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三回 官贼原来是一家小说

第十三回 官贼原来是一家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2-11-25 12:42:13
刺鸾传状态:连载作者:CC月读全文阅读

元朝万历年间,生活……在繁华热闹江南的医女许望,本我以为萍水相逢的那个家伙,而已个普普通通的刺儿头。她怎么也没想起,这个怼天怼地怼空气的更年轻男子,不但在兵变中救她一命,此外也在她面前,亲自动手杀掉了钦差……这个手持鸟铳(火绳枪),被各路豪强世界公认为大明第一神枪手的家伙,押送许望,和她一同踏往了南下寻兄之旅。谁能想起,这个名为永恂的男子,他南下的原因之一,居然是暗杀现今朝廷头号重臣、皇帝心腹——咸宁侯仇鸾一路上,海贼、倭寇、白莲教、锦衣卫,各方势力人马轮翻出场,情势错综复杂,这趟刺鸾之旅,前路漫漫凶险万分万分……1V1非架空非再次穿越非重太子太傅、三大营总督、咸宁侯仇鸾上疏,称吾皇仁德,精诚动天,可传诏于各地齐办打醮并道场等法事,泽被苍生。皇帝大悦,欣然准奏,之后又另下一道御旨,钦点五军营指挥佥事侯荣,本在山东沿海一带巡视海防,不必回京述职,兼授巡按御史,邻钦差关防,改道南下前往湖州,视察地方,在真武观内办七日罗天大醮。。

刺鸾传 精彩章节

这时,恰巧外面有人轻轻敲门,侯荣咳嗽一声,道:“是谁?”家仆禀道:“真人命道众送茶来奉与大人。”

侯荣应了一声,那道人才进到厢房中。香茶摆在桌上,侯荣挥手示意他退下。那人却不动,反将托盘一并放下。永恂自床底下望出去,虽看不到侯荣对面那人模样,只见脚上丝鞋净袜,正是道士打扮。他听见侯荣不耐烦道:“你这道士怎么还不出去?!”那人反笑起来,道:“侯大人,不知可还识得在下?”

厢房中十分安静,忽然,侯荣“啊”的一声,忽的站起来,口中连声道:“你、你……是你!”到了后边,他声音由惊转喜,已是带了笑意。永恂心中暗奇:“这来者是谁?难道是这姓侯的旧相识?只怕不是什么道士!”

他听见侯荣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少船主!”他又压低声音道:“不知少船主怎么会来湖州,又进了这真武观中见侯某?”那人也不曾说话,便听侯荣又提高了声音道:“外头可有人在?”话音刚落,门外家仆便齐声答应。侯荣又道:“我身上有些不耐烦,听不得半点噪杂。你们且到殿外等着,没我吩咐,不许进来。”家仆们应了,门外又是脚步声渐去渐远,果然众人都退到殿外了。

永恂听见侯荣招呼那人坐下,对方亦欣然受之,毫不推却。他心道:“这来者假扮道士到此密会侯荣,可见和我一样,亦是个不见得光的。瞧他说话作派,倒好似和侯荣平起平坐一般。此人非官更非民,究竟是何人?”

此时,侯荣笑道:“今日少船主特来见我,我却不能好生招待,还望见谅。”那人亦笑道:“大人何必见外?我如此装扮,深夜叨扰,还请大人勿怪才是。”

他二人说着,永恂听侯荣口称对方“少船主”,不觉想起一事,心想:“之前听这江南市井里,常有人将那些海贼称作什么‘船主’。此人莫非就是海贼?”

他留心细听,又听得那侯荣道:“老船主并诸位船主可好?少船主此番特来见我,必有要事。如今这观中内外再无别人,少船主但说无妨。”永恂心中冷笑道:“内外是无别人,你床底下还有一个。”

那人道:“义父身体壮健,各位船主亦安好如常,皆是托了咸宁侯仇公之福、侯大人相助。如今海市兴旺,我们也可常上岸来走动买卖,当真不同于往日了。”侯荣连连谦逊,那人又道:“我今日来见大人,非为别的,正是为了那海禁一事。”

侯荣心中一突,嘴里漫应着。连永恂听他口气,虽不曾看见他神色,亦猜到此人如今脸上不大好看。那人更是早瞧出来了,道:“我们这些在海上做没本钱买卖的,说话无礼,大人休怪。我毛海峰粗人一个,不识礼数,若不是得义父亲嘱,万万不敢来打搅大人。”侯荣忙道:“少船主这是说哪里话!我也猜着,你们船队行事向来严谨小心,原来少船主今夜来此,确实是身负重任。不知五峰先生有何要事吩咐侯某?侯某虽不才,自会将先生的交待一一仔细禀告侯爷。”

永恂此时方知,原来这假扮道士之人名叫毛海峰,确是一名海贼。他来江南时间不长,因此对这些海贼之名知之甚少。在浙闽粤,头一个大海贼汪直之名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汪直虽是海贼,却常以儒生自居,因他号五峰,所以旁人便呼其为“五峰船主”或是“五峰先生”。毛海峰乃浙江宁波人,因擅用火器,更使得一手好鸟铳,百发百中,得汪直赏识,收为义子,因此人皆称其为“少船主”。而汪直手下除了毛海峰,还有好几个海贼名头也不小,像徐铨、叶宗满、林碧川等,皆统领船队,为汪直雄据海面、扫清敌手立下汗马功劳,于是便有那等凑趣之人,将此四人称作“四大金刚”。其言下之意,便是将汪直捧为佛祖之流。这些诨名,沿海一带几乎人人听过,只有永恂这类从北边下来的人,才不知就里。

永恂虽不知毛海峰与汪直等人之事,但听见他二人提到咸宁侯仇鸾,不禁越发警觉,全神贯注潜听。听见毛海峰道:“大人如今到湖州,浙江如何境况,一看便知。这海禁绝不是长久之策,再这么下去,沿海一带越发民不聊生。我义父心意一如往常,只盼着皇上能开玉口、朝廷百官可早作定论,取消海禁才是。”

侯荣叹道:“少船主所言,我已尽知。两年前五峰先生就曾亲向侯爷提及此事,侯爷亦深以为然。只是其中棘手之处不少:这些时日,侯爷探听朝中诸人口风,朝廷内这南直隶或是浙江一带的官员虽不少,可他们都是些胆小怕事之徒,私下里暗纵家人或同乡到海上买卖便可,自己却一口一个‘海贼’‘倭寇’骂得厉害。最要紧的,便是皇上的心思。”

他语气一转,声音更低,道:“圣上雄才大略,天资过人,乃是古往今来一等一的明君圣主。侯爷曾听皇上所言,沿海一带因海禁之事而屡遭荼毒,皇上早已看得分明。只是海禁乃是我太祖皇帝钦定,皇上就算有心,亦难改国策的。”

毛海峰不言语,侯荣又道:“况且,如今那倭人又成群结队屡到浙闽骚扰,朝中有人不知详情,反说是老船主的手下船队来滋事。更有人借此,上疏直言要加强海禁。侯爷势单力薄,更不好说话了。”

毛海峰本已坐下,此时一听,一下站起,道:“侯大人,我敢打包票,若非我义父在,如今这浙江外海,只怕会乱上百倍!我等俱为大明子民,岂会做出这些无法无天之事!必定是那些眼热我义父地盘的海贼,假借我们船队之名,与倭人一起犯上作乱!”

侯荣劝道:“少船主请坐,不必动气。”他又叹道:“五峰先生心意,侯爷怎会不知!若不是一心盼着重归故里,为国效力,他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亲到侯爷面前一表忠心。”

毛海峰点头道:“正是。我义父常对我提及,我们虽在海上做买卖,又与倭人、佛郎机人来往,可是我们心中,从不曾忘记自己是大明子民。我义父更是对船队上下发下誓愿:只要朝廷开放海禁,他必定头一个带领众弟兄前来投奔,愿为大明效犬马之劳,荡平海波,扫清海寇。”

刺鸾传状态:连载作者:CC月读全文阅读

元朝万历年间,生活……在繁华热闹江南的医女许望,本我以为萍水相逢的那个家伙,而已个普普通通的刺儿头。她怎么也没想起,这个怼天怼地怼空气的更年轻男子,不但在兵变中救她一命,此外也在她面前,亲自动手杀掉了钦差……这个手持鸟铳(火绳枪),被各路豪强世界公认为大明第一神枪手的家伙,押送许望,和她一同踏往了南下寻兄之旅。谁能想起,这个名为永恂的男子,他南下的原因之一,居然是暗杀现今朝廷头号重臣、皇帝心腹——咸宁侯仇鸾一路上,海贼、倭寇、白莲教、锦衣卫,各方势力人马轮翻出场,情势错综复杂,这趟刺鸾之旅,前路漫漫凶险万分万分……1V1非架空非再次穿越非重太子太傅、三大营总督、咸宁侯仇鸾上疏,称吾皇仁德,精诚动天,可传诏于各地齐办打醮并道场等法事,泽被苍生。皇帝大悦,欣然准奏,之后又另下一道御旨,钦点五军营指挥佥事侯荣,本在山东沿海一带巡视海防,不必回京述职,兼授巡按御史,邻钦差关防,改道南下前往湖州,视察地方,在真武观内办七日罗天大醮。。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