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一章 画中美人知是谁?小说

第三十一章 画中美人知是谁?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08:05:22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冬华 精彩章节

那忆梅山庄坐落在天山南隅的盆地中,四面环山,地下又有温泉,地表湿热,一年四季都似春天一般。庄主尹青山独爱梅花,山庄处处都植得各色梅树,并有专人侍弄,四季常开。

那尹公子的白马脚程好快,不大功夫便先已驰回山庄。星远等人则在后面慢行。此时正值初春,各色梅花开得正盛,点点或红或白的花瓣似落雪便飘零。尹公子到庄前下了马,早有小厮牵过白马去。

尹公子快步向专门接待客人的迎梅厅走去。那忆梅山庄回廊两侧的梁柱和梁檐也处处雕刻着梅花图案,地面则用了透明无色的琉璃铺就,里面隐隐透着水纹,下面又点缀着点点红白两色的梅花,却是干花镶嵌的。阳光一照,真似个“花自飘零水自流”。

此时那回廊的顶上、地面已然落满点点殷红,尹公子的白色夔龙暗纹缎面靴子踩在上面,如蜻蜓点水般,不留一点痕迹。这时,迎面走来一个人,那人看来已过不惑之年,中等身材,两鬓斑白,肤色黝黑粗糙,一身青灰色的粗布短打,身子十分魁梧,粗糙硕大的手中拿着一把大剪刀。看样子似乎是山庄干粗活的下人。没想到尹公子见到此人,却亲切地着叫了一声:“于伯伯!又去折腾你那些梅树啦!”

“天旷,你可回来了!庄主急着找你呢!”那“于伯伯”声如洪钟,底气十足。原来他是忆梅山庄的副庄主,于大水。而这位“尹公子”则是忆梅山庄庄主尹青山的义子,尹天旷。

“听说来了客,义父这样看重,不知是谁呢?”尹天旷依旧笑着说。

于大水愣了一愣,随后皱着眉头叹了一口气,摇摇头说:“还是去问你义父吧。”

尹天旷也愣了愣,是什么人让洪伯伯这样唉声叹气的?他心中想着,更加快步地走进迎梅厅。

到了客厅,却不见人。只见黄花梨木的方桌上,放着两杯清茶,一盘瓜果、一碟点心。那茶杯却是庄主尹青山一直珍藏着的水晶杯,据说是战国时的物件,平时尹青山自己把玩的时候都小心翼翼的,等闲都不舍得给别人看一眼。如今两只杯子却就这样随随便便地被扔在桌子上。嫩黄的茶叶在碧绿色的茶水中舒展着,被晶莹剔透的水晶杯映衬得格外漂亮。

“来人!”尹天旷高声喊了一声。一个丫鬟闻声走来。

“庄主呢?”尹天旷问道。

“庄主回书房了。”那丫鬟答道。

“来的客人是谁?”尹天旷又问,他似乎在房间中闻到了一丝淡淡的梅香。

“是……是一位仙女娘娘。”丫鬟答道。

“什么?”尹天旷本来在盯着那两只水晶杯出神,听了丫鬟的回答不禁皱着眉头道,“什么仙女娘娘?”

“是位姑娘,只是我从未见过那么漂亮的姑娘,心想也许是从天上飞下来的吧。”那丫鬟认真地说。

尹天旷一听不禁哑然失笑,又问道:“那这位仙女娘娘呢?”

“已经走了。”丫鬟道。

尹天旷转身向庄主尹青山的书房走去,走到门口,又回头对丫鬟道:“把那两个杯子仔细地收好了,那可是爹的宝贝。”

尹天旷轻轻地走进尹青山的书房。那书房被镂花红木屏风分成两间,里间放满了铁力木的书柜和藏书。外间则是尹青山日常读书写字的地方,摆设十分简单,一张花楠木书桌,桌上放着笔墨纸砚、笔洗、镇纸等物。桌角是一只龙泉青釉刻缠枝莲纹大瓶,上面斜斜地插着几只错落的梅花。坐具是一把样式最普通不过的灯笼椅,材质却是紫檀木的。

此时尹青山正站在书桌前,背对着门口,向对面墙上凝望。他看的是一幅画,那画一直挂在那里,是尹天旷自小看惯的。那画上画的是一个女人,飘逸的淡红色的衣裙,俏生生地站在梅林间,头上随意挽了一个家常的髻子,上面疏落地点缀着几朵红梅,余下的青丝似黑色的绸缎一般软软地披在肩上。那画上的女人却是个背影,只微微侧了头,能稍稍看到左侧小巧的耳朵、白皙的脖颈,和一丝清丽的脸庞,五官却只能由观画者自己想象了。夕阳的余辉淡淡地洒在已然有些发旧的画纸上,更为那画中的女人增添了几许神秘和仙气。

“叔父。”尹天旷轻轻叫了一声。尹青山缓缓回过头来。只见那尹青山四十不到,面色看起来更加年轻。他生得十分俊朗,棱角分明的脸庞,斜飞的剑眉星目,高挺的鼻梁,薄厚适中的双唇。那尹天旷已经十分俊朗儒雅,小小年纪便一副美男子的形貌,但站在尹青山身旁,却有些相形见绌了。毕竟一个尚且稚嫩,一个成熟深邃。

岁月,对于女人来说,是渐渐吹逝了韶华的寒风,不留一丝情面;但对于男人而言,却是雕刻了棱角的刻刀,催熟了美酒的流光。男人一经岁月的沉淀,却愈发地浓郁醇厚了。(仅限于少数男人,中年油腻的更多。)

“爹,客人走啦?”尹天旷走到义父近前,有些小心翼翼地问。他心中已然隐隐感觉到了这个客人的不同寻常。

“你来看看这幅画。”尹青山却不回答尹天旷的问话,他又转回头去,双目有些迷离地盯着那幅画像。

“孩儿自小就看过啦!”尹天旷说道,“而且孩儿还经常问您,这个女人究竟长什么样,您为什么只画个背影呢?”

“因为我不敢。”尹青山幽幽地说,双目依然痴痴地望着那幅画像,“我想这世上没有哪个画家能还原出她那般美的容貌吧。”

“是心梅姑姑?”尹天旷问道。

“你知道?”尹青山有些吃惊地回过头问。

“我也只是听于伯伯说过一些,毕竟他知道的也不甚多。这个庄子就是您为心梅姑姑建的,所以才叫做‘忆梅山庄’。”

“唉!”尹青山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她今天来过了,却又走了。看来我真的只能剩下回忆了……”说到这里,尹青山的双目有些混浊。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