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六章 落英满地小说

第五十六章 落英满地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08:05:39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冬华 精彩章节

且说还未待碧箫说完,只听一个略带着些英气的女人的声音传进来,话语中带着笑意:“因为什么呀!白姑娘就是那样的人,自打来了忆梅山庄,对谁不都是冷冷的。”

随着话音传来,只见素弦掀起水晶帘走了进来。碧萧忙松了一口气,招呼素弦坐下。经过这几年,那素弦的个子也越发地高挑了,身材也发育得更加丰满。只是她常常和尹天旷出门料理庄中事务,脸上多了几分风霜之色。

廿廿与素弦打过招呼,又道,“但是我常常听到白姐姐晚上一个人坐在梅溪亭里弹琵琶,弹得可伤心了。她到底有什么难过的事情呢?”廿廿托着腮,皱着眉头,两只黑葡萄一样的大眼睛转了两转。

碧萧心中又是一颤,她大廿廿几岁,对男女之事已然知晓。而白雪寒对于尹天旷的一片痴情,尹天旷对于廿廿的一往情深,也都是忆梅山庄上下,甚至是整个西域武林都知晓的。白雪寒生性凉薄,独对尹天旷一腔炽热。自嫁到忆梅山庄后,除对尹天旷外,她对其他人多半都是冷冷的。尹天旷虽然也常常在她那里过夜,平日里对她也着实不错,但却远不及对廿廿那样上心。忆梅山庄其他人也并未将她当作少庄主夫人看待,尊敬中透着疏远。

廿廿生性活波热情,倒是有时想要和这位白姐姐亲近亲近,可她哪里知道自己正是白雪寒心中的那根刺。

“好啦!好啦!”素弦摸摸廿廿的头,“人家的事情你瞎操什么心啊!”她顿了顿又道,“今天是端午节,公子和于副庄主他们今天都会赶回来过节。特意让我来告诉你一声。公子走了那么多天,你不想他吗?”

廿廿的脸上立刻像绽放着一朵金色的花朵,两只眼睛亮晶晶的放着光彩:“天哥今晚就回来了吗?什么时候?他已经走了三天两晚啦!”

素弦微微笑着:“就是今天回来啊,估计现在已经到百花谷了吧。”

“太好了!”廿廿高兴得在屋子里一边拍着手,一边转着圈。粉色的百褶裙旋转着,似一朵盛开的莲花。“天哥就要回来喽!天哥就要回来喽!”

碧萧也笑了,开口说道:“廿廿,公子才走了三天而已啊!”

廿廿拍着手道:“三天已经很长啦!我一刻不见就会想他呢!”

碧萧听了,自己倒是羞了个大红脸。她自小跟着爹娘长大,爹爹又是个落魄书生,男女之妨听得多了。廿廿却是自小和尹天旷、星远等人混熟了,虽然也草草读过一些女书、女经,却从未有人向她刻意强调过男女之妨,男尊女卑的观念。尹天旷更是将她宠上了天。这里又是西域,少数民族多热情奔放,男欢女爱从不避讳。因此廿廿心中思念着尹天旷,就会随口说出来,从未觉得有什么不妥。

这天廿廿吃过午饭,碧萧伺候她洗过兰汤浴,便再也睡不了午觉了。她先是在床上翻来覆去的,仿佛老是听到尹天旷的脚步声。起身一看,又没有人。碧萧在一旁打着瞌睡,几次被她吵醒。廿廿后来干脆起身下床,随手抱起维吾尔花帽做的“鸟窝”,走出念梅馆。

午后的阳光强烈得刺眼,廿廿抱着两只小鸟走出忆梅山庄,来到那条通往忆梅山庄必经的小路上。廿廿向远处望望,没有见到尹天旷的影子,于是在路边的一棵大榕树下坐下来。一边和怀中的小鸟说话,一边向远方凝望着。不久,竟靠着榕树粗大的树干睡着了。两只毛茸茸的小鸟在她怀着叽叽喳喳地叫着。

太阳渐渐西斜。小路的尽头出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正是尹天旷穿着白衣,骑着白马,越奔越近。那白马奔得飞快,四蹄落地又极轻,须臾间便奔到了廿廿身边。尹天旷本来骑着白马直奔向前,靠近大榕树时,却特意向那边望了望。可见廿廿已然不是第一次在这里等他了。他见廿廿果真在那里,赶忙策马奔近。到了大榕树前扯缰下马。那白马也不用栓,自己便在近前悠闲地低头吃草。

尹天旷走近廿廿身边,蹲下身。只见廿廿睡得正熟,午后的阳光透过大榕树茂密的枝叶洒在她的脸上、身上,似点点金色的微波荡漾。此时榕树花开得正盛,一阵微风吹来,送来阵阵甜香。廿廿黑色的秀发、粉色的纱衣,也在这微风中,随着这香气轻轻摇曳。大榕树下,满地粉红色的落花。

廿廿的一张小脸睡得微红,长长的睫毛随着呼吸轻轻地有节奏地颤动,娇俏的小鼻子上微微渗着细密的汗珠,一张小嘴似两片娇嫩的花瓣一般,柔美中透着甜腻。

尹天旷抬起手来,将落在廿廿头上的榕树花轻轻拂了下去。忽地,只听廿廿模模糊糊地叫了一声“天哥”,便又嚅嚅嘴睡了。原来是在说梦话。

尹天旷就这样痴痴地瞧着她,心中漾满了柔情蜜意。他终于忍不住低下头去,轻轻在廿廿粉嫩的嘴唇上吻了一下。微风吹来,廿廿长长的发丝轻抚着尹天旷的脸颊,似羽毛般柔软。一阵阵体香掺杂了花香钻入尹天旷的鼻息。廿廿怀中的两只鸟儿叽叽喳喳地叫着。

“天哥。”廿廿睁开眼睛,看到眼前的尹天旷,咧开嘴笑了,“天哥,你回来了?还是我在做梦?”

“你没在做梦,我回来了。”尹天旷一边轻抚着廿廿的脸庞,一边温柔地说。

“我想早些见到你,就到这里来等你了。”廿廿望着尹天旷说。

“我知道。”尹天旷道,“我也想早些见到你,就丢下星远他们,一个人骑着白马赶快回来了。”

廿廿放下手中装着小雏鸟的花帽,伸出雪白修长的手臂,轻轻揽住了尹天旷的脖子,两只眼睛有些半睡半醒般迷离,开口说道:“天哥,我刚刚在梦中还梦见你。廿廿好想你。”

尹天旷的心中和身体都抑制不住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他的胸中涌动着一股热潮,想要紧紧地将廿廿抱在怀中亲吻,亲吻她鲜嫩的嘴唇,白玉般的脸颊,颀长雪白的脖颈,甚至是刚刚发育丰满的酥胸。但他却抑制住了,虽然他知道廿廿早晚要嫁给自己,也不想在婚前对她有一丝一毫的亵渎。

尹天旷只轻轻扶着廿廿的肩膀,在她宽广的如玉雕般的额头上温柔地吻了一下。廿廿此时还完全不谙男女之事,只感觉到尹天旷扶着自己肩膀的双手似火一般炽热,而且在微微地颤抖。这颤抖也传递到了廿廿身上,她只想挨得尹天旷近一些,更近一些。她将身子倾了过去,靠在尹天旷怀里,只听到他胸口“扑通扑通”的强烈的心跳声。

“天哥。”廿廿轻轻叫了一声。

“嗯。”尹天旷轻轻答应,将双臂搂住廿廿的身子,轻轻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

“天哥。”廿廿又轻轻叫了一声。

尹天旷笑了,“干嘛?”

“不干嘛,廿廿只是想叫你。”廿廿的声音中带着温柔的依赖。尹天旷胸口一热,将她抱得更紧了。

这一年,廿廿十六岁,尹天旷二十八岁。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