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0086章 进阶运动医学小说

0086章 进阶运动医学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2-11-25 08:35:15
外科教父状态:连载作者:海与夏全文阅读

一个外科小医生,被系统砸中,重新开启了奇特的人生之路。输液架又挂上几袋血,旁边置物台上一堆空袋子,依稀可以看见残留的血。。

外科教父 精彩章节

李静姝走后,杨平拿起名片看了看,收起来。

人家确实帮了大忙,虽然不是帮自己,但是帮了科室,帮了医院。

杨平在会谈室坐了一会,直到小五打电话说病人麻醉好了,才下手术室。

进手术室时,看到欧阳主任、郭总、小雷都急匆匆地从手术室出去了。

应该是李静姝把这事知会了医院,医务处把这几个人叫去了解情况。

医院自然会处理这些事情,自己管好自己的手术就行,杨平放下心来,每个人的能力有限,把分内的事做好。

到手术室,病人已经麻醉好,宋子墨带小五张林就够了,杨平不打算上台,在旁边休息。

谭主任带钟医生在手术室闲逛,进来说有什么需要帮手的随时叫他们。

白主任那边有个髋臼的手术,遇到困难,派一个规培生过来请谭主任过去指导,谭主任二话不说就过去了,当主任的,其他人手术有困难或拿不下,自己上去救台,这是应该的。

谭主任到白主任的术间,白主任说:“谭主任呀,这个髋臼有点麻烦,才十六岁的小伙子,骨折愈合快,全是骨痂,要凿开,解剖复位就难了。”

不能解剖复位,意味着以后会遗留创伤性关节炎,这是关节骨折难以接受的。

“等等,我去刷手,上台看看。”谭主任很积极。

虽然自己一个月后才正式上任,但是现在已经正式上班,义不容辞。

谭主任洗手穿衣,站到台上:“我看看。”

白主任让出主刀的位置,谭主任伸手往里面一摸。

果然,大量的骨痂生成,根本分不清原来骨块的断面,要把骨块拼回原样,很难!

“哦,这陈旧性的骨折,多少天了?”

“四个星期!”白主任手下的主治肥仔说。

如果拼合不好,形成创伤性的关节炎,这个少年以后慢慢就会出现髋关节痛,可能被疼痛折磨一生,医生大多想把手术做完美,但是更多的是做不到。

骨刀!谭博云说。

他接过骨刀,开始轻轻地,一点点地凿开,凿一点,然后用血管钳触碰骨痂,压一压,骨痂和原来的骨块不一样,需要仔细区分,比如用血管钳触摸,从软硬做出判断。

凿开一点,鉴别,再凿开一点,再鉴别。

反复这样,骨块被一块一块的凿下来,然后稍作修整,把残留的骨痂去掉,原来骨块的轮廓就出来了。

几个骨块放回去,拼合在一起,竟然完美地合在一起,像新鲜的骨折一样,严丝缝合,没有台阶和缝隙。

“你继续吧,再有什么问题随时叫我。”谭主任没有打算再做下去,关键步骤已经完成,剩下的,没必要杀鸡用牛刀。

他根本不用征求白主任的意见,脱下手术衣和手套,扔进收集桶里,提醒:“骨块不要再修整了,过度修整会出现间隙,我已经复位好,你直接固定就行了。”

说完走了,再到欧阳主任和丁主任的术间转转。

“谭博云名不虚传!”肥仔说。

白主任瞪他一眼。

肥仔笑呵呵地:“再怎么也比不上主任您。”

杨平跟宋子墨打招呼,有困难就叫,他在休息室。

到休息室,往长椅子上一躺,进入系统,运动医学手术培训的一页已经闪着微微的金光,终于解锁。

运动医学的手术大多数用关节镜做,比如膝关节的半月板缝合、交叉韧带重建都是用关节镜做。

关节镜是腔镜的一种,属于微创手术,不用开刀,打几个筷子大的孔,就把手术做了。比起开刀的手术,这种腔镜手术学习难度更大,学习曲线更长。

自己以前总是当助手,帮忙扶镜子,看着别人做关节镜手术,跃跃欲试,但是总没有机会,连做个简单的关节镜检查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可以在系统空间学习关节镜手术,可想而知多么兴奋。

就像小孩渴望得到一个心爱的玩具,日思夜想,有一天终于如愿以偿。

任务积累的还有三万分,平时日常获取的积分也有几千分,加起来三万多分,现在非常宽裕。

杨平将手术培训的项目逐一过目,挑选一个三个月的关节镜基础训练包,六千积分,不算贵,也不便宜。

进入系统空间,杨平开始训练关节镜。

关节镜的操作是手眼分离的,行话叫做三角技术。

平时我们干活都是手眼一致,眼睛直接看着目标,获得信息,传到大脑,大脑再指挥手操作目标。

这个通路是人的生理回路:目标-眼-大脑-手-目标,起点和终点一致,直接了当。

但是关节镜的这个通路不一样,眼睛看着视频,视频传到大脑,大脑依据视频的信息,指挥手操作目标。

视频-眼-大脑-手-目标,起点和终点不一致,不符合人的生理回路,人体无法适应,必须通过学习才行。

这需要反复和艰苦的训练,才能得心应手。

两只手,一只手拿镜头,一只手拿器械,从两个小孔伸进关节内,镜头负责在关节内录像,实时传输到屏幕;器械就负责操作手术目标。

镜头有个视野范围,视野范围内的,它就能看到;视野之外的,看不到。器械首先要到视野里去,只有到视野里去,才被摄像头拍到,显示在屏幕上,才有后面的动作。

看起来简单,操作起来困难,很多初学关节镜的,把器械送到视野里,要学习很久才行,一旦移开,要重新进入,又要调整很久。

因为镜头和器械在关节腔内,屏幕上看到的是镜头拍摄的东西,看不到镜头本身,将器械送到镜头的视野之内,是一种盲操作,全凭空间感觉。

先练习膝关节,再练习肩关节,把这两个练习好了,其它的关节就容易了。

虽然在系统里练习,既不占用时间,也不消耗精力,但对时间流速的心理体验与现实一致。

做三个月的持续训练,绝非一般人可以忍受。

但是杨平天生有这种超强的忍耐能力,可以在系统空间不停的做手术,反复地训练,直到无比熟练。

下午,大家手术做完。

张林跟梁胖子躲在厕所抽烟,被宋子墨抓住了。

“你们两个,有吸烟室不去,偏偏躲厕所里抽?”宋子墨批评。

“吸烟室?看到门口吸烟室几个字就没感觉了,抽烟这事,正儿八经的抽,就没意思了,躲厕所里偷偷地抽,才有感觉,这是烟文化,你们不懂。”梁胖子振振有词,还拉出了烟文化。

“看微信没?”张林灭掉烟。

群里发了一条消息,创伤骨科开会,在示教室,全体不得缺席。

“大事!绝对大事!全体不得缺席,这种措辞一般不用,一用说明有大事宣布。”张林说。

外科教父状态:连载作者:海与夏全文阅读

一个外科小医生,被系统砸中,重新开启了奇特的人生之路。输液架又挂上几袋血,旁边置物台上一堆空袋子,依稀可以看见残留的血。。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