主任的意思,随时准备派自己上台的。

欧阳几位主任坐在第二排。欧阳主任喜怒不形于色,白主任脸色不太好,丁主任总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丁主任很少参加这种手术观摩,今天也来了,属于稀客。

手术间,几个人正忙着,麻醉已经打好,钟医生指挥宋子墨和小五摆体位,好像不是很满意,调整了几次。

护士长亲自在台下调配,器械护士临时换苏宜璇上台。

体位终于满意了,三个上台的洗手穿衣,消毒铺单。

准备工作做好,开台的神圣仪式,术前核对完毕,开台!

腹股沟入路,钟医生确实很熟练,在南都附二,他应该是优秀的存在,握刀的姿势很标准,划出标准的前路切口,他要先做前路手术,前路难度较大,这样可以在大家精力充沛的时候,欣赏他的表演。

说实话,在G市,南都附一附二这样的医院,看不起建院只有十多年的三博,即使韩建功个人强悍无比,也难以弥补医院的名气。

刀法很好,有秀的资本。

切开皮肤、皮下组织、再到深筋膜,开始依次解剖肌肉、神经、血管、精索。

这些结构的间隙形成三个经典的窗口,成为手术显露的安全通路,通过这三个通路,可以顺利到达骨折的部位。

肌肉局部有点硬,但不影响手术操作。

第一个窗口打开很轻松,腹肌和髂肌从髂骨上被剥离,往上掀起,电刀快速止血,髂窝和骶髂关节前方轻松暴露,术者手法极为娴熟。

递过去的一块纱布上只有几块不大的血。

谭教授很满意:“年轻人需要磨练,以后韩主任要多多指教。”

韩主任说:“钟医生手术很漂亮,你看,分离的基本功非常出色,谭主任调教得好呀。”

开始分离精索,周围的组织不太正常,有点硬,钟医生用手触摸几次,确认精索的走形,血管钳的钝性分离好像不能奏效。

有点粘连呀,层次间隙都不是很清晰,此时锐性分离才是王道。

“组织剪!”剪刀被送过来。

“动作快点!”钟医生严肃地低声呵斥,作为主刀的威权尽显。

苏宜璇的动作很快,还是被认为慢了,看来台上的主刀脾气不是很好。

锋利的剪刀开合游走,突然,鲜血冒出来,底下有一根小动脉被剪断。

“血管钳!快点!”

他又一次觉得器械太慢。

钟医生接过血管钳,立刻钳夹,电刀烧灼止血,动作很快,训练有素。

继续推进,分离精索,进度没有预计的快,几次都伤及小动脉,但都被快速止血。

纱布上已经染红了一大块。

“挑起来,保持张力!”钟医生的剪刀柄轻轻的拍打宋子墨的手背。

宋子墨抬头,冷冷的眼神,低头调整手上的张力。

“太大,再小一点。”

宋子墨又放低手里的血管钳,让钳子挑起的精索张力更小一点。

“平时这些手术做的不是很多吗?”钟医生不满。

宋子墨沉默不语。

精索被成功分离,置入一根橡皮条,牵开保护。

下一步,开始分离髂外动静脉及淋巴管。

骨盆手术入路涉及的血管神经很多,而且还很重要,入路是手术成功的前提。

钟医生皱皱眉头,手底下仔细寻找血管的感觉,硬脆的组织越来越多,结构层次越来越模糊,刚刚精索还能够依稀凭借经验找出来。

现在髂外血管完全辨认不出来,到处是粘连的组织,手底下完全找不到感觉。

这个病人有广泛的疤痕粘连,难道以前这个区域做过手术?

CT无法反映出这种软组织的粘连,就算MRI也要极有经验的才能做出判断。

术前他亲自和谭教授仔细问过,没有既往手术史,查体这个部位细小的疤痕都没有。

那怎么会粘连呢,追究原因没有任何用处,现在只有继续推进。

“刀!”

刀递过来。

用刀进行锐性分离,轻轻的,一点点地划开,一股鲜血喷出,射程十多厘米远,钟医生立刻纱布压迫。

“拉钩拉好!”

宋子墨不知道哪里没拉好,但还是调整一下拉钩的位置。

“你!用点力!”

器械打在小五的手上。

“血管钳!”

止血钳送来。

“小一号的!”钟医生语气有点不友善。

小一号的血管钳送上来。

松开纱布,钟医生钳夹止血,电刀烧灼。

继续!

又一股鲜血喷出,这次被及时用纱布压住。

“血管钳!”

钟医生的声音有点变小,额头上开始渗汗,粘连太严重了,没办法继续推进。

谭教授脸上的微笑渐渐减少,变得严肃起来,他看着屏幕,说:“这个病人以前很可能出现过感染,很可能是盆腔的结核,后来自行痊愈了,但形成了广泛的粘连,解剖结构不清楚,年轻人看来经验还是不足,我刷手上。”

粘连,广泛的粘连是手术的入路的大敌,尤其是骨盆,需要避开众多的血管神经,随便一条会让你下不了台。

这个病人,有点出乎意料。

谭博云本来想让钟医生大展身手,不过也没什么,这种广泛粘连的手术,恐怕三博也只有韩主任能够拿下,G市其它医院能够拿下的,屈指可数。这时自己上台也不算丢脸。

病人的安全最重要,谭博云起身:“我去刷手!”

田园说:“谭主任,不急,坐,这种手术让年轻人去做,我们看看就行,出不了事,杨平!刷手,你上去帮一下钟医生。”

韩主任对杨平的骨盆手术还不太了解,只让他做过助手,没有放手给他做过,所以不好评价。

但是他看田园如此自信,心中有数了。田园的谨慎稳重他最清楚,不可能没有底就让他上台,一定在某个时候,田园让他做过骨盆手术,心里有数。

“小杨,去吧!”韩主任发话。

杨平起身。

外科教父状态:连载作者:海与夏全文阅读

一个外科小医生,被系统砸中,重新开启了奇特的人生之路。输液架又挂上几袋血,旁边置物台上一堆空袋子,依稀可以看见残留的血。。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