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五章 两只小鸟小说

第五十五章 两只小鸟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08:05:39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冬华 精彩章节

且说白雪寒和白如冰回到雪山派,不一日,尹天旷便派了星远和苏赫带着几个人抬着一乘轿子去接白雪寒。白雪寒简单地收拾了些衣物要走,却被白如冰拦住了。

“你真的就这样去了?你明明知道她并不爱你!你嫁过去又能怎样呢?在他心中的位置可能还不如素弦那丫头!”

“我知道。”白雪寒一边低着头收拾东西,一边淡淡地说。她忽地抬起头反问白如冰道:“如果当初那个男人肯娶你,即使不做妻子,即使他心中并没有你,但你能每天陪在他身边,看着他。你难道不会去吗?”

这句话反问出来,白如冰立时无话可说。她不再劝白雪寒,只默默地看着她坐着一乘小轿,随着星远等人去了。

七年后。春日。

“碧萧!碧萧!你快来看!”廿廿手中捧着一对毛茸茸的小鸟,掀开门口那一抹亮晶晶的水晶帘,兴冲冲地冲进念梅馆。碧萧正坐在白色的大理石桌子旁边打着一条五色手绳。桌子上放着三四条已然打好的。这天正值端午,廿廿和碧萧的手上各自已戴了一条,这几条打来是送给星远等人的。正午的阳光暖暖地从那一大块透明的房顶上透进来,洒在碧萧身上,如点点的金色的雨。

廿廿的念梅馆却不似雪山派的“玉宫”一般,桌椅床具都是一片冷冰冰的白色。因为廿廿不喜这样的冷寂,于是和碧箫两个人在桌椅上都罩上了粉色的桌单、椅垫。床上也铺着粉色的被褥挂着粉色的帐幔。整个屋子立显温馨雅致了不少。

碧萧抬起头,只撇了那对小鸟一眼,便又低下头去缝衣服,笑着说道:“又弄这些东西回来,院子里都已经满是你捡回来的小鸡小鸭,也不怕兰爷拿去喂他的毒蛇。”

廿廿将那对小鸟放在桌子上,一边在屋子里寻着合适做鸟窝的东西,一边说:“兰爷才不会呢!他最疼廿廿了。他的毒蛇还是我给他捉来的呢!那些小鸡小鸭都是有家的,他们一时找不到娘亲了,我就把他们抱回来。等他们长大了,我自然就放他们走。这对小鸟本来是在园子里那棵大柳树上的,我这几日天天能见他们的爹爹和娘亲飞来飞去给他们找食吃。但是从昨天,那两只大的飞出去就没再回来,剩下这两只小的多可怜。”

“是呀,好可怜!”碧萧一边敷衍地说着,一边继续打着手中的五彩绳。

“他们一只叫咕咕,一只叫啾啾。”廿廿认真地说。

“又是你给它们取的名字吧!”碧萧依旧低着头缝衣服。

“当然是它们的爹娘取的!”廿廿从柜子里翻出一件灰色的衣服,双手撑开,左看看右看看。那是一件男人的上衣,针脚细密得做的很是精致,但似是在箱子里放久了,有些褪了色,还带着着陈旧的味道。

“这件衣服的颜色和款式,不像是天哥的呢。”廿廿眨巴着一双大眼睛说道,“你做来给星远的?大小也不合适呀!”

碧箫本来一直埋头打着五彩绳,并没有理会廿廿在做什么,此时一听廿廿提起衣服,慌忙转过头去,一见廿廿手中拿的那件衣服,马上放下手中的五彩绳,三步并两步跑过去,一把“抢”过,说道:“这件衣服是我的!”那碧箫平日里说话都低声细语的,对廿廿也如大姐姐般耐心温柔,何曾这样“绝情”又“粗鲁”过。廿廿见碧箫这异于往常的样子,一时倒愣住了。

“但——但这是男人的衣服啊!”廿廿疑惑地说道,“怎么可能是你的。”

“我……我……”碧箫一下子被廿廿问住了,嗫嚅着说不出话。

“这衣服不拿出来穿,一直放在箱子里头做什么呢?料子和款式都旧啦!”廿廿仰头望着碧箫,又说道。

“这衣服对我很重要。”碧箫说到这里,眼中闪着坚毅的光,“公子送给姑娘的东西,哪怕用得再旧了,姑娘不是也一件不舍得扔吗?”

廿廿使劲点点头,又扬起头眨巴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问碧箫道:“那这件衣服也是碧箫的‘天哥’送给碧箫的啦?”

此话一出,碧箫的脸蓦地红了。她不敢回视廿廿的眼睛,将那衣服小心翼翼地叠起来,放回柜子,又在柜子里一通翻找。此时正值春末夏初,天气尚未十分炎热,从后面看,碧箫雪白的脖颈上竟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不一会儿,碧箫从柜子里翻出一只维族女孩儿平日里戴的花帽,那是她与廿廿一起赶集时买的。她转过身,将花帽递给廿廿,说道:“这个给小鸟做窝,不是正好?”她说这话时,依旧不敢去看廿廿,怕又被问起那件男人的衣服。却不想廿廿早将那件衣服抛之脑后了,兴高采烈地拿过了花帽。碧箫这才暗暗地舒了一口气,又走回桌子旁边编起五彩绳。

只见廿廿将花帽的帽口朝天,将两只小鸟放了进去。嘴里说着:“我听见他们的爹爹说,咕咕、啾啾,有没有吃饱呀?他们的妈妈说,咕咕、啾啾,不要打架呀!”

碧萧忍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廿廿,你今年都已经十六岁啦!估计年底就要和公子成亲啦!怎么还成天和这些小动物们玩过家家!在我们那里,你这个年纪都已经是好几个孩子的娘了!”

“我说的是真的!”廿廿有点急了,撅起了小嘴。廿廿今年已然盈盈十六,出落成了一个婀娜的少女。她的样貌并未有太大改变,只是脸颊更尖,鼻子更挺了一些,身材也发育得凹凸有致。也许是眉目间和其母玄心梅有几分相似,庄主尹青山有时竟定定地瞅着她发愣。但年纪虽长了,廿廿的心性却似乎并未怎么长,她依然常常蹲在墙角和小鸡小鸭们说话,或者冲着树上的鸟儿吹口哨。那鸟儿竟然听懂似的也有回应。就连兰沛养的那些毒物,廿廿也是丝毫不惧怕的。

廿廿将小鸟放进花帽里,双手托着腮,愣愣地看着那一对毛茸茸的小鸟,口中喃喃地道:“它们的爹爹娘亲也走了,和廿廿一样可怜。”

碧萧听了,不由心软。放下正在编制的彩绳,对廿廿道:“虽然廿廿的爹爹和娘亲不知道在哪里,但或许他们至少还活着。而且从庄主,少庄主,再到星远和素弦姑娘,哪一个不是对你好得不得了。就连那个长得那么吓人的兰副庄主,我也只见他冲你一个人笑过呢。”

“兰爷本来就不怕人啊。你不知道,有一次,我看到他对着一只蜘蛛哭呢!”廿廿认真地说道。

碧萧马上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说:“兰爷竟然会哭?是不小心被那只蜘蛛咬伤了吗?”

“怎么会呢?”廿廿皱着眉头说,“上次兰爷去捉坏人,回来全身都是伤,天哥还瞒着不让我知道。我自己偷偷去看兰爷,他胸口上老大一个口子,竟然还冲着我笑呢。所以兰爷上次哭,肯定不是被小小的蜘蛛咬了。”

碧萧点点头,笑笑说:“好啦!谁让你这样人见人爱,大家都喜欢你,兰爷怎么舍得让你为他担心呢。”

谁知廿廿又撅起了小嘴:“谁说大家都喜欢我了,白姐姐就好像一直不喜欢我,也不肯和我玩,也不肯和我多说一句话。”

碧萧心中一颤,结结巴巴地说:“那是因为……”

还未待她说完,只听一个略带着些英气的女人的声音传进来,话语中带着笑意:“因为什么呀!”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