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五章 葛师弟之死小说

第二十五章 葛师弟之死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08:05:19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冬华 精彩章节

且说那少年双目恶狠狠地向白雪寒瞪视着,怒气冲冲地说:“就是她!”

众人一听,都不由地向白雪寒瞧去,心中都自不解:那白雪寒明明救了他,他为何对其这样仇视?白雪寒将小嘴一撇,冷冷地说道:“我救了你一命,你倒会恩将仇报呢!”

“哼!”那少年冲她哼了一声:“我当时还真的以为你是好人呢!谁知道是我瞎了眼!”说着,气呼呼地喘着粗气。

“苏赫大哥,你继续说吧,我家公子听着呢!”说话的却是尹公子身后的那个少女。只听她的声音干脆爽利,隐隐透着一股英气。

苏赫又白了白雪寒一眼,继续说道:“我们蒙古人是从来不会骗人的,所以我当时就信了她的话。她告诉我,有人看上了我的匕首,所以在我的茶水里下了毒,等晚上我睡得人事不知的时候再来偷。我当时就急了,说:‘那我等着他,和他拼了!’可那姑娘不让,说我武功太低,打不过那个人。我心里当时还奇怪呢,你怎么知道我武功高低呢,又怎么知道那个强盗的武功高低呢。但我念着她救了我一命,也没有多问,就照着她的嘱咐去做了。躺在床上装着睡觉,到了半夜,果真听我的房门吱呀一声,进来一个人。我偷偷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缝,见是一个身材矮小干瘦干瘦的汉子,我当时心里就想,这么个瘦子,我还打不过他吗?但还是照着那个姑娘的嘱咐,待得那人走近了,去摸我腰间的匕首时,抬起手来狠狠地给了他一拳,他当时就倒下了。

“我怕将他打死了,想要去探探他的鼻息,却不想这时候那个姑娘又从窗户里跳进来了。一把将我拉住说:‘你这样过去,万一他像你一样装死,你岂不是白搭上一条命?’我一想不错,当时还真感激那姑娘。我说:‘那怎么办啊?’这时却见那姑娘拔出了自己的剑向那人一步一步走过去,我一见,急了,也一把拉住她,说:‘他也只是想偷我的一把匕首而已,我打他一拳也就算了,也不用就要了他性命。’那姑娘却不理我,仍旧拿着剑向那人刺去。我想这个人要是被我打死了也就算了,万一真的没死,还是应该救他一命。我掏出自己的匕首,刚想阻那姑娘出剑,却不想地上那个人突然跳了起来,我吓了一跳,心想,幸好刚刚没去探他死活,只是不知道这中原人为什么都这么狡猾。只见眼前缕缕银光闪过,那个人叫了一声,好像是受了伤,就和姓白的打了起来。”

昆仑二怪听到这里,攥着拳头的手上青筋暴起,红着眼睛向白雪寒瞪去。那姓尹的白衣公子却笑笑说道:“定是雪山派的独门暗器冰魄神针了,在下无缘一睹神技,真是遗憾啊!”白雪寒将小脸一沉,冷冷说道:“不用在这里说风凉话,想领教我们雪山派的功夫,以后有的是机会!”

“喂!你这小姑娘也太不识时务了!就你也配和我家公子动手吗?你尽管放马过来,姑娘我先陪你比划比划!”只见尹公子身后的白衣姑娘将杏眼一瞪,勒马就要上前,却被尹公子一把拦住,低声在她耳边说道:“素弦,不可到处树敌,还是先听这位小哥将事情讲清楚。”素弦一听,应道:“是,公子。”尹公子朗声道:“苏赫大哥,你继续说吧!”

那苏赫于是继续说道:“姓白的怕惊动店里人,从窗户跳了出去,那个想偷我匕首的人也跟着跳了出去。我本也想跟着跳出去,从窗户向下一望,却是极高的。我只得从正门跑了出去,那时这两个人都已经走远了,待我追上他们时,姓白的正被那人逼在一个墙角,头发散乱,眼看就要支持不了。她见我来了,大喊一声:‘还不过来帮忙!’我念着她的两次相救之恩,抽出匕首上去帮忙。我不想杀人,只是用我的匕首帮姓白的抵挡来剑,谁想那人知道我的匕首锋利,长剑一直不肯与我的匕首相碰。我见姓白的眼看就要不行了,心里一急,从后面拦腰抱住了那个男人,我们蒙古人的这一手摔跤功夫,那个人却是从没练过,被我这一抱便不知如何是好了。他想用长剑削我的胳膊,那剑用起来却不大灵便。要知道我们蒙古人都是贴身肉搏,摔跤的时候是不用利器的,就算是用,也是一些短小的匕首。那个人就这么一分神,姓白的剑便刺了过来,从那人身上穿胸而过……”

突然只听“卡嘣”一声,紧接着一声顿响,众人连忙寻声望去,原来是昆仑二怪中的瘦子听到自己师弟被害,一怒之下一掌劈死了苏赫来时骑的枣红马。他的掌力果真厉害,那马连哼都没哼一声便轰然倒下了,直掀起周围一阵黄色的烟尘。绿竹正站在那匹马的旁边,突见此情此景,一张小脸瞬时吓得煞白。

苏赫立时怒气冲冲地冲瘦子喊道:“你这个人为什么打死了我的马?”白雪寒见状也冷哼一声:“哼,自己的师弟死了,没本事报仇,拿一匹畜生出气吗?”那瘦子赵广红着眼睛喊道:“别以为我们昆仑派的好欺负,你们这两个小兔崽子,早晚有一天和这马的下场一样!”胖子赵风则心想:师父五十大寿将近,派我们三个到中原邀请各门派赴寿宴,却不想葛师弟贪图人家宝物,惹出这等祸端。

苏赫一听怒了,赤手空拳地跑上去就要打,他初生牛犊不怕虎,只是有着一股韧性和蛮劲。白雪寒为人却极为谨慎,她见瘦子以一拳之力击死了一匹高大的坐骑,其中蕴含了深厚的内力,不敢轻举妄动,想先让那个没脑子的蒙古少年和那瘦子较量一番,看看他的身手再说。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