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六章 赴宴小说

第三十六章 赴宴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08:05:26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冬华 精彩章节

话说白如冰将那根黑色手杖在地上重重一杵,双目灼灼地望着天山老人,厉声道:“不要和我提那个人!”

那天山老人却也不介意,只是微微一笑,不再说话。薛青元赶忙圆场道:“说着儿女的婚事,干嘛提些旧事。白女侠快坐。”那白如冰忽地又有些凄然,垂着脸坐下了。

这时只听另一个声音道:“昆仑派与雪山派联姻,是你们两家的婚事,也是喜事,我们自不会多言。但是这联姻之后,不知道薛掌门又有些什么谋划呢?”那说话之人鼻梁高挺,眼窝深陷,一头卷发,显然是个维族人。薛青元望去,认得那人是骆驼帮帮主西日阿洪。

那骆驼帮开始主要做的是租借骆驼给东西往来商人的买卖。私下里却常常打劫商人的财物。那些商人不堪其扰,只得交些“保护费”给他们,还要高价租用他们的骆驼。随着中西商业往来愈加频繁,如今这骆驼帮的势力也越来越大。论帮派势力,骆驼帮在人数上其实已然远超昆仑、忆梅山庄、雪山三派。只是这骆驼帮的帮众都是些小混混,论武功就远远不如三派。

薛青元拱拱手道:“原来是西日阿洪帮主,最近生意可好?”

那西日阿洪大咧咧地道:“托您的福。”他顿了顿又道:“我们维族人说话最是直接,昆仑雪山乃西域两大派系,这一联姻,我们这些小帮小派的,还能有饭吃吗?”他这话也正是众人心中的疑虑,此话一出,全厅人不禁议论纷纷。整个厅堂便似有无数蜜蜂在嗡嗡地飞。

白如冰一听,铁青着脸,不说话。一旁的薛昊宇到底还是年轻,有些急了。只有薛青元依旧拈须微笑。

“西日阿洪帮主,您这可是多虑了。”薛青元底气十足的声音又清清楚楚地送了出去,众人立刻安静下来。只听薛青元笑着道:“雪山派素来恪守门规,又都是女子,从来不越雷池一步。我们昆仑派也历来只讲究炼丹修道,学些功夫强身健体。从来也未想过要染指其他帮派的事务。”他顿了顿又笑着道:“您那骆驼帮的买卖就算交到老夫手上,老夫懒散惯了,也是做不来的。”他说着,哈哈笑了起来。那西日阿洪也跟着干笑了两声,心中却也不甚相信。

“那这么说薛掌门是只为联姻,别无所图了?”又一个声音用蹩脚的汉话说道。那人也是维族人。薛青元定眼瞧去,认得那是人称西域血手的艾尼瓦尔。此人行踪极其诡异,武功也异乎寻常,传说是受到大食那边的异人传授。他向来独来独往,专干些替人报仇消灾的勾当。每杀一个人,便在墙上摁一个血手印,也因此才得了这个西域血手的名号。

薛青元道:“世人都言西域圣手行踪飘忽不定,没想到今日也大驾光临,真乃稀客。”

那西域血手笑道:“我可不懂你们汉族人这些啰里啰嗦的客套话。我历来独来独往,也不在乎什么帮派纷争,我只是想问问这回薛掌门是不是有生意给我做罢了。”他说完这话,不少人都恨恨地瞧着他。那西域血手却也并不在意,只一个人悠闲地喝着酒。

薛青元道:“既然艾尼瓦尔英雄问到这里,老夫也不再卖关子,这也是老夫今天要说的第二件大事,也想请众位武林同道帮忙。”

薛青元此话一出,众人竟有些人人自危的感觉,都纷纷思忖着此前是否得罪过昆仑雪山二派。

只听薛青元继续道:“众位身在西域武林多年,自然知晓那忆梅山庄本来出自昆仑。如今也愈发地壮大了。十年前因为一点小小的误会,尹青山师弟才从昆仑出走,自立门派。如今往事早已成过眼云烟,老夫却一直感念着往日的同门兄弟情谊,希望能劝说尹青山师弟重归昆仑,老夫愿将掌门之位相让!”他这话说时情真意切,不少人都叫起了好。只有像天山老人那样久居江湖深谙世事之人,却只是淡淡地拈须微笑。

“薛伯父要请家父做昆仑掌门,那好的很哪!”突然,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

白雪寒一直坐在白如冰身边,容颜憔悴。她本来一直低着头,落落不欢,一听到此声,身子立时颤了一颤,脸上绽出光彩,忙转头向门口望去。

众人也纷纷转头一探究竟。只见一个英俊的男子手摇折扇,白衣翩翩地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书童,一个丫鬟,左手还领着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儿。来者正是尹天旷。

“薛伯父口中念着对同门师兄弟的拳拳之情,着实让人感动。可这五十大寿却竟未邀请在下和家父参加,实是有些让人捉摸不透了。小可惶恐,只得不请自到,来给伯父贺寿。”尹天旷这几句话朗朗说来,不少人恍然间明白了什么。

薛青元的脸上隐隐闪过一阵铁青,很快又恢复了苍白的脸色。他笑着说:“是老夫考虑欠周了。老夫与尹师弟已然多年未联系,只是怕这样突然相邀,尹师弟多想而已。”

“呵呵,”尹天旷冷笑一声,“薛伯父与家父同门数十载,应该了解,家父岂是如此小气之人。而且伯父既然说要与家父再叙同门情谊,这五十大寿不正是一个好机会吗?”

薛青元没想到这尹天旷竟然如此咄咄逼人,只得陪着干笑了两声,不再接他的话茬。一面又吩咐下人添加桌椅碗筷。

那尹天旷带着廿廿正坐在了白如冰身旁。那白如冰自从尹天旷等人出现,眼光就从未离开过廿廿。廿廿见了白如冰那副丑怪模样,却也不害怕,笑嘻嘻地回望着她。

“你娘是谁?”只听白如冰突然厉声问道。

“我娘就是我娘。”廿廿扬着可爱的笑脸回答。

“你娘是不是叫玄心梅?”白如冰双目灼灼地盯着廿廿,目光简直恨不得将那孩子吃掉。

“娘就是娘,”廿廿说道这里,小嘴一撇,似要哭了出来,“您老是问我娘干嘛?我娘已经有好久没来看廿廿了。”廿廿说道这里,伸出胖乎乎的小手去抹眼泪,手腕上的银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白如冰突然伸出枯瘦冰冷的右手紧紧抓住廿廿胖乎乎的胳膊,双眼睁得直欲将眼珠掉了出来。她急切又凶狠地大声问道:“这银铃就是玄心梅的,你是玄心梅和他的女儿,是不是?!”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