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六章 红梅小说

第四十六章 红梅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08:05:32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冬华 精彩章节

白如冰正用如冰般寒冷,又如火般焦灼的目光盯着廿廿。那目光中满是浓浓的恨意,却似乎又夹杂着让人捉摸不定的柔情。

“姑姑,这里真漂亮,这是你的家吗?”廿廿年纪尚幼,自小无忧无虑地跟着父母长大,到了忆梅山庄,自尹青山、于大水、兰沛到星远、素弦、碧萧,甚至是扫地挑水的丫鬟小厮,都对廿廿十分喜爱,尹天旷更视她如命般宝贵。因此,廿廿从未知晓恨为何物,自然也感觉不到白如冰目光中的恨意。她好奇地四处打量着,眼中似乎有两簇兴奋的火焰在燃烧。

白如冰坐在水晶椅上,又直又黑的长发遮住了半张脸。她冷冷地道:“你喜欢这里?那就永远待在这里不要回去好了。”

“不行,天哥会着急的。而且我长大了还得去京城找我的娘亲。”廿廿眨着一双大眼睛认真地说。

“不要和我提你娘!”白如冰突然厉声道。

“姑姑认识我娘?”面对着白如冰的声色俱厉,廿廿竟然一点都不害怕。

“不认识!”白如冰不耐烦地说。她皱着眉,额头上一道道沟壑一般的皱纹更深了。

“那你认识我爹爹吗?”廿廿又问。

白如冰似是被闪电击中了一般,一下子愣住了。她眼前似乎被罩上了一层迷雾,迷雾后面是她初见他的情景。那时的她,还是一个天真善良的小姑娘。而他,虽然身负家仇,对她却不乏柔情蜜意……”

“姑姑,你认识我爹爹吗?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廿廿的话将白如冰的思绪从往事中拉了回来。

白如冰皱着眉头,紧紧地盯着廿廿,她从她的眉目中,似乎看到了他当年的影子。白如冰叹了一口气,凄然道:“我倒宁愿从未遇到过他。”

廿廿觉得奇怪,走上前去,从怀中掏出一只粉色的丝帕来,递给白如冰,语气中带着心疼道:“姑姑,你哭了。是爹爹欺负你了吗?”

这句话歪打正着,正说到白如冰心里。白如冰心中一酸,眼泪更是啪嗒啪嗒掉了下来。廿廿将手绢又向前递了递。白如冰完全沉浸在往事中,全然忘记了绑廿廿来这里的初衷,她顺手接过手绢,正要去抹眼泪,忽地只见那丝帕的一角绣着一朵小小的梅花。那梅花如血般殷红,似一把利剑般一下子刺穿了白如冰的心。

倏忽间,白如冰“嗖”地伸出一只手紧紧地攥住了廿廿的脖子。廿廿惊恐地睁大眼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感到紧紧箍着自己脖子的五只枯瘦细长的手指,似冰一样冷。那五根手指似蛇一样越卷越紧,廿廿就要喘不过气来了,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她嘴中微弱地叫着:“姑姑……”白如冰那张苍老又美丽的脸,在廿廿眼前渐渐恍惚,如鬼魅一般。

眼见廿廿便要如一朵娇嫩的花朵一般被白如冰碾碎。忽地只见一个白影迅捷地飘了过来。白如冰只觉得手臂一麻,不由松开了攥着廿廿脖子的手。廿廿赶忙后退几步,呼呼地喘着气。白如冰定睛一看,救了廿廿的竟然是白雪寒。

“你要干什么?”白如冰厉声问道。她将一双手紧紧地握着水晶椅的扶手,直攥得青筋暴起。

白雪寒不说话,只站在那里低着头。她自小聪明伶俐,飞扬跋扈。即使被昆仑二怪掳到了昆仑派,也从未服过软,只是筹谋着如何能使个诡计脱身回到雪山派。那昆仑派的少掌门薛昊宇见了白雪寒,竟对她一见倾心。白雪寒也就假情假意,哄得他神魂颠倒,好让他放了自己回去。却不想假戏真做,两派掌门各怀目的,竟要联姻。白雪寒的一片芳心早已系在了尹天旷身上,无奈只得找人给尹天旷送信,希望心上人能来“救”自己。没想到尹天旷来,还不如不来。

自从那日自昆仑派回去,白雪寒就很少说话。她以前生起气来骂人、摔东西,甚至用稀奇古怪的法子折磨侍女。这回却像变了一个人,回来之后几乎话也不说,饭也很少吃。每天就闷在房间里,抱着那把已经磨得光滑似鉴的琵琶叮叮咚咚地弹着,弹的也都是一些之前很少弹的凄凉伤感的曲子。

“姐姐……”廿廿在一旁轻轻拽了拽白雪寒的衣角。却不想白雪寒伸手将自己的衣袂拽了回来。光滑的衣角从廿廿手中溜走,廿廿愣愣地看着白雪寒。

“我替你杀了这个小妖精,你为何拦着我?”白如冰气呼呼地说。

“你杀了她,他就会爱我了吗?”白雪寒依旧低着头,凄然地说。

白如冰似乎被噎住了,半天说不出话。

“送她回去吧。”白雪寒抬起头,淡淡地说。她的眼睛向着白如冰,但白如冰却感觉不到她的目光。

“不行!”白如冰立刻急了,沙哑着嗓子说,“我找不到她娘,难道还杀不了这个小东西?她抢走了我最心爱的人,我也要让她失去她最心爱的人!”

“那也是他的孩子,你不怕他会恨你吗?”白雪寒的声音依旧冷冰冰的,不带一丝感情。

白如冰听了这句话,蓦然间瘫坐在水晶椅上。她愣愣地望着透明的屋顶,眼神空洞。一只不知名的鸟儿飞了过来,可能是看准了那池中种着的雪莲,径直飞了过去,却不知有那么一层透明的琉璃,一头撞到了坚硬的屋顶上。那鸟儿被撞得有些晕了,凄然地叫了两声,抖了抖翅膀,又飞走了。

白如冰将一切看在眼中,又似乎什么都没看到。她闭上眼睛,两行清冷的泪水自腮边流下。泪水流到嘴角,一股苦涩的味道。

“放她走吧。”白如冰有气无力地说。

廿廿被雪山派的女弟子送了回来。她转了这一圈,差点就命丧于斯,她自己却毫不察觉,回来后反而异常兴高采烈的,叽叽喳喳地对所有人讲雪山派的那个有着透明屋顶的大厅有多漂亮。尹天旷看着廿廿脖子上五个淡红色的手指印,心中说不出的心疼。

看到廿廿那样喜欢雪山派的房子,尹天旷便也派人为廿廿建了一个。那房子也建成圆形,用白色的石头砌成。屋顶是一块巨大的琉璃。那块琉璃是花了大价钱,托了骆驼帮从大食运过来的。骆驼帮的人对忆梅山庄的生意不敢怠慢,尹天旷又肯出大价钱,自然是挑最好的。就这样,廿廿住进了这间玻璃顶的房子,每天看着月亮和星星入睡。尹天旷为它起名念梅馆。忆梅山庄的所有屋宇都有一个“梅”字,而念,也是“廿”的谐音。

这一晃,又是五个寒暑。转眼间,廿廿已然九岁,尹天旷二十一岁。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