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七章 塞上曲小说

第二十七章 塞上曲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08:05:20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冬华 精彩章节

只听苏赫又继续说道:“我骑了恩人给我的枣红马一路向北跑了三天三夜,终于又回到了我们的大草原。我跟族人一打听,害死了我阿布和额吉的大仇人果真死在中原了,说是病死的。我祭了父母的坟就又出去寻找被那恶人偷走的匕首,好容易打听到了一个白衣白帽姑娘的踪迹,就一路向西北追来,却不想原来又被她骗了!她找了一个和她差不多大的小姑娘,穿了和她一样的衣服,引得我追赶,自己却早已经逃了回来!”

众人听到这里,一齐向绿竹望去,绿竹只觉得无数道目光射到自己身上,仿佛这沙漠中正午的阳光一样热辣辣的。她忙低了头,一张小脸涨得通红。

“你和她是一伙的,是不是?”苏赫指着白雪寒问绿竹道。

“不……我不认识这个姐姐,我只是见过她一次而已……”绿竹惶急地答道。

“那你怎么穿了她的衣服,惹得我追了这许多天?”苏赫又问道。

“我……我本来也是穷苦人家的孩子,爹爹和娘都死了,我只好卖身到王府做了奴婢,谁想到……”绿竹说到这里,仿佛又看到了那个被自己杀死的蒙古人的凶恶的嘴脸,心里一阵害怕。她不敢将自己杀人的事情说出来,于是接着道:“谁想到……我不小心得罪了府里的客人,我怕王爷会责罚我,就一个人偷偷跑了出来。我身上没带钱,一路上只靠乞讨为生,后来被好心人收留在军营里做饭,那天见了这个白衣服的姐姐……”

尹公子听到这里,转过头去问白雪寒道:“他们说的都是实情吗?”白雪寒冷哼一声,并不答话。看来苏赫和绿竹说的确实没有一句虚假,否则凭白雪寒缜密狡黠的性格一定会出言反驳。尹公子见白雪寒不答,也不再追问,朗声冲着众人说道:“既然事情已经分辨清楚,那么这个匕首就该当物归原主——星远……”他冲星使了个眼神。星远答应一声:“是,公子!”便跳下马来掏出匕首向苏赫走去。苏赫怎么也没想到青衣少年竟然真的会把匕首还给自己,接到手中还兀自愣愣的,连谢都忘记了。

“这匕首你以后可要收好了,别再让歹人骗走了。”星远嘱咐苏赫道。

“恩!”苏赫答应一声,粗声粗气地说道:“你们也是好人,看来汉人里也有不少好人!”他说完,也不敢再将匕首插到腰间,只是用右手紧紧攥着,心想:我就这样一直不松手,看你们谁还能抢了去!

星远冲他微微一笑,纵身一跃,又轻飘飘地飘回了马背上。

白雪寒冷眼瞧着,嘴角挂着一丝轻蔑的冷笑。她见星远还回了匕首,右手五指轻轻拨动琴弦,竟然叮叮咚咚地弹起了一首塞上曲。众人都不禁愕然,不知道她这一着是要有什么举动。只有姓尹的公子面带微笑,神情甚是闲雅,似乎是在用心欣赏这首琵琶曲。

只听琵琶渐渐奏到高潮部分,曲调激昂,仿佛茫茫大漠之中无数金戈铁马一齐冲锋陷阵,苍凉中带着一片杀伐之音。忽地,众人眼前一花,数枚银针从琵琶中激射而出,直冲着苏赫飞去,苏赫还未看清那飞来的点点银光是什么东西,只觉得右手一阵剧痛,不由得将手一松,匕首自然掉了下去。就在这时,那白雪寒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条银鞭,只见她从马背上一跃而起,挥动右手,银鞭似一条蟒蛇一般瞬时间缠住了将要落下的匕首,倏忽间又直飞回去。这一下兔起鹘落,众人还未看清是怎么回事,那匕首便又落回了白雪寒的手中。白雪寒发银针,挥银鞭,只是转瞬间的事,而她在做这一切的时候手指并未离开琴弦,匕首落入怀中,一首塞上曲堪堪弹完,只听琵琶曲调渐歇,仿佛是滚滚烟尘中,无数战马渐渐远去,最终又趋于平静。

如血的残阳下,一片昏黄又苍远的沙漠。

众人一曲听完,不禁都在心里叫了一声好。不仅是赞她的琴艺,更是赞她的功夫。虽然白雪寒刚刚从苏赫手里夺走匕首这一招应该算做是偷袭,但这几下干净利落,又与曲子结合得如此完美,也真难为这样一个只有十几岁的小姑娘了。

白雪寒将匕首放入怀中,冷冷地说道:“忆梅山庄在本姑娘眼皮子底下就将匕首送来送去的,也太不将我雪山派放在眼里了!”

还未待忆梅山庄三人答话,苏赫先自急了,大步跨上前去,气呼呼地说:“你干嘛又抢了我的匕首?快把匕首还我!”

白雪寒调皮地一笑:“有本事你再抢回去啊!”

苏赫似乎一点都不把白雪寒刚刚施展的上乘武功放在心上,粗声粗气地说:“抢就抢!”说完,就要挺拳而上。

却不料这时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苏赫大哥,对待一个如此千娇百媚的小姑娘如何能够动粗呢?你先退在一旁,待在下和白姑娘慢慢商量吧!”尹公子说这话时,却是望着白雪寒,嘴角挂着一丝隐隐的笑意。

苏赫虽然不放心自己的匕首,但那姓尹的公子说话行事自有一股让人难以抗拒的威严。苏赫于是狠狠瞪了白雪寒一眼,退到一旁。

白雪寒将手中银鞭一甩,立时激起一阵昏黄的烟尘。她冲着姓尹的公子高声说道:“这么看来,忆梅山庄定是要管上这件事了?”

姓尹的公子微笑不语。

白雪寒又将银鞭一甩,两腿将马肚一夹,厉声说道:“那你就放马过来吧!看看你到底有没有本事将这匕首从本姑娘手中拿走!”她双目紧紧盯着那姓尹的白衣公子,一副整装临敌的模样。

却不想那白衣公子并没有丝毫要动手的意思,仍是微笑着温言说道:“在下说过,不会和白姑娘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小女孩儿动手,雪山圣女又何必如此大动肝火?”

白雪寒右手仍旧紧紧握着银鞭,侧了头望着他,十分警觉地问:“你待要怎样?”

姓尹的公子这时从腰间取出一只玉笛,那玉箫通体翠绿无暇,莹华光亮,在午后的阳光下泛着柔和莹润的光泽。尹公子将玉笛拿在手中说道:“刚刚白姑娘赐奏一曲,在下洗耳聆听之后,端的是不胜歆羡。现下在下也便还奏一曲,以报姑娘刚才的清音雅奏。”他说着,将玉笛横置口前,吹了起来,只听一丝袅袅的清音,如烟如雾般从翠绿色的玉笛中飘散而出。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