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七章 婚变(一)小说

第三十七章 婚变(一)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08:05:26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冬华 精彩章节

且说白如冰急切又凶狠地大声冲廿廿嚷道:“这银铃就是玄心梅的,你是玄心梅和他的女儿,是不是?!”

廿廿眼中含着眼泪,不知如何是好,她看着白如冰那张可怕的脸,委屈地撅着小嘴。坐下众人见白如冰如此欺负一个孩子,都有些不忿。更何况那还是一个如此娇美可爱的孩子。但主人尚未发话,其他人也不好多管闲事。

尹天旷如何看得别人如此欺辱廿廿,抬手用折扇点向白如冰手腕的阳池穴。那白如冰手臂一麻,只得松手。如果在平时,尹天旷这一下白如冰肯定是躲得过去的。只是她现在所有心思都在眼前这个孩子身上,完全忘记了身外之事。

那白如冰被尹天旷“偷袭”了一下,却也不介意,依旧死死地盯着廿廿。厅里众人不禁都在想着,白如冰口中的玄心梅到底是一个什么人物。有些对昆仑派有所了解,又在江湖上混得久的人,倒是听说过玄心梅的名字。只听天山老人低声对他身边的一个年轻人道:“这玄心梅也出自昆仑,本是昆仑派上一代掌门人玄苍的女儿。后来,昆仑派十年前的那场大变故发生后,这个玄心梅就不见了。”

那年轻人又问道:“那这个玄心梅和白如冰又是什么关系呢?”

天山老人捻着胡须摇摇头道:“这个老夫就不晓得了。老夫只记得十年前,那白如冰还是一个天真貌美的小姑娘。怎么如今……唉!”天山老人说着,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那年轻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天真貌美,前辈您这是在说笑吗?”天山老人忙夹了一颗鹌鹑蛋塞到那年轻人口中,低声道:“别乱说话。”那年轻人忙住了嘴。

“您再和我说说昆仑派的那场大变故吧。我只听别人议论过,却也都只是凤毛麟角,不得全貌。”那年轻人终究还是耐不住好奇心,又问。

“人家门派的事情,你打听来又有何用?”天山老人摇摇头,又道,“时日太久,我也记不得了。”他说这话时,双眼空洞洞地望着前方,声音中带着几许沧桑。

不说厅内众人议论,却说尹天旷捧着廿廿被白如冰捏得通红的小手,心疼地看着,口中恨恨地道:“这就是雪山、昆仑二派的待客之道吗?”

薛青山忙打圆场道:“白女侠刚刚一时激动,贤侄不要介意,老夫这就让下人带这个小姑娘去上药。”薛青山一边说着,也不禁一边打量着廿廿,心中默想着:“真是像极了。”

尹天旷将手一抬,冷冷地道:“不必了。在下也无意久留。”他一边说着,一边示意一同来的素弦给廿廿上药。“在下听说昆仑派要和雪山派联姻。但不知这是两位前辈的意思,还是两位贤弟贤妹的意思呢?”

薛青元呵呵笑了一声:“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老夫和白女侠已然商定了。两个孩儿也是两情相悦,互相倾慕。”薛青元说到这里,坐在他旁边的薛昊宇脸上竟红了一红,微微低下了头。却只见那白雪寒突然凛然说道:“谁说的两情相悦,互相倾慕。我心里喜欢的根本就不是他!”

此语一出,在座的所有人都惊愕了。本来众位熟人之前还在闲谈聊天,此时大厅中却一丝声音都没有。有好事者嘴角挂了轻蔑的笑,在等着看昆仑与雪山两派的闹剧。

“雪寒!胡说什么!快闭嘴!”白如冰厉声道。

白雪寒却仿佛根本没有听见,自顾自地大声道:“我本来想,如果他对我无意,也就算了,就嫁了昆仑派的那人了此一生,即使无味,便也罢了。但他如果接到我的消息,今日专程来此见我,我便知他对我情义。我白雪寒今生今世,非此人不嫁!”白雪寒说这些话时,眼光幽幽地盯着尹天旷,双目莹莹地含着泪,脸上写满了真情与期待。尹天旷微笑地回望着她。

玉虚厅“轰”地一声似炸开了锅。众人纷纷议论白雪寒看上的男人究竟是谁,也有嫉妒好事者忙着嘲笑薛青元父子。只见薛青元和薛昊宇两个人都脸色铁青,眉头紧皱,恨恨地盯着白雪寒。忽地,“啪”地一声,只见白如冰扬起手来,狠狠地扇了白雪寒一个耳光。白雪寒白嫩的脸上立刻宣红起来,五个手指印清晰地印在上面。

那白雪寒却一眼都未向白如冰望去,双目依然痴痴地盯着尹天旷。

“白女侠,动什么粗呀!”骆驼帮帮主西日阿洪笑着凑热闹道,“雪山派的圣女看上了哪个男人,说出来也让大伙一起高兴高兴嘛!”他此话一出,底下哄然大笑起来。

“是呀!是哪个男人这么有福气能得到雪山圣女的垂青啊!不会是我吧!哈哈哈哈……”一个五大三粗的中年汉子涎着脸说道。

“这下昆仑派的喜事要落空喽,小老道的媳妇儿跟人跑喽!”

…………

众人纷纷议论、猜测、嘲弄。倒是比先前听到昆仑、雪山两派联姻的消息时热闹得多。

薛昊宇脸皮薄,一甩袖子离开席位,径直走了出去。薛青元站起身来,狠狠地说道:“众位且莫多言,别忘了这里依旧是昆仑的地盘!”他说着,倏忽间将手中的酒杯撵得粉碎。那酒杯的碎末竟细到像面粉一般从他指尖流出。厅上众人不由愕然,瞬间全然没了声息。

不想此时尹天旷突然站了起来,朗声说道:“白姑娘说的人正是在下。在下今日也是特意为白姑娘而来。能得雪山派圣女垂青,实是在下三生之幸。”

那白雪寒一双美目含情脉脉地望着尹天旷,全然没了平日里狡黠狠毒的模样。薛青元将狠厉的目光投向尹天旷,尹天旷却似全然不觉。

“天哥,那个老伯伯为什么要把杯子捏碎啊?他是不是不喜欢咱们?”廿廿指着薛青元问道。手上还带着五个紫红色的手指印。那是刚刚被白如冰捏的。

“那个老伯伯是在跟自己生气。咱们一会儿就回去啦!廿廿是不是觉得这里没意思?一会儿天哥带你去捉小鸟好不好?”尹天旷柔声说道,似乎全然忘记了刚刚发生的那场闹剧。薛青元愈发地气白了脸。白雪寒见尹天旷如此温柔地对廿廿说话,虽然那只是个四岁的孩子,她心中竟然隐隐生出了一股醋意。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