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九章 猪斩鸡小说

第九章 猪斩鸡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08:05:08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冬华 精彩章节

就这样,绿竹狗嘴余生,在汉王府住了下来。那宁婆子是在王府的厨房里择菜洗菜的下人,绿竹也就跟着在厨房里打打杂役。过了不久,香屏见绿竹模样周正,人又细心勤快,便让她做一些端茶倒水的差事。但绿竹毕竟年幼,天生又胆小懦弱,常常被大一点的丫鬟欺负,幸好有宁婆子关心开解,又教她一些王府的规矩,日子过得也还平和。

这天,绿竹做完自己的差事,跑到厨房帮着宁婆子洗菜。一起在厨房做杂役的阮婆婆笑道:“宁婆子,你这辈子虽然没儿没女,可临老了,收了绿竹这么一个懂事的丫头,可比自己的亲生女儿还强些呢!当真是有福气呢!”

“谁说不是呢!”宁婆子一边择着韭菜,一边笑着拍拍绿竹的头,随后又闲聊道:“阮婆子,听说今天王府里来了一个蒙古人,是不是真的啊?”

“快别这么大声!”那阮婆子长得又高又瘦,一张黑黢黢的脸上斑斑驳驳地布满了麻子。她此时正在旁边用一小块破瓷片削着土豆皮。一旁,一只大瓷盆里已经满满地堆了一堆削好的土豆。“他们说那蒙古人可凶呢!一双眼睛可有铜铃那么大!那鼻孔就像牛。绿竹,你以前见过钟馗的年画吗?”

绿竹点点头:“以前在集市上见过。”

“听说啊!那些蒙古人长得就和钟馗一样,一拳打过来啊,一头壮牛都禁不住。他们都是生吃牛羊肉呢!”阮婆子一脸夸张地道。

“啊?那血淋淋的又腥又膻,能吃吗?”宁婆子皱着眉头说。

“听说那些蒙古人杀人不眨眼,生吃牛羊肉又算什么呢?说不定,连人肉都吃呢!”阮婆子撇撇嘴道。

“啊?”绿竹一听,差点把手里的菜掉到地上。

“谢天谢地,老天保佑!”宁婆子一边双手合十念了几句阿弥陀佛一边又说:“可不知道这蒙古人到王府来什么事呢!”

“杀人……”绿竹打着寒战说,两只眼睛里充满恐惧。

“你说什么?”宁婆子放下手中的韭菜,一把将绿竹揽到身边,“你听到什么了?”

“我……我上次给王爷送茶,听到王爷对别人说,要找蒙古人杀死一个叫猪斩鸡的人……”绿竹颤抖着声音说。

“这个猪斩鸡是谁?怎么取这么个名字?难道是个屠夫?”阮婆子也放下手中正在削着的土豆,将头凑了过来。

“应该是姓朱的朱吧?难道是皇族?”宁婆子皱着眉头说,“现在的皇上可是姓朱的,咱们王爷也姓朱。”

“唉!府里的事,咱们这些做下人的哪里会知道。”阮婆子低声说道:“要说咱们这位王爷杀过的人,那可是数都数不过来。就连咱们的这位小王爷,小小的年纪,不知道心怎么也那么狠……”

绿竹想到自己犬口余生,脸色霎时变得惨白。宁婆子轻轻拍了阮婆子一下,有些嗔怪地说:“别提啦!再吓到孩子。”她又转过头对绿竹道:“你听到的王爷说要杀那个朱什么的人,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皇家的事,知道的越少越好。你也知道这府里,容妃身边的寒烟已经好几天没见到人了。要想活下来,就要当聋子,当哑子,知道吗?”

绿竹使劲地点点头,她年纪虽然小,但经历得却多,对宁婆子这些话是听得懂的。

那阮婆子听宁婆子提起容妃,不由闪着一双好事的眼睛,左右小心看了看,凑到宁婆子近前道:“要说这容妃之前多得王爷宠幸,但自从新来的侧妃进门后,这容妃便立刻被冷落到一边。更奇的是,王爷新纳的这个女人竟然嫁过人,还带着个四岁的孩子。”阮婆子说这些话时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宁婆子叹口气,依旧低头择着手中的韭菜,沉下声来道:“王爷的心思,谁能知道呢,咱们做好自己的本分便罢了。”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