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五十八章 雪夜交谈小说

第五十八章 雪夜交谈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08:05:41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冬华 精彩章节

这天晚上,廿廿躺在床上,听着门外呼呼的风声,却怎么也睡不着。忽地,她似乎隐隐听到肆虐的风声中裹挟了一阵阵乐声,廿廿仔细听听,原来是琵琶的声音。廿廿穿衣下床,披了一件厚厚的披风,轻轻打开门走出去。碧萧在另外一个房间睡得正熟,并没有听到。

廿廿戴好帽子,将身子瑟缩在大大的斗篷里,手中拿着一盏小小的灯笼,顶着寒风顺着那琵琶声向前走,不一会儿,便来到了梅溪亭。只见梅溪亭中,白雪寒白衣白帽,正一个人坐在那里弹琴。瑟瑟的寒风中,那琵琶声越发显得凄凉与萧索。

廿廿远远地站着听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走到近前去。她见白雪寒衣衫单薄,将自己厚厚的斗篷解下来披在她身上,轻声说:“白姐姐,你冷不冷?”

白雪寒住了琴声,却将斗篷递了回去,不冷不热地说道:“谢谢,我不冷。”

廿廿并未勉强,又披上了斗篷,将灯笼放在亭子中央的石桌上,自己在旁边的石凳上坐了下来。她想了想,终于忍不住对白雪寒道:“白姐姐,你为什么老是不喜欢廿廿呢?是我做错了什么吗?”

白雪寒被她这一问,倒有些被问住了,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她心中转了几转,本想敷衍几句,但又一想,既然廿廿问得这样直接,那也干脆有话直说好了。于是开口说道:“我并非不喜欢你,你漂亮可爱,很讨人喜欢。可是你知道,在这世上,公子最爱的就是你,因为有你的存在,他便不可能像待你一样待我。”白雪寒说这话时,并未看着廿廿,而是痴痴地盯着亭外飘零的雪花。那一片片洁白晶莹的花朵,在风中打着旋儿,竟也不知道将要落归何处。

廿廿皱着眉头想了想,又道:“白姐姐的意思是,如果我不在天哥身边,天哥就会待别人像待廿廿这样吗?廿廿不懂这些,也不知道如果廿廿不在,天哥会待白姐姐如何。廿廿只知道,如果天哥不在,廿廿待别人也不会像待天哥这样。如果没有天哥,廿廿会那样喜欢星远哥哥吗?自然不会。如果廿廿和白姐姐都不在,天哥会待素弦姐姐会像待咱俩那样吗?”

白雪寒一边听廿廿说着,一边不由回过头来灼灼地盯着她。只见红色灯笼的火焰下,廿廿的脸被映得红艳艳的,更显得娇憨可爱。她没想到这样一个半大的小姑娘口中竟会说出这样的道理,这样自己从未想清楚过的道理。“是呀!如果尹天旷不在,你会爱薛昊宇吗?也许会嫁给他吧,但绝对不会如此痴情。尹天旷不爱你,与眼前这个小姑娘又有什么关系。终究是自己命苦罢了。而自己的命却又比姑姑好了许多,最起码嫁了自己爱的人,陪在他身边这许多年。有些事情,真的是强求不来的。”

白雪寒想着,心中的疙瘩不由释然了大半。但她想了想,又对廿廿道:“将来你也是要嫁给公子的,我也会在他身边。你心里不吃醋吗?”

廿廿双手托着腮笑道:“我吃什么醋。白姐姐,你在天哥身边这许多年,肯定也听到见到了,喜欢他的姑娘好多好多。天哥这么好,像白姐姐这样的好姑娘当然都会喜欢他。喜欢他的人越多,我就越替他欢喜。”

白雪寒听了这话,倒是有些惊异,但转念一想,便想通了:但凡男女吃醋,都是缘于对对方的感情不确定。而尹天旷对廿廿的一心一意,岂是一两个白雪寒能撼动的?廿廿能够如此“豁达”,正是无比坚信着天哥对自己的感情。而这种坚信却又是那样的自然。甚至都不能说是“坚信”,因为她对尹天旷从未怀疑过,仿佛那是天底下早已存在的,最理所当然,亘古不变的真理。

雪越下越大,鹅毛般的雪花打着旋儿,冲进梅溪亭。月亮被乌云遮没了,周围一片漆黑,廿廿手中那一柄灯笼的光,在这无边的黑暗当中显得那样微弱却可贵。耳边是肆虐的呼呼的风声。廿廿将斗篷又紧了紧,对白雪寒道:“白姐姐,天气这么冷,咱们还是回去吧。”

白雪寒点点头,抱着琵琶起身。

“路上黑,我送你吧!”廿廿拿起灯笼说。

白雪寒本想拒绝,迟疑了一下,又点了点头。既然上天做了如此安排,自己又何苦要和眼前这个小姑娘为难呢?更何况,那实际是在为难自己。经过这一次的雪夜谈话,她对廿廿倒释然了不少。

廿廿将白雪寒送到她住的堆雪居,便独自一人提着灯笼回来。待走到念梅馆门口,却看到一个白色的身影。廿廿提起灯笼一照,却是尹天旷。

“天哥,你怎么在这里?”廿廿惊讶地问。

尹天旷笑笑说:“我过来瞧瞧你。”

廿廿笑了:“那你怎么不进去?”

尹天旷道:“我想你已经睡下了,怕吵到你睡觉,所以就在门口陪着你也好。”

廿廿只感到心中一热,拉了尹天旷的手说:“天哥,我们进去说话吧,外面怪冷的。”

尹天旷随着廿廿进了念梅馆。廿廿将灯笼放在桌上,想要点蜡烛。尹天旷拉住她的手道:“别点灯了。都这么晚了,你去睡吧,我在旁边瞧着你。”

廿廿一笑,乖乖地解衣上床睡觉,尹天旷随手将灯笼灭了,搬了一只板凳,坐在床边陪着她。虽然外面夜色凝重,乌云密布,但多少还是有一丝丝天光自念梅馆透明的房顶洒了进来,照在廿廿的脸上。尹天旷就这样愣愣地瞧着她,仿佛怎样都瞧不够。

“天哥,你冷不冷?”廿廿突然睁开眼问。

“你睡吧,我不冷。”尹天旷回答。

“天哥,你抱着廿廿睡吧,我想要天哥抱着廿廿睡。”廿廿的话语中带着一点撒娇的味道。

廿廿小的时候,尹天旷常常哄她睡觉。有时廿廿闹着不让他走,他便陪抱着廿廿睡。但自从廿廿长大后,尹天旷很少陪廿廿睡觉了,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好。”尹天旷答应一声,便躺到了廿廿身边,伸出双臂,将廿廿搂在怀里。他只感觉到廿廿温热的身体如绸缎般滑嫩,如花朵般柔软,一阵阵沁人的体香幽幽地袭来。他身体中热潮汹涌澎湃,却强忍着不敢有一丝越礼的举动。

不一会儿,只听到廿廿的鼻息渐渐均匀,已然睡着了,脸上还挂着甜甜的微笑。尹天旷忍不住轻轻抚摸着廿廿柔软的发丝,在她的额头轻吻。

这一夜,尹天旷异常地清醒,直到天快亮了才迷迷糊糊睡去。睡梦中,尹天旷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说话,他睁开眼睛,仔细听了听,似乎是于大水的声音。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