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章 碧箫小说

第三十章 碧箫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08:05:22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冬华 精彩章节

这时只听胖子赵风大声叫道:“攻她马腿!”

赵广又何尝不晓得自己的劣势,瞅准软鞭的空隙,专攻马腿。白雪寒所骑的白马本来甚有灵性,无奈已死。她现在身下所骑白马则是同门师妹所有,使唤起来不甚灵便。没过多久,只见赵广一剑向那白马前腿横削过去,那马腿一瘸,向前一跪,白雪寒只得纵身跃下,站在平地上与赵广过招。

白雪寒刚刚在马背上时居高临下,手中软鞭挥洒自如,如今与敌人近身而搏,那软鞭太长,一时倒成了累赘。只见鞭鞭去势如风,却只抽起了滚滚黄沙,近不到赵广半片衣角。而白雪寒已经被赵广逼得迭遇凶险,如今已是香汗淋漓,娇喘吁吁,连防身自保都已不暇。雪山派众人想向前相助,无奈功力太浅,根本插不进手来。

只见赵广一锄向白雪寒右腕削去,白雪寒待要闪避,无奈手握银鞭,躲闪不及,被赵广一下直取右腕。不料赵广却不刺出,而是顺着白雪寒的右臂直向上削去,白雪寒向后急退,那药锄却如粘在了白雪寒身上一样,也跟着向前攻去。白雪寒只觉寒光一闪,赵广的药锄已然架在了颈上。

“还不撤鞭?”赵广厉声喊道。白雪寒无奈,只得松开右手,放下了手中银鞭,随即高声赞道:“赵大哥果真好本事!小妹认输了!”

绿竹坐在素弦的马背上,急道:“白姑娘输了,那个人会杀了她吗?”素弦微微一笑,低声道:“放心吧,不会这么轻易就输的。”

“认输就行了吗?你杀了我葛师弟难道这么容易就算了?”赵广皱着眉头说道。

“小妹不过是失手误杀,再说也是为了自保啊!赵大哥不会和我一个小女孩儿一般见识吧!”白雪寒娇声说道。

“哼!”赵广心想:我今天如果杀了她,便真落得个以大欺小的罪名。于是冷冷地道:“想求饶?看在你年纪尚幼的份上,饶你不死可以,但今天得留下两个招子!”

白雪寒一脸凄苦,低声下气地道:“赵大哥当真和我一个小孩子为难吗?没了眼睛我以后可怎么再见识赵大哥的高招啊!”

赵广还未待答话,忽地只见眼前银光一闪,数十枚银针如无数飞蝗般猛地向自己袭来。赵广一见,只得撤回兵刃向后仰身避过,待得站起身来时,第二把银针早已飞到,眼见就要被银针打到。那银针虽小,但上面却喂了雪山派秘制的毒药,如一沾身,非死即伤。赵广正自焦急,忽地见师弟赵风飞身而来,手里拿了一件灰色的事物在空中一晃,将飞来的银针尽数打落。待赵广定睛一看,那东西原来是两人的包裹。

白雪寒将小嘴一噘,秀眉一扬,冷冷说道:“怎么还想以多欺少吗?”

说着,拾起了地上的软鞭。这时雪山派众人也都策马上前,挨在白雪寒的身后,想要伺机援手。这样一来,双方强弱之势已不再悬殊,如若再战,势必两败俱伤。炎炎烈日下,只见昆仑二怪和雪山派众人剑拔弩张,凝神待战,眼见一场厮杀又要开始。

就在气氛十分紧张焦灼之时,忽地只听一声“公子”自远方传来。众人不由都转头瞧去,却是一个小厮。那小厮骑马驰近,见了尹公子,跳下马来毕恭毕敬地道:“启禀少庄主,庄主说庄上来了极重要的客人,请您回去待客。”

“好的,你回去回禀庄主,我即刻回去。”尹公子道。那小厮得了话,又骑马返回,竟没向众人看上一眼。

那尹公子冲着白雪寒和昆仑二怪各自一揖,微微笑着说道:“庄中有些事务,在下要先行告辞了。后会有期!”

“好!”瘦子赵广道。眼睛却依旧紧紧盯着白雪寒,以防她再次偷袭。白雪寒则冷哼一声,斜着眼睛道:“不再管闲事了吗?”

尹公子却依然微笑着道:“在下本欲直接就回去了,但白姑娘既然说在下多管闲事,我正好想起来倒确实有些闲事未了。”他说着,眼光瞅向苏赫道:“我看你根基不错,既然你的家人都已离世,要不跟我回去练几年功夫,免得以后你的宝贝匕首再被别人抢走了。”

苏赫却一点也不承情似的,撅着嘴道:“我不要和你学什么吹笛子的把戏,我要和他学!”他说着,伸出右手指指星远,左手却依旧紧紧握着那把匕首。

尹公子却也不生气,依旧笑着道:“好,你愿意和谁学就和谁学。不过以后你和星远也就兄弟相称吧,免得得意坏了他。”

星远万料不到自己首次“闯”江湖,竟然就有人折服,更稀奇的是那人竟然弃了少庄主,而要和自己学功夫。他毕竟还是孩子,立时喜形于色,笑着跳下马,和苏赫勾肩搭背,极是亲热。

白雪寒撇撇小嘴冷笑道:“堂堂忆梅山庄少庄主,竟然被一个孩子嫌弃。也不觉得羞吗?”那尹公子却并不介意,脸上泛起一丝轻薄的笑,对白雪寒道:“等哪天我娶你做了媳妇儿,你再告诉我什么是羞,好不好?”白雪寒一听,又羞又怒,却也不好发作,憋得双颊像喝了酒般晕红。夕阳的余辉下,却像花朵一样娇媚。

“哼,她这般心狠手辣,有人敢娶吗?”赵风冷哼一声道。

尹公子又转头对坐在素弦马背上的绿竹道:“你身世可怜,一路遭了不少罪,如今也随我去吧。”

那绿竹痴痴地望着尹公子,竟是说不出话来。她见过小王爷,见过皇太子,应该说这世上最高贵的男子她都见了。但那些人都似高高在上的神人一般,而眼前这个尹公子却是如此亲切。

“你叫什么名字?”尹公子又问。

“绿竹。”绿竹不知为何羞红了脸,低下头小声答道。

“你之前身世太过可怜,绿竹苦瘦,别再用这个名字了,以后还是叫碧萧吧!”尹公子说着,抬头望了望西方烧得火似的的云彩。酡红的天际,一排大雁飞过。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