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一章 制蛊小说

第四十一章 制蛊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08:05:29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冬华 精彩章节

“还有我呢!”只听又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接着又有许多昆仑弟子“飞”了进来,一个瘦高的身影如鬼魅般闪进。众人定睛一瞧,不由都惊得呆了。只见那人一身深蓝色长袍,头上包着深蓝色头巾。让人又惊又怕的是,这人脸上的肌肤不知受过何种伤痛,竟然疙疙瘩瘩的似啦蛤蟆的皮肤一般,而且呈紫红色。他的一双眼睛却是呈青灰色,似乎全是眼白,让人看一眼,便不由浑身打起冷战。嘴唇却是黑红色的,像刚刚吸了血。

厅上众人当中有胆小的女客和孩子,不由都叫了出来。

“兰爷也来了!”尹天旷气定神闲地笑着说,“什么时候回来的?”此人正是忆梅山庄另一位副帮主,兰沛。这样一个清雅的名字,和他的外貌可当真是不配。

还未等兰沛开口,于大水抢先笑着道:“去了都该有好几个月了,我们都当他死在驼峰岭了,没想到今天突然冒了出来。”于大水说着,哈哈笑了起来。那笑声中是见朋友久去平安归来后的释然。

“那驼峰岭上的有些难缠,因此耽搁了。”兰沛说道,声音低沉而沙哑。

“无事。”尹天旷点点头道,“现在回来正好。”

众人的眼光都被兰沛吓人的外貌吸引,却没注意到兰沛身边跟着一个人。那人身材颀长,眉清目秀,一脸倔强,正是昆仑派少掌门薛昊宇。

“昊宇!”薛青元第一眼便看见了儿子,失声叫道。原来他看到薛昊宇的脉门正紧紧被兰沛扣着。那薛昊宇却不向父亲看上一眼,目光只紧紧地缠绕在白雪寒身上。却见白雪寒的脸色温柔又紧张,正紧紧地盯着另外一个人。薛昊宇顺着她的眼光瞧过去,那人正是尹天旷。薛昊宇不禁皱紧了眉头,双拳握得咯咯直响。

于大水与兰沛“领”着薛昊宇走进玉虚厅中央。于大水笑着冲薛青元道:“我们哥俩来给薛掌门拜寿,正找不到办寿宴的地方,没想到遇到了贵公子,就请他领我们来瞧瞧。”

薛青元见儿子在对方手上,忙喝退了众弟子。“快放了昊宇,我不再为难各位。”

于大水见昆仑派众弟子退下,也将手中的大剪刀插到腰上,脸上又堆满了笑容说道:“薛掌门待客热情,请门下弟子指点咱们忆梅山庄几招,怎能算是为难。”薛青元听他如此说话,不知是何意,心中疑惑,目光紧紧地盯着兰沛,生怕他伤了自己的儿子。只听于大水又道:“咱们忆梅山庄报之以李,也要请少掌门来山庄做客几天,咱们哥几个也跟他讨教几招。”

“不必了!”薛青元急了,心想,忆梅山庄个个都不是好相与的,儿子这一去,怕是要回不来了。“你们将昊宇放了,老夫派人送你们下山去,总可以吧?”

于大水转头看了看兰沛。兰沛点点头。于大水又道:“这样也好,我们兰爷刚刚给贵公子吃了点补药,只是这一时来得匆忙,其中缺了一味草药。如果这味草药在三天内补不上,恐怕于贵公子的身子会有些大碍了。”于大水皱着眉头,一脸为难哀叹之色。星远和素弦在一旁看得好笑。

薛青元一脸厌恶和恐惧,忙道:“老夫定当派人将各位一毫不损地送回忆梅山庄,再请赐回解药。”

兰沛冷冷地说道:“薛掌门想要损我们一丝一毫恐怕也没那么容易。”声音沙哑低沉。

薛青元心中恼火,但儿子在对方手中,却不敢轻举妄动。

兰沛将薛昊宇的脉门松开,放了回去。薛青元派人护送忆梅山庄众人下山。只有白雪寒的一双美目,恋恋不舍地缠绕在尹天旷身上,直到他白色的背影消失在了夕阳下青灰色的山路中。

一晃又过了月余,这一日尹天旷正和兰沛在忆梅山庄的梅溪亭探讨如何将西域的毒虫像滇黔的毒虫那样制成蛊。

早开的春花已然落了大半,梅溪亭外满地娇红,远远望去,似是一条粉红色的毯子,散着丝丝甜香。梅溪亭旁的那条清渠上也漂浮着点点落花,水中的鱼儿以为是吃食,探着头冲着点点花瓣吹泡泡。梅溪亭旁,正种了一株晚樱,一朵朵五瓣小花紧紧地挨在一起,如一簇簇花火,又如一团团绣球。此时,连晚樱都飘落了,亭盖上,一片淡淡的粉红。

于大水在一旁笑道:“我看这世上最会制蛊的人就是廿廿这个小娃娃。”兰沛一脸严肃不解的表情看着于大水,尹天旷却在一旁低头微笑。于大水笑道:“你看咱们忆梅山庄风流倜傥的少庄主,平日里杀伐决断,心黑手狠,在廿廿面前却似小绵羊般温和又听话。这不是最厉害的蛊,是什么?”兰沛听了,笑着摇了摇头。

星远在一旁却有些不乐意了,插嘴道:“那我家公子制蛊的本领也很高呢,之前的那些疯疯癫癫、痴痴迷迷的姑娘都不说,单说这个雪山派圣女白雪寒,多狠辣的一个人,在我家公子面前还不是也成了温顺的小绵羊……”

尹天旷听到这里,拿起折扇敲敲星远的脑袋,笑着道:“快别跟我提那个白雪寒了。”星远皱皱眉道:“确实有些让人消化不了。”没想到尹天旷却微微低着头,沉吟着说:“也不是她不好,只是恐我这一辈子都对不起她了……”

星远撇撇嘴道:“公子又不欠她的。”

尹天旷笑笑:“没想到星远你小小年纪,学的比我还心凉。女人是用来爱的,即使你不爱她,也尽量不要去伤她……”

星远撅着嘴道:“我压根就不会去招惹她们……”

于大水轻轻拍了一下星远的头,笑着说:“你这个小娃娃,懂得什么女人!”他顿了顿,又道:“要说真的不会为美色动心的,恐怕就只有……”他说着,转头向兰沛瞧去,却与尹天旷制止的眼色相遇,忙住了嘴。正好这时有小厮来报京里来了客人。那兰沛一直低头侍弄着一只血红的蜘蛛,似乎并没有在意于大水说了什么。

尹天旷淡淡地问:“来的什么客人?”

那小厮道:“小人也不知道,带了很多礼物,说是要见……见星远。”

此话一出,尹天旷、于大水、兰沛等人都面面相觑。于大水道:“这小星远连京城都未曾去过,竟然有人从京城赶着给他送礼?”尹天旷温和地微笑着看着星远,“你倒是比本公子还神通广大呢!”

星远一时也懵了,想不出结交过哪些京城武林人士。他向尹天旷、于大水、兰沛告了退,忙跑去了迎梅厅。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