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十四章 皇太孙驾到!小说

第十四章 皇太孙驾到!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08:05:12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冬华 精彩章节

绿竹刚刚把包子吃完,忽地只见街角一阵骚乱,几个身穿盔甲的士兵骑着战马从远处慢慢踱过来,身后跟着几个平民打扮的年轻健硕的男人。绿竹只听旁边一个卖果子蜜饯的,和另外一个卖女人花钗胭脂的人低声议论说:“这是皇帝又要去打蒙古人了。”

“唉!”那个卖胭脂的老头叹了一口气说,“这已经是第四次了,我的两个儿子都被征去打仗了,再也没回来……”老头说着,一张似枯树皮一样皱巴的脸浮现出一丝苍凉,却没有太多悲伤。可能是眼泪早已哭干了吧。

“谁说不是呢,我原本是山东人,靖难时跟着铁铉将军守卫济南城,我就站在城墙上,眼睁睁地瞧着当今皇帝差点被铁鼎轧死。那个时候如果……唉!估计就不会有这么多仗要打了。我没儿没女,老婆也在靖难中死了,光棍一个。后来我也被征去打蒙古人。要说蒙古人的骑兵真是吓人,我死里逃生,一条腿却废了。”另外那个卖果子蜜饯的老头也说着,却像在述说另外一个不相干的人的事情。

年深日久,往事便如陈在箱底的旧衣服,翻一翻,带着旧日灰尘的味道,却没有了可以撩人心弦的艳丽与颜色。

绿竹听着,对于蒙古人不由更加恐惧了。这时那一队骑兵已然踱了过来。两个老头赶紧闭了嘴,装模作样地招揽生意,不向那些军士看上一眼。

奇怪的是,领头的那个军官模样的人骑马踱到这边却停了下来。绿竹瑟缩在墙角,抬头向他望去,那个人的目光也正望向绿竹。

“今年多大了,小伙子?”那个军官显然将绿竹当成了男孩儿。此人大约三十多岁,长着一张白净的面皮,面目也很是俊朗,只是军旅当中起居不便,脸上的胡须显然有好多天没有刮过了,像在下巴和两颊抹了一层黑炭。

“十四岁。”绿竹小声回答。说完,便羞涩地低下头。

“你和我们走吧,不用再在这里要饭了。”军官朗声说道。

绿竹脸上立刻泛起惊恐之情。“我不要去打蒙古人。”

她说完这话,那位军官,包括军官旁边的士兵和被征来当兵的小伙子都像听到了笑话一般,哈哈大笑起来。

绿竹惊疑地望着他们,用双臂使劲抱着自己的身子,似乎想将自己缩成一团,直缩到墙角里去。

“不用害怕,不会让你去打仗的,你就在后面帮我们洗洗衣服,做做饭就好。”白净面皮的军官笑了两声,看到绿竹害怕的模样,又和蔼地冲她说道。

“哎呦!他不去打仗多可惜呀!蒙古人肯定怕他怕的不行呢!”另外一个焦黄面皮的军官打量着绿竹瘦小的身体,开玩笑说。

“你不用害怕,他们在和你开玩笑。放心,不会让你去打仗的。”白净面皮的军官见绿竹一脸惊疑,又温和地劝道。

“有饭吃吗?”绿竹紧紧地盯着那个军官,小心翼翼地问。

“放心,肯定能让你吃饱。”

绿竹只觉得那个军官的脸上似乎放着光,让人无比信任。她轻轻点了点头。

绿竹和那些高大的小伙子,一起跟在两个骑马的军官后面。她显得更加瘦小了。只听那个焦黄面皮的军官说道:“瞬卿,你怎么招了这样一个还没有成年的瘦小子,就他那样子,就算让他煮饭,我都怕他自己会掉进锅里去。”

白净面皮的军官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那个焦黄面皮的军官哈哈笑道:“你肯定是见那小子长得清秀,军中寂寞,想找人做个伴……”

那白净面皮的军官似乎有些恚怒了,沉着脸说道:“我可没有那龙阳之癖。”他顿了顿,又道,“这次征讨瓦剌,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那孩子也是可怜人,身单力薄,只能靠乞讨为生,说不定哪天就饿死了。能救一个是一个吧!”

绿竹就这样和那个白面军官一起到了军营,负责洗衣做饭等一些杂务。她后来才知道,那个白面军官叫做陈懋,在军队里担任参军。相熟的人都喊他瞬卿。绿竹搞不清这个军队中到底有多少人,她从来都未望到过军队的尽头,只远远望见过黄色的大纛,有人告诉她,那是皇帝的仪仗。

绿竹随着军队一直向北走,天气越来越冷,周围的景致也越来越荒凉,他们走过枯黄的草原,趟过冰冷的河水,来到一望无际的大漠。绿竹从未见过这等景象,只觉天地仿佛都连在一起,而自己渺小的,就仿佛脚下的一粒沙。

这天,她正在生火做饭。偌大的铁锅中熬着玉米渣子粥,袅袅的香气伴着“咕嘟咕嘟”的声音自锅中飘散出来。绿竹套着一件肥大的棉质军衣,拿着一根又长又粗的铁杵,不停地在锅中搅着。她站直身子,也才比那口锅高出一个头,因此不得不站在一块大石头上。严冬的天气,绿竹的额头却已然渗出汗珠。

忽地,绿竹只见眼前一片骚动,在前面休息的士兵哗啦啦跪了一片,绿竹身边其他做杂务的人也纷纷停下手中的活,跪了下去。绿竹见状,忙从石头上跳下来,屈膝跪下,双目却疑惑地向前方逡巡着。心中默想:难道是皇帝来了?

绿竹却没有见到皇帝,只见一队铁甲钢盔的人马拥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孩子骑马走来。那孩子也穿了一身小小的盔甲,却是金黄色的,在午后的阳光下熠熠生辉,直刺得绿竹有些睁不开眼。金光的笼罩下,那小小的孩童却仿佛高高在上的神人一般。他骑了一匹枣红色的小马驹,从灵动的双眼和油亮的毛发,便知神骏非凡。绿竹去看那孩子的脸,只觉得有些面熟。

“这是谁啊?”绿竹小声地问平时和自己一起做饭的秦婆婆。那秦婆婆原有两个儿子,一个死在靖难之役,一个在上次皇帝亲征蒙古时落下来残疾。这次官府又来征兵,要征派在秦老头身上,婆婆无奈,只好代夫从军。她对官府说:“我家老头子都那么大岁数了,怎能打仗?倒是我还能帮军爷们做做饭,洗洗衣。”就这样,秦婆婆告别了老伴和儿孙,只身来到军营。只是这一别,不知是否还能再与亲人见面。

“那是皇太孙呀!”秦婆婆的语气中充满惶恐与敬重。

“皇太孙?是皇上的孙子吗?”绿竹又仔细地看向那高高在上的神人一般的孩子。只见他白净细腻的面皮,清秀的五官,神色虽然温和且挂着稚气,却也透着威严。绿竹越发觉得那孩子眼熟。“哦,他的眉眼倒是和汉王府的那个冰一样的小王爷有些相似。”绿竹心中恍然,“只是小王爷的皮肤是黝黑的,而且神色也远没有这位皇太孙那样亲切。”

绿竹又向那孩子望去,脑子里突然划过一道闪电:“不,是那蒙古人怀中的画像。那画像画的不正是眼前的这位皇太孙吗?”绿竹当时在惊慌之中,只向那画像瞟了一眼。因此并未能立刻想起,直到想到小王爷,再想到汉王府,这才记起那日被鲜血染红的画像。

“但是,那个蒙古人为什么会有皇太孙的画像呢?”绿竹心里无端地掠过一丝寒意。她只顾得猜想皇太子与蒙古人的关系,却不想,在不远处,有一个白衣少女正凝望着她。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