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八章 惊梦小说

第六十八章 惊梦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08:05:47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冬华 精彩章节

忆梅山庄众人回到庄中,众人都默默不语,为了白雪寒的死,为了阿依慕的离去。廿廿愣愣的,她似乎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人间的忧愁。忽地,她突然想起了什么,转头对尹天旷说:“天哥,我今天在茶馆遇到一个怪人!”

当众人赶到茶馆时,发现那里竟然已经空无一人。不仅那黑衣人的尸体不见了,就连茶馆老板、大胡子客商,以及其他客人也都不知所踪,地上的血迹也消失无影。只有那茶炉上的茶壶“轰隆隆”地响着,不知已经沸腾了多久。

话说薛昊宇命人抬着坐了薛青元的轿子回昆仑派。傍晚,众人来到一家小店打尖住宿。薛昊宇因为白雪寒的死,一直郁郁不乐,一路上都不怎么说话,吃饭时也沉默不语。那薛青元今日却也改了往日的硬脾气,竟然没有责备儿子一句,反而用有些怜悯的眼光看着他。到了晚上,各自就寝,相安无事。

忆梅山庄众人将白雪寒的尸体火化后,交给白如冰带了回去。白如冰冷笑一声:“他终究还是不肯要你。”尹天旷听了一愕,未发一言。

这天晚上,廿廿翻来覆去地睡不着,隐隐约约听到笛声。她起身下床,赤着脚,循着笛声寻了过去。她听得出那是尹天旷在吹笛子,只是曲子并非是他之前常吹的,而是白雪寒常常用琵琶常弹奏的那首。

西域的夏夜透着丝丝凉意,盛开了一天的花儿,在晚上香气更加浓郁了。月亮似个玉盘挂在天上,却隐隐笼着一层云翳,将明亮的月光隐了去。点点萤火虫在花丛中徜徉,像夜的精灵。

廿廿借着萤火虫的微光和淡淡的月光寻到了梅溪亭,果见尹天旷颀长的身影站在那里。笛声幽咽,似一根若有若无的丝线,隐隐含着悲声。

“天哥。”廿廿轻轻唤了一声。

笛声忽地住了,尹天旷缓缓转过身来,却没有说话。

“天哥。”廿廿又唤了一声,赤着脚踏上梅溪亭的台阶。那台阶染了夏夜的露水,冰凉潮湿,几点殷红的花瓣落在上面,衬得廿廿的脚更似月光一样洁白。

“夜深露重,你怎么到这里来了?”尹天旷放下笛子,赶忙伸手去拉廿廿。

“你想白姐姐了。”廿廿轻声说。

尹天旷没有回答,只幽幽地说了声:“雪寒——的确是个可怜人。”

“那天晚上,也是在这里,我和白姐姐聊天。”廿廿说着,在石凳上坐了下来。尹天旷忙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帮廿廿垫在身下。

“天哥,你若待白姐姐像待我这样好,我想她即使死了也会觉得欢喜。”廿廿抬头望着尹天旷说。

“但她不是你。”尹天旷声音低沉,却毫不犹豫。

“天哥……”廿廿的声音中带着爱慕与依恋。

忽地,亭外刮起了大风,繁花摇曳,枝桠乱舞,廿廿淡粉色的衣裙似彩云般飘摇起来,尹天旷的衣袖也被风吹得鼓了起来。

“好凉快!”廿廿迎着风站着,一头乌黑的秀发在脑后飞舞凌乱。她将双手举过头顶,左手腕上的银铃发出叮铃铃的脆响。廿廿闭着眼睛,感觉风灌到了自己的口鼻中,一种要窒息的快感。

“天哥!”廿廿的声音被风撕扯着,“我要飞起来了!”廿廿快乐地叫着。

尹天旷在廿廿身后微笑着看着她,心中却在盘算着另外一件事。

乌云,被狂风推着,将月亮隐没了。

客栈中,同样狂风大作。薛昊宇辗转反侧,不能入睡。他一闭眼,就会梦到白雪寒,就连白天,眼前也都是她的身影。

呼呼的夜风自窗口灌了进来,楠木桌上烛影摇曳。突然“噗”地一声,烛火熄灭了。一个白色的身影出现在薛昊宇面前,是白雪寒。

“雪寒……”薛昊宇坐起身,瘦削的脸上一双疲惫的眼睛,眼角似乎也在几天之间多了许多皱纹,下眼睑上是两抹青色的黑眼圈。

“你还记得我。”白雪寒说道,声音凄凉,苍白色的脸上泛起一丝若隐若无的微笑。

“我当然记得你,自从第一次见你,我便似着了魔一般,没有一时一刻不在想你。”薛昊宇哀声说。

“在你眼中,我不过是残花败柳罢了。”白雪寒轻轻叹了一口气。

“我那是嫉妒!”薛昊宇突然抬起脸来,满眼的恨意,“我恨你,我恨你为何宁愿嫁给一个不爱你的人,也不肯和我在一起!我恨尹天旷,恨他得到了你的人,得到了你的心,却不肯真心待你!”

“公子……待我很好……”白雪寒轻声说。

薛昊宇冷笑一声:“你到此时还在为他说话,他若真待你好,怎会让你落得现在这样的下场?”

“我不是被你亲手杀死的吗?”白雪寒双目灼灼地盯着薛昊宇,“是你杀了我,不是尹天旷!”

“是我?”薛昊宇失了神一般叫了出来。他将双手举到自己面前,晃着脑袋左右看了又看,“是我?是我杀了你!真的是我!”他说着,似乎是要哭了出来。“雪寒!我对不起你,你杀了我吧!”

“你待我这样好,我为何要杀你。”白雪寒幽幽地说,“你杀了我,反而是让我解脱,我是来谢你的。”

“解脱?”薛昊宇听到这两个字,仿佛在漆黑的夜里看到了一道光亮,“解脱?”他喃喃地重复着。

“对呀,我爱的人不爱我,活着于我又有何意思,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白雪寒的声音轻飘飘的,似空灵的夜风,如果那夜风也懂得何为惆怅的话。

薛昊宇目光灼灼地盯着白雪寒,泪水混着汗水在他脸上流淌:“你死了之后,快活吗?”

“你觉得呢?”白雪寒轻声说,“我生要和我爱的人在一起。死了,就和爱我的人在一起吧。”她说着,低头望着薛昊宇,用若有若无的声音说道,“昊宇,我在阴间等你来找我,我再偿还上辈子欠你的债,好吗?”白雪寒说着,向后“飘”了两步,欲走。

薛昊宇急了,“雪寒,你等我,我现在就去找你!”他说着,伸手拔出挂在床头的佩剑,夜色中,只见一道银光一闪,紧接着,却是一道血光。

“薛少掌门!”白雪寒失声叫了出来,赶忙蹲下身,扶住了血泊中的薛昊宇。

“我喜欢听给你叫我昊宇。”薛昊宇用微弱的声音说,他握住白雪寒的手,却是暖的。

“昊宇……”白雪寒凄然说道,“你怎么这样傻,为了雪寒,连命都不要了吗?”

薛昊宇嘴角微微上扬,淡淡地一笑:“你不也是也和我一样傻,为了尹天旷,不顾自己的性命。”

“我……不是……”“白雪寒”嗫嚅着,想要说什么,却被薛昊宇捂住了嘴。

“死,就是解脱。雪寒在等我……”薛昊宇说完,头一歪,闭上了眼睛。

窗外的风更紧了,树枝在狂风中哀嚎着。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