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五章 寿宴小说

第三十五章 寿宴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08:05:25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冬华 精彩章节

3月,昆仑派。

那昆仑派位于昆仑山脉南麓,依山势建有玉虚厅、三清殿、纯阳阁等道场,以及门下弟子平日里习武休息的屋宇、操场。山上生着成片的雪岭云杉林,以及刺矶松等矮小灌木,地上则多为驼绒藜和雪菊。再往上,则是终年不化的冰山雪峰。昆仑一派历来笃信道教,供奉三清。但门下弟子被允许娶妻生子及食荤。

这一日,正是昆仑派掌门人薛青元的五十岁寿辰。昆仑派自上到下早早便起身准备寿宴事宜。昆仑派在西疆根基深厚,算得上第一大派。只是近年来有些被忆梅山庄压制之势。薛清元此次有意利用寿辰之机广结江湖人士重振昆仑颓势。他不仅遍邀地处西域的武林各派,还特意派了三个最得意的弟子前往中原邀请武林同道中人。那葛云衡也正是在回来的路上,看到苏赫的宝物,想抢回来献给师父做寿礼,这才丧了性命。

时近正午,祝寿的人已经陆续到来。薛青元的儿子薛昊宇领着两个弟子站在山路上迎宾。春日里和煦的阳光在他光泽的黑发上跳跃。那薛昊宇是薛青元的独子,今年刚满十五,但其仪表气度却似乃父般老成持重,与尹天旷的潇洒倜傥大有不同。薛昊宇的相貌也很英俊,只是装扮得过于老成,反而掩了他的俊秀。

昆仑派从未来过如许多的客人,那条狭小的山路旁,竟硬生生又被踩出一条路。但即便这样,那薛昊宇依然有条不紊,应付自如,对各派前辈的名号、江湖事迹如数家珍,将每位来客都哄得喜笑颜开。薛青元见了,不禁拈须微笑。

午时,拜寿的客人们已陆续到齐。昆仑派在最大的玉虚厅,整整摆了三十桌酒席。西疆生活清苦,素来缺少蔬菜。除了萝卜土豆之类,那桌子上竟大部分都是肉菜。

薛青元端了酒杯从主桌上站起。他身后的墙上挂着一面大大的“寿”字。那薛青元身材瘦削,皮色发白,长得细目清眉,高鼻梁,薄嘴唇,穿了一件青灰色的道袍,外罩一领米白色的纱衣,衣袂潇洒,很有一副出尘入世的模样。只听薛青元开口说道:“今日老夫五十寿辰,各位英雄大驾光临,令我昆仑蓬荜生辉!先敬各位一杯!”他说着,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坐下众人也纷纷举杯相随。只听薛青元又道:“本来在下的生日乃区区小事,怎敢劳烦各位朋友长途跋涉前来相贺。只是大家都是武林同道中人,老夫不过是想借此机会与各位一聚。这也是老夫的一番美意。”

只听坐下人纷纷赞好。“大家都地处西疆,本来就该多亲近亲近。”“是啊,更别说有薛道长这样好酒好菜的招待。”“武林同道本就该多交流切磋,薛道长此举甚是!”……

众人议论纷纷,薛青元脸上不由挂上了一丝微笑,那微笑中隐隐带着一丝得意。只听他轻轻咳嗽了一声,又抬高声音道:“近日邀请众位英雄前来,除了相聚切磋之意,还有两件事要请众位见证。”那薛青元说话中气十足,一个人的声音却盖过了二三百人的议论声,清清楚楚地在这大厅中回荡。众人不禁静了下来。

“什么事呀!别卖关子啦!”有人大声嚷道。

薛青元又微微一笑,道:“小犬今年已经十五,离成人不远啦!因此老夫最近特意为他定了一门亲事,还请各位亲朋好友,和江湖前辈们见证。”

“哈哈,这是好事啊!”“谁家的姑娘这么有福气!”“我看这小薛道长很有乃父风范,将来必成大器。”……

众人听了议论纷纷。这种热闹是谁都乐意瞧的。

薛青元又笑着抬高声音道:“多谢各位谬赞。老夫给小可定的这门亲事,乃雪山派的圣女白雪寒姑娘,不仅与我昆仑派门当户对,而且也算是近邻。”

这话说完,众人自是一片恭贺之声,只是那声音多少有些客套的敷衍,全没有了刚刚的热情。原来那雪山派乃一介女流,与其他门派素无往来,但其武功自有精妙之处,一直与昆仑派和忆梅山庄在西域形成三足鼎立之势。也正因为如此,此地虽不乏门派纷争,寻仇报复等事,但江湖大局一直稳定。如今昆仑派与雪山派联姻,无疑会对三足鼎立的江湖格局产生很大影响。因此众人不禁有些愕然,纷纷暗中揣测,私下议论。

“众人这恭贺似乎有些言不由衷啊!”只听一个带着一丝阴狠怨艾,又略微有些苍老的声音响起。众人不禁转头望去,只见主桌上,薛青元旁边,站起一位老女人。那女人白衣白鞋,手中拿着一根高出她一头的黑漆漆的手杖,扶着手杖的右手中指上带着一枚莹莹的翡翠戒指。那女人的五官很是精致,可以称得上是标准的美女,但身上却散发着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戾气。她皮肤白皙,却没有光泽,眉毛以下的皮肤很紧,额头上却满是皱纹,便似八九十岁的老太太,一头长发却乌黑亮丽,也并不扎起,瀑布一般披散下来,发丝随着风柔柔地飘散着。这头秀发如若换在一位美貌姑娘身上,一定是极美。但在这位长相怪异的女人身上,那一头披散的长发不禁有些恐怖。

那女人一直坐在那里,从未和任何人交谈。众人这才注意到这个女人,纷纷猜测她的出身来历。

“这位可是雪山派掌门白如冰女侠?”一个沙哑苍老的声音响起。众人向说话之人望去,只见他白眉白发,须发间没有一丝黑色。脸颊却丰满红润如孩童一般,真似古人所说的“鹤发童颜”。

还未待那白衣女人回答,薛青元抢先道:“这位正是雪山派掌门人,也是老夫的亲家,白如冰白女侠。”

“你是天山老人?”那白如冰扬着脸,用眼角瞟着那位刚刚说话的鹤发童颜的老者。

“哈哈,白女侠竟还记得老夫。十年前你我见过一面,那时你还是一个小姑娘,如今老夫竟有些认不出了。”天山老人的话语中带着几许沧桑和隐忧。

白如冰听了这话,似是想起了什么,身子竟颤了一颤。

“那人的身子,可大好了?”天山老人关切地问。

“我不知道!”白如冰突然怒了,将那根黑色手杖在地上重重一杵,猛地转过身一脸怒色地对着天山老人,轻纱制成的白色衣袂也蓦地飘起来。白如冰双目灼灼地望着他,“不要和我提那个人!”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