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二章 蒙古少年小说

第二十二章 蒙古少年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08:05:17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冬华 精彩章节

话说胖子幽幽地注视着前方,气定神闲地道:“来了。”

只见广袤的雪地上,地平线上出现了黑压压的一片潮水,那潮水越涌越近,原来是明廷的援军到了。看样子足足有两三万人马。

还未待援军走近,星远扭过头,冲着李谦和蒙古将军各自一揖,说道:“告辞了。”他说完,策马要走。这时却只听朱瞻基叫道:“我回去让皇爷爷请你们家公子到朝中做官!”

那星远回头微微一笑:“殿下费心了,我家公子无意仕途。”他说完,双腿一夹马肚,那白马一声长嘶,跑了起来。

朱瞻基冲着他的背影高声叫道:“我会派人去忆梅山庄请你们的!”然而白马已然跑远,苍茫的雪地上,只留下一个灰色的点,不久,便也消逝了。

此时,天色已然放明,东方露出一抹青灰色的苍白。熹微的晨光下,大地显得格外寒冷。但这寒冷,不一会儿便被金红色的万道霞光打破了。

“嘿,咱哥俩这不是白忙一场吗!”瘦子赵广有些气急败坏地说。此时蒙古军和明军都已退去,两个人一夜未睡,坐在土坡上休息。

胖子赵风站起身,走到朱瞻基刚刚被俘到蒙古军阵中的位置,低头在雪地上似乎寻找着什么。“朝廷中的事情咱们以后还是少掺和为妙。这次要不是师父嘱咐我们襄助汉王一臂之力,咱们也不会耽搁了回去的行程。”

“只是咱们远在边疆,和明廷更无半点瓜葛。不知师父为什么要和那汉王来往。”瘦子赵广一边继续啃着一块羊腿,一边说。此时,他已生起一堆篝火,可以将羊腿热了再吃。

“嘿嘿,”胖子赵风冷笑一声,“你以为师父的志向是这小小的西疆便能拘囿得住的吗?否则,如今的昆仑掌门也不是他了。”

“你是说……那是真的?”瘦子停下咀嚼口中的羊肉,惊异地问。

胖子赵风却不理他,躬身从雪地中捡出一个小东西,放到眼前仔细瞧着。“竟然是一枚围棋子。”赵风皱着眉头低声嘀咕着。那是星远之前用来救朱瞻基的那枚暗器。

瘦子赵广吃完羊肉,在雪地上抓了一团雪,胡乱擦了擦油乎乎的手,站起身来抬高声音道:“咱们走吧!该办的事情也都办完了!别耽搁了回去给师父过五十大寿。”

胖子赵风却回过头看着绿竹。

“竟忘了这里还有个小丫头呢!”瘦子赵广道,“把她丢在这里自生自灭算了。”

胖子回头看了看绿竹,叹了一口气,算是默认了。此时两人心中已笃定这个小姑娘并非是他们要寻找的雪山派圣女。

绿竹见状,急了。如果在闹市或者军营中都还好,但在这万里无垠、人迹罕至的大漠中,自己孤身一人,不是冻饿而死,就会被野兽吃掉。她是已经“死”过两次的人了,求生的欲望格外强烈。

“我就是你们要找的雪山派圣女,你们带我走吧!”绿竹走投无路,只好如此说道。

“你是雪山派圣女,怎会没有一点武功,任我们摆布?”瘦子赵广道。

绿竹一时语塞,见二怪起身要走,忙又大声叫道:“我确实不是什么雪山派的圣女,但我和那个白衣小姑娘打过照面,若是见到,我定能认出来。”

胖子赵风瞥了绿竹一眼,转了转眼珠,对瘦子赵广道:“要不带上她吧。咱哥俩都没见过那小妖女的模样,带上她没准还能认出来。”

瘦子紧紧咬着牙,恶狠狠地说道:“若让我碰到那小妖女,定让她生不如死。”

三人一路上饥餐渴饮、晓行暮宿,无须多言。这一日,已然到达西疆,离昆仑山不远了。那西疆的气候又与中原不同,早中晚温差极大,素有“早穿棉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的俗语。此时已然初春,早晚天气寒冷,而午时阳光却十分焦灼。

这日正当午时,忽地只听到身后一阵急促的马蹄声,这茫茫大漠,除了偶尔往来于中原和西域的大队商人,轻易不会有单身赶路的行人。三人奇怪,一齐转头望去,只见一阵黄扑扑的烟尘前面,是一匹快马,上面坐着一个人。那马跑得真快,瞬间便到了三人跟前,一声长嘶停了下来。骑马之人倏忽间从马背上跳下,一把抓住了绿竹的衣领,大声叫道:“还我的匕首!”

这一下,三人都愣住了。昆仑二怪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这个少年。只见这个少年大约十三四岁,做蒙古人的装束,脸色黑漆漆的,圆鼓鼓的两腮泛着粗糙的红色,一双大大的眼睛狠狠地盯着绿竹,直欲喷出火来。

“你这个贼,我当初还当你是好人呢!你偷了我的匕首,快点还给我!”

“什……什么匕首?”绿竹本来就对蒙古人有着一种莫名的恐惧,此时又见一个蒙古人拉着自己,不由得吓得傻了,“我……我从没见过什么匕首啊!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我怎么可能会认错!明明就是你拿走了!你吹了一口气,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匕首就不见了,不是你还有谁!”少年紧紧抓着绿竹的肩膀,一张脸憋得通红。

此时二怪心中也自疑惑,难道这小姑娘真是雪山派圣女?这一路上的柔弱可怜竟是装的?想到这里,二怪也不由仔细地打量着绿竹。

“我若是拿了,就让恶狗吃了!”绿竹满心委屈,眼中转起了眼泪。

少年一见,不由地松了手,有点泄气地说:“你哭什么,我又没打你。”

“我说匕首不是我拿的,你就是不相信,我从来都没见过你,更没见过你的匕首,我一个小姑娘,要把匕首来做什么?”绿竹听少年软了下来,哭得更伤心了。

少年疑心乍起,伸手抹抹绿竹脸上的沙子,又仔细地向她脸上瞧了瞧,忽然惊叫道:“果真不是你!那她到底在哪儿?”

正在这时,只听一阵悠扬的琵琶声响起,那声音时而如小溪流水,叮咚清脆,时而又如金戈铁马,铮铮有力。绿竹、昆仑二怪和那少年都不由地循声望去,只见西面,缓缓来了十几匹白色的骏马,马背上坐着的一律都是些十五六岁的少女,一色的白衣白靴,领头的那个少女头戴白帽,正是一个月前和绿竹换过衣服的姑娘,她后面的女孩子们却都不戴白帽,每人头上插了一根白色的羽毛。白马白衣,裙裾飞扬,当真是这荒凉的大漠中一道绝美的风景,绿竹等人不由得看傻了。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