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六十九章 恐怖的笛声小说

第六十九章 恐怖的笛声

来源:谁悔文学网 时间:2021-11-02 08:05:48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冬华 精彩章节

原来素弦精通易容之术,在忆梅山庄危急时刻,尹天旷让她扮作薛青元的模样以化解危机。本来素弦的易容术倒是十分高明,只是她与薛青元从未有过深入接触,对于他的表情举止只能模仿个大概,很容易被薛昊宇看出破绽。但事也凑巧,那天薛昊宇失手杀死了他一直念念不忘的白雪寒,心里受到了重大打击,心智也有些恍惚,对于白雪寒假扮的薛青元竟未留心出破绽。

这天晚上,素弦又扮作白雪寒的样子,在薛昊宇神志最脆弱的时候出现。而这一切,也是尹天旷授意的。

天气热得像是要把一切晒化。太阳,像火炉般挂在天上,却是惨白的颜色,望去,似透着冷光,而那光却又热得逼人。

昆仑派几乎全派出动了,薛青元铁青着脸色,骑着马走在最前面。昆仑二怪带着其他弟子在后面远远地跟着。

“这个鬼天气!”瘦子赵广喃喃地骂了一声。

“对呀,这个时候要是能有个凉棚,吃两块西瓜,该多爽!”旁边一个较为年长的弟子苦笑着说道。

胖子赵风皱着眉小声道:“少掌门刚刚去世,掌门心中正不自在,少说两句吧。”

“再这样走下去两天,都不知道能不能有命说话了。”瘦子赵广咒骂了一句,“咱们这样日夜兼程地赶路,待走到忆梅山庄也都晒成人干儿了。掌门的意思是薛师弟死了,让咱们所有人陪葬吗?”

“你就不能少说两句吗?”胖子赵风不耐烦地皱着眉头,“薛师弟是师父的独子,突然离世师父必然心智大乱。这次举派去攻打忆梅山庄也是为了给薛师弟报仇。”胖子赵风说着,舔了舔干裂的嘴唇,从腰间拿出皮囊来仰头喝了一口水。他渴急了,本想多喝两口,但看了看周围那一望无际的茫茫荒漠,终于只咽下了一口。汗水,将他的衣襟湿透了,他早已解开胸前的扣子,露出一丛黑魆魆的绒毛。身下的那匹马在他硕大身形的衬托下显得十分瘦小,一脸没精打采,鼻翼里呼呼地冒着热气。

“我听说……”旁边那较为年长的弟子看了看左右,小心翼翼地说道,“我听说那薛师弟是被白雪寒姑娘索命死的。”

“别瞎说!”胖子赵风瞪了他一眼。

“但那可是千真万确!”瘦子赵广笃定地说,“有人看见那天半夜里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子进了薛师弟的房间,那不是白雪寒是谁?”

“说不定是万花楼里的小翠呢!”那年长的弟子嬉皮笑脸地说。瘦子赵广也跟着嘿嘿笑了起来。胖子赵风阴沉着脸,没有说话。

两人笑够了,又被太阳晒得心烦意乱,垂头丧气地不再说话。半晌,瘦子赵广抬头问胖子赵风道:“师兄,你说这次咱们胜算有多大?”

胖子赵风冷笑一声:“谁知道呢?听说骆驼帮的也会赶到忆梅山庄。就算他尹青山、尹天旷武功再好,咱都不用和他动手,就放火烧了他的庄子,咱们就只站在门口,不许人逃出来就行了。他忆梅山庄四面环山,建在一个山坳里。也不知道尹青山那老头是怎么想的。”

“嘿嘿。”瘦子赵广冷笑一声,“师兄你这招可够狠的。”他顿了顿,又说道:“听说尹青山将庄子建在那里,是因为那里的水土适合种梅花。”

“我知道!”那较为年长的弟子又凑了过来,“是为了一个叫玄心梅的女人!听说长得似天仙一般,但是谁又都没见过天仙,谁知道长什么样。”

胖子赵风冷笑一声:“哼,又是一个为了女人不要命的。”他说着,向后看了一眼,只见后面昆仑派众弟子排了两队,或骑马,或走路,队伍的尽头似乎一直伸到了天边。薛青元骤然间痛失爱子,心中惨痛无法言喻,立誓无论付出何等代价都要杀掉尹天旷为爱子报仇。因此联系了骆驼帮,昆仑派众也全部出动。此时正值盛夏,这些弟子不免一个个都无精打采,垂头丧气的。薛青元为人本来谨小慎微,但爱子去世对他打击太大,此次带人攻打忆梅山庄并未考虑太多。

快到傍晚时分,昆仑派众人围坐在一起,吃些干粮休息。一轮血盘似的夕阳挂在天边,西方的半个天际都仿佛在燃烧一般。

众人开始还以为是夕阳。忽地,一个眼尖的弟子叫了一声:“咦,怎么好像有那么多烟!”

众人循声望去,远远地只见昆仑山上,真似是有浓烟冒出,那通红又炙热的,却不是夕阳,而是火光。

“山上着火了!”有人叫了出来。众人开始紧张起来。薛青元皱着眉头,将刚刚放进嘴里的面饼又拿出来,转头对胖子赵风道:“找两个人,骑着快马回去看看怎么回事。”胖子赵风答应一声。薛青元又喃喃地自言自语了一句:“这个季节很容易起山火的。”

众人心中慌乱,薛青元也有些疑虑。于是昆仑派众人吃了干粮,便不再赶路,聚在一起在原地休息。

薛青元并不和众人坐在一起,独自一人愣愣地望着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他的脸色凝重,皮肤更加青白,双颊也更加瘦削。其实有时候,一个叱咤江湖的掌门人,也只是一位老人,一个父亲而已。

忽地,薛青元听到众弟子中一阵骚乱。他循声望去,只见众人正围着一匹马,不知在议论些什么。薛青元快步走过去,只见那马背上驮着一个人,或者应该说是一个尸体。而那死者,正是刚刚派去回昆仑山探消息的弟子。

薛青元心中一惊,他嗅到了危险的味道。就在这时,只听一阵悠扬的乐声响起,似是萧声,又似是笛声。但是这一望无际的大漠中,哪里来的笛声呢?众人奇怪地向四周找去,只见东方,远远地,一人一骑缓缓而来。那马越来越近,那笛声也越来越清晰,只是本该悠扬的笛声,却隐隐透着杀伐之意。

待那马奔近,昆仑派众人这才看清来者。只见那人脸上的皮肤疙疙瘩瘩,深紫色的嘴唇,青白色的眼睛。脸上似带着面具一般不挂一丝喜怒。原来来者正是忆梅山庄的副庄主兰沛。

薛青元皱着眉头,心下奇怪,思忖道:“他兰沛单枪匹马地干嘛来了?送死吗?”他想着,不由向周围望了望,并未见忆梅山庄的其他庄众。

而当兰沛再次将笛子放到嘴边时,薛青元才发现自己错了。只见随着兰沛的笛声响起,周围的沙漠突然涌动起来。众人远远地只望到周围一道黑色的线,仿佛是海浪在涌近一般,其间还夹着窸窸窣窣的声响,那声音很细碎,但无数细碎的声音聚集在一起,却是一种恐怖的震撼。

冬华状态:连载作者:李玥柔全文阅读

他,腹黑男心狠手辣,杀伐非常果断,在江湖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却光是在廿廿面前始终都是一个柔和很周到又用情极深极深的大哥哥。廿廿与天哥青梅竹马,自她不懂得什么是“定亲”,心中便明白这辈子只会与天哥一人定亲。岁月绵长,万物静好,廿廿与天哥就这样喝个小酒,谈一谈谈恋爱,闯闯江湖。什么权势薰天的王爷,野心勃勃的蒙古王子,奸诈奸诈的昆仑掌门,朝廷的尔虞我诈和江湖上的血雨腥风对他们来说就似过眼云烟般淡然。所以他们拥用彼此,这一生便够了。这一夜对绿竹来说就像噩梦一样。。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